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遇见,再也不见 > 正文

遇见,再也不见_遇见,再也不见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20/1/26 10:44:21热度:

《遇见,再也不见》是一本剧情极佳的现言类的小说,小说全文讲述:罗程锦把衣服和浴巾都放在了浴缸边上金属架上,伸手就能够到,拧开水龙头,试了下水温,“林诺,洗个澡,洗好后换上衣服,我好帮...

遇见,再也不见

罗程锦把衣服和浴巾都放在了浴缸边上金属架上,伸手就能够到,拧开水龙头,试了下水温,“林诺,洗个澡,洗好后换上衣服,我好帮你洗头发。”

“你要陪我洗澡吗?”林诺莞尔一笑地问道。

“不!”

罗程锦突然变得窘迫,“那个……林诺,你需要什么就喊我一声。”

水“哗哗”地流着,一会的功夫就注满了整个浴缸。

“林诺,我把衣服放在这儿,赶快洗个澡,要不然你都要馊了,我在外面等你。”

林诺应了一声,罗程锦转身走出了浴室。

林诺脱了衣服,小心翼翼地地躺在浴缸里,整个人觉得很舒服,很温暖,人一遇到温暖就变得慵懒起来,眼睛直直地盯着白色的天花板,眼皮越来越沉,长长的睫毛遮住眼睛,留下一道美丽的阴影,没泡多一会儿,林诺居然睡着了。

罗程锦在浴室的外面觉得里面很安静,罗程锦轻轻地喊了一声:“林诺!你在洗澡吗?”

浴室里依旧很安静。

罗程锦十分担心林诺在里面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可又觉得自己贸然闯进去会吓到林诺,于是他拿了一条毛巾蒙住了眼睛,打开浴室的门走了进去,“林诺,我进来了,你在洗澡吗?”

罗程锦边问边用脚摸索着向前走着。

林诺睡得很沉没有回答。

罗程锦走了几步用脚触碰到了浴缸,他蹲了下来,听到林诺均匀的呼吸声,罗程锦猜测林诺可能睡着了。

罗程锦伸出一只手试图摸到林诺的头,刚一伸手却摸到了非常柔软、光滑的部位,吓得罗程锦像触了电门一般快速地把手缩回来。

罗程锦又把手抬高了一些,摸到了林诺柔软的头发,轻轻地晃动着林诺的头,林诺身体动了一下,醒了。

“林诺,怎么睡着了?千万不可以在浴缸里睡觉。”罗程锦语气变得生硬起来,佯装生气的样子。

“不许偷看,谁偷看眼睛会被鹰啄走的。”林诺厉声地说道,身体不自主地向下缩着。

“我绝不偷看,要乖乖地洗澡。”罗程锦退出了浴室,关好了浴室的门。

没过多久,林诺穿好了衣服从浴室里出来,身着白色长裙,长及脚踝,披着长发,有些头发还在滴水,脸宠映染了一抹红晕,看上去像个害羞的少女。

罗程锦对林诺说道:“我给你洗头发吧,然后带你看薰衣草,此时开得最旺盛,你一定喜欢的,小时候你……”

罗程锦突然意识到自己说露了嘴,急忙打住,缓了一下又接着说:“你先等会,我把洗澡水放掉。”

“你以前帮女孩子洗过头发吗?”林诺好奇地问。

“没有,我是第一次帮女孩子洗头发。”罗程锦边说边把洗澡水放掉了,仔细冲洗了一番,又用干净的毛巾把浴缸擦得很干净,闪闪亮光。

“林诺,你躺到里面,把头搭在这上面。”罗程锦还把一块干净的毛巾垫在浴缸的边沿上。

林诺跨进浴缸,躺在了里面,她光滑的皮肤摩擦着浴缸的表面,发出了“吱吱!”的声音,多半的衣服被压在身下,露出了修长的腿,异常的白也很光滑,像象牙一样白一样光滑,就连脚趾排列得都很整齐、漂亮。

罗程锦耳根有些潮红,心头微微发热,心里像跳进了两只兔子,两只相恋的免子在折腾着,多巴胺在体内快速地分泌,罗程锦摇了摇头,转过水龙头冲了把脸,让自己清醒一下。

林诺扬起头,看到罗程锦的脸问道:“你的脸怎么红了?”

罗程锦结结巴巴地说:“怎么……会?是这里太热吧。”赶忙用莲蓬头淋湿了林诺的头发,

罗程锦“啪”地一声打开洗发膏的盖子,挤在手掌上后涂抹在了林诺的秀发上,味道清香宜人,用手指轻轻地揉搓着林诺的头发。

林诺时不时地抬起头,瞪大了眼睛看着罗程锦,一个不小心有泡沫落到了林诺的眼睛上,罗程锦急忙用嘴把泡沫吹掉了,又赶忙用毛巾擦了又擦。

罗程锦命令道:“林诺,不许再淘气了,瞧,流眼泪了吧!”

林诺却咯咯地笑着。

洗好头发,罗程锦用毛巾轻柔地擦着林诺的长发,又用风筒把林诺的头发吹干,柔顺、乌黑的头发垂了下来,林诺随意摆弄着。

“我怎么感觉自己回到了三岁之前。”林诺捋着头发说。

“三岁?你还会记得三岁之前的事情吗?”罗程锦不经音地问道。

“我什么都不记得了,风好像吹走了我的记忆。”林诺黯然神伤地说。

“风把你的记忆吹到了我的心里。”

“咦?那你一定记得我三岁时的模样?”林诺一脸地坏笑。

“当然,三岁的你是一个又漂亮又可爱的天使!”罗程锦像模像样地说。

罗程锦岔开了话题:“林诺,你到外面等我,我一会儿带你到花园转转!”罗程锦边说边把用过的毛巾和浴巾收好放在一边,过一会儿梅姨会来把它们拿走换掉的。

林诺走进房间四下看着,打开柜子看到里面装满了鞋、包还有衣服,“这么多鞋还有包,都好漂亮!”

没过一会儿罗程锦从浴室里出来,“林诺,走,我带你去花园。”

罗程锦和林诺一起下了楼,来到花园,走在红砖铺成的小路上,小路的两边是开得最旺盛的薰衣草,层层叠叠,散发着淡淡的幽远的暗香。

罗程锦摘下了一枝插到了林诺的耳边,然后侧过头看着林诺,“林诺,你知道你有多美吗?”

林诺娇羞地低着头,抿然一笑。

林诺的笑拨动了罗程锦心中的那根琴弦,罗程锦的心像层层叠叠的普罗旺斯,泛动着千层的浪。

“林诺,你美得像森林里的公主……”罗程锦扬起头看着远处紫色的薰衣草,微风吹过,泛着层层叠叠的紫色的花浪。

两个人悠闲地走着,来到了一处秋千旁,林诺轻盈地坐在了秋千上,悠悠地荡着,罗程锦站在侧面保护着林诺。

林诺的长发随风飘动着,轻柔地拂过罗程锦的心头。

罗程锦紧锁着的记忆的闸门敞开,原本藏得很深的记忆如同一片片玫瑰花瓣,散发着淡淡的香气,它们都像长了翅膀飞了出来,也许是藏得太久,它们要飞往太阳的方向。

罗程锦记得五岁那年冬天,一位陌生的男子把自己从孤儿院带走了。

罗程锦被陌生的男子带到了美国,那是罗程锦第一次坐飞机,居然吐了,五脏六腑都要呕出来,到了美国之后那位陌生的男人把自己交给了一对年轻的夫妇,就是他现在的老爸老妈――罗浩天和文华妈妈。

罗程锦被带到了一栋豪华的别墅,有花园,有个小游泳池,还有个小马场,马厩里有一匹棕色的小马,有属于自己的房间,自己的大床,感觉走不到尽头的大床。

在孤儿院的时候要三个孩子挤在一张床上,早晨醒来的时候,会发现自己趴在别的孩子的身上,有时别的孩子的大屁股会坐在自己的脸上。

跟他们一起生活的还有一位金发碧眼的仆人,但过了半年之后那位仆人不见了,换成了梅姨。

罗浩天那时候还没有发福,文华妈妈也很漂亮,自打走进家门的那天起,他们就让罗程锦叫他们爸爸和妈妈,但他的名字不再是昊昊,有了新的名字——罗程锦。

罗浩天和文华对自己真地是百般地呵护和宠爱,并且无时无刻不在叮嘱罗程锦,他就是罗浩天和文华的亲生儿子,一直在美国长大,对中国完全是陌生的。

过了一段日子罗浩天回国了,只有文华和罗程锦生活在别墅里。她每天都给罗程锦灌输着同一个内容,让他忘记过去所有的一切,一切该忘的、不该忘的都要忘记。

罗程锦把过去所有的一切都抹去了,然后又用砂纸把记忆打磨得很光滑,罗程锦差不多把自己变成了一个失忆的男孩。

不久罗程锦被送到当地最好的一家贵族幼儿园,在那里大多都是金发碧眼的孩子,起初罗程锦很难跟他们相处,后来没有了语言的障碍,罗程锦一点点开始跟他们成了朋友。

不过有个叫顾秋的假小子跟罗程锦相处地最好,成了罗程锦最铁的“哥们”。

文华把罗程锦的每一个周末都安排得满满的,学乐器,学骑马,学打高尔夫球,还参加了橄榄球队,并且开始练习跆拳道,罗程锦对跆拳道造诣颇深,十岁的时候腰间就系上了黑带,那是一起学习的孩子望尘莫及的。

记得一次罗程锦从马背上摔了下来,腿骨摔断了,打上了厚重的石膏,文华妈妈每天背着自己上楼、下楼,接自己上学、放学,上厕所,洗澡,穿衣服每一小事都要文华妈妈帮忙。

罗程锦趴在文华妈妈的背上,觉得很温暖,跟文华妈妈的心贴得很近,从来没有得到过母爱的罗程锦的心被文华妈妈融化了,像一块软糖,变得很柔软也很甜蜜,非常粘人,开始粘着文华妈妈。

岁月像一块橡皮擦,一点点擦去了罗程锦的过去,不能存在的过去,也无法存在的过去。擦去的还要补上来,擦去的那段记忆有些苦涩,像一杯凉透的咖啡,而补好的那段记忆堪称完美、豪华。

罗程锦就是一个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幸运儿,出生在美国富有的华人家庭,一直在美国长大,在贵族的幼儿园、小学、中学完成学业,他是罗浩天和文华的独子,填补的记忆犹如一杯加了蜂蜜的果汁,是如此的甜甜蜜蜜

每年过生日的时候罗程锦都会收到一份来自中国的礼物,那是素未谋面的爷爷寄来的礼物。

一直积攒下来的礼物已经装满了三个大箱子,在所有礼物里面罗程锦最喜欢一个木头玩具,是一匹可以摇动的木马,手工完成的,虽然做工不算很精细,却是意义非凡的礼物,罗程锦经常会拿出来摆弄着,木马已经磨得有些发亮。

木马是爷爷送给罗程锦的。

罗程锦看到了文华妈妈走出来,记忆突然短路,文华妈妈只是打个转又回去了。

罗程锦拉着林诺的手在小路上闲情漫步,他们被紫色的花海包围着,淡淡的花香沁人心脾。

罗浩天挑开二楼的百叶窗帘,目光炯炯地盯着两个年轻人,如果不是太太告诉自己,罗浩天看不出那个姑娘有什么不寻常。

“浩天,你说怎么办呢?程锦一整天都没去公司,一直陪着这位姓林的姑娘!”罗太太有些坐立不安。

“看样子并不像是从大街上偶遇那么简单,也不像生意上的伙伴,可程锦又怎么认识她的呢?我从来没见过程锦身边有过女孩子。”罗浩天的目光一直没有离开花园里的姑娘。

罗浩天在公司没担什么要职,罗程锦的一举一动都在罗浩天的眼里,如果罗程锦身边多个女孩子是瞒不过罗浩天的。

“那怎么办呢,如果罗青云知道程锦的身边多了一个不正常的姑娘那还了得?尤其是让罗程宇抓住这个把柄,他一定会大做文章的。”此时罗太太心乱如麻,她知道林诺的出现会给罗程锦带来诸多麻烦。

“这件事情不用你操心,我来处理!”罗浩天一字一字地说着,他的眼睛里闪过一道诡异的目光,转而又露出了凶光。

罗太太坐在一旁,胡乱地扯着靠枕上的流苏,穗子被一根一根硬生地扯掉。

此时的罗太太心烦意乱,像秋风卷起了枯叶、干草、沙土和荆棘,一片混沌……

遇见,再也不见》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大海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大海读书)或者(dahaidushu),关注后回复 【遇见】 或 【再也不见】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遇见,再也不见

我像一只孤寂的鸥鸟,掠过你的世界,驻足你的心头;林诺,我要牵起你的手,把你捧在心头,就像畅饮一杯浓烈的酒;没有海誓山盟,只有默默地厮守,即使错过整个世界,不愿再错过你的双眸;林诺,我要牵起你的手,我们一起走出黑暗的尽头!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