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爱已成过往 > 正文

爱已成过往全章节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20/10/19 9:17:34热度:

《爱已成过往》是文笔极佳的现言类型小说。小说主要讲述:“抱歉!”他只留了两个字给她,晏南衡从不是优柔寡断的人。...

爱已成过往

  车子渐行渐远,晏南衡往后靠,即便闭眼,他的右眼皮还是快速跳动起来。

  莫名的不安感扰乱着他的心,晏南衡没有再回头,车子进入拐角,他似乎听到惊叫声,他睁开眼,仿佛方才的惊叫只是幻听。

  “少夫人,来人啊,请大夫!”丫鬟瞧着苏若身下鲜红的血迹,惊叫连连。

  苏若的手向下,触碰到裙裾,指腹顿时间沾染了湿漉的鲜血,那么红,那是她和南衡的孩子。

  “不要离开我,求求你,别离开,我爱你啊孩子……”苏若一只手紧紧拽着身旁脸色煞白的丫鬟,“救我,救他……”

  视线被泪水模糊,疼痛之感遍布她全身,苏若绝望地叫着:“南衡,南衡……”

  “少夫人,你坚持住,大夫马上来了。”丫鬟跟在苏若的身旁,苏若被抬进房里。

  晏老爷和夫人听闻苏若的事儿,赶去儿媳那里。

  晏老爷问从房里出来的大夫,大夫却对他们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紧接着摇摇头:“老爷,夫人,保不住了。”

  “什么保不住了?”晏老爷听得稀里糊涂。

  “小少爷保不住了。”大夫如实道。

  大夫的话音刚落,晏老爷险些没站稳,往后退了两步,而晏夫人则是双腿一软跌坐在地。

  大夫的声音早就传入了房内,‘小少爷保不住了’这句话像个魔咒,一直萦绕在苏若的耳边。

  她死死的咬住下唇,不让自己痛哭处声来,被遮住的双手,缓缓来到肚腹上。

  那里仿佛一下子变得空落落的,她来不及看到孩子的模样,那孩子就离她远去了。

  晏南衡此时此刻,却陪在宋之遥的身边,苏若还清晰的记得晏南衡弃她不顾非要去找宋之遥的场景。

  是她太偏执,总觉得自己嫁给他了,对他好,他会爱上自己。

  然而,这场婚事,一开始就是她一厢情愿,他的心里从未有过她的位置罢了。

  何时,长辈与她说过,强扭的瓜不甜,她以前不信,如今却是真的信了。

  苏若双眼紧闭,脑子里已经一片空白,都是她强求来的,都怪她自己非他不可……

  两行清泪划过她的眼角,浸入她黑色的发丝之中,就在此时,门被人从外头打开。

  挂着哀伤神色的晏老爷和夫人,来到她的床前,万分愧歉地对她道:“若儿,是我们晏家对不起你,让我如何与你父亲交代?”

  晏老爷和她父亲是挚友,打小对她疼爱有加,如今她失了孩子,儿子晏南衡据说还去找宋之遥了,险些老脸都没处放。

  “父亲~”苏若听着苍老悲伤的嗓音,说不出责怪的话来,只是心变得更加疼了。

  “我去将他找来,这兔崽子,我非宰了他不可。”晏老爷爱子向来心切,如今是气极了。

  苏若拒绝,伤心欲绝的表情被她隐忍下去,最后只是从齿缝挤出三个字:“不必了。”

  即便套住他这个人也套不住他的心,她真的累了,好累好累,如今,她只想着放下。

  她再也不想强求他的感情,她太疼了,而晏南衡永远无法感觉孩子从她身体流逝的那种切肤之痛。

  就在这时,传来了老祖宗听闻失去重孙的噩耗晕倒的消息,晏老爷不得不赶往老祖宗那里。

  晏夫人还是没有听取苏若的话,遣人去通知晏南衡。

  晏南衡得到消息时,还在和宋之遥僵持着。

  ‘三少,少夫人流产了。’,像个炸弹,直接轰击了面色本就暗沉的晏南衡。

  晏南衡抓住来通禀的下人,面色骇人,紧绷着声线问:“你再说一遍。”

  “三少,少夫人……她流产了!”下人悲恸地再次和晏南衡道。

  顿时间,晏南衡的脑海仿佛一下子炸开了,他想起了苏若问他的话:“你喜欢孩子么。”

  她是不是想告诉他,肚子里已经有了两个人的孩子?

  新婚夜的缠绵,他着实入了迷,仿佛着了她的魔障,只想一再深入,最后迸发。

  有了孩子,其实也合情合理,只是,他实在没想过,孩子会来得如此快。

  这样的话,同样传入了宋之遥的耳中,妒意在宋之遥的心底滋生,她一直以为自己会成为晏南衡的妻子,将来她可以有属于晏南衡的孩子。

  却不料这两样都被苏若占据了,不过,大快人心的是,苏若的孩子终究是没了。

  今日,一切都如此巧合,犹如老天爷都在帮助她挽留晏南衡的心,宋之遥想到这里,嘴角多了一抹笑意。

  但原本站在她面前的晏南衡却转身就要离开,宋之遥叫住他:“南衡,你别走。”

  挽留他的声音,并不是这一日内第一次听到,苏若的苦苦哀求,她那苍白的面容一直出现在他的眼帘。

  “若不是你演的这出戏,我不会来。”晏南衡冷声怒色对她,宋之遥被这样的晏南衡吓了一大跳。

  精明如他,又怎会看不出来,手腕受伤是她威胁他的把戏。

  这已经是晏南衡第二次毫不留情地拆穿她的戏码,上次,还是在晏家。

  宋之遥追上去,从后面抱住晏南衡:“别走好不好,你可以不娶我,我不要名分了,只要你的心在我身上,只要你还爱我。”

  她的自尊,在爱情上,显得如此卑微。

  仿佛,前些日子,他的话,还在耳边:“之遥,你还是名清白女子,找个好人嫁了吧,我已经成婚了,她是我的妻,我不能对不起她,如此下去,我们三人都会受伤。”

  纵使那日她紧紧抱住他,一直追问究竟为何他要弃她远去,他还是掰开了她的手。

  他只是淡淡回了她一句:“我以前喜欢你的单纯善良,在晏家那一刻,我看到了你的另一面。”

  她陷害苏若,所以显得太有心机是不是?

  晏南衡的性子,向来刚正不阿,不喜欢居心叵测的人,只是宋之遥实在没想到自己那一次的行为会让晏南衡另眼瞧她。

  她害怕失去他,实在不能没有他,所以才有了今日这场‘性命堪忧’的戏。

  预料之中,晏南衡来了,她如愿以偿的见到了他,可是此刻她抱着浑身僵直的晏南衡,感到万分陌生。

  她感觉不到他的情,却察觉到了他对苏若的担忧。

  他的大掌碰触到她的手背,将她紧紧箍在他腰肢的手决然扯开。

  晏南衡缓缓的转过身来,他面色紧绷,眼里没有了往日的神采,只剩下颓败,他哑声:“我的孩子……没了!”

  没有多余的字眼,意思却再明白不过,他要她放手,他要去苏若身边。

  “南衡,我知道你心里不舒服,但你也是担心我的对不对?不然你不会听闻我受伤赶来。”宋之遥想要一颗定心丸,只要他给一个肯定的答复,她会放手让他回家。

  毕竟,他回去了,还会来;可她最怕的事情是,他心里没有她,她怕他的心,早就不知不觉间给了苏若了。

  晏南衡看了她一眼:“抱歉,我来,只是不想你做傻事,用死威胁一个人,那不叫爱。”

  “那她用你父亲和她父亲的友谊威逼你娶她,就叫爱么?”宋之遥反问晏南衡。

  晏南衡脸上有着淡淡的忧伤,他低沉着嗓,道:“所以,我和她都收到了上天的惩罚。”

  宋之遥心中一怔,晏南衡将话说到这样的份上,她看不到任何的希望。

  她脸上露出了可怜巴巴的神情:“南衡,别离开我,我不怕惩罚,只要有你,什么惩罚我都不怕。”

  “抱歉!”他只留了两个字给她,晏南衡从不是优柔寡断的人。

  他爱得轰轰烈烈,分得也不拖拖拉拉,他总是晏家活得最明白的人,所以,当看到宋之遥不是表面那么好的时候,他知晓,自己爱错了人。

  至于苏若,爱她么?

  不,应当不爱!

  他讨厌这个从小在身后的‘跟屁虫’,可他,也是最对不起她的那个人。

  晏南衡赶回晏公馆,一进去,就被母亲掐了一把手臂,疼的他险些叫出声来。

  “天杀的哟!你怎的才回来,你都做了些什么,是要把我和你父亲还有你老祖母给气死么。”晏夫人第一次破口骂最疼爱的儿子,却也是气到极点没法子控制。

  晏南衡知晓母亲伤心,求孙心切的母亲,这会儿没拿刀剁了他依然是给他留了面子。

  他停滞不前,双脚像是灌了铅,往前走一步都是如此艰涩。

  晏夫人用手碰了碰他,道:“还不去瞧瞧你媳妇儿,她这会儿,指不定有多疼呢。”

  是啊,指不定有多疼!

  所以,他才不敢去见她。

  他天不怕地不怕,此时此刻却着实怕得很,怕面对她毫无血色的脸,怕面对只是一滩血的孩子,更怕她绝望地叫他南衡……

  晏南衡来到房前,雕花门上还整齐地贴着大喜字,他和她并未成婚多久,就失去了他们的第一个孩子。

  他的心,像是被人揪了一把,却怎么也没有松开的那一刻。

  晏南衡鼓起勇气敲了敲门,开门的人是房内的丫鬟,见是他,轻声道了一句:“三少,你可回来了。”

爱已成过往

她费尽心思嫁给晏南衡,无爱的婚姻却教会她就算得到丈夫的身,也抓不住丈夫的心 “苏若,爱你这件事,我觉得恶心。”他如此嫌恶她,恨不得将她拨皮拆骨。当爱已成往事,他却发现,这一生,遇见她也是一种美好。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