位置:首页 > 古言 > 宫心传 > 正文

完本:《宫心传》全文免费阅读【全章节】

发布时间:2020/9/17 19:30:59热度:

《宫心传》是一本古言类型小说。小说主要讲述:“千真万确。”底下站着的人一脸笃信的模样说着,“小成子亲眼看见一个宫女打扮的人拿着腰牌出宫了,一开始小成子只觉得这个人眼...

宫心传

深秋的风已经带着些凛冽,苏锦已经顾不得寒风划过她的脸上那时的疼痛,只是不停的朝那个方向跑着……

一国之都,街道繁华,行人摩肩接踵。京城之大,苏锦的腿不知不觉间已经失去了知觉,不知是被冷风吹得,还是跑得太久。

足足跑了半个时辰,苏锦在一群又一群的人海中费力奔跑着,好不容易才能挤出一条路来。

凌郡王府,红绫、灯笼、红衣、人群……四处张灯结彩,一片喜气洋洋的景象。管家正站在门口迎接来来往往恭贺的宾客、接受礼物礼单……凌郡王大婚,来往恭贺之人皆是在朝廷上有头有脸的人物。

苏锦在门外张望了一番,却没有找到皇浦轩弘的身影,刚欲进去才意识到自己如今穿着一身宫女打扮,门口的人不会放行。

苏锦在怀中摸了摸,拿出纤草给自己的荷包,里面大概有三十两碎银子。苏锦攥着荷包转头跑向一家布庄,在那里买了一身富贵公子哥的衣帽,又在附近找了一家客栈换了行头。等做完这一切天色已经不早了,马上就快要到晌午了。

苏锦迈开大步重新跑回凌郡王府。到了门口,管家盯着苏锦狐疑的看了一眼。

苏锦随口道:“在下是王大人府中的掌事,王大人今日恰好公务缠身脱不开身,所以令在下来恭贺凌郡王大婚之喜,礼物在后面,稍后就会有人抬来。”

管家犹疑了好一会才对苏锦道:“那,里面请。两位新人已经开始拜堂了。”

听到管家最后一句话,苏锦心中一震,慌忙就像内堂跑去。

屋内已经传出拜堂的声音。

“一拜天地!”

苏锦呆立在门外,看着皇浦轩弘和新娘转过身来对天行拜。

皇浦轩弘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也朝着苏锦的方向看过去。当四目相对之时,皇浦轩弘的身体明显的颤抖了一下。苏锦眼中噙满了眼泪,大滴大滴的眼泪顺着脸颊滑落……

“王爷。”一旁的嬷嬷小声提醒道。

皇浦轩弘回过神来,目光从苏锦的身上滑过,不曾有过半刻的停留,只是木然地转身,继续和新娘对拜,行完了礼。

苏锦矗立在风中,任眼泪肆意的淌着,心中就好像千万把刀绞一般。

皇浦轩弘再没有往苏锦这边看一眼。

苏锦在心里嘲笑自己的笨,明明知道他心里已经没有自己了,何苦还要跑出来,就是为了亲眼看到他行礼成亲,亲眼看着皇浦轩弘如此作践自己的一片真心,将她的自尊捏得粉碎。

明知道剪不断,理还乱,却还是无法抑制那一般滋味在心头蔓延。”

最后苏锦已经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回了宫,只知道后来她一回到宫里就倒在床上睡了一天一夜,原本的装病这一下子倒变成了真病,不仅如此还发了一夜的烧。

至少这样后宫的人便不会怀疑了,自己病成这样还偷偷出宫,说给谁听都不会信的吧,苏锦颇有些自嘲的安慰了自己一通。

“皇浦轩弘,皇浦轩浩,苏秦,你们记住有一日我定要将自己所受的痛苦屈辱一丝一毫都不少的还给你们,我不会就这么认命,我会让你们痛苦一生!”

储秀宫中。

“底下的人可看清了?”一个美丽女子正对着面前的棱镜画眉,听到丫鬟的汇报画眉的手顿了一下,险些将眉画偏。

“千真万确。”底下站着的人一脸笃信的模样说着,“小成子亲眼看见一个宫女打扮的人拿着腰牌出宫了,一开始小成子只觉得这个人眼熟,走近一看才发现那人就是苏修华。”

“好了,下去吧。帘青,赏他些银两。”

“多谢娘娘!”小丫鬟领过帘青手中的一包银子,欢欢喜喜的谢了恩,一溜小跑的跑了出去。

女子转过身来,那微微上挑的丹凤眼,浑然天成的一身慵懒气质,不是慧妃又会是谁!

一旁的帘青走上前来扶住慧妃的手,轻声道:“娘娘,苏修华擅自离宫此事本就可疑,要不要奴婢找人盯着她?”

“不用。”慧妃抬起小臂制止了帘青的话,“咱们现在在宫里剩下的人手已经不多了,大部分都排到了凤祥宫和德妃以及几个重要嫔妃那儿。苏锦不过一个刚晋的修华,又不得宠,她这种人本宫还不太放在眼里。”

帘青听着慧妃这一番话,心中暗道这样做未免太轻敌了,她总觉得这个苏修华不是善类。娘娘这么多年已经熬过来了,若被一个修华扰乱了全局未免太不值。

“可是娘娘……”犹豫再三,帘青开口道,“娘娘,防人之心不可无,奴婢总觉得这苏修华绝非善类,万一被他影响到我们……”

慧妃在殿中来回的轻声踱步。

进宫被封贵人,侍寝一次就晋修华,晋了位分皇帝却又两个月不闻不问,如今偷偷出宫……如此种种拼凑起来,似乎这苏锦的身上的确有着什么不简单的地方。但是这一切却连不成一条完整的链子,到底是什么呢……

慧妃不禁微微蹙起了双眉,转身对帘青道:“派两个人去盯着她,记住人手不要多,两个人就够了,什么也不要做,苏修华有什么特殊的举动来向我汇报即可。”

“是。”帘青重重的点了一下头。

慧妃波澜不惊的眼底闪过一丝异样的情绪,但只是一瞬间的事情,转眼就又消失的无影无踪。

帘青是慧妃的心腹,从小服侍慧妃,慧妃的性子没有人比她更了解了,所以即使是那一瞬间的异样也被帘青收尽了眼中。

“对了娘娘。”帘青突然说道,“三日之后就是四皇子的十二岁生辰了,咱们要在宫中摆宴到时候各宫嫔妃都会来祝寿,咱们……”

“是呀,本宫的思懿……马上就十二岁了,快了,就要快了……”慧妃喃喃着,想到儿子脸上自然少不了为人母的担忧和欣慰。

“娘娘。”帘青看到慧妃的样子赶忙道,“皇上已经下旨,这次四皇子的生日宴就在咱们储秀宫附近的百晏堂办,所以此次宴会的场地布置以及饮食就交给了咱们储秀宫来办。皇上也说,皇儿的生日宴交给他母妃来办是最合适不过的了。”

“皇上当真是这么说的?”慧妃脸上透露出欣喜。

“奴婢可不敢假传皇上的旨意。”帘青故意说道。

“娘娘,场地布置已经安排人在开始做了,娘娘可要过去看看要添些什么?对了,宴会上的饮食奴婢也已经拟出了清单,明日开始就会督促着膳房开始做了,娘娘看看要不要做些改动?”

思懿的生日宴会上皇子妃嫔齐聚,在这样的场合不仅热闹而且危险。后宫里的阴谋算计在这样的场合上是最容易付诸行动的。

“当然,思懿爱吃的东西一样都不能少,。”慧妃将手搭上帘青的胳膊,“但是多余的东西本宫也绝不能要,思懿的生日本宫绝不允许那些人把脏东西带进来,污了思懿的眼睛!帘青,和本宫去看看。”

静兰轩中。

“三日后四皇子生日宴?”楚雅馨看着眼前的芮儿,心中惊讶不已,“为什么之前没有人来告诉我?”

芮儿心中也是一片疑云。皇子生日宴会是大事,可是之前竟然没有一个人来告知自己。或者说楚雅馨身边所有的人之前都被蒙在鼓里,她也是今日去内务府领茶叶的时候偶然间听到内务府总管嘀咕了一句,上前一追问才知道三日后是四皇子的生日宴。

芮儿将心中的疑问说与楚雅馨听了。

楚雅馨听后第一反应便是“人为”!自己被人算计了。芮儿和另外几个小宫女都是今年刚入皇宫,对于这些事情都是毫不知晓,而那些大宫女太监们平日也都忙碌,平白无故地谁也不会想起这么个日子。这种事情应该是早在一个月前的准备阶段就应该宫禁皆知。而这个人居然可以封锁住自己身边所有人的消息,且不说此人是谁,但是只要能做到这一点那么在宫中的势力绝对不容小觑。想到这里,楚雅馨不禁觉得后背一阵发凉……

“小主,只剩下三天时间了,这么匆忙,我们怎么准备生日宴的礼物呀?”芮儿也不由得焦急起来,在下面来回直跺脚。

楚雅馨明白芮儿焦急的来由。琉月曾经和自己说过,各种宴会不仅是皇家享受天伦之乐,也是各位嫔妃在皇上跟前露脸的好机会。绝大多数嫔妃都会在这一天从礼品、打扮、祝福……等各个方面精心准备以求博得皇帝的注意来争宠。如今只剩下三天准备时间,的确是匆忙了些。

“别急。”经过刚才一番分析楚雅馨的头脑已经冷静了一些。她第一次去拜见陈昭仪的时候陈昭仪就曾经提点过她,如今之计也只好再向陈昭仪求助了。楚雅馨对芮儿道,“去把琉月叫过来,我要去正殿拜见昭仪娘娘。首先要弄清楚下手之人的目的到底只是我一个人……还是整个静兰轩。”

芮儿领了命令一刻不敢耽误的跑了出去。不一会儿琉月就被叫了进来。

楚雅馨问了琉月几句,果然琉月也是什么都不知道。

楚雅馨梳了妆,领着琉月一起到了正殿。再次进到正殿里,还是那股淡淡的檀香味,闻着令人的心情舒缓不少。

陈昭仪今天仍是一身素净的家常打扮,头发松垮的绾成一个髻,看见楚雅馨丝毫没有架子,让宫女给楚雅馨赐座看茶,两个人不再像上次那样静默不语,而是聊起了天。

楚雅馨主动开口道:“嫔妾这次来是想问问娘娘四皇子的生日娘娘准备了什么礼物,嫔妾也好讨教一二。”

陈昭仪听到这话似乎是有一点点意外,“本宫的礼物不过是一些书画、文房四宝之类。怎么,美人的礼物还没准备好?”

楚雅馨听到这话后背不禁冒出了冷汗。四皇子生日的事陈昭仪知道,想想也是皇子生日每年都有,陈昭仪是宫里的老人了,又怎么会不知道?刚才自己一时情急竟没有想到这一点。自己今年才刚入后宫这种事情自然不知,看来……楚雅馨甚至不愿往下想。

陈昭仪看出了楚雅馨的不对劲,脑中不断思考着为何谈及礼物楚雅馨就成了这样。

“怎么了?”

陈昭仪一声发问将楚雅馨拉回了现实。

“娘娘……”楚雅馨犹豫再三还是将事实全部告诉了陈昭仪。

“原来是这样……”陈昭仪沉思良久道,“你先回去准备礼物,时间已经不多,想准备些什么别出心裁的礼物已经是不可能了,只要中规中矩的不要失了礼数就好。生日那天你要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不要刻意追查幕后之人,凭你现在的本事也是查不出来的。就算真的查出来了,你也是斗不过她的。记住,在宫中生存要学会忍耐和装傻,‘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这句话在宫中永远适用。”

楚雅馨听着陈昭仪的话,眼下这是最好的处理方式。楚雅馨意识到自己已经真正踏入了后宫的漩涡之中,从今天起要懂得时时防备。

谢过陈昭仪一番后,楚雅馨回到偏殿,吩咐他们准备一些珍稀古玩作为礼物,想来也不会失礼。

陈昭仪望着楚雅馨渐行渐远的背影,转头问身边的宫女:“绿痕,你觉得这件事是谁做的?”

绿痕是陈昭仪的心腹,此刻也望着楚雅馨离去的背影道:“奴婢不敢胡乱揣测。”

“宫里能做到这些的人并不多呀……”陈昭仪语重心长的叹了一声……

宫心传

一阵清脆的响铃划破寂静的天空,原本静悄悄的街市瞬间变得热闹嘈杂起来,学校铁制的大门张开大嘴,吞吐着人群。简珍和同班的玲玲一起往外走着,身后是一片嘈杂的声音,不停有人讨论着考试云云。现在已经是高三的简珍听到“考试”脑中就立马绷紧了一根弦,眼看高考近在眼前,对考试这个词大家多少都会有些敏感,二十岁的花季年龄却是整天坐在一堆试卷里,任谁对会觉得苦闷无聊。简珍抬头看了看天,乌云排满了整个天空,一层一层的好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