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爱一场,梦一场 > 正文

爱一场,梦一场第17章熟悉的陌生人

发布时间:2020/9/24 13:47:52热度:

《爱一场,梦一场》是一本剧情极佳的现言类型的小说,小说全文讲述:但毕竟是混这种风月场所的,他很快就收拾好自己的表情,笑吟吟地冲尹珏予伸出手:“你好,我是这儿的经理叫我小白就行。”...

爱一场,梦一场

尹珏予一路狂奔没有休息,到了广播台门前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门打开后看到了那张熟悉的脸,早上才刚刚说过再见,嘴角依旧噙着一丝嘲讽地笑意,淡淡地看着自己。

尹珏予深呼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可是一抬腿却发现两脚发软,该死,都怪刚才跑的太猛了。

“原来这位就是尹珏予同学啊。”校长一脸虚情假意地微笑,热情地迎到门口。

尹珏予艰难地把视线从某人身上移开,冲校长笑了笑,这位传说中只有毕业典礼才能见得一面的校长,没想到自己有幸能在一周之内见到两次。

“走吧。”见人已经来了,莫楠梓便站起身往门外走。

校长连忙颠颠儿地跟在他身后,笑脸相迎,恨不能直接跪下来高呼万岁:“那投资这事儿……”

“我会派人再跟校长联系的。”莫楠梓也是个聪明人,没把话说得太绝对。

校长的眼睛都要被眼前这尊摇钱树给晃瞎了,乐得连连点头:“好好好,莫总您先忙。”

莫楠梓身形颀长,尤其是一双大长腿简直逆天,走起路来呼呼带风,平常尹珏予得一路小跑着才能追上他。

走到一半儿,莫楠梓回过头,身后是空的,尹珏予正磨磨唧唧地在原地磨蹭,步子迈得跟裹脚老太太似的,一步挪一个坑。

莫楠梓不催她,更不可能停下来等她,只是回头淡漠地看了她一眼后,拿她当空气一样,继续回头大步走自己的路。

尹珏予小碎步跟在后头,心情很复杂,她不明白自己刚才在广播里听到莫楠梓声音的一刻,为什么心脏会突然狂跳。

她隐隐期待着发生点儿什么,却又害怕发生什么。

陆潇潇紧赶慢赶总算追上了尹珏予,累得大喘气还不忘骂她:“死丫头跑那么快,累死我了!”

看到尹珏予前面隔了两米不到的距离站着一个陌生男人,陆潇潇警惕地闭上了嘴巴,上下打量了一番莫楠梓,问尹珏予道:“小予,这人是谁?”

“这是……”尹珏予脑子当机,一时回答不上来。

莫楠梓一把搂住尹珏予的肩膀,把人往怀里一带,尹珏予便半个人都倚在了莫楠梓怀里。

“我们俩什么关系,你看不出来吗?”莫楠梓唇角上扬,语气轻佻道。

陆潇潇皱了皱眉,潜意识里觉得莫楠梓不像什么好人,不懂尹珏予平时都乖乖的,是怎么跟这种人牵扯上关系的。

“小予,这是你新谈的男朋友?”

尹珏予正要张口辩解,只听莫楠梓刺耳地冷笑了一声:“男朋友?就凭她?”

陆潇潇听糊涂了,既然不是男朋友,为什么还这么亲密?

“我包养她了。”莫楠梓语气无所谓地说,“我现在是她的金主,这么说你明白了吗?”

陆潇潇震惊得睁大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尹珏予,又看看莫楠梓,她承认眼前这个男人长得很好看,也很迷惑人,可这也不应该成为小予堕落的理由啊!她认识的尹珏予,绝对不是这种人!

“潇潇,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解释。”尹珏予结结巴巴地辩解,她越是着急就越是容易语无伦次。

一旁的莫楠梓似笑非笑地看着试图解释洗白自己的尹珏予,看着她手足无措的慌乱模样,心中竟升起一股变态的快感。

原来她也有着急生气的时候。

“睡都睡过了,你还解释什么。”莫楠梓挑了挑眉梢,说道。

她本来就不擅长说谎,那天晚上发生的又的确是事实,尹珏予彻底说不出话了。

陆潇潇震惊的无以复加,张大了嘴不知道该说什么,尹珏予觉得挺对不起自己的好友,这中间有太多误会三言两语是解释不清楚了。

“还愣着干什么,我有事赶时间。”莫楠梓催促道,说罢便不等尹珏予,径自大步继续朝前走,不远处停着一脸拉风的黑色跑车,一眼便知是他的车子。

寻常人哪里开得起这种车?

“潇潇,等我回头再跟你解释。”尹珏予有些心虚地避开陆潇潇的眼神,快步追上已经快走到车门前的莫楠梓。

陆潇潇和尹珏予是发小,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她太了解尹珏予的为人,当然不可能相信她是真的被人包养了。

只是如果不是那个男人说的那样,为什么小予还要听那个男人的话?如果他是小予男朋友的话,可他刚才轻蔑傲慢的态度又一点都不像男朋友应有的样子……

尹珏予追过去,本是打算先质问莫楠梓为什么要在自己朋友面前胡说八道,可回到车上之后的莫楠梓又变回了一尊没有生气儿的雕像,冷冰冰硬邦邦的,周身都萦绕着一股寒凉的气息,斧凿刀削般立体的轮廓也都因着这股子冷漠而变得棱角更加锋利。

嗓子眼的话滚了几个来回,最终都被尹珏予咽了回去。

算起来,她和莫楠梓认识的时间并不算长,可是她也却从未有过一次真正看清眼前这个人。

尹珏予也不问他要带自己去哪里,莫楠梓也一句话都不说,车厢内死一般的寂静,最后停在一家酒吧门口。

许是因为大白天的缘故,酒吧门口停的车子很少,大厅里也没多少人,莫楠梓刚一进去,原本空荡荡的大厅里呼呼啦啦出现了七八个娇滴滴的女人,个个都是浓妆艳抹,身上的香水味隔着几里地都能闻到。

这些女人的身份,不用问也知道是干什么的,尹珏予早上出门赶时间,连妆都没来得及化,这会儿站在一群莺莺燕燕里,跟一朵素净的白菊一样,不带一点颜色。

包厢里走出来一位留着长发和胡子的男人,皮肤水灵灵的比女人都好,水蛇腰扭得风情万种,让身为女人的尹珏予都自愧不如。

“哟,可算把您盼来了。”男人自然地把手搭到了莫楠梓的肩上,看得出俩人关系很不错。

“别废话,人呢。”莫楠梓脸上依旧没什么笑意。

男人白如玉笛的手指了指包厢:“几位爷都到了,就等您呢。”

莫楠梓的表情稍微缓和了点,嗯了一声:“多上点好酒,账记到这里。”

男人娇滴滴的笑了,刚才和莫楠梓说了这么会儿话,方才注意到他身后还跟着个人,看到尹珏予的第一反应,男人不出意外地愣住了。

但毕竟是混这种风月场所的,他很快就收拾好自己的表情,笑吟吟地冲尹珏予伸出手:“你好,我是这儿的经理叫我小白就行。”

尹珏予很有礼貌地握住了对方的手:“你好,我叫尹珏予。”

看着俩人握手,莫楠梓的眉毛不自在地皱了皱。

小白是什么人,尹珏予不常来这种地方可能不知道,能在这种地方当经理的人必须得是人精中的人精,心眼儿比蜂窝煤都多,所以他一看尹珏予的样子,就已经猜了个七七八八。

“既然莫总今天带了人来了,那我就不让人招待您了。”小白在前面带路,领着二人往包厢里走。

剩下那一堆莺莺燕燕的,见老板没发话,也不敢私自往莫楠梓身边靠。他身上拒人千里的气场太强大,眼睁睁看着莫楠梓和另一个从来没见过的女人进到包厢里,只有眼红嫉妒的份儿。

酒吧大厅里安静,包厢里却是另外一番景象。

推拉门打开的一瞬间,尹珏予差点被尖叫声掀翻。

“恭喜我们莫大爷脱离苦海!”带头的一个人站在真皮沙发上高呼,手里摇晃着一瓶香槟酒。

尹珏予还没来得及看清楚那个人长什么样,就听得嘭地一声,酒瓶塞被冲飞出去,淡粉色的香槟酒笔直地朝尹珏予射过来。

她躲闪不及,正中脑门儿,酒水顺着略有些发白的脸颊滴滴答答地掉落。

众人都有些傻眼了,大概是没想到尹珏予这么实诚,连躲开都不知道躲,莫楠梓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最后却一个字也没说,只是冷眼看着被香槟酒浇了一身狼狈不已的尹珏予。

“真是不好意思啊,我没看到阿莫身后还有人。”道歉的态度还算诚恳。

尹珏予扯起嘴角牵强地笑了笑:“没什么……”

“啪!”话音未落,又一块蛋糕猝不及防地飞过来,正中尹珏予的脸上。

“哈哈哈!”周围的人哄堂大笑,尹珏予一脸奶油,尴尬地站在原地。

拿蛋糕糊到尹珏予脸上的和用香槟喷她一身的是同一个人,他比其他人笑得更大声更放肆:“这个蛋糕本来是给阿莫准备的,反正你也弄脏了,干脆就替阿莫受了吧。”

此时的莫楠梓已经找到了地方坐下,他下巴习惯性的微微昂着,从下颚到脖颈牵扯出一条好看的曲线,淡漠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就好像看着一个陌生人。

那一刻,即使脸皮再厚,尹珏予也只想赶快逃离这个地方。

“不会吧,真的生气啦?”始作俑者不知死活地把头凑到尹珏予眼皮底子下。

尹珏予一脸的蛋糕奶油还有香槟酒,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这就是莫楠梓带他来的意义?为了让这么多人耻笑她?如果莫楠梓就是为了故意侮辱她的话,那他成功了,非常成功。

这时沉默了很久的左起终于看不下去了,找侍应生要来干净的湿巾递给了尹珏予:“这是顾城,也是我们的朋友,他这人就爱搞恶作剧,你甭跟他一般见识。”

那个叫顾城的男人嘿嘿地乐了:“是啊,我这人就是一混蛋,你可千万别哭啊,我最怕女人哭了。”

尹珏予想哭,倒不是因为顾城故意捉弄她,莫楠梓无动于衷的反应,比这些更让她难过一万倍。

莫楠梓从进屋开始就没说过一句话,脸色却越来越难看。

“那天只有我们见过面,这些都是阿莫的朋友,知道阿莫回来,大家好久没一起聚一聚了。”左起主动解释道。

尹珏予用湿巾简单的擦了擦身上的污渍,折腾了十来分钟,直到这会儿才有机会看清楚屋里的人。

江树就坐在莫楠梓旁边,正笑眯眯地冲她挥手。

爱一场,梦一场

她本是平凡的大学生,安于现状。遇到他后,因与他故人相似,自由与爱情全被剥夺。rn她像一只被圈养的小野兽,在他的翅膀下成长。rn她冲撞过,挣扎过,却一次次的被他抓住,放进最温暖的地方。rn他强势,霸道,冷漠,不近人情,但是对她,他无数次尝试如此,却无数次失败。rn终于,有情人意识到彼此的感情,准备相互靠近。rn却未曾想,他的故人归来了……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