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消失的人 > 正文

消失的人全文目录阅读第16章李莉

发布时间:2020/10/18 9:00:26热度:

《消失的人》是一本文笔极佳的现言风格的小说,精彩章节阅读:电梯厢迅速下落,与周围发生剧烈的碰撞,李莉自顾不暇,根本不可能管到手机。于是手机掉在了地上,而她自己则是跟着电梯厢剧烈地...

消失的人

我一个人坐在位子上发呆,盯着崔鸣的桌子。虽说是在发呆,但耳朵里仍然能够听见那些人在谈论王思思的死。还有其他一些东西,啊,他们讲得太小声了,实在听不见。我趴在桌子上开始休息。

“说到底为什么要把转学生安排进我们班里,如果她不来……兴许就不会发生这么多事。”同学A在夏钰和蒋欣面前抱怨。

迷迷糊糊中,我好想听到别人在提起我。

“只不过是学校觉得这么做比较方便,她阿姨不是咱们班的数学老师么。而且现在的校长也不了解内情。”夏钰皱着眉开始沉思。

“那不是该由老师跟她说清楚吗?”同学A往后望了一眼正在睡觉的我,“咱们还是小声些。”

蒋欣想了想,随后说道:“老师大概觉得同学之间交谈这件事比较好。”

“你的意思不就是说老师也不想管这件事吗?”同学A无奈地说道,“哎,真不知道老师是怎么想的。”

夏钰突然站了起来,有些懊恼,“都怪我开学第一天没有来学校上课。如果事先跟她说清楚,事情也不会到这个地步。”

“事情都到了这个地步,还是不要再自责了,应该想想之后的对策。而且这件事根本不是你的错,我们也有责任,小组里的任何人都有责任。”蒋欣拍了拍夏钰的肩膀。

“还有该如何告诉她这件事,怎么让她明白,都是困难。”同学A开始苦恼。

“现在开始解释也真是困难啊,早知道……”蒋欣脸色越发的难看。

夏钰坐回原位,脸色黑得恐怖,“没错,弄巧成拙反而更危险。”

“怎么不是,就像踩上地雷自爆一样。”讲到现在蒋欣开始自我调侃了。

“现在的状况就和两年前一样吧,也就是说,要考虑新的对策?”夏钰咬着自己的手指甲。

我突然有些尿急,于是从椅子上站起来去厕所,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大家看着我的眼神仿佛看到鬼一样。不再开口讲王思思的事情,应该是不再开口讲任何事,所有人都低着头,不看我。

我东张西望,连一开始跟我关系比较好的叶望月都变得跟大家一样,疑惑之下,更多的是心里不舒服。

课间,大家都在聊天,我坐在原位。只是一抬头看看别人的功夫,那些人注意到我的眼神就开始回避我,毫无缘由。眼神里似乎还带着恐惧,明明前几天还不这样。这让我觉得请假两天之后整个世界都变了。

上完厕所回来之后给何直打了个电话,我已经连续给何直打了一个礼拜的电话了,直到今天,他才回我。

“我们谈谈吧。”我冷淡地说道。

最后,我们约在校园的一处基本不会有人来的地方,三个人,我,何直,夏钰。

“你终于出现了。”我站在何直面前,看着他身旁的夏钰。

“之前是真的有事,并且你不是身体不好嘛,所以就……”何直一脸的尴尬。

事情都到了这个地步,而且班里的人看我的眼神都不对了,这明显就很不对吧。

“你说过段时间会告诉我实情,已经过了这么久了,你还不肯说吗?而且你曾经也说过‘最初的一年’这类话对吧,那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看到何直就忍不住追问。

“等一下,唐沐。的确是跟你约定好了。但是呢……”何直还没说完,夏钰就把话抢了过去。

“情况发生变化了。”

最后连何直也说,“对,情况发生变化了。”

“本来像这种组都应该交给我们组里的人做,但这个男的居然敢擅自做主……导致这件事变得更加棘手了。”夏钰恶狠狠地盯着何直,“所以……”

“就当那个约定没有发生过对吧。”我说道。

“对,就当我是拜托你这么做的。不,就当E班的全体意愿,拜托你这么做。”夏钰面无表情地盯着我。

我深吸一口气,看着何直,“你说过,‘没必要和不存在的东西说话,那很危险啊。’到底是什么意思。”

听到我这么直接地问,何直和夏钰都慌了,支支吾吾地根本说不出任何话。而在这时,我的手机响了。一看,是李莉护士。

“是唐沐对吧,现在有时间吗?电话方便跟我聊吗?”李莉护士的声音显得既紧张又害怕。

“怎么了?”我不解地问道。

当我和李莉讲电话的时候,夏钰和何直吵了起来。夏钰质问为什么何直这么蠢,为什么要透露给我听那种事情。

“我有些东西想跟你确认一下。”李莉继续说道。

“确认?”我不知道她想跟我确认什么。

“听好,昨天你跟我说过崔鸣,她真的存在吗?”李莉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尤其害怕。

我“恩”了一声,在不断地接受不确定的冲击之后,不管别人,至少我看得见崔鸣,至少在我眼里她是真实存在的。至于崔鸣自己说的她不存在,那我不管。

“就在旁边吗?真的存在吗?现在呢?”李莉的话语明显急促了起来,就像一定要确认崔鸣是个实体一样。

我想了想,崔鸣从今天早上开始就没来学校。

“现在没在啊?”李莉松了一口气。

“为什么要这么问呢?”我还是不解。

“昨晚我追问了下弟弟,关于二十六年前的事情和前几天事故什么的。但当我问他关于崔鸣事情的时候,他突然像疯了似的问我,‘你说什么,我们班没有这个人!’表情很认真。”

我咽了一口口水,“他在说谎。”

“但是他真的表现得很认真,没必要说谎啊!”连李莉的口气都变得不正常起来,似乎想质问我,我,为什么能看到崔鸣。

“崔鸣真的就在那里,为什么你们大家都看不到呢!”我最后也崩溃了,而这时,电话里的声音越来越嘈杂了,“李莉,你还听得到我讲话吗?”

李莉本来是在医院的天台上,这会儿准备乘电梯下楼。

“我在乘天台的电梯下楼,可能信号不太好。而且快到上班时间了,时间也不能很够,所以我们还是赶紧说完吧。”

在进入电梯的一刹那,李莉隐隐感觉到这电梯的不对劲。随后,事情果然发生了。她能听出地听到机器齿轮因为失灵而导致的火花喷射以及两个机器之间不正常的碰撞声。这声音让她一个人在电梯里觉得格外恐惧。

随后,电梯迅速地落了下去。因为衔接两个齿轮之间的纽带断了。

电梯厢迅速下落,与周围发生剧烈的碰撞,李莉自顾不暇,根本不可能管到手机。于是手机掉在了地上,而她自己则是跟着电梯厢剧烈地摇晃。

我在电话里明显听到异样的声音,一直问李莉到底怎么了,但是李莉却不回我了。

此时的李莉正扶住了右手边的电梯厢墙壁,试图能让自己站得安稳些。但当她看着电梯门上的数字迅速地从7跳到1的时候,她眼睛里流露出的,除了恐惧,还有眼泪。

随着剧烈的一声,电梯厢落到了最底面,而李莉,死了。

电梯里的巨响通过手机原原本本地传到了我的手机里,就算没有开免提,声音还是异常刺耳。我能听到李莉护士的喘息和呻吟,当然,更剧烈的当然是电梯猛地一下子砸在地面上的声音。

那些钢筋仍然在发生“噔噔噔”的声音,像一个临近死亡的人,还在喘息一下表示自己曾经活过一样。

血从缝隙里渗了出来,蔓延开来,速度很快。热气腾腾的血,灰尘满天飞,混合在一起,这场面显得尤为“壮阔”。

警方迅速进入了调查,把电梯附近全都封了起来。

我站在了现场,不敢相信地看着眼前的场景。尸体已经被搬运走了,但痕迹依然留下。毁坏的电梯,满是血的地面。

家里。

外婆在谈论李莉,“叫李莉对吧?在医院里她还挺照顾沐沐的,听说还有个弟弟。哎,明明还那么年轻,真担心她弟弟。”

“他叫李武,跟我同班。”不知什么时候,我像个幽灵一样站在玄关那儿,听着外婆和玲子阿姨谈起李莉,我就忍不住插了一句嘴。

“哎,真是让人心里发毛。你们班之前也有个同学不幸发生了意外对吧。”外婆在那儿随口说道。

外公站在放着我妈的灵位前,他每天都要给我妈上一炷香。在听到外婆的那句话之后,突然默默地接了话茬。

“人离世就要举行葬礼,哎,真的不想再参加葬礼,不想参加啊……真是不想再参加葬礼啊……”

外公一直在重复这句话,听外婆说他很爱我妈妈,大概是看到我妈的灵位所以触景生情吧。

李莉护士死了没多久,班级就恢复了正常,毕竟课还是要上的。姚老师在班上为李武的姐姐李莉表示哀悼,同时希望这件事赶紧过去,不要影响了班级里的人。

姚老师正在讲着,我听到后门被开了的声音。一看,果然是崔鸣。

消失的人

因为天生的灵异体质,我总是分不清坐在我左边的女生到底是人是鬼。除了我,似乎没有人能看到她。班上的同学接二连三恐怖死去,到底跟谁有关……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