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刁夫难养,首席唯妻至上 > 正文

刁夫难养,首席唯妻至上_刁夫难养,首席唯妻至上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20/8/10 10:38:45热度:

《刁夫难养,首席唯妻至上》小说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现言类的小说,小说主要讲述:一想到这,宁琰越发觉得不能这么轻易放过她。...

刁夫难养,首席唯妻至上

辛念音的直觉并没错,宁琰没准备反悔,但也没准备这么放过她。

顾旌谌没有直接把吉他给她,这个小野猫,据说是这三天把沪城的琴行都跑遍了。

有意思,这个小女人有点意思,除了胆量过人之外,还有一股执着劲。

而他宁琰最感兴趣的就是,制服这种小辣椒。

“我要是不遵守承诺,辛小姐准备怎么办?”

宁琰痞痞的看着辛念音,慢吞吞的蹦出这么一句话,这女人抓狂的样子,真是太有趣了。

“你……”

辛念音怒气的瞪着宁琰,想起好友常挂在嘴边的那句话。

不怕人不好对付,就怕人不要脸。

她现在觉得,这他妈真是说得太对了,问她怎么办?她能怎么办。

辛念音觉得都快气到吐血了,却一点办法都没有,谁让人家现在是大爷。

“宁总,我为之前的不当行为给您道歉,请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原谅我,如果实在不解气,你找人打我一顿也可以,请宁总不要因我的关系,而错过两家这么好的合作。”

辛念音说完,还朝宁琰深深鞠了三躬,真是要多真诚有多真诚。

若是换了旁人,宁琰一定就这么算了。

但辛念音不一样,他知道这女人就算是嘴上服软,这心里指不定把他骂成什么样了。

一想到这,宁琰越发觉得不能这么轻易放过她。

“辛小姐的道歉,来得太晚了吧?不过谁让我怜香惜玉呢,只要辛小姐把这杯伏特加喝下去,我保证,马上签字。”

宁琰“大度”的说完,然后指了指桌上特大号杯子里装满的伏特加,邪魅的笑了笑。

“此话当真?”

辛念音豁出去般的看了看桌上的酒,异常冷静的问道。

此刻别说是一杯伏特加,就算是一杯鹤顶红,她也会毫不犹豫的喝下去。

“绝不反悔!”

宁琰看着辛念音的眼睛,戏谑的说到,他查过辛念音的资料,这个女人沾酒就醉,他不信她敢喝这么大杯伏特加。

不过下一秒,宁琰就知道他太小看她了。

几乎是在宁琰话落的同时,辛念音抓起桌上的酒杯,大口大口的往里灌。

“喂,你……”

宁琰下意识的想要去阻止她,毕竟本意就是为了吓吓她,没真想她喝的。

但现在已经来不及了。

其实辛念音远没有看起来那么痛快,酒在她口里的第一秒她就辣得要呛出来。

她甚至感觉喉咙已经烧起来,随流而下,心脏都在燃烧。

但她没有别的选择,她必须忍,就算是把自己喝死,也得忍。

一杯伏特加,辛念音整整喝了五秒,喝完之后,眼睛瞬间迷离了,不知道是醉的,还是气的。

“宁总,请遵守承诺!”

辛念音将空酒杯重重的放在桌子上,对宁琰大声的喊到。

这仗势,大有你再不签字,老娘就去跳楼的架势。

宁琰看着这个拼命的女人,“噗嗤”一声,毫不应景的笑起来。

“好样的,女人,我们来日方长。”

说完这句话,看都没看合同一眼,就在乙方那一栏签下他的大名。

签完之后,略带深意的看了一眼辛念音,然后大笑着扬长而去。

辛念音几乎是在宁琰落笔的那一瞬间,就扑了上去,抓起合同就仔细检查宁神经是不是真的签字了。

在确定了一切没有错之后,辛念音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真好!总算是完成任务了。

这是辛念音清醒前的最后一个想法,她的大脑,差不多是在宁琰签完字后,就彻底被酒精侵占了。

她知道撑不了多久,所以一定要在倒下之前,离开酒吧。

辛念音胡乱的将合同塞进包里,起身慌忙的准备离开酒吧。

她高估了自己的酒量,也忽略了这毕竟是酒吧。来酒吧的人,除了喝酒,大多是来找乐子的。

辛念音虽然不是那种妖娆型,但清秀有加,身材也是凹凸有致,现在又喝醉了。

这种女人,在酒吧这种地方,自然是男人们的头号狩猎对象。

这不,辛念音才刚出门,一个大腹便便,脖子上带的金链子比手指头还粗的中年男人就色咪咪的围了过来。

确定辛念音身边没有其他人,就准备要下手了。

“美女,一个人吗?”

说话间,一只油腻腻的咸猪手已经揽住辛念音的香肩。

辛念音用最后的理智,喊了一句,“你给我滚!”

用力的男人的手。

但男女的力量悬殊毕竟太大了,况且辛念音现在喝醉,更不是他的对手。

“哟!原来是个小辣椒,哈哈!老子最喜欢你这种小辣椒了,妹妹,不着急滚啊,待会咱们一起滚。”

猥琐男说着,作势就要强吻辛念音。

辛念音心里一阵恶心,难道今天晚上是在劫难逃了吗?

顾旌谌进门,看到的第一眼就是这样的场景。

当猥琐男的猪嘴马上就要贴上辛念音的脸时,突然一声惨叫响起,抱辛念音的手,也立马放开了。

“啊!痛痛痛,要断了断了,快快快放开。”

猥琐男痛得有些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了,因为此刻他的手,已经被顾旌谌扳到快一百八十度了。

“求求你,放手,放手。”

猥琐男像孙子一样求饶到,就差跟顾旌谌跪下了。

“我的女人你也敢碰?滚!”

顾旌谌松开手,随即踢了猥琐男一脚。一把把辛念音带到自己的怀里。

“小子你等着,有种别跑。”

猥琐男边跑边骂到。

顾旌谌一记凌厉的眼神狠狠地瞪猥琐男一眼,猥琐男立刻加快脚步,瞬间就消失在拐角处。

待猥琐男走后,顾旌谌不带感情的看了眼怀里还在发抖的女人。一个揽腰,将辛念音公主抱起,大步离开了酒吧。

许是找到了个熟悉的感觉,辛念音很快就昏睡过去。

顾旌谌把她放到副驾驶的时候,辛念音的呼吸都已经很平稳。

但一旁的顾旌谌,一张脸从进酒吧开始,就开始越来越黑。

他现在想杀人。

他上次想杀人的时候,还是在知道母亲是死于非命时。

可刚刚他居然想杀了那个胖男人,直到现在,他还清晰的记得,除了愤怒之外,还有一丝后怕。

他没想到这该死的女人敢在这里喝这么多酒,盯着那张醉酒通红的小脸,咬牙,“欠收拾!”

刁夫难养,首席唯妻至上

什么叫专业的绿化使者?辛念音身体力行的诠释了这个问题。自从嫁给了顾旌谌以后,他便日日花天酒地软香于怀彩旗飘飘到处留情,堪称为“万紫千红花中走,离开片叶不留身”,可这善后的事儿却全部甩给了顾家的三少奶奶辛念音。俗话说人生在世,难得一绿,可这三天两头的也着实让人伤脑筋,辛念音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拍拍屁股准备让贤,谁知道上一秒还花天酒地的男人,下一秒就自备了搓衣板在客厅等着,一脸谄媚:“老婆老婆,这是我都给你准备的钻戒。”辛念音一口老血:“谁要绿钻!滚球吧死渣男!”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