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悬疑 > 养尸秘录 > 正文

养尸秘录完整版免费阅读第10章可疑的茅老道

发布时间:2020/7/5 9:13:34热度:

《养尸秘录》是一本剧情极佳的悬疑类型小说,主要讲述:爷爷有些纳闷:这茅老道是死心眼么,才给他放了就又重操旧业了?...

养尸秘录

可惜爷爷还没来得及找茅老道,茅老道就先被村里人找上了。

隔天一早爷爷正准备关门上山,就听见村头闹哄哄的,好像在批斗什么人。

这场景已经许久不曾出现了,村里最近正处于非常时期,爷爷本能地觉得这事儿不妙,急忙冲向村头,就见茅老道被几个青壮年五花大绑,正推推攘攘地往村公社走。

爷爷拨开情绪激动的人群,看到杨善民满脸阴沉地在指挥,上前问他怎么回事。

杨善民瞟了爷爷一眼,指着耷拉着脑袋的茅老道沉声道:“这牛鼻子最近也不晓得囔个了,不好好在山头呆到,紧到往卫国家跑。昨晚也没回去,在人家屋头坐到,还点灯。”

爷爷猜想茅老道指定还在找线索,却不想被村里人误会。他本来身份就特殊,为了帮自己调查这事儿惹得一身骚,心里觉得过意不去,于是小声道:“搞不好有么子误会哩?”

杨善民正要发作,茅老道抬头见是爷爷,苦笑道:“曾老弟啊,也就你还信我了。”

爷爷见他脸色苍白,嘴角有伤,看来之前还挨了顿揍,心中顿时燃起不忿之气,拍着胸脯大声道:“我曾保田给茅师父作保,他要是有么子坏想法,老子跟到他受罚!”眼看杨善民就要发喊,爷爷先发制人,接着道:“毕竟进死人屋头也算不得事,是不杨主任?”

杨善民狠狠瞪了爷爷一眼,扬声道:“我说了不算,大伙说说,要囔个才好放人?”

人群中有几个阿婆大声附和道:“道长只要说出在人家屋头做么子,我们就放。”

茅老道缓缓抬头,冲人群望了一眼,目光森冷得可怕。他一字一句道:“救人先自救。我帮你们,你们却这样待我。如若不信,我担保不出三天,过水村还会再生事端!”

爷爷看到杨善民周身微微一颤,周围喧闹的人群也都静了下来。毕竟过水村也就这么大点地儿,最近发生的事,相信大家都有所耳闻。不少上了年纪的村民摇摇头,当先走了。年纪轻的,都拿眼神看杨善民。杨善民叹了口气,招招手,示意他们放人。

爷爷给茅老道解了绑,顺手将那两只千纸鹤塞给他,捏了捏他的手心示意他收好。

茅老道也不多言,把手插进口袋,看了杨善民一眼,对爷爷道:“多谢曾老弟。日前所赠老母鸡,老道无福消受,老弟择日来拿回吧。”说完自顾走了。

爷爷知道他话里的意思,掏出烟卷递给杨善民。杨善民没接,转身默默走了。

夜里等村里人都歇了,爷爷就起身去找茅老道。路过丁卫国夫妇的土屋,他习惯性地朝那儿瞟了一眼。这一瞟,就瞟见丁家夫妇卧房里透着微弱的光。

爷爷有些纳闷:这茅老道是死心眼么,才给他放了就又重操旧业了?

他吹灭灯笼,悄悄猫到墙角,听见里头悉悉索索的响动,似乎隔着墙壁从地底传来,想着必是茅老道又去了那地下暗道,迂回到屋后,见后门果然虚掩,便轻轻推门进去。

进了丁家夫妇的卧房,爷爷发现,那暗道口的窟窿已经合上,窟窿边有支烧了大半的白烛,烛芯还在冒烟,显然那人刚下去没多久。他正准备去拉墙边的尼龙细绳,就听到地下似乎有人在轻声说话——听声音,好像还不止一个人。

爷爷趴在地上细听,能大致听出一个声音是茅老道的,另外一人却听不出来,似乎有些耳熟,却又不太明显。那人应该不想被他人认出来,故意压低了嗓门。

爷爷听着茅老道说道:“老弟,适可而止吧。狼披了羊皮还是狼。别人认不出你,难道我还看不出来?他命中本有此一劫,你又何必要添把火?”

那人冷笑道:“你凭什么说我?你做的又比我高明多少?咱们半斤八两,谁也别说谁。”

茅老道接着道:“道通途不同,你现在是在助纣为虐……”

那人打断他道:“你做的事就合理?你做的事就对得起祖师爷?他待你我如何,你忘记了?你可也好,就爱做这热脸贴冷……”

“住口!”茅老道似乎动怒了,语气严厉起来,“他待你我如何,是他的事。你我既学了这本事,昔日寄人门下,而今就不该忘了自己的道义!”

“道义?呵呵……呵呵呵……”那人冷笑起来,笑声竟似有些悲凉。

爷爷正听得云里雾里,突听那人喝道:“谁!”跟着有急促的脚步声,向着暗道口这边传来。爷爷惊得立马从地上爬起,也顾不得梳理这段莫名其妙的对话了,拔腿就跑了出去。

当晚爷爷一宿没睡,隔天一早就听村里人传刘铁根病倒了,情况跟村支书类似,估计也是害了心病。他无暇顾及这些,装作上山打柴,见没人跟着,就闪身进了小树林。

茅老道的茅屋没关门,爷爷推门进去,见他正悠哉地泡着茶水。

见爷爷进来,茅老道指了指短凳,让他落座,给他端了碗茶,把拆开了的粉色纸张递给他道:“我看过了,是杨老哥的笔迹。唉,孽缘啊,孽缘。”

爷爷脑海中总盘旋着昨晚在丁卫国家听到的对话,对茅老道自然又多了层戒心。

他假装喝了口茶掩饰自己的心虚,轻描淡写地问茅老道纸上写了些什么。

茅老道说,这是两封村支书写给李云彩的情书。从书信的内容看,村支书结婚后也没收了偷腥之心,暗地跟李云彩偷情,还让李云彩有了身孕。他动用自己的职位之便,给李云彩安排落户和住房,还定期给她送粮食和生活物需,但李云彩想要的不止这些。

书信中多是村支书安慰李云彩和劝她堕胎的话,还许诺将来会给她更多。(茅老道当时只说了个大概,后来爷爷把书信给奶奶看。奶奶说,村支书那笔调,极尽肉麻露骨之能事,也就难怪李云彩当时死心塌地地信他。)

无论如何,村支书肯定跟李云彩的死脱不了干系。联想到昨晚在暗道里听到的话,爷爷忽然觉得,那黑暗中的另外一人,应该就是背后帮村支书的人。茅老道说的“助纣为虐”,想来说的就是这个。如果这一切都说得通的话,那茅老道如今的立场可就变得有些吊诡了。

茅老道见爷爷出神,问他怎么了。爷爷摆手说没事,想起了些往事。

茅老道问这书信是在哪儿找到的。爷爷稍一犹豫,还是照实说了。

茅老道捏着髭须忖道:“曾老弟难道不觉得,这件事有些过于凑巧么?”

爷爷没明白他话里的意思。茅老道起身道:“那杨善民既是杨老哥的亲侄儿,理应替他瞒过这件事,将来带进棺材里,为何却偏偏带你去李施主家?李施主逝去已逾两年,即便不曾被窃,遗物也不见得完好出现在床头。还有你说的床下红字,出现得也太过巧合。”

爷爷不是没想到这些。昨晚杨善民在李云彩卧房的举动确实有些反常,但他毕竟是村支书的人,而且在处理胡二狗这事上也毫不含糊,要说他大义灭亲,却也不能完全说得通。

不过爷爷种感觉:村支书和杨善民之间,似乎有种难以言说的尴尬和隔阂。

茅老道目光深邃望着屋外,幽幽道:“昨晚我去丁家夫妇旧宅,见到一位故友。可惜曾老弟不在,不然让他给你说道说道,说不定就省了许多麻烦。”

爷爷知道茅老道在试探自己,心里暗骂他奸猾,不动声色地附和道:“嗯是嗯是,确实可惜。”茅老道从爷爷的脸上看不出丝毫端倪,放下心来,给他又加了些茶水。

爷爷心中冷笑,也不发作,谎称还有事,放下茶碗往屋外走。走到门口,他顿了顿,头也不回地问茅老道:“茅师父,我想问你件事。你……到底帮哪个?”

茅老道似乎没料到爷爷会这么问,手中的茶壶悬在半空中有好一会儿,这才淡淡地道:“我自然是帮你。”等爷爷走出去几步,他又叹了口气,继续道:“我也只能帮你。”

养尸秘录》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鱼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鱼读书)或者(xiaoyudushu),关注后回复 【养尸秘录】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养尸秘录

爷爷年轻时不正经,害死了村花,结果中元前夜,有个穿红衣裳的女人站在我家门口,生生敲了一晚上门……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