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豪门 > 狼性总裁:娇妻难承欢 > 正文

狼性总裁:娇妻难承欢全文目录阅读第20章你不是说爱我吗?

发布时间:2020/10/18 11:24:05热度:

狼性总裁:娇妻难承欢

  “杨明佑!”顾屿恶狠狠的声音在她头顶响起,“陆初暖,你不是说爱我吗?你不是爱我吗?啊!!!”

  身下的陆初暖因为紧张全身颤抖着,痛苦的脸部紧紧皱簇在一起,紧拧的眉头如同横亘着千山万壑。

  “你不是爱我吗?难道你不开心吗?啊?陆初暖,你叫啊!”

  顾屿的声音像是魔咒一般,一下下的直击着她早已斑驳的心。

  泪水早已流干,干涩的双眼直直的盯着头顶上的天花板,脑海中不断的回忆着初次相遇的场景,似乎只有这样,她身上的痛苦才会减轻一分。

  陆初暖越是冷漠,顾屿越是疯狂,力道更是大到连他自己都忘记了控制。

  嘴角轻轻扯起一抹冷笑,顾屿的眼里燃烧的恨意毫不掩饰,看着陆初暖恍若死寂一般的双眸,尽管布满了冷寂,但是眼底的苦涩却掩饰不住。

  “顾屿,有意思吗?这么折磨我你快乐吗?”终于,在一切尘埃落地的时候,她冷冷的开口,带着嘲弄。

  顾屿抽身站定,伟岸的背脊刚毅不容人亵渎,似是从地狱中发出的声音。

  “怎么,你不快乐吗?”男人轻笑出声,令人毛骨悚然的口气问道:“你不是爱我吗?你不是非我不嫁吗?是我没有满足你吗?还是只有杨明佑才能满足你?”

  “顾屿!”再好的忍耐力终于有爆发的时候,尤其是他嘴里所咒骂的人还是她的亲生母亲。

  “陆初暖!”她还没有说出一个字就被顾屿一声暴怒,转身一把掐住她的喉咙按在了床上,鬼魅的声音在她耳后传来。

  “陆初暖,我告诉你,这辈子你只能跟在我身边,没有我的允许谁你哪里都不能去,想找下家?那也等我玩腻了才行!”

  陆初暖胸口一冷,急促的呼吸几乎透不过气来,牙齿发出“吱吱吱”的碰撞声,身体不自主的颤抖着。

  顾屿的话足以顶上一万把刀子扎在心上,每一个字都像是一把利刃,刀刀致命,疼的她哭喊不来。

  压在身上的人似乎故意一般,每一下都让陆初暖觉得像是被人剖开一般,胸口被堵的满满的,几乎窒息一般的感觉,汹涌着冒着酸水,随着他的动作越发的浓烈起来,忽然……

  “呃……”一声干呕,陆初暖吐了一地污物,这一举动彻底将顾屿激怒。

  看着趴在床边还在呕吐的陆初暖,顾屿只觉得烦恶。

  “我就这么让你觉得恶心?”他怒不可遏。

  “是,我恶心你,你的触碰让我觉得厌恶,跟你在一起就是地狱,你就是魔鬼,随便哪个男人都行,我也不想让你碰,我讨厌……”

  “啪!”

  狠狠的一记耳光用力的摔在陆初暖的脸上,将她接下来额话化作了满腔的血水。

  顾屿的胸腔紧憋着一股怒火,因为她的话瞬间点燃,沸腾的几乎让他呼吸不来,心里的烦躁让他恨不能将陆初暖掐死在床上。

  热情骤然熄灭,顾屿抽身从床上站了起来,余光瞄着地上的呕吐物,因为克制而爆起的青筋‘突突’的跳跃着。

  “地狱?好,陆初暖,我现在就带你去见识见识什么叫做真正的地域!”丢下一句话,顾屿甚至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看她,打开门便走出了卧室。

  看着地上她呕吐的东西中,丝丝鲜红,陆初暖心里一阵恐慌。

  不一会儿,顾屿已经换了一身衣服,重新出现在了卧室。

  顾屿冷峻着一张脸走了进来,一把掀开陆初暖的被子,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胳膊就被顾屿拉扯着走进了换衣间。

  将陆初暖摔进浴室,打开淋浴刺入骨髓的冷水拍打在身上,陆初暖瞬间清醒过来。

  陆初暖一怔,“顾屿,你想做什么?”

  顾屿淡淡的看着她,一只手控制着她的下颌,弯下腰将彼此的距离拉到最近,“你不是说我是恶魔吗?好啊,今天我就做一回恶魔。”

  陆初暖只觉得如遭雷劈一般,挥舞着早已冷透的手臂,想要从他手里挣脱。

  “顾屿,你想做什么,你疯了吗?你放开我,松手,你是魔鬼!你混蛋!”

  直到下了车,陆初暖才恍然醒悟过来,顾屿带她来的地方竟然是......【后宫】——N市最大的娱乐场所。

  陆初暖转身想跑,却被顾屿一把揪住身后的衣领拽了回来。

  “放开我!顾屿,你放开我!我不进去!我不去!”

  顾屿鬼魅的声音从她耳后传来:“不进去?由得你做主吗?”

  手被顾屿紧紧的抓住,连拖带拽的拉进来【后宫】。

  五光十色的彩灯,颓靡的音乐,以及几乎随处看见到的男男女女,陆初暖只觉得呼吸一滞。

  顾屿紧紧的拉着陆初暖的胳膊,感受到她身体的僵硬,嘴角不由划过一丝冷笑,低下头,附在她的耳后,“害怕了?”

  陆初暖直了直腰板,倔强的回道:“顾屿,这就是你的全部伎俩?”

  顾屿冷笑一声:“好戏还在后头呢。”

  说着拉着陆初暖进到了一间包间。

  昏暗的光线,整个房间弥漫着一股浓郁的味道。

  顾屿力道很大,一把将陆初暖推到了一旁的沙发上。

  突如其来发生的一切太迅速,包间里的人顿时一愣,视线全部聚集过来,有人看出了来人是顾屿之后,全部起身喊了一声:“顾总好。”

  顾屿指了指沙发上的陆初暖,“好好给我招待招待。”

  其中几个打扮光鲜亮丽的男生看了眼蜷缩在沙发上的陆初暖,问道:“这是......”

  “这不是昔日陆家大小姐吗?这......怎么.......一段时间不见,怎么落魄成这个样子了?”

  此话一出,在场所有人都露出了鼻翼的眼神,上下打量着陆初暖,一身廉价的衣物,露在外面的脖颈上还有斑斑的淤青。

  看着顾屿的态度,当年羡煞N市无数人的一对金童玉女,自从陆家破产之后,两个人也就分道扬镳了。

  能把陆初暖带到这个地方,估计......

  几个男人相互对视了一眼,露出一抹微笑,对着顾屿道:“好,好,我们哥几个对陆家大小姐可是喜欢很久了,今天......啧啧啧......”

  助理夏铭夏铭从门口进来拿着手机递到顾屿面前,“顾总,是秦市长的电话,您看......”

  顾屿接过手机,跟夏铭递了一个眼神,夏铭神会的点点头。

  “喂,秦市长,你好......”顾屿接通电话走了出去。

狼性总裁:娇妻难承欢

为了那个女人的一个微笑,他亲手将怀胎三个月的她扔进海底。当冰冷的海水淹没她的身体时候,她才知道十几年的感情原来在他眼里不过就是一个笑话,而她只是他复仇的一个工具。她死里逃生,带着他的孩子归来却被他口口声声爱着的女人用匕首插进了小腹。当鲜血染红了她的衣衫,她的心早就随着蜿蜒流淌的血液一并消失了。如果爱你是场劫难,我情愿我们死生不复相见。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