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青春 > 那人不在灯火阑珊处 > 正文

那人不在灯火阑珊处完结版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20/5/29 18:04:11热度:

《那人不在灯火阑珊处》小说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青春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去你的,你是一个财迷痴。瞧你这点出息。”...

那人不在灯火阑珊处

戚远帆在前面走着,谭笑天在后面懒洋洋地跟着。他们走了一小段路,就近在一家小餐馆里坐下了。服务员递上了菜单,戚远帆要谭笑天点菜,谭笑天摇摇头,戚远帆便点了四菜一汤。通知上啤酒。

服务员问上多少啤酒,谭笑天说暂来一打(十二罐),服务员便从冰柜中抱来了一打啤酒。戚远帆和谭笑天分别拿了一罐,两人都启开了罐盖,开始大饮。

戚远帆沽了一大口酒,说:“老兄,你有什么不高兴的事向老弟敞开胸怀吐出来,让老弟替你排解排解。”戚远帆假装不知就里,故意引出话题。

“唉,你有被女人逼着娶她的吗?”

“嘻嘻”,戚远帆干笑两声,“你这么有艳福啊?”

“哼,你很羡慕吗?”

“那当然。”

“母猪要和你成亲,你也肯啰?”

“怎么这么说话呢?任何女人都是人嘛,怎能和猪相比呢?”戚远帆故意打趣。

“葛新萍,你知道吧,她人怎么样?”

“哎呀,葛小姐丑是丑了一点,人家可是大富豪的小姐啊,你能去给他们家当驸马,那是掉到‘钱海’里了啊。”

谭笑天仔细瞅瞅戚远帆,用手指点着他,揶揄地说:“看看看,一幅财迷样,如果送你一个金猪圈,要你和母猪交配,看样子你也非常乐意哟。”

“得得得,你就是喜欢这样骂我。老兄,现在是什么年代,葛家是大财阀耶,虽然是娶的一个丑女,但那等于是把财神爷抱回了家啊?”

“说你是财迷你就是财迷。”谭笑天忍不住地伸过手去要揪戚远帆的耳朵,戚远帆早防着他,赶忙躲开。

这时,服务员开始上菜了。

谭笑天和戚远帆两个开始动筷,他们边吃边喝边聊。 

戚远帆依然装:“怎么了,云彩霞呢?你美貌仙妻到哪里去了,怎么弃美女改娶丑女了?”

谭笑天还真不知戚远帆是受人之托,今天来当说客的。

“他妈的,新娘居然让人给掉包了,现在美丽新娘不知所踪,只有掉包的丑女在这里胡搅蛮缠。”

“哈哈哈,还有这样的事?”戚远帆索性装着全然不知情。

“你说我倒不倒霉?”

“倒什么霉?先前娶大美女,现在娶大才(财)女。你是桃花运改走大财运了。”戚远帆依然讪笑。

“去你的,你是一个财迷痴。瞧你这点出息。”

“我说老兄,你是一个完全不知‘人民币’重要的人,没有感觉缺人民币是多少的痛苦的人。”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我不想接受‘白来财’。”

“哎,我们是想有‘白来财’都想不到,你是有而不接受?”

“是的,怎么样?”谭笑天见戚远帆说到想有“白来财”,便立即关心地问,“你现在的生意还好吗?”

“嗐,好不好有什么紧,再好也可怜。我每天即使能剃一百个头,也就二千元,能成为百万富翁吗?老板们一个电话就是上亿的钱,如何能比。何况我每天就剃十来个头,勉强维持生计。”

“十来个头也有二百多元,一月也是六千多,和一般打工族也超不多么。”

“那你说一般的打工族有几个能攒钱买房买车的?”

“慢慢来嘛。”

“怎么慢慢来,慢到何年何月才能来?”

“哎呀,别向我叫苦了。”

谭笑天见戚远帆总是说生活苦,他有点不耐烦了。这与他们之间的交往有关,学生时戚远帆家里经济不及谭笑天富裕,在零花钱方面,常常谭笑天救济戚远帆。戚远帆每当手中缺钱时,他就会向谭笑天叫苦,谭笑天搁不住戚远帆的叫,时不时地将自己富余的钱无偿地援助他,但有时也不耐烦他的叫,会捶戚远帆几砣。

戚远帆说:“笑天啊,真不是我说你,你就是一个死心眼。你说葛新萍虽然人长得丑了点,但她的老爸是大财阀啊。这样的‘金矿’居然抛却不采,你傻不傻啊?”

“你懂什么,为了钱,出卖爱情?”

“爱情,”戚远帆冷笑一声,“爱情能当饭吃?再说当下哪里来什么真正的爱情,你是不是有点幼稚?”

“放屁,”谭笑天说,“大哥不用二哥来教。你就是俗人一个,我是一个坚定的理想主义者,决不囿于现实。”

“呵呵,”戚远帆习惯于在谭笑天的强势下退却,但今天他虽然在气势上也和往常一样,但心理作了顽强的准备。他又笑了两下,说,“别生气,二哥肯定不会教育大哥。来,吃菜吃菜。”

戚远帆将一夹菜夹入谭笑天的碗里。谭笑天满足于戚远帆的退让和讨好,他从碗里夹起戚远帆夹过来的菜,放入口中咀嚼了几下,然后沽了一大口啤酒,一起吞下肚去。

看谭笑天咽下菜,戚远帆又开始说:“我说大哥,今天为了你好,我可不盲从于你。我要劝导你娶了葛新萍。娶了她,你有享不完的福。”

“我知道你心是好的。可我不能不想不愿接受。我是不会娶丑女的。”

“说你是一根筋就是一根筋。你娶了她,并不等于就捆在她这棵树上了。娶了她,只是为了拥有一座‘金矿’。有了金矿,再用金子去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还有什么样的生活追求不到呢?”

“看看看,看你的德行,做人毫无道德可言,毫无原则可言。为了自己,什么都可以出卖。试问,如果你有一个心爱的人,你对她深爱不已。然而,你为了享受富裕的物质生活,竟然不顾对不对得起心爱的人,出卖自己?如果我娶了葛新萍,我对得起云彩霞吗?”

“你就是一个较真的人。得了吧,不要永远生活在自己的什么道德啊,什么原则啊,这些自我圈定的圈子里出不来。你真是脱离现实啊,太较真的人,注定辛苦。”

“对,我宁愿吃苦,我就是要生活在自己圈定的圈子里,我乐意吃苦。”

戚远帆见谭笑天如此难于说动,如此地与自己的一些生活见谛不同,他不得不摇、摇、摇,摇了三下头。

谭笑天见戚远帆如此地不理解,如此茫然,他笑起来:“远帆,你不懂‘爱’?”

“嘿,我不懂‘爱’?老兄,你只怕太小瞧老弟了哟。告诉你,我碰触过的女人比你可能成几何级地多。”

谭笑天点头:“这点不假。像你这种根本不讲究‘爱情’的人,可能玩弄的女人比我多无限倍,因为我玩过的女人是‘零’。分母是零,分数值可以是无限大。”

“啊,是吗?你还是处男?”戚远帆有点吃惊,“老兄,你在说笑话吧?”

“一点也没有。”

“哎呀,难怪难怪。你太没有生活经历了。原来白纸一张,处男一个,难怪把‘爱情’看得至高无上。”

“错。你完全把因果弄反了。不是像你说的因为我没碰触过女人,就把‘爱情’看得至上,而是因为我把‘爱情’看得至上,才没有碰触过女人。告诉你,就算按你说的,假如我碰触过女人,而且碰触了很多女人,我也依然会把‘爱情’看得至上。只是这样的假设不可能存在而已。”

“今天,我算是白来一场了。”戚远帆失望地禁不住地说了一句自己的真实目的。

谭笑天一听,有点纳闷,旋即明白了。

“什么叫白来一场?原来你真是来做说客的?”

“呵呵。”戚远帆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谭笑天有点生气了,“你这个家伙还有点阴着呢?是谁派你来做说客的?”

“没……没有谁派我来,是我自己来看你的。”戚远帆不愿意把自己受葛新萍之托而且是金钱交易的事说出来,马上反悔刚才的话。

这时,谭笑天按捺不住了,他拍着桌子说:“你小子老实交代,是不是受葛新萍之托,是她派你来的?”

“不,不……是。”

“不是才怪,一定是她用金钱雇请你来作说客的。”

“是我自己来的。”

“还在狡辩。”谭笑天非常恼火,他跳起来,一下冲到桌子对面,飞快地揪着了戚远帆的耳朵,说,“你老实交代,是不是葛新萍用金钱雇请的?”

戚远帆这次躲不开了,他的耳朵被谭笑天揪住,马上皱起了眉头,斜着脸,咧着嘴“哎呀,疼,疼,疼……”地直叫唤。

谭笑天不放手:“说,是不是葛新萍聘请来的?”

“哎呀,哥,是的,是的,我老实交代。”戚远帆吃不住耳朵的疼痛,终于承认了实情。

谭笑天这才放了手:“我说你小子今天怎么这么卖力地劝我,原来你是为了金钱来当说客的。”

“哥,话也不能这么说。也是为了你好,我才干这事的。如果我认为不是为了你好,我才不会这么做呢。我不会为了钱,出卖你的,我的好哥。”

“嗯,这话才差不多,我爱听。说,葛新萍出多少钱雇请的你?”

“钱的事没有说具体数。不过,她是有钱的主,到时候事成之后,我即使狮子大开口,她也不会在乎的。”

“看来,我断了你的财路呀?”

“哥,实事上也是这样的。”

“就算事实是这样,我也不能放弃我的原则答应你。葛新萍的钱,老弟你不能要。”

“哎呀呀,你答应葛新萍又不会掉一块肉,多好的事。”戚远帆还是嬉皮笑脸地说。

谭笑天使劲瞪了戚远帆一眼。正在此时,铃铃铃……戚远帆的手机铃声响了,戚远帆不知是谁打来的?

那人不在灯火阑珊处》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树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树读书)或者(dushu567),关注后回复 【那人不在灯火阑珊处】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那人不在灯火阑珊处

让我们以一首《虞美人》谐词开始我们的故事吧——温香软玉何时了?情爱知多少。西厢昨夜又东风,君瑞莺莺相会月明中。花红水碧应犹在,只是情缘改。问君恩爱几多年,恰似一轮红日永周旋。爱情是人类永恒的话题。话说当下,随着时代的变迁,社会的进步,我们的生活真是日新月异。人类的爱情也正在发生着让人不可思议的变化。五十到六十年代:男孩摸了女孩的手,女孩只觉丑丑丑;六十到七十年代:男孩碰了女孩的头,女孩有点愁愁愁;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