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乡村 > 惑国毒后 > 正文

惑国毒后全文结局免费阅读第17章七弦琴现

发布时间:2020/10/18 7:32:15热度:

《惑国毒后》是剧情极佳的乡村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关于汐方桥的来历可是有一个很有趣的故事。...

惑国毒后

关于汐方桥的来历可是有一个很有趣的故事。

传闻在很久很久以前,西凉国有一位书生,一日在桥上游玩,邂逅了一位叫做“汐方”的女子,书生只觉得自己心跳加速,这辈子就认定了这个女子。

书生抓住了机会向叫做“汐方”的女子约定;“今晚辰时,不见不散。”那女子点了点头便离去了。

是夜,书生早早的就到了桥头,他左顾右盼之间依然没有看到自己想要等候的那位女子的到来。

他轻轻的呢喃着;“汐方……”

却不想没有等到意中人,偏偏的等来了洪水。桥头的人对他说道;“书生,这洪水再大一点儿这桥就垮了,你站在桥上很危险啊!”

书生却是摇了摇头;“我和她约定好不见不散,不管这洪水有多大,等不到她,我绝不回去。”

桥上的人摇摇头,一个接着一个叹息着离开了。

洪水越来越大了,天色也越来越暗了,书生依旧一个人站在桥头等待着,他不停的呢喃着心爱的姑娘的名字;“汐方……”那仿佛是他生命中最美好的乐曲。

没有人知道书生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在那里等候的,也没有人知道书生是在何时离开的,只知道第二日洪水已经停了,而桥头再也没有那个儒雅的书生,但书生又好似无处不在一样,整个桥上回荡着“汐方……”的声音。

至于那个叫做“汐方”的女子却是一直没有过踪影,有人说那是书生心里的一道魔障,也有人说那汐方是山间专门来吸食人阳气的鬼魅……

“这么夸张的故事你也信?”宋珂瑶的声音猛然的提高了八度,看着慕容枫,却没有想到那厮一脸的认真,看了宋珂瑶一眼,随即点了点头,一脸失落;“或许那叫做汐方的女子不是不赴约,而是已经死了……”

宋珂瑶抓着食盒的手猛然一抖,想起了这慕容枫心爱的云姐姐应该也是已经死去了,随即摇了摇头,呢喃道;“没得救了……”

今日可是丞相特批的出门之日,虽是打着带着世子游玩的幌子,宋珂瑶却是另有打算。一来,自己已经被战王救了两次,今日正好打算去府上拜访一二;二来,自己需要去几家打铁铺里面取回其它的几样东西。

只是若是带着慕容枫,自己的事情便有些不好办了啊……

宋珂瑶心想,却只觉得眼前一晃,整个人已经被慕容枫带到了湖边,本就是初春的天气,湖边一片翠绿,柳树发新芽,摇着自己那脆弱的枝丫,草地上一片翠绿,就连空气中的微风都带上了几丝春天的气息。

有红红绿绿的花船此刻停在湖面上,不远处忽然响起了一阵子的琴声,宋珂瑶眉头一蹙,大白天的在江面上弹奏“凤求凰”会不会有点太让人遐想万分了?

不等宋珂瑶思索完毕,只觉得江面上锣鼓震天,桥上的人不停地往岸边涌动着……

这是发生什么了?还来得及未多想,却只听人群之中给了她很好的答案。

“快快快!每年一度的西凉国春日祭开始了!”

“对对对!听说花魁紫槐姑娘还要当众跳舞呢!若是在这春日祭当中赢了,无论男女不仅可以得到二百两的银子,还可以得到紫槐姑娘亲自监管的七弦琴呢!”

“七弦琴?那个就连天下第一乐师都弹不出声音的七弦琴?”

听到七弦琴,宋珂瑶脸色暮然一变,抓着食盒的双手忽然泛起清白,若非慕容枫此刻看向了远处的花船,一定会发现此时宋珂瑶脸上那滔天的恨意!

这七弦琴在前世的时候,是宋珂瑶的故友送给她的礼物,只是没有想到在自己被百里容囚禁的时候,那七弦琴被宋慧瑶抢去,因为弹不响这个七弦琴,竟是生生的将这样一把好琴在她的面前烧的干干净净!

宋珂瑶的银牙紧紧地咬着,指甲深深地陷进了肉里,她死前的誓言在她的耳边不停的回荡着:“若有来生,我宋珂瑶宁愿天下所有人,也绝不心软!让这东篱国的万里疆土尸骨如山,让这富有之地成为百里容和宋慧瑶这对贱人的坟场!”

慕容枫一转过头便看见宋珂瑶这幅样子,他极为担心的在宋珂瑶的肩头摇了摇;“怎么了?”

宋珂瑶反应了好一会儿才晃过了神,是了,这里是西凉国,并非东篱国,她现在离那对贱人还有太远太远……只是七弦琴在前世应该已经被烧成飞灰了才是,怎么会忽然出现在西凉国?

宋珂瑶摇了摇头,只觉得此事和东篱国脱离不开联系。

自己如今到西凉国的宋珂瑶身上已经三天了,早知道如今的东篱国百里容当政,宋慧瑶为后,小太子刚刚满月,这些都不是秘密。

自己若是想要报仇,除非去东篱国,而已现在自己的能力,能够在西凉国生存下去都是问题,更何况,向那两个贱人讨命呢?宋珂瑶冷笑着,却觉得自己的肩头被摇晃的更加厉害了。

“我说你这女人莫非是着魔了?”

抬眼便对上了慕容枫关心的眼神,宋珂瑶微微一笑;“没事儿,只是太阳有点晒,我有点晕乎。”

慕容枫闻言看了看天上的太阳,春日的太阳,能有多晒?却也没有拆穿宋珂瑶。

此刻却俨然心情极好的样子,指着不远处的花船对着宋珂瑶说道;“看见那边那个紫色的花船没有?那个里面应该坐的是花魁。咱们一会儿直接去花魁那里看热闹!”

宋珂瑶顺着慕容枫的手指看过去,只见一艘紫色的花船正停在湖水中央,被其它的花船簇拥着,花船上的人影看不真切,只是那身姿看起来窈窕动人。

一瞬间只觉得香风遮面而来,宋珂瑶唇角勾起一丝的笑意,随即只见慕容枫转过身;“宋珂瑶,本公子带你去见识见识什么叫做女人!”

宋珂瑶瞪了慕容枫一眼,却见自己已经被慕容枫环上了腰,不过片刻便已经到了花船之上。那老bao看慕容枫好似有些面生,但是那衣着可颇显贵气,更何况方才是驾着轻功而来,是以一时间倒是客客气气。

转过头看了一眼宋珂瑶,那眼里的鄙夷却是重了很多,好似是在说,你一个小女子来此地是作何?却被宋珂瑶狠狠的一个眼神瞪了回去。

“哟,这位爷,您请,您请……”

慕容枫看着老bao,却是坏心的问道;“此次春日祭可是由妈妈承办的?”

那老bao一愣;“是由我们锦绣院承办的没错,不知公子这话是何意?”

“本公子要报名参加!”

话落,但见妈妈脸上忽然堆起来一堆笑容;“春花,秋月,给这位公子报名!”

宋珂瑶目光微闪,却是对着老bao说道;“再加一个我!”

那老bao一时间犯了难,却见宋珂瑶拿出一锭金子放在了她的手里,老bao脸上盛开菊花般的笑容;“春花,秋月,为这位小姐也报名!”

那叫做春花和秋月的两位女子一愣,女子报名参加春日祭,可是为数不多的啊,随即却对上了宋珂瑶有几分凶神恶煞的眼神,乖乖的回过头,为宋珂瑶和慕容枫报了名。

而慕容枫看向宋珂瑶的眼神忽然变得怪异了起来,她不是一个不受宠,就连字也不认识的废物么?居然敢来参加春日祭?莫非,她以前都是装的?还是说到底,传言不可信?

慕容枫的唇角绽放出一丝试探的笑容,正好让他看看这传说中的废物二小姐是不是传说中的那般无能呢?至少,一个赶向刘存寿讨利息的女子,这般勇气也不是常人所为!

这春日祭虽是民间自发组织的,却是声势浩大,每年都有无数的才子佳人参加春日祭。

春日祭分为三个赛程,第一赛程分为诗词,书画,以及乐器三场,每场只留下前十名;第二赛程则是进行连环赛制,每个赛场自发挑战,最后仅仅留下一个人,便是此次春日祭的分试状元;而第三赛程则是打乱规则,抽签制度,这三个人进行一场争夺战,最后进行状元,探花,榜眼的排名。

在锣鼓震天的声音之中,这次的春日祭正式拉开了帷幕,无数的花船绕着湖面航行,花船上无数的舞女鱼贯而来,在丝竹声中翩翩起舞,身姿动人。

“你报的哪场?”慕容枫问道。

“诗歌。”宋珂瑶淡淡回答。

“你不是不识字的么?”

“我会讲话。”

“……”

宋珂瑶报了诗歌,而慕容枫则是报了书画,二人在此分别之后分别去了各自的赛场。

这不同的赛场在不同的花船之上,宋珂瑶一到这比试诗歌的花船之上,环顾一周,除了自己之外,仅仅一个女子。这女子穿着一身粉色的长衫,唇角含笑,一身的华贵气质昭然若揭。

宋珂瑶冷笑一声,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竟然是上次将自己挡在饭堂门口的那个粉衣女子!

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来!既然送上门来了,哪有不好好虐虐的道理?

惑国毒后

她是皇室庶女,苦熬八年为帝,却被枕边人夺了江山!再次睁眼,却是一个爹不疼娘不爱,渣男渣女齐陷害的废物小姐!让她代嫁?嫁给瘸了腿的病娇王爷?给她下药?让她婚前失洁?夺她嫁妆?让她分文不得?冷笑一声,你让我嫁给病娇王爷,我设计让你嫁给无能员外!你想我婚前失洁,我给你找城北一窝乞丐!你想我分文不得,我让你穷的连亵衣也穿不起!说我嚣张?说我腹黑?说我阴狠?呵呵,对于渣女白莲花,姐从来都是宁杀错不放过!一招战胜白莲花,两招斗过绿茶婊,三招炮轰天下渣!宋珂瑶语录;人的一生,不是在虐渣,就是在虐渣的路上!姐就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