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逆生死 > 正文

逆生死全文阅读_逆生死全集

发布时间:2020/10/19 3:54:52热度:

《逆生死》是一本文笔极佳的现言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只是想着这件事能瞒多久瞒多久,一辈子不被发现最好。这种侥幸的心理一直存在,金迷就一直将错就错。...

逆生死

对面楼里不至地什么东西一阵反光闪过,晃了金迷的眼睛。亮光闪过的一瞬间,金迷终于记起来她梦见什么了。

  梦见了莫糖。

  “不……完了……”是莫糖,完了,她完了。金迷手忙脚乱的去摸包包,一个密封的小纸袋赫然躺的好好的。

  金迷的心一下子沉到了最低,侥幸的心思被打碎,早上她送去的蛋汤,忘记了放安露丝给的药物。算时间,莫糖应该发作了。

  尽管猜到安露丝给莫糖吃下的不是什么毒品,可是安露丝一再叮嘱要按时喂她,否则后果很严重。金迷的手忍不住的颤抖,最后全身都被汗水浸透,她居然忘了。

  莫糖到底怎么样了?金迷恨不得现在就去看看莫糖到底怎么样了,如果现在给莫糖喂药不知道还来不来得及。可是看着林城睡的这么死,头上的伤口还在冒血,金迷纠结万分,她不知道该怎么办。

  安露丝不是什么好鸟,金迷早就看出来,她一念之差落在安露丝手里,又对莫糖做这种不道义的事,她早就受够了良心的谴责,她后悔了,可是骑虎难下,她只能错下去。

  只是想着这件事能瞒多久瞒多久,一辈子不被发现最好。这种侥幸的心理一直存在,金迷就一直将错就错。

  这个突发状况来势汹汹,金迷根本措手不及,脑子里不断闪现莫糖发作时的画面,痛苦不堪,全身抽搐……这不过是她幻想出来的,金迷甚至看到了莫糖倒地不起,没了呼吸的场景。

  眼前的幻想吓坏了她,金迷不管不顾,抓起包包就跑。林城和莫糖不在一个医院,一个城南,一个城北。赶过去要将近一个小时的车程。

  金迷打车,一路上不停的催促师傅快点开,司机被催的不耐烦,骂她催命啊!金迷差点掏出刀子抢劫司机。

  到了莫糖所在的医院楼下,金迷丢下一张红票票就跑了,都来不及说一句不用找了。

  司机捏着钞票无语,难道是假钞?所以丢的这么痛快?对着灯光对比了半天发现是真钞,由衷感叹有钱啊!

  电梯不紧不慢的上升,金迷心急如焚,恨不得电梯变成火箭上楼去。好容易,电梯停在了十一楼,金迷几乎是飞奔的窜出去,一路跌跌撞撞撞进莫糖的病房,房间里空无一人,莫糖不在。

  空荡荡的病房里,恐惧在蔓延,金迷无力的慢慢贴着墙滑落到地上,难道终究是晚了吗?莫糖,对不起,我对不起你……我不该嫉妒你,如果不是我一时鬼迷心窍你也不会……

  “你在这里做什么?干嘛做到地上?”一个声音突兀的响起,金迷吓了一跳,竟然看到古心之。

  “我……心姨……你……怎么在这里……”金迷说不出话来,下意识的重复了古心之的话。

  古心之脸色很不好,身后几个护士推着莫糖进来,莫糖手上还挂着点滴,脸色白的吓人。护士将莫糖挪到病床上,又接了氧气给莫糖吸氧。

  金迷瞪大眼睛看着这一切,莫糖终究还是出事了,可看到莫糖还活着,金迷感觉有种心顶了的感觉,只要人还活着就好。一时间忽略了古心之为什么会在这的事。

  护士门安顿好莫糖就退了出去,房间里一片安静。

  金迷忐忑的问:“心姨,莫糖她……”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们说这话,突然就昏迷了。检查结果说,她的器官都在衰竭,神经也……总之不知道怎么回事。对了,你怎么这么晚突然跑来?”

  “我……”金迷一时语结,转眼撇到莫糖的手机放在桌上,想到刚才莫糖不在,从出事到做检查估计时间不少,立时改口:“我打莫糖的电话,没有人接,我一着急就来了……”

  金迷抢过去到桌边抓起莫糖的手机,她就是做给古心之看的,不然被古心之发现手机里根本没有她的通话记录,那不就露馅了吗。

  古心之对金迷的激动也没有太在意,她现在只顾着烦恼莫糖的事。金迷从小就有些小家子气,不如莫糖那么落落大方,若果不是她和莫糖要好,古心之也不会再诸多的孩子当中注意到她。

  “心姨,她到底怎么了?为什么突然会变成这样……难怪我眼皮一直再跳。”

  “这种敏感的时候别相信这些有的没的,医生根本检查不出她为什么这样,我只是怀疑她中毒了。”除非是中毒,而且是目前还未知的某种东西。

  鹰已经在赶过来,希望莫门能够有办法。

  金迷心跳如狂,果然查出来了,中毒,就是和安露丝的那个药有关。金迷也知道,只要现在给莫糖注射了那包小东西,莫糖就会醒来。可是……

  看了眼古心之,金迷抓着包包,指节泛白,没有勇气去注射。

  如果现在给莫糖注射了,莫糖一定会醒,那所有的矛头就都指到她身上了。这期间只有她出现过,她以来莫糖就好了,摆明了事情跟她有关系。

  本来金迷早就后悔了,有那么一刻,她甚至想着什么都不要了,让他们知道了就知道了吧,大不了她屈膝于安露丝,一辈子为莫糖赎罪。

  但是转念想到,安露丝曾经警告过她,不要试图鱼死网破。凭安露丝的性格,金迷不笨,她知道安露丝手里肯定有什么王牌是她不知道的。金迷害怕一旦事情败露,莫糖的下场就是死。

  她痛苦极了,又毫无办法。

  古心之却喃呢自语:“说不定会和英翔有关,他最好明天之前能回来……”

  莫糖的情况很不乐观,照这个趋势发展下去,人根本撑不过三天。古心之暗忖,英翔在的时候,一点事没有,英翔一走,她就出事。说不定真的是和英翔有关。

  金迷无意听到这么一句,心里一紧,小心翼翼的问:“谁?到底谁把莫糖弄成这样的?”

  古心之抬头看了金迷一眼,也没有多想:“还能有谁,还不是英翔。这些日子,不就是他一直围着莫糖在转,为什么他一走就出事了?”

  “他……我们要叫他回来吗?”

  “不然呢?我说,你这么关心他的消息做什么?”

  “不是不是,我没有关心他的消息,我只是在想,如果莫糖出事真的和他有关,那我们有必要叫他回来的啊!”金迷有些慌张的掩饰,生怕古心之起疑心。

  她心里有了计较,如果英翔会回来,那么他一定第一时间来这里看莫糖,她就可以找机会将药物给莫糖注射进去,到时候,英翔出现糖糖就醒,再加上现在大家的怀疑,害莫糖的嫌疑就不会落到她身上,而是会落到英翔身上。

  果然古心之给出的答案就是英翔会回来。金迷本来还想问英翔什么时候能到,但是古心之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人,金迷觉得还是暂时闭嘴吧,看情况而定。

  古心之蹙眉,总觉得今晚金迷有点不对劲,又说不上来那里不对。最后懒得去想,这孩子从小就畏畏缩缩,又特别爱财,总找不到那种光明磊落的气质。

  她本来也就不太喜欢她,只是因为她和莫糖要好才照顾一下而已。

  “心姨,莫糖会不会有事,这样太可怕了。”

  “能没事吗?她肚子里还有个孩子,弄成这样,真不知道将来要生出一个什么怪物。”古心之没好气的翻白眼,对于莫糖一定要留下孩子还要让孩子姓莫的事,她实在不敢恭维,就算他们有能力养大一个孩子,可是打掉了不是一了百了吗?

  什么都没有岂不利索,省的到时候对莫家的人下不了手,毕竟她儿子是莫家的种。

  这个消息比莫糖出事还令金迷受打击,她怀孕了?是英翔的孩子?

  现在重点已经不是孩子姓什么的问题了,而是她还在给莫糖下药,莫糖居然怀孕了。

  “她她……她……她说要留下孩子?”古心之如果说她将来会生个什么怪物,那么就是莫糖打算留下孩子。金迷觉得有种天打雷劈的感觉,安露丝给的不知道是什么歹毒的东西,莫糖一直在这种东西的控制下活着,孩子会变成什么样?

  说不好,古心之的话会变成事实,生个怪物。

  金迷透不过气来,这个消息太可怕,她不能让莫糖留下孩子,绝对不能!

  古心之瞥了金迷一眼:“她和你那么要好,等她醒了,你劝劝她,这个孩子能不要就不要了,别留着,对她将来会影响很大的。总要为将来想想,她还年轻,想要孩子,以后有的是机会,这个,就算了。”

  金迷吞了吞口水,木然点头。

  “行了,你还要上班,糖糖这里我守着,你先回去吧。”

  金迷点头离开了,她还要回去看着林城,不然那人醒来看不到她不知道又该急成什么样。

  金迷匆匆忙忙的离开,古心之锐利的目光目送金迷的背影一直进了电梯,心里越发觉得金迷今晚挺古怪。打电话不接的情况多了去,为什么她就一定会以为莫糖会出事?莫糖又不是刚受伤那时候,人已经活蹦乱跳了,为什么会这么想?

  还是说,她知道什么?

  北美。

  美国军火商一直把条件卡的很死,就是和英翔谈不拢,英翔头痛之极,这笔生意又不能放弃,和几个美国佬周旋了一整天,早就烦躁。

  不想英翔正濒临爆发的时候,对方突然就松口了,客客气气的达成协议,好言相待。那样子,好像他们迫不及待想要送走英翔这尊大佛的样子。

  英翔正纳闷,却接到国内的消息,莫糖出事了。

  英翔第一个反应就是,调虎离山。

  他中计了。这边的事情刚刚解决,莫糖就出事,摆明了想把他绊住在这里,那边好动手。

  真是该死的!英翔愤怒的直接掀了桌子,也来不及问莫糖出了什么事,有问的功夫,他早就回国了。

逆生死

爱情,是一种未知的药物,能产生神经兴奋,而且,能让人产生很强的依赖性,就想毒品,一旦失去,就会神经麻木。换句话说,一旦使用了这个药物,人就被控制了,如果没有这个药物,就会死亡,就像刚才莫糖的情况。可以说,不是毒品,却比毒品更歹毒。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