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悬疑 > 阎王家养的小鬼 > 正文

阎王家养的小鬼第15章重蹈覆辙

发布时间:2020/10/18 1:26:27热度:

《阎王家养的小鬼》小说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悬疑风格的小说。小说主要讲述:最近她时常感觉到身边有人似在看她,但回头后却没有什么异样,想到这,她心一凉,不是会依依真的没有离开这个不属于她的尘世?...

阎王家养的小鬼

“儿子,你听听,听听看你这一家老小都说些什么?说明白点儿,就是想赶我出家门,好,既然这样,我走就是,家门不幸呀,家门不幸。”

徐老太看着现在这个状况,知道了王秀心里的想法,也不和王秀说什么,为了让徐家的香火得到传承,自己必须留在这里。徐老太心里想着。

“妈,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想着你在这里住不惯,没照顾好你,到时候落人口舌了。”

王秀赶忙的把这些话说了出来,虽然心里对徐老太很敏感,但是知道自己依旧是徐海的媳妇。

“哼,谁知道你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儿子,你来说句话吧,免得到时候说我这个老太婆欺负人。”

徐老太见王秀把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也不好继续说什么了,直接让徐海说话。在几人争论不下的时候,一直躲在王秀身后的诺诺突然大哭起来。

“不要,不要,诺诺不喜欢坏奶奶,她是个坏人,经常拿针扎诺诺,诺诺每天都好疼。”

三人听到这话,王秀脸上露出了担心的表情,一把抱住诺诺,眼泪忍不住的流了下来。而徐海也是一脸阴沉的看着诺诺,接着把目光转向徐老太。

“妈,这是怎么回事?”

徐老太大惊,没想到在这个重要的时候,竟然被一个小孩子坑了,当下脸色阴沉。

“儿子,你不能听她们一面之词,我平时对诺诺怎么样,你又不是不知道,肯定是你那个败家媳妇这样给孩子说的,不然的话,这么小的孩子,能说这样的话吗?”

徐老太惊慌失措的解释着,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王秀身上。徐海心里闪过一丝怀疑,但是仅仅一瞬间,就消散了,脸色也变得好了些。

“行了,都别闹了,都是一家人,既然妈好不容易来一趟这里,我们也确实不应该这样做,媳妇,你也别继续疑神疑鬼了。”

王秀见徐海这样说了,心里有再多的话也不敢继续说下去,抱着诺诺就离开。

“妈妈,诺诺好痛。”

诺诺被王秀抱着,感觉到自己的疼痛,什么也不说,只让眼泪这样流着。这一切,都怪自己太无能了。如果自己有本事,也不会有这样的事情了,想到自己死去的大女儿依依,王秀对徐老太更加的怨恨。

“诺诺乖,痛的话,妈妈带你去医院,我们去看医生。”

突然,王秀想着要带诺诺去医院做个检查,徐老太都已经来了这里有好几天了,虽然自己十分的小心,但是也不能排除掉徐老太暗中做了手脚。

“对,诺诺,妈妈现在就带你去医院。”

想到了这一点儿,王秀一刻也不耽搁,抱着诺诺,抓起自己的包就要出门。

“你急匆匆的这是要去哪里?”

刚走到门口,就被徐老太开口阻止了去路。王秀看了一眼徐老太,什么话都没说,直接离开。

“看看,看看,现在都是这个态度了,以后我在这个家里,还有什么地位?真是不知道你取了个什么回来。”

徐老太满腔的怨气,直接对着同样疑惑的徐海喷去。

“或许她真的是有事,才这样的吧,你也别太介意。”

正华医院。

王秀握着诺诺莲藕般白嫩的手,望着上面斑斑点点被扎出的黑色针孔,脸色如同死灰一般,这可是她亲生女儿,看着她受到这么大的委屈,心里岂能不气?

“妈妈……”诺诺缓缓抽回被抓着的手臂,小声说道:“妈妈,求求你让奶奶离开我们家好不好,奶奶不喜欢诺诺,奶奶总打我。”

正所谓童言无忌,诺诺一向乖巧听话,哪里懂得用这种谎话来欺骗她?

诊治诺诺的女医生冰着一张脸,自言自语中又意有所指,“现在的老人重男轻女的现象真的是太严重,也难怪这女孩会受到这么大的委屈,原来这当妈的也是个糊涂虫!”

王秀自惭形秽,是啊,她不是糊涂虫,谁是呢。

女儿身上的伤已经不是一天两天,她早就应该意识到徐老太这次进城多半是别有用心。心里忽然窜出来一个可怕的念头,莫不是沉舟的话当真?

最近她时常感觉到身边有人似在看她,但回头后却没有什么异样,想到这,她心一凉,不是会依依真的没有离开这个不属于她的尘世?

没有依据却能解释清楚的事情有很多,而有时候灵异的事情更是如此呢!

离开医院后,王秀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带着诺诺来到解忧居……

解铃还须系铃人,沉舟当初说出依依的存在,那她其他的话就有所依据,或许正如她们所说,依依的死,真的与徐老太有关系呢!

解忧居中。

沉舟正摇着蒲扇坐在摇椅上好不自在,却听门外风铃响起,连忙起身。想到慕玖从不会带起声音,这才放下那颗悬着的心。

阎王爷大人喜怒无常,她可不敢去触那位大神的霉头。

“是你,这位就是依依的妹妹吧。”沉舟走出房门迎客,见王秀带着一个与依依有着几分相似的孩子赶过来,自然就猜出孩子身份。

王秀自顾的看了看四周,她唯唯诺诺的问道:“依依也在么。”

沉舟环顾四周,在角落里看到满身水滞,头发有些凌乱的小女孩,但却没有说话。

依依完全能够用些手段让王秀知道她的存在,之所以没有那么做的原因,应该是不想让自己家人看到她那副凄惨模样吧。

“我想你现在应该是相信我的话了吧。”沉舟眯着眼睛,收起一贯古灵精怪的模样。

王秀幽幽的叹了口气,抱着诺诺的手不由自主的加重一分,眼中也满是焦虑,“你们可能说的是对的,依依的死或许与我妈有关系,最重要的是……”

说着说着,王秀的脸上已经挂满泪花。

她的目光时不时的瞟过怀中孩子,那副凄惨模样,着实令人心疼。

角落里,默默听着两人对话的依依,死死的抱着肩膀,蜷缩在角落里,似乎与她的母亲感同身受一般。

“最重要的是什么。”

“我妈她已经对诺诺下毒手,你看看诺诺这胳膊,我,我,我……”王秀拉起诺诺袖口,满布针眼的手臂惊得沉舟触目惊心!

天下还真有这样歹毒的老人啊!

这也是她的后人,身上多少留着相同的血,竟然下得去手!

沉舟气不打一处来,秀拳紧紧握着,这些事情若是同龄人所为,她绝对会用最有效的方法让对方绳之于法。但,棘手的是,做出这种事情的人是一个古稀老人啊!

“你有没有按照我的方法,在诺诺的房间中装摄像头。”沉舟眯着眼睛,就像一只皎洁的小狐狸。

说到这,王秀缓缓低下头,“还没有。”

当初她的确是有这个想法,但安装摄像头会惊动徐老太,到时候如何解释呢?

她与徐海夫妻关系很好,而且徐海也是值得依靠的男人。多年来的奋斗,两人拥有正常人所拥有的一切,这些都是美好记忆。她不想就这样听从一句不可信的话,贸然质疑徐老太。

但,事已至此,她这次绝对不能继续让步。

沉舟看出她的内心挣扎,用一种轻柔的声音再旁提醒道:“你已经失去依依,难不成还想要失去诺诺?安装摄像头,搞清楚事情来龙去脉后,才能想解决办法。”

最终,王秀被沉舟说动,回到家中后,很快装起摄像头。她买的是针孔摄像头,藏在花盆之中,很难被发现。

避免徐老太起疑心,她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抱着诺诺回家。

见到徐老太,诺诺习惯性的退后两步,眼里是慢慢的恐惧。

王秀抚摸着诺诺的头,如同慈母般安慰道:“奶奶对诺诺很好,诺诺乖,先回房间去。”

诺诺有些不情愿,死死抓着王秀的手不放,但王秀想到舍不得孩子,套不得狼,最终咬了咬牙,直接把诺诺推回房间,听着诺诺的哭声,她的心如同被刀割一般。

“秀啊,小孩子就是这样,你知道俺俩为啥闹这么僵不。”徐老太长叹口气,诉苦道:“还不是我带诺诺出去玩,她相中一套芭比娃娃,你说我这出来根本没什么钱,哪里有钱买那个东西哩,不得已才掐了孩子两下,这才弄得……哎!”

她一边说着,一边不断的擦拭着眼角的老泪。

看着徐老太憔悴模样,王秀心一紧,顿时把依依的事情抛到九霄云外。

王秀善良,自然看不得徐老太哭,劝道:“妈,是我们管教无方,还得您也跟着难做,这样吧,我会把娃娃买回来,到时候你给诺诺送过去,也好解开诺诺的心结。”

一家人和睦,总好过去翻起多年前的破烂事好。

纵然得知真相又能怎么样呢,徐老太是徐海的母亲。年幼丧父的她早就已经把母亲看作是唯一,事情闹到最后,徐海才是最难做的人。

心里给依依道过谦后,王秀决定把这件事情翻过去。

阎王家养的小鬼

前世,她只是一个小鬼,爱慕阎王,无奈最终坠入魔道;这一世,她被阎王救回来,却堕入阎王编织的情网。一间解忧居,万世情难破!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