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崂山道事 > 正文

完结文《崂山道事》免费全本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9/10/10 2:50:16热度:

《崂山道事》是剧情极佳的现言类型小说,全文讲述:这块狐狸皮毛色光滑,像一块金锭子样闪着金光。九斤看到后,立即一把抢走说回头做个皮暖耳肯定不错。...

崂山道事

于是趁着我也在这里,九斤让我帮忙把店里翻了个遍,却没发现那个倒霉的快递。难道是原店主交店前给退了回去?

两个人一直忙活到半夜,正要关店门睡觉,忽然一只手挡在店门前,那门便再也合不上了。

我看到那只手戴了个黑色手套,十分怪异,心里不禁想起白天通过铜镜反光看到的人,于是开门将他请进来。

那人还真是白天站街对面的怪人,他上身黑色冲锋衣,下身黑色布裤,穿着一双黑色布鞋,而且整张脸隐在冲锋衣的帽子里,看不出面貌。

我正要问他打算干嘛,这人却从怀里掏出一个盒子,冷冰冰的说道:“送快递。”

九斤二话不说便接了过去,先看是不是送给他爹的。我则试探那人的底细:“这么晚了送快递,按规定得留下身份证复印件的。”

那人没有说话,也没有脱下帽子,指着快递说:“三更以前必须送到。”

九斤在我耳后轻轻的说道:“不是送给我爹的。”

我笑了笑,哪里有晚上去送快递的?怕我们不挨打吗?于是便拒绝道:“不行。晚上人家都睡了,我送个毛。”

那人把头转向我,黑色的冲锋衣帽子里,我能感受到一阵紧似一阵的寒意和压迫感,先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噤,但仍是一副爱送不送的样子。

他似乎看出我的心思,从另一个兜里掏了几张红票子出来扔在桌上。

九斤一把抢了过去,堆着笑说:“给钱就是客户,不就是半夜三更送快递吗?我们送。”

那人冷哼一声,这才转身出店,消失在夜幕里。我看他走远了,不禁埋怨九斤:“你小子见钱不要命,半夜去送个鸟快递。小心把命送没了。看看快递是送到哪里的?”

“安马村阴平街胡同8号。”九斤念完后,脸上顿时泛起古怪的神情:“娘的,刚才没细看,阴平街他娘的就到6号胡老头家啊。”

“不会是写错了吧?”

九斤摇摇头说:“应该不会,他刚才可是给了800元呢,我接一单才10元钱。肯花大钱还能出这小岔子?”

我盯着那个鞋盒大小的快递盒子,心里顿时翻腾起来,后悔刚才没把那人留下再多问几句,但现在既然收了人家的钱,不去送未免有些不合适。

最后思索良久,我说送,说不定是有人在那里等着接头。九斤也同意,他刚才也仔细想了想,如果没记错,阴平街6号以后全是空地,一片空地又不是鬼屋,怕个毛。

九斤便骑着三轮车带着我,两个人趁着夜色往8号空地赶。那里果然是一处篮球场大小的空地,里面杂草丛生,哪里有人的影子?

九斤说运气好,白捡了800元钱。我俩刚要调头回去,可忽得一阵阴风刮过,风里竟夹着丝泌人的幽香,好像女人身上的香水味。

我咦了一声,心说有古怪,但大着胆子让九斤把车停好,一人抄一把车上装修用的铁锹,和他窝在草丛里观察周围的动静。

空地中的杂草堆很高,够我俩轻易藏身无法被人发现。我们前方七八米的地方,有一片地方没有任何的杂草。

香气似乎是从哪里飘来的,我俩打算上前去看看端倪。没料想,这时月色变暗,死灰色的月光冷冷的照在地上,那干净的地面上,竟无端的冒出一股绿气。

那烟气径直飘起有一米多高,越飘越多,越飘越散,渐渐成了一团绿气。

月光下,那团绿气游移不定,尤其是死灰色的月光照上去,透着股阴森森的邪劲。

我吓得下巴都要掉了,旁边的九斤瞪着眼睛不敢相信,满头冷汗的悄声问我怎么回事,我他娘的哪里知道?

两个人爬在旁边的草丛里看了约有五六分钟,那团绿气始终未散,同时地上竟开始一捧一捧的往外豁土。

我咯噔咽口唾沫,心说管他娘的是什么,是神先拜,是鬼先收!于是悄声让九斤去另一侧蹲着,看我手势一起围攻。

九斤也是愣小子,虽然被吓得不轻,可按耐不住好奇心,依言悄悄溜到斜对面。

那团绿气似乎是在吸收月光的照射,更他娘让我惊讶的是,绿气在空中飘浮了快十分钟后,突然猛的沉到地上,将那个土堆包围起来。

更邪乎的是,从我这个角度看,绿烟似乎在慢慢的凝聚人形,淡淡的有张女人脸在烟中若隐若现!同时那土堆的土猛被扒出一大团,旋即没了动静。

我心说是时候了,立即握起铁锹向九斤做个手势,两个人几乎是同时起身冲向了那团绿烟!

“哪里跑!”我俩冲到绿烟前,我边喝声吓它边把铁锹往绿烟的正中心拍了上去。

“砰!”一声嗡响,我和九斤的铁锹在烟气里重重撞到一起,跟着那团绿烟便迅速散开。

而这时突然从土堆里窜出个黑影,约有四五尺长,通身毛色金黄,像道金色的闪电从我俩的锹头下跑到了远处。

“就是它,捉了剥皮卖!”我向九斤喊道。

九斤立即便挥着铁锹跟着拍了上去,那玩意一转身,撅屁股便跑,我这才看清他娘的这竟是一只长着六条尾巴的金色狐狸!

这么大个头的狐狸我还是第一次见,心里虽然害怕,但顾不了太多,眼看狐狸转身要跑,九斤又没追上去,心里又气又急,当即二话不说的把手里的铁锹朝它扔了过去。

狐狸动作极为灵敏,身子扭曲两下,便躲过了铁锹的攻击,再一晃眼,旋即不见。

草,我急忙追了上去,可哪里追得上?正气得跳脚,忽然看到我的铁锹下面好像压着东西,拽出来一看,竟是块巴掌大小的狐狸皮。

这块狐狸皮毛色光滑,像一块金锭子样闪着金光。九斤看到后,立即一把抢走说回头做个皮暖耳肯定不错。

我无心和他争夺,眼见狐狸跑了,只好回到那个土堆处查看里面的情况。这一看不要紧,当时我便冷汗直流!

土堆下面的土坑又被狐狸往下扒了几十公分,约有一个水桶大小的坑洞清晰可见。

透过这个坑洞,我竟看到下面有一片大红色的布料!

我赶紧把九斤喊过来,说发现宝贝了。那小子也是真愣,抡着铁锹便和我一起把坑洞又扩大了几分。

不多时埋在下面的东西便现在我俩面前,竟是一口黑皮棺材!

崂山道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崂山道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崂山道事

我出生那天,母亲死在了产床上;五岁时,大哥身亡;六岁时,二哥身亡;七岁时,三哥身亡。我的父亲是一位老实巴交的农民,种了半辈子地的他,似乎未卜先知,后悔生下了我,所以我的名字叫做陈四悔。印象中,父亲从来没有嫌弃过我,但八岁生日,他却无端吊死在了我的床头。九岁生日的那天晚上,村民们像疯了似的,你打手电、我拿绳子,一股脑全都冲进了我的家中,喊着我是“棺材钉”,把熟睡中的我像捆猪似的捆好,扔在车上,不远千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