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最是情深不可待 > 正文

最是情深不可待全文结局免费阅读第12章我会是他这辈子最爱也是唯一爱的女人

发布时间:2020/8/10 11:07:19热度:

《最是情深不可待》是一本现言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阅读:就像男人此时抓住她的头发,她整个人生都这样被他攥在手中,任意玩弄、处置以及践踏。而自己,毫无还手之力。...

最是情深不可待

本就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又怎么有资格留下来呢。最好的选择大概就是他说的那样吧——离婚!

而此时顾曼曼正撒娇搂着傅瑾明的腰,猫儿一样在人胸口一蹭一蹭:“既然这样了,那就让我照顾她吧。你可以回去,好好准备我们的事情啦。”

温柔点一点怀里女人的鼻头,傅瑾明像捧着一个易碎的珍宝,语气极其轻缓:“找人留下就行了,你得好好照顾我们的宝宝。”

“你留在这里我不放心,”撒娇一样撅起嘴,在男人脸颊飞快亲一口,顾曼曼眼神亮晶晶的:“我肯定会照顾好自己啦,当然还有我们的孩子。”

傅瑾明眉目蹙起半分,这才缓缓启唇答应了,临走前用宽厚手掌揉把女人头顶,再三叮嘱别累住自己了。

直到男人的脚步越过门口不见,梁言才缓缓张开眼眸,抬眼就见顾曼曼得意洋洋看着自己。

一双充满沉寂的眼睛,对上了一双充满不屑的眼睛。

对梁言的苏醒毫不意外,顾曼曼漫不经心抬眼扫过去,翘起二郎腿在空中晃晃悠悠:“醒了?你都听到了吧,瑾明会娶我的。”

可病床上女人的表情极其淡漠,好像说的不是关于她的事情。这种态度显然刺激到了顾曼曼,她换上更高的语调,其中炫耀非常明显:“当初瑾明追我的时候,可在宿舍楼底下等了一整夜呢。”

“他还说,我会是他这辈子最爱也是唯一爱的女人。”

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梁言眼中的光芒开始渐渐归于死寂,再也不见当初灵动的妩媚和温柔。

“是吗?”语气淡漠蠕动苍白的嘴唇,梁言用手肘撑着床铺坐起身,发丝垂在脸侧看不清神色:“你让开,我要去洗手间。”

刚抬脚迈出两步,一股推力从后背传过来,她脚下踉跄,扶住柜子才堪堪站稳。

这个女人!梁言扭头正要盘问,却看见顾曼曼跌坐在地上,脸色痛苦捂住小腹,身下渐渐有殷红血液渗出来,和白色的裤子形成惊心动魄的鲜明对比。

当傅瑾明急匆匆赶进医院时,摆在他面前的是一张苍白的纸。

纸上白纸黑字让人头晕目眩,写着“流产证明”四个大字。而患者一栏,明明白白填着——“顾曼曼”。

看着傅瑾明微微颤抖的双手,证明的主人半靠在病床上微不可查勾了勾嘴角。本来还担心自己的假怀孕怎么骗过这个男人,现在看来,这张花钱买来的证明还挺好用。

“都是我的错,瑾明。”垂下眼睑掩盖兴奋目光,顾曼曼的声音听起来虚弱无比。

男人把证明拍在桌面上,手掌攥成拳头,太阳穴青筋凸起,转身向梁言所在病房走去。

他的孩子,他来之不易的孩子!如果不是孩子,自己怎么会被这个女人乘虚而入,而她竟再三对曼曼腹中的孩子下手。怎么会这么恶毒,这么狠心呢!

一把揪住梁言的衣襟,狠狠拖拽下病床。傅瑾明红着眼睛,咬牙切齿从牙缝里蹦着字:“现在,去民政局,离婚。”

以为消磨掉了所有爱意,能够下定决心离开。可是看着这个男人的脸,梁言心里一阵阵绞痛。天知道她有多爱这个人,如今有多不甘,又有多难过。

最后的奢望驱使她开口,唯唯诺诺,是不是解释清楚了始末,傅瑾明就不会那么讨厌她:“是她推我我扭头就看到她在地上”

“我还会信你么?”冷冷笑着,傅瑾明抓住梁言的头发,不顾人吃痛叫声,扯着她就往外走。

踉踉跄跄被扯着往外走,女人眼角泛红,强忍住满腔悲伤,一手按住头皮,一手推搡男人试图脱离控制。

徒劳,徒劳。

就像男人此时抓住她的头发,她整个人生都这样被他攥在手中,任意玩弄、处置以及践踏。而自己,毫无还手之力。

这个让人绝望的念头充斥了梁言的脑海,像沙滩上的鱼最后一次跳动,她停下脚步做最后一次挣扎。

怒气当头的男人哪儿能忍受她的反抗,傅瑾明扣住她肩胛,强行往前一带。

巨大的力量将梁言推搡到前,脚下一个不稳,软了膝盖向前摔去。

但她摔下去的地方,不是平地,而是楼梯。

最是情深不可待

“瑾明,我求你!瑾明!你怎么对我都行!孩子总归是无辜的,我求你,你放过孩子!” 梁言跪在地上,双手死死地护住小腹,那个小小的地方孕育的,是她的全世界,为了这个小生命,就是要她的命,她也在所不惜!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