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青春 > 绝望教室 > 正文

绝望教室大结局在线试读第19章停尸房内

发布时间:2020/9/17 19:36:22热度:

《绝望教室》是一本青春风格的小说。精彩章节阅读:我立时心里明白过来,这停尸房已经废弃良久,怎么可能还需要守门人。只有一种可能,这老伯,不是人。他是鬼。...

绝望教室

我这才放下心来,抬眼环顾四周。这一看,却让我大惊失色。

西郊别墅的这片槐树林少说也有上百颗槐树,现在在这些槐树旁边均有一个两人深的土坑。可我分明记得,刚过来的时候,看见这些槐树下土地平整。这些土坑都是谁,在什么时候挖的?

我一脸疑惑地望向郝云中:“这些坑,难道都是我们挖的?”

不会吧,我明明记得,我们就只挖了一个坑呀。

“不是你们还会有谁。”郝云中没好气的说:“但这也怨不得你们,就连我也被她蒙蔽,原本以为赵文斌叫你们去挖坟,是想要找什么东西,或是想要催毁什么东西,却没想到,他是在找帮手。”

“你看着几百颗槐树,每棵树下都有一个怨灵,他让你们挖的那第七棵树,应该是这些怨灵中的主事者。”郝云中说着叹了口气,看起来十分颓败的样子。

“那现在,那些怨灵呢?”我问,应该都被他收服了吧。

“都跑了,现在,那个赵文斌,少说也有一支怨灵部队。”他居然还有心情开玩笑:“要不是我,现在你们三人,也要成为他军队里的一员。”

我突然间明白过来,也就是说,他之前我所看见的那场打斗,他勉强获胜,也只是保住我们三人的性命。但这也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至少我们三人,此时还活着。

“不过,也有个好消息。”郝云中说着将手中的一个小小的玻璃瓶子递给我:“这是李纪阳被夺去的那一魂,被我从那女鬼那里给夺回来。”

这的确是个好消息,至少,李纪阳这回有救了。

“郭成,此地不宜久留,你先叫醒他们两人,我们快快离开这里。我刚才一番打斗,现在不能运用任何术法。”郝云中话里的深意我算是听明白了,他现在不能再使用术法,若是那女鬼又杀了回来,我们就只能坐以待毙。

我不再多说些什么,立即叫醒杨梦瑶和贺子峰,和他们简单交代了一下目前的情况,我们四人便迅速离开了西郊别墅。郝云中也就此与我们告别,他说等李纪阳醒后便会送他回来。

可是郝云中和我们都忘记,贺子峰只是第一个,剩下还有李飞在今晚要接受去停尸房的任务。晚上八点,我看着找上门来的李飞,顿时大呼糟糕。

此时,贺子峰和杨梦瑶早已各回各家,而郝云中也一早离开,并且最不妙的是,我们并没有约好下次见面的时间,我尝试拨打郝云中的手机,得到的却是“您所拨打的用户不在服务区”的回答。

“郭成,你会是耍我的吧,”李飞此刻一脸怀疑的看着我:“我可知道你帮了贺子峰,那小子现在可是安安稳稳的在家睡大头觉呢,怎么,你救他不救我啊。”

李飞的脾气我是见识过的,如果不是想着我还能够帮他,他估计现在已经将我打成重伤住院了。算了!我单枪匹马随他走一趟好了,至少我还有郝云中给的符咒护体。我心里如是安慰着自己。

我们坐车到仁爱医院,已经是深夜,整个医院都静悄悄的。值得庆幸的是,走廊里的灯至少还亮着,不至于让人心生胆怯。

停尸房位于医院地下负二分之一楼的位置,其实按照现在的医院设置,有人死亡后会直接送去火葬场,放在火葬场的冷冻库里。但是仁爱医院由于设备陈旧,多年未曾更新过医院设施,这停尸房虽说现在已经废弃,但是却仍旧保持着原来的模样。

停尸房外面的走廊异常安静,走廊两侧的病房一片漆黑,整个楼层就像一座安静的坟墓班死寂。此时,我几乎能听见自己和李飞的呼吸声。

太安静了。

就在此时,我突然觉得有什么东西贴在我的脑后,冰凉刺骨。

“千万别回头,往前走。”我警告地对他说,若是此时回头,极有可能被这鬼勾了魂魄过去,这点小常识我还是有的。

我们两一路疾走,总算到了停尸间门口。

大门被一把大铜锁紧紧锁住,我心里暗呼万幸,总算交差可以回去。我们试着推推门,可就在此时,那扇原本被锁的紧紧的门,被我们一推,竟然推开了。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伯站在门内,我推门进去时,与他的脸靠的很近,差点就贴上去。

“啊”

“啊”

我忍不住叫出声来,一旁的李飞也被这一幕吓得失声尖叫起来。

“诶,你们两个小声点,到时候吵醒别人就要遭殃咯。”那老伯黑着脸吓唬我们道。

我和李飞立即伸手捂住嘴,借着楼道里的灯光,我细细打量这老伯,他满脸皱纹,看起来年纪很大。

“伯伯,您在这里做什么?”我问道。

“守门。”那老伯没好气的回答。

“这里不是没用了吗?怎么还需要守门?”李飞不解地问道。

那老头也不急着答话,只阴森森地看着我们笑,过了会儿他说:“谁说没用了,这里可是个好地方。”

我立时心里明白过来,这停尸房已经废弃良久,怎么可能还需要守门人。只有一种可能,这老伯,不是人。他是鬼。

于是,我对那老伯说道:“伯伯,那这么晚了,我们就不打扰您了。”

说完,我便和李飞转身准备冲出去。但是,等我们一转身,那老伯却又出现在我们面前。

“你们这么晚过来,不是有什么事嘛。”那老伯阴森森的开口问道。

“不了,不了,没什么事,我们就是路过,路过。”我背上已经被汗水湿透,现在我除了有一张郝云中给的符咒护体外,没有任何能够招架鬼的方法,李飞更是连自保都做不到。

“那你们走吧,走吧。”那老伯喃喃说道。

我和李飞像是得了赦免金牌似的,拔腿就开跑。可是,这明明不是我们来时的路,走廊似乎长了许多,似乎,根本就看不见尽头。我两之前的侥幸,现在全都变成恐慌。

“怎么办,郭成,怎么办,我不想死。”李飞顿时崩溃地大叫起来。

突然之间,走廊上的灯全都熄灭,只有远处一盏若隐若现的烛光微微亮着,我立在远地不敢动弹,而就在此刻,不远处传来细细碎碎的脚步声,听声音,像是来了许多人似的。

那脚步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突然,停在据我们两步远的地方,那些人不动了。四周仍是漆黑,远方的烛火并不能照亮此处的黑暗,我心里一惊,立即拉着李飞向那烛火处跑去。

我们跑了很久,终于看见了一扇门,而那烛火,就在那扇门里。我想也没想推门而入,却恨不得自己根本没有进来过。

那扇门的背后,不是病房,不是医院办公室,更不是我们刚刚逃离的停尸房。而是,我们班的教室!而此时,教室里零零散散坐着几个人,他们听见我们进来的声音,纷纷转过头来,我们看着那些同学,顿时瞪大眼睛。

是的,那些人都是我们的同学!我们的,死去的同学们。

谢明明,刘文佳,王敏敏,最后,是一脸邪笑的,赵文斌。此时,他们都站了起来,慢慢向我们靠近,他们没有用脚走路,而是在距离地面大概一厘米的地方,慢慢地飘过来。阴森森的说话声也不断传入我的耳中。

“留下来,陪我们吧。”

“既然来了,今天就别想在出去。”赵文斌此时阴狠地说道。同时,几道血痕也从他眼眶和唇边缓缓流下。

“啊……不要过来,不要过来”李飞跌坐在地上,惊慌失措的尖叫,我伸手想要将他扶起来,却一时腿软,竟然也被李飞拉得跌坐在地上。

我看着那些鬼魂慢慢靠近,平时熟悉的脸孔,而此刻他们却是来向我们索命。情急之下,竟然想起当时看见郝云中使用的血咒之法。我对着自己的手腕狠狠地咬下去,鲜血立马流出。

我从怀里拿出郝云中给我的护身符咒,将自己的鲜血涂抹在上面,将涂满鲜血的符咒对着那些向我们靠近的鬼魂们狠狠投掷过去。

一阵金光突然从符咒中迸发而出,“额”不知是谁闷哼一声,一直压抑的氛围顿时减轻不少。我感觉周围没有那么冷,反而温度在渐渐上升,恢复到正常水平。

我抬眼去看,只见我此刻身处仁爱医院的门外。而李飞,此时正将头埋在怀里,整个人蜷成一团,嘴里似乎还在念叨着什么,我仔细去听,他说的竟然是:“别杀我,别杀我。”

“噗呲。”我没忍住笑出声,推推李飞,说道:“我们安全了,走吧,回家。”

“啊?”李飞此时茫然地抬起头来,“什么?我们,我们还活着?”他明显是站不起来,还愣愣地跪在地上。

“没事了。”我答道。我想,应该是郝云中给的符咒起了作用,但是这符咒的威力能持续多久我还不得而知,金光我们两此刻仍是身心疲惫,但还是先走为妙。

“李飞,这里不宜久留,我们还是先走,你现在还能站起来吗?”我试探性地问道。

李飞此时总算是将我的话听进去,他机械地点点头,试着站起来,“哎呦,”他还没站稳,便顺势又摔在地上。

我见状立即上前,将他搀扶起来。就这样,我两一瘸一拐地朝着家的方向走去。但我的内心仍旧担心不已,我们此次算是躲过去了,下一次呢,还会这样幸运吗?

绝望教室

一次,已经死去很久的同学,将班级里的所有的人,全部拉进了一个诡异qq群,进行死亡投票,当我成功逃出绝望教室,一个个巨大阴谋接踵而至,我为了成功活下来,我出卖了我的灵魂.......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