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古言 > 芙蓉帐暖:王爷请留步 > 正文

芙蓉帐暖:王爷请留步无弹窗_芙蓉帐暖:王爷请留步最新章节

发布时间:2020/10/18 13:12:18热度:

《芙蓉帐暖:王爷请留步》是一本古言类型的小说。小说主要讲述:“谢谢。”何今夕微微地洋溢起自己的嘴唇,走了出去。...

芙蓉帐暖:王爷请留步

第14章

何今夕也发现了自己不经意做出的动作,连忙收起了自己的手。

“皇上,给我三天的时间,如果我不能够找到证据来证明我自己的清白,我愿意承担所有的后果。”

皇上点了点头,何今夕走了出去。

抬起自己的头,望着蔚蓝的天空,微微的红着自己的眼睛。

“你哭了?”宁羽墨看着微微红的眼眶,不自觉的皱着自己的眉头,想要伸出手拭去眼角的泪痕。

何今夕朝后退了一步,不冷不热地说道,“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以本小侯爷的身份,想要进一个皇宫,能够难倒我吗?”宁羽墨打趣地说道,却没有如愿以偿地看到何今夕脸上的笑容。

宁羽墨原本是在自家的院子里面埋头苦读,但是听到了何今夕杀人,就什么都放下了,马上就来到了宫中。

何今夕没有说话,只是一个人走在前面,看着这深幽的宫殿,原本以为会在这里跟着自己最喜欢的人,白头偕老,可是一切都像是梦一样,终究有一天,会有梦醒来的时候。

尸体还没有被抬走,何今夕在走进去看见瑛嫔惊恐地睁大自己眼睛的时候,就立马后悔了,这究竟是多大的仇恨,才能够让一个人死不瞑目。

与其说是讨厌瑛嫔,还不如说是讨厌自己吧。

只是可怜了这样一位女子。

何今夕朝着瑛嫔的院落走去,而宁羽墨则是一路跟在后面。

“你出去吧,阴气太重了。”当宁羽墨看到瑛嫔的死相,连自己这个大男人都快吐了,更何况是一个什么都没有见过的郡主。

何今夕没有说话,只是跪在了地上,用自己的肉眼慢慢的打量着瑛嫔,除了死相恐怖了一点之外,没有让人看出是因为什么而死的。

从头到脚的检查了一次,却连什么重要的信息都没有发现,只好站了起来,咬着自己的嘴唇,难道自己这一次又得因为容素心而在一次死掉?

好一个瑛嫔巧死,偏偏就在自己入宫没几天的时候死在了自己隔壁,还真是满身是嘴都说不清楚。

宁羽墨也蹲在地上,仔细的看着瑛嫔的尸首,却突然看见瑛嫔断裂的指甲里面好像有一点东西,就直接用手拿起瑛嫔的手,“这里面好像是一些羽毛的东西。”

“彩色的,是动物的羽毛。”何今夕看着指甲里面的东西,又转过头,看着宁羽墨。

自己本来就对这个皇宫里面的人和事没有一点点地了解,“你知道这个皇宫里面有谁饲养这种动物的?”

“月美人。”

何今夕惊诧的转过自己的头,嘴角洋溢起似笑非笑的笑容,想要害自己的人不应该是容素心吗?这个月美人又是谁?

“容素心没有养动物吗?”

“容妃有一点点的洁癖,别说饲养动物了,就是动物碰了一下,都会浑身不自在的。”

虽然搞不清看起来应该没有任何交集的两个的人会有像现在这个样子的仇恨,但是还是说出了自己知道的。

难道真的是自己想错了。“这个月美人你了解多少?”

“这是皇上的妃子,我为什么要去了解?”宁羽墨无奈地笑了笑,“现在该要证明的也已经证明了,要证据也已经找到了,去跟皇上说吧。”

“谢谢。”何今夕微微地洋溢起自己的嘴唇,走了出去。

天回北斗挂西楼,金屋无人萤火流。月光欲到长门殿,别作深宫一段愁。

“皇上,证据我已经有了,还请皇上还一个清白。”

“哼,你说的证据就是证据,皇上,这件事清你只交给了她一个人去查,是非黑白,完全就是他一个人说了算。”容素心好不容易才逮着了一个机会,岂能是说放弃就能够放弃的。

“那不知道容妃娘娘能不能够相信我?”宁羽墨走了进来,跪在了何今夕的身旁,“不知道小侯爷这个身份,能不能够保证没有颠倒黑白。”

“小侯爷,你说说,你们找到了什么证据?”

云子良坐在了龙椅上面,闭着自己的眼睛,把玩着手上的佛珠,微微的上翘着自己的嘴巴。

“瑛嫔如果刚是从肉眼上面来看,根本就不知道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去世的,但是如果你仔细地寻找,你会发现之家里面有彩色的羽毛。”

云子良将佛珠扔在了地上,所有人立马跪在了地上。

容素心咬着自己的嘴唇,这个郡主还真是好运气,每次都能够逢凶化吉。

“来人,把月美人给我带过来。”云子良将桌子上面的奏折全部都扔在了地上。

还真是他好嫔妃,现在居然给他闹出了这样的一场好戏。

“月美人,请跟我们走吧。”公公看着面前的病美人。

月美人站在院子里面,看着站在自己手上面的七彩鹦鹉,淡淡的笑了笑,眼泪滑过脸颊滴落在地上。

两弯似蹙非蹙罥烟眉,一双似泣非泣含露目,病如西子胜三分。

聪明清秀,绝丽无双,气质脱俗,淡雅若仙,妩媚风流。

任谁看了这样一个病美人,心中都会产生怜悯之心,任谁都不会想到,这样一个柔柔弱弱的女孩子会是杀人凶手。

“公公,请稍等片刻。”月美人微微一笑,走进了自己的屋内,看着青铜镜里面的自己,梳理长发,没想到好不容易见到皇上这一面,是在这一种情况下面。

她却不敢太久,毕竟,是皇帝召见。

“月美人给皇上请安。”此声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

云子良走到了月美人的面前,见她娇柔温婉,却不像那下了狠手之人。

容素心紧紧的握着自己的拳头,一个郡主还不够,现在居然还出现了一个月美人!

“皇上,凶手都已经找到了,你还在犹豫一些什么。”

“朕问你,为什么要杀害瑛嫔?”云子良被容素心抢了话,脸色沉了沉,冷声问着。

“没有任何的原因,这个罪名,我无话可说,只是想要问皇上一个问题。”

月美人红着眼睛,抬起苍白的脸颊,淡淡的一笑,看着云子良的眼睛,倔强地说道。

云子良呆站在原地,微微皱了皱眉。

芙蓉帐暖:王爷请留步

“将这通敌叛国的贼人绑起来……”皇城六月,芙蓉花旁,满心欢喜跪候册封皇后的她耳旁突然响起的声音冰冷刺骨。“何家上交鬼兵地图之日,便是夕儿荣宠六宫之时……”往日的甜言蜜语好像还在耳边,现实的残酷却将她打入地狱。新帝陷害,满门抄斩,而她更是挖眼毁容而死,曾经的一切到最后不过是一场逢场作戏的笑话罢了。她发誓,若有来生,定要把你们拆皮扒骨,以报我何家血仇!将门之女,坚韧聪慧,满心欢喜献上鬼兵地图,却是识人不清。御赐郡主,痴傻半生,无父无母寄养安西侯府,终是沉淹池塘。地狱而归,她成为了她,拳头紧握,从此痴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