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乡村 > 异界大纨绔 > 正文

异界大纨绔全文章节免费阅读第16章就叫你胖子了,怎么着

发布时间:2020/10/19 4:47:59热度:

《异界大纨绔》是文笔极佳的乡村类的小说。精彩章节阅读:“李牧啊!”张弛笑起来下巴上的一阵乱抖,他慢慢走到了琼香阁三人面前,很是和蔼的问道:“今天当着这么多京都城的公子小姐面,...

异界大纨绔

“李牧啊!”张弛笑起来下巴上的一阵乱抖,他慢慢走到了琼香阁三人面前,很是和蔼的问道:“今天当着这么多京都城的公子小姐面,你都说说祖乘风祖少爷是不是曾经光顾你们琼香阁呢?”

“呃,是……是的。”李牧结结巴巴的道,他不敢不从,眼下命根子都被张弛攥在手上。

“哦,那他是去做什么的呢?”眼前的李牧看起来倒真是人畜无害,循循善诱道。

这一声问出来,在场的人都望向了李牧,因为接下来的他的每一句话都将决定整件事的走向。

“他……”李牧刚准备说的时候,想想又不妥,到最后话又缩回去了。小心翼翼的抬头想着祖乘风那边望去,却见祖乘风也刚好回过头看着他,两目相对,登时吓的李牧低下头,脸色更白了。

虽然祖乘风在轻松的笑,但是在李牧看来那笑容怎么看都很危险。

“我再问你一遍,他去做什么了!你可要想清楚再说哦!”

张弛话里的威胁意味谁听不出来?李牧顿时打了个机灵,一双小腿在隐隐颤抖,犹豫了半晌,终究无可奈何,脖子一缩,出声道:“祖少爷去点了春月的牌。”

得到了想要的答案,张弛满意的点了点头,而后掠过老鸨,径直来到了春月的面前。

这春月倒也不愧是文明京都的红牌姑娘,长的相当标志漂亮。张弛色迷迷的眼睛丝毫不加掩饰的在她身上扫来扫去,那样子简直是恨不得把春月给生吞活剥了。

不过他很聪明,肥大的身体将身后人的视线给遮掩的死死的,而春月也因为害怕一直低着头,没有人注意到那要吃人的眼神。吞了吞口水后,张弛问:“春月,今天要难为你了。你呢,不要害怕,张少爷今天把话撂在这,你只管放心大胆的说,没有人敢怎么着你。”

在他身边,琼香阁掌柜李牧和老鸨低着头,心头早已经把张弛的祖宗十八代统统给问候了一遍。“骗谁呢,嘴巴上说的好听,今夜利用完了我们,明天你还会管我们的死活?”这两人都不是笨蛋,脑子精明着呢,哪里会相信张弛的鬼话?过河拆桥的事这位从来就没少干过,琼香阁都是达官贵人的喜欢地,时不时就会流露出来一些张弛心狠手辣的传闻。更何况,他们很有自知之明,张弛会因为他们区区三个普通人就和祖乘风不管不顾的对上么?

到底是个姑娘,就算是卖身,但是眼下在大庭广众说这样的事情,春月也不可能不害羞。但即便如此,也没奈何。

“你和祖乘风祖公子是不是办了那男欢女爱之事?”张弛本想说干了没有,但又觉得太粗俗了,搜遍了肚子才找出了男欢女爱这四个字。

“是……”春月的声音犹如蚊呐。

不过这不要紧,因为张弛得到了他想要的答案。

兴奋的挥了挥拳,满脸的喜色,这家伙雄纠纠气昂昂的转过头,磨盘似的大脸玩味的盯着祖乘风,恶狠狠的道:“这回你还有什么可说的?人证俱在,没有冤枉你吧?嘿嘿,想不到啊,知人知面不知心,堂堂镇国大元帅的好孙儿,我们满口仁义礼德的大才子居然会做这样道貌岸然的苟且之事。做了也就罢了,还偏偏敢做不敢当,真是个没种的呆鸟啊!哈哈!哈哈!”说道最后,张弛有点癫狂的哈哈大笑。现在,他很爽,一扫刚才的颓丧,直觉得神清气爽啊,什么仇都报了,已经狠狠的将祖乘风弄臭了。

这个时候,卫介自然也要跟上再补一脚的,“不得不说,祖兄真是好口才,若是辩论的话我们兄弟二人加起来都不是你的对手。但眼下,任你巧舌如簧,舌灿莲花也未必有用。”

那些个公子小姐们顿时议论纷纷,对祖乘风不加掩饰的指指点点,言辞都不是什么好听的话。今夜可真是让他们大饱眼福,觉得不虚此行。

“李小姐,这边请!”

“有劳了!”

这时候,魏立行远远走来,一脸谄媚笑容,勾着腰伸着手,热情的招呼人。

在他身边是个女人,不过十八九岁的年纪,却给人异常惊艳的感觉,让人觉得这样的人本就不该生活在眼下这个世界,而是应该生活在画中,她就像是画中的仙子,典雅高贵,一举一动大家闺秀,纤细的腰身轻轻扭动向着亭子走来。她的美让人无法呼吸,一颦一笑都能够紧紧攥住男人的心神,放佛就是个巨大的磁场,吸引着所有的人,不仅是男人,即便是女人都要看着她。可惜的是,她眉宇间始终有一抹化不开的忧愁,有些冷,淡淡的拒人千里。一身白衣更将她整个人衬托的出尘,清丽高贵,一头乌黑的长发散在双鬓,在灯光的照射下散发柔和的光。

几乎所有的男人都屏住了呼吸,看的眼睛都直了。女人们呢,目光中有羡慕,有嫉妒。

祖乘风摇头苦笑,“什么时候来不好,偏偏这个时候来,难道是掐准时间来看我丢人的么?不过这妞长的还真不赖。”即便是美女见过许许多多的祖乘风也不得不承认李婉柔的美,“难怪那小子会这么喜欢你,可惜他不会表白,却只敢偷偷的在心里喜欢你,而你却对他不假辞色。”

当见到李婉柔的第一眼起,祖乘风的心就乱了,不复方才的从容淡定。严格意义上来说,这个女人和他其实没有多大关系的,但却是他的未婚妻,名义上的。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祖乘风想要帮那个人完成心中未竞的梦,却又不想这么做,因为他只是他啊。

犹豫,忐忑!这是来到这个世界后,第一次祖乘风这样。

视线相交时。

李婉柔的冷冽的目光匆匆的从祖乘风的脸上划过,没有一丝一毫的停留,似乎这个人在她的眼中和别的男人没有什么不同,尽管他是自己名义上的未婚夫,却也仅此而已。

祖乘风玩味的冲着她笑,即便被无视,却依旧在笑。他想通一个道理,以前的那个人爱李婉柔却总是闷在心里,即便是得知这个女人将来有可能是他妻子时,虽惊喜却也没有任何逾越,甚至于连和她当面说一句话的勇气都提不上来,只能默默的注视她!但心底涌起的却是无尽的恐慌,恐慌失去,又或者是恐慌她不爱他,因为他知道自己不够好。

这是一种多么痛苦的心理,深爱想拥有,却害怕失去,彷徨无措。

但,过去的终究是过去了,现在的祖乘风可不会那样几乎所有的人都用可怜的眼神盯着祖乘风,不同的是男人的眼神还多嫉妒,女人则多了同情。只要不是傻子都能看的出来,李婉柔虽然和祖乘风名义上是未婚夫妻,有了婚约。实则呢?李婉柔根本就不正眼看他。

即便是张弛在见到李婉柔来到后,眼神之中也只有尊敬,没有一丝一毫的轻浮,这个女人只可远观不可亵玩。但,这不妨碍他内心之中打击祖乘风的心思更甚,“看着这小子在心爱的女人面前身败名裂,这种味道一定会终身难忘吧?”

“祖兄,可还有什么要说的?”张胖子一脸的成竹在胸。

“张胖子,这样的手段很低劣,如果你想,我可以找出一千一万个老奶奶指正你强睡了她们,你信么?”唰的一声,祖乘风合并起纸扇,并且第一次站起身来,就连说话的语气也和刚才的调侃演戏大不相同。

“我叫你不要喊我胖子!”这是张弛的死穴,一点必中。

“掩耳盗铃,自欺欺人,谁不知道你是胖子?即便是当面不喊,你问问他们,哪个在背后提到你张弛不喊你一声张胖子!”祖乘风冷笑连连,遥遥一指在场的众人。

这些公子小姐苦了脸,心说你们两的事儿别牵扯上我们啊。可心里想是心里想,他们还真就没办法反驳祖乘风的话,因为他们平常就是这么做的。

张弛一脸的血色尽去,苍白的吓人。这是他的心病,一直以来他很忌讳,从不提及,更不允许别人提及。但眼下祖乘风毫不留情的呵斥他这一切不过皇帝的新衣,自欺欺人。一瞬间,他根本无法躲避这一事实,就像是一条无论如何也绕不过去的坎儿。他觉得所有人看自己的眼神都满是不屑和鄙夷,耳边更有幻听,无数个声音在喊:“张胖子,张胖子……”

终于,张弛不堪重负,双眼一黑,身子一软,冲着地上栽去。

“啊!”有不经事的姑娘家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的尖叫。

卫介暗叫不妙,连忙跑了过去查看了一番张弛,还好,只是昏了过去,这才松了口气。匆匆让人拖着死猪一样的张弛下去休息,卫介带着阴鸷的眼神死死的盯着祖乘风,道:“祖兄,什么事情可一可二不可三。你明明知道张弛的心病,但是今夜你却一而再再而三的提及,甚至最后将他气的昏过去,大家好歹相识一场,你的手段未必太狠毒了点吧?”

异界大纨绔

祖乘风,一位医科研究生穿越到了神魔大陆一个教条古板的书呆子身上。书呆子满口的之乎者也,仁义礼德,却连杀鸡都怕。祖乘风放荡不羁,嬉笑怒骂,唯我唯心。会有怎样的故事?“真是可悲,到死还他妈是个处男!以后就让我来帮你把失去的美好光阴给补回来吧!”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