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悬疑 > 犯阴女 > 正文

热门小说最新章节犯阴女在线阅读第10章疑团

发布时间:2020/8/10 10:12:25热度:

《犯阴女》小说完结版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悬疑类的小说,小说全文讲述:我看见二叔两手空空,就赶紧问他:“抓到王麻子没有?”...

犯阴女

帮我擦完膏药的父亲就让我回到房间里睡觉,可是我想等二叔回来,看他有没有抓到王麻子,可是父亲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之后,我只好灰溜溜的回到了房间。

我回到房间里,一想到房间的床被王麻子就一阵子恶寒,想着明天丢了铺子重新换过,这个季节非常炎热,睡在地上也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我找了个毯子,铺在了地上,我躺在那毯子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脑子想着二叔到底有没有抓到王麻子的事情,当我望向床底下的时候。

我蹭的一下爬了起来尖叫一声,因为我看见床底有两只眼睛盯着我,我赶紧把灯打开,父母也闻声赶来,父亲冲进我的房间问我发生了什么,我结结巴巴的和父亲说:“我刚才看到了有两只眼睛盯着我”,父亲赶紧低下头在床底扫视了一圈,发现什么都没有的时候,起来就往我头上敲了一下。

我委屈的问父亲为什么敲我,父亲吹鼻子瞪脸的告诉我,哪里有什么眼睛,里面什么也没有,害他担心的冲过来,我小声嘟囔道:“明明有的,刚才还有都”,父亲听到气的不行,还想敲我头的时候,母亲阻止了父亲,说道:“孩子,今天受的惊吓还小吗,有可能出现幻觉了”。

父亲听完母亲的话就没有继续计较了,离开了。房间只剩我一个人了,我提着手电筒在床底下想在确认一下到时是不是我看错了,果然什么都没有,不过我却是发现了丢在外面的簪子,原来居然是簪子头上的两个珠子在发光,这让我松了口气,不过我却是疑惑的想到我不是把簪子丢在外头了吗?怎么又会出现在我的床底下。

我正打算明天把这诡异的簪子扔掉,却是听到门外母亲的呼喊声,“你二叔回来了,”我也不想继续睡觉,赶紧起来,到了门口。

我看见二叔两手空空,就赶紧问他:“抓到王麻子没有?”

二叔摇了摇头道:“那小子一见到我跑的比兔子还快,我抓不住他,我觉着一天抓不到他,这个村没有安宁,过几天怕是还是要出事”。

我一听王麻子还没被抓住就开始慌了,我可不想下次王麻子还躺在我床上。“咦”,二叔问我:“是不是见过王重了?”

我赶紧摇头慌张的答道“没有,我没有见过他”

二叔却是冷笑一声道,“看你这一声鬼气的,还想骗我”。

“不是二叔说你,你离那厉鬼远点,指不定哪一天,他就设圈套,让你跳下去,要不是你身上的黄符让王重不敢对你怎样,你以为你还在这里和我说话,你早被他抓去冥婚了”。

二叔说我身上有张黄符,我上下摸索了一下,果然在裤兜里搜出了一张黄符,这不是那天算命老头给我的符纸吗?没想到他给的这张符这么管用,我赶紧把黄符收好,这可是救命的东西。

旁边的父亲一听二叔说我见过王重,当时就拍了桌子站起来骂道:“以后不许你在见他”,尽管父亲现在怒火冲天我还是顶了他一句,“为什么不可以啊,王重说他没有杀人”。

二叔这个时候却开口道:“小洁,你糊涂啊,你不应该被王重迷惑了心神,你不知道鬼话连篇吗?你更不应该顶撞你父亲,你不知道你父亲为了你有多辛苦”。

其实我都知道父亲是为了我好,只是有些不信而已就撒娇着抱住父亲的胳膊说道:“在我知道真相之前,我都不会去见他了”。

父亲看我这模样,心也是软了没好气的开口道,“这可是你说的”。

二叔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道:“这件事先放一边,最主要的是王麻子的事情,我看他来找你一次没有成功,怕是不会罢休,明天他还会来!”

“他为什么只找我啊,又不是我害死了他!”我委屈的说道。

二叔也是皱起眉头说:“这也正是我奇怪的地方,按道理来说,他应该去找害死他的那个人报仇,而不是找你,亡魂一定有执念就不会散,除非让他消失,或者了他的怨念,他身前对你一定非常怨恨”。

他没死之前,我也没有得罪他啊,我突然想到,该不会是我那晚看他被鬼上身怪我没叫醒他吧,认为我见死不久然后就一直找我,我想了想并不是不可能,如果我闯进王麻子的家里叫醒他,他应该也不会死。

我心里想想,就这件事有可能让王麻子记恨我了,我其它地方也没得罪他。

“小洁,在想什么呢?”二叔的呼唤声把我叫醒,我摇了摇头说没事,跟父亲和二叔说我要睡觉了,就回到了房间,躺在了毯子上。

听二叔说王麻子还会来找我,我一晚上不敢和上眼睛,直到早上我才迷迷糊糊的睡着了,这一觉我睡到了中午,我摸了摸惺忪的眼睛看了看闹钟,已经中午了,今天居然没有人叫醒我。

我赶紧喊了一句,“老妈”没人回答我,我之后出了房间,发现家里一个人影都没有,我洗漱完毕后,一出门就看到警车停在村里头,我心里“咯噔”一声,莫非今天又有人死了?

但村子太安静了,我转了一圈都没有发现有人,正打算回家的时候我看到了李静,李静手里还提着一个篮子,我见终于有人了,小跑过去拉住她的衣袖问道:“小静,发生了什么事啊,为什么村里一个人也没有啊,该不会又死人了吧”。

李静显的非常着急,一边走,一边和我说:“小洁,你还不知道啊?市里有个大领导来到了我们村,说前几天在山洞里挖出的都是文物,不给交回去的话,全村都受罪呢,对了,小静你有没有从山洞里那里找出什么东西,赶紧拿过去,不然被抓到就死定了”。

“这么严重,我咋不知道。”

“可不是嘛,一大早就就来了,现在差不多家家户户从山洞里找出的东西上缴了,你可不要私藏。”

我心中一惊,我就拿了个簪子,这可糟糕了。

想到这让李静等我,我马上冲回了家,想着找到那簪子交出去,没想到,我一回到家,就把自己的卧室翻了个地朝天,却是没有找到,这可邪门了,昨晚我明明放在抽屉上面的。

我看外面的李静已经等不及了,我就干脆没有再找,和她小跑的往山洞的地方走去,果然,山洞里堵满了人,李静和我挤了进去,之前村民拿出去的东西都整齐的摆在那里,李静也赶紧把篮子里的东西,倒在了那些东西旁边。

我往山洞里头一看,一个臃肿矮小的男人引起了我的注意,我和他有一面之缘,那就是我们这个乡村的乡长,听说他姓张。

另一个就是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老头,那老头白胡子很长,远远看去竟然有仙风道骨的味道,其他的就是警察了,每个警察的腰间都有一把闪着乌光的手枪,大有我们不交出文物就开枪的意思,其实村里人是不怕那几个人的,要不是他们手里有枪,说不定村里头的人早就和他们干了起来。

乡长在转了一圈之后就说道:“你们之前拿了这里的文物我就不计较了,不知者无罪嘛,但是你们村里的地,政府部门征收了”。

他刚说完这句话人群就炸开了锅,李静他大伯更是大声喊道,“这是我村里的地,凭什么给你们,我们还不给了”。

李静他大伯说完立马就有几个人附和的喊到,“这地是我们村的,凭什么给你们”,人群里发出的声音越来越大,穷山恶水出刁民这句话的确不假,村民顿时乱做一团。

主要是他们挑的日子太好,村长出去镇里办事去了,整个村连主事的人都没有了,唯一一个大太爷也是卧病在床,没人管村里的人,乱的不成样子。

大家听我说完先,那个乡长大吼一声,“这个山洞政府并不是永久征收,我们只要三个月就还给你们,并且每个月补贴你们一人一千块”。

“你说的是真的吗?每家每户每月都补贴一千块”?大伙听到顿时不出声了,那乡长扯着嗓子又道,当然是真的,我还会骗你不成,说完就从裤子里掏出一踏钱,交给了李静他大伯,李静他大伯一看这么容易三千块钱,就到手了,也没有继续吆喝,灰溜溜的到角落里数钱去了。

我们的呢,村里的人大喝,乡长挥了挥手道,“你们不要这么着急,我没有带这么多钱来这里,明天就给你们”村里头的人一听明天就有钱那,也就都不吭声了,一个个回家等着明天乡长给钱。

回家的路上,我听到很多人都在议论那块地有什么玄机,可以让政府一人补贴三千块钱,有人说那里有宝藏,有人说政府打算在周围挖一挖还有没有文物。

回到家的时候我看到了父亲和二叔,我就赶紧问二叔有没有看出那地方有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二叔摇了摇头说道:“那块地是以前王重怨气死后的怨气聚集之地,没想到现在居然变成了一块大凶之地,我倒不知道他们要搞什么鬼,倒是那个一言未发的老头,不简单,我看不透他”。

二叔说的那个老头我也看见了,就是那个仙风道骨的老头,如果没有错的话,他就是所谓市里来的领导,这么老还来我们这地方,要是磕着碰着了,回不回的去就难了呢。

犯阴女

小时候因为家境贫寒,父母为了攀亲给我定了一门娃娃亲,可是对象却死了,时隔二十年后,半夜他竟然爬上了我的床……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