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鬼夫妖妻 > 正文

小说鬼夫妖妻小说全文精彩阅读

发布时间:2020/5/29 17:30:48热度:

《鬼夫妖妻》是文笔极佳的现言类的小说。小说主要讲述:她像是发现了朋友一般的坐在了我的身边,她想要和我说话,却没想到我竟被她的鬼气缠绕,以至于假死了过去。...

鬼夫妖妻

  我转身朝着祠堂外跑去,可刚一出祠堂的院子,一阵刺骨的凉风迎面吹来,紧接那股寒风便是将我卷在了其中。

  我不知道这寒风要将我带去哪里,但我却无法挣扎,只能任由它卷着我走。

  不知道过了多久,身边的寒风才渐渐散去。

  我拼命的摇晃着晕沉沉的脑袋,随着眼前的视线一点点的清明了起来,还没等我分清楚这里是哪里的时候,却看见了很是要命的一幕。

  只见一个男人双手捂着自己的心口,紧紧地握紧那插在心口上那冒着寒光的尖刀,冒着热气的鲜血正顺着他的十指喷涌而出。

  而那个我一直认为可疑的老奶奶,此刻正用一双长满了老年斑的手握着尖刀,死死的往那男人的心口上戳着,鲜血,喷溅在她满是皱纹的脸上,显得异常狰狞可怖。

  而在那老奶奶和那个男人的面前,是一张桌子,桌子上摆放着一张被七根蜡烛团团围住的照片,和一张生辰八字,还有一个蒙着红布的水盆。

  那照片我并不陌生,因为那就是我才刚在老奶奶炕上看见的那张,而照片旁边的生辰八字,明显和祠堂里的一样。

  所以……

  那个我在客车上看见的阿姨就是秋珍,而面前的这个老奶奶,也就是秋珍的奶奶。

  “孙,孙婆子,原,原来你一直都计划着给那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报仇……”那男人一边吐着鲜血,一边慢慢跪在了地上,“为了,为了给那个东西报仇……你,你不惜杀掉村子里的所有人……你,你好狠……”

  老奶奶撤出一个狰狞到几近疯狂的笑容,伸手朝着地面指着,声音沙哑却癫狂:“他们本来就该死,该死……”

  我顺着老奶奶手指的方向这么一看,吓得差点没跳起来,就在我的附近,全是已经那些原本客车上的乘客。

  此时的他们均是开膛破肚的躺在院子里,我脚下的地面早已被他们的鲜血浸透!

  我忍着一阵阵的恶心,朝着那些尸体一一看去,竟然惊讶的发现,在那些尸体之中,还有让给我客车票的那对夫妻!

  原来,果然是一个都逃不掉啊。

  男人在失血过多之中,渐渐的昏死了过去,秋珍的奶奶嫌弃的将他仍在了一边,终是抬眼朝着我看了过来。

  “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她眯着眼睛看着我,曾经眼里的平和,此刻都变成了想要挣脱牢笼一般的阴戾,“你为什么能看见秋珍的魂魄?你为什么能和她说上话?”

  我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我是真的不知道。

  秋珍的奶奶哼哼一笑:“你差一点就破坏了我的计划,你差一点就让秋珍害怕了……下车的时候我拉着你的手,本是想要探探你的气息,看看你是个什么东西,不想我除了在你的身上看见了那个鬼使之外,你的命格我竟然一丁点都看不透!”

  原来,秋珍之前一直是属于单纯的魂魄,她并不知道自己死了,也因为被自己的奶奶封住了怨气,而忘记了曾经的一切。

  她一直都徘徊在自己奶奶的身边,却忘记了自己的一切,正常阳气旺盛的人自然是看不见她,而我这种极阴的阴女却能轻而易举的发现她。

  她像是发现了朋友一般的坐在了我的身边,她想要和我说话,却没想到我竟被她的鬼气缠绕,以至于假死了过去。

  姥爷以前曾经和我说过,在阳间,鬼是看不见人的,只能通过气息找到活人,就跟在阴间活人看不见鬼,只能感受到寒气是一样的。

  怪不得秋珍会和我说她只能看见我,她一个在阳间徘徊的鬼魂,又怎么能看得见阳间的活人?

  怪不得秋珍会说那客车里冷,在阳间徘徊的鬼魂,因为阴阳有别,都是会感觉到刺骨寒冷的。

  怪不得秋珍会让我别说话,因为根本不知道自己死了,只能闻见活人气息的她,竟是把客车里的其他活人当成了死人!

  我其实可以理解秋珍死的冤枉,也能体会秋珍奶奶的悲痛欲绝,但是我理解不了秋珍奶奶那偏执到疯狂的报复。

  先不说村子里的村民到底该不该死,就单单说秋珍,她又是何其的无辜?

  本来活着就不如意,死了之后还不能转世投胎,被自己的奶奶强迫留在阳间孤独的游荡,没日没夜感受着寂寞的煎熬,这难道真的就是为了她好吗?

  “嗷——嗷——!”

  “啊——啊——!”

  一声接着一声的惨叫忽然炸响起了在这个静谧的结界里。

  我抬眼看去,只见那个开始吃人,最后变成最大的白魄,脑门上被贴了一道黄符,秋珍的奶奶正一手掐着那个白魄的脖子,一手伸进白魄巨大的口中,从里面掏出了一个类似血管的东西。

  看着那血管里流动着的像是血液一样的东西,我拧了拧眉,却见秋珍的奶奶将血管的一头放进了那个早已准备好的水盆里。

  随着秋珍的奶奶一松手,那类似血管的东西,将里面存储的鲜红液体,缓缓流进了那个水盆之中。

  此时水盆上的红布早已被掀开,我能清楚的看见,那水盆里是一颗属于人类的心脏……标本。

  这,这难道是秋珍的心脏?

  随着红色的液体一点点将那颗像是标本一样的心脏,原本干瘪的心脏竟一点点的红晕了起来。

  “不能让那个老太婆将所有人的精血气聚集到一起……”蓦地,耳边响起了蒋子笙的话。

  我浑身一震,难道蒋子笙的意思是,只要那些红色的液体全部流入心脏,秋珍就会活过来?!

  不,不行,绝对不行!

  我根本再也来不及思考,猛地朝着那桌子的方向跑了去。

  姥爷曾经告诉过我,人的生死都是早就有定数的,这也是许多算命人不愿意透露太多的原因,因为若是轻易改变人的命格,不单单是要自己倒霉,就连很多无辜的生命都要受到位置的牵连。

  秋珍的奶奶看出了我的意图,冷冷一笑:“想要阻止我?就凭你这个不是东西的东西?”

  她猛地一挥手,从桌子上拿起了几张黄符,随着将那黄符燃烧在了蜡烛上,那些原本早已死去多时的乘客,一时间纷纷的站了起来。

  “为什么不让秋珍活过来——秋珍必须活过来——”

  那些乘客机械的朝着我走了过来,口中念念有词的重复着这一句话,五路可退的我,渐渐被他们包围在了一个圈里。

  “你不让秋珍活——你就得死——死吧——去死吧——”

  他们因为都是横死,身上的怨气本来就极重,如今又被秋珍的奶奶用黄符操控,很快他们便缩小了困住我的圈子。

  眼看着他们离着我越来越近,我被怨气冻得已经浑身发抖,仿佛脱光了衣服站在零下三十几度的天气里,根本冷的连一根手指头都动不了。

  秋珍的奶奶得意的冷笑着,看着那水盆里的精血气越来越多,哼哼的自言自语:“想要和我作对?真以为有了鬼使就可以了?只要等秋珍的心脏吃饱了精血气,那个现在在祠堂里,想要让秋珍魂飞魄散的鬼使就只有死路一条!”

  秋珍奶奶得意的自言自语,却像是一块巨石一般砸在了我的心口,压迫的我险些窒息。

  蒋子笙会死?

  复活的秋珍竟然这么厉害?

  秋珍的奶奶似乎是觉得我睁大眼睛的样子是不相信,她忽然端起了桌子上的一个瓷碗,那瓷碗里猩红红的一片,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她喝了一口,举起桌子上的红布猛地一喷:“噗——!”的一声,那原本的普通红布竟然飘起在了半空中。

  随着那红布的颜色越来越透明,祠堂里的情形一清二楚的呈现在了红布上。

  此时秋珍的棺材已经被打开,已经干枯成僵尸的秋珍,直直的坐在棺材里,无数飞速生长的头发像是海藻一般,又长又密的在它的身后飞舞着。

  蒋子笙的情形并不是很乐观,一只手和一条腿分别被头发死死的缠绕着,他幻化出来的樱花燃着一簇簇火红的小火苗,可才刚烧断了眼前的,那些不断生长的长发,便再次将他缠了起来。

  不行,不行……

  我正盯着红布看得仔细,余光却见那些被控制的尸体纷纷朝着我伸出手,我迅速抽回目光,并强迫自己必须迅速的冷静下来。

  现在的我必须要冷静,不然我和蒋子笙便成为了秋珍复活之后的第一个和第二个受害者,而在这之后,也许还会有第三个,甚至是更多……

  可,可是我有什么特殊的地方?我根本就不会抓鬼啊?

  “你的阴气比一般的鬼还重,那个女煞就算想要吃你,也要等上几天……”

  一片空白的大脑里,忽然浮现出了当初女煞的事情,而就在我担心自己会被女煞吃了的时候,蒋子笙便说了刚刚的那句话。

  我忽而垂眼,看着我自己的手指,既然蒋子笙说我的阴气比一般的鬼还中,那是不是代表着可以以毒攻毒?

鬼夫妖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大海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大海读书)或者(dahaidushu),关注后回复 【鬼夫妖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鬼夫妖妻

我姓尤叫物,却并非尤物而是怪物。 我只是以为我长得难看,可慢慢的我却发现我的身体在慢慢改变着。 鬼眼突生,嗜血如命,嗅觉敏锐,奔跑如飞。 那些怪异和荒诞的事情,在我的身边陆续发生。 家人的疏远,姥爷的欲言又止,青梅竹马的若即若离,无不是在说明我的与众不同。 我究竟是什么? 时过境迁,我褪下丑陋的皮囊,傲然独立于这世间,才发现原来所有的一切不是阳差只是阴错。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