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豪门 > 薄情总裁的丑妻 > 正文

《薄情总裁的丑妻》完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20/10/18 20:52:58热度:

《薄情总裁的丑妻》是一本剧情极佳的豪门风格小说。主要讲述:“老板……你好点了吗?”素来火爆的声音这一回掺了些忐忑与不安,还有浓浓的关心。...

薄情总裁的丑妻

是她幻听了吗?明明只是黄昏时分,夕阳的余辉还残留在山边,她也还在泉水池旁洗菜,怎么就会听到那个只有在梦里才会出现的声音呢?白天,她逼着自己用尽全心力气才可以让自己不去想那个人,晚上他又如入无人之地一样放肆地出现在她的梦里,扰乱着她永远无法平静的心。

现在他竟然有堂而皇之地出现在她的现实生活中,她该怎么办?怎么办?

只需一眼,她只看了他一眼,她就知道那是他,冷冷的嗓音,欣长的身形,细碎好看的头发……她只看了他一眼,就记住他的所有,让那份深入骨髓的伤痛再度肆无忌惮地在身体里冲撞着。

可是,那双眼,那双纯黑、漂亮的眼眸她永远无法错认。

那是她曾经扬言要追随一生一世的眼。

她躲避了这么久,刻意遗忘这么久,才短短地看了一眼,所有内心的防线倾刻间全数倒塌。事实无情地告诉她,她的所有努力都是徒劳无功,所有的冷情、淡漠、平静都只是她自己的幻想,没有任何实质意义。

莫回步履仓惶地走着,内心掀起一阵狂风巨浪,打得她无所遁形。她几乎慌乱到看不清前方的路,脑子昏昏沉沉,黑白分明的眼上浮现薄薄的水雾,模糊了她的视线,凌乱的步伐没有任何章法。

蓦地脚踢在路中的石块上,整个人不可控制地向前倾,跌落在小径上。膝盖跪上路中尖锐的石块,鲜血倾刻间染上白色的裙摆。

痛从膝盖、手臂上缓缓漫延,她知道,但她却连看都不看一眼,快速起身继续直直往回家的路上走着。

“老板,老板,你怎么了?痛不痛?”张青见到自家老板狼狈地扑倒在路上,这一跤似乎跌得不轻。

她跑上前打算检查她的伤势,手没未触及到莫回的衣脚,莫回又爬起来快步离开,仿佛没有伤到分毫。像是没有听不见她的话一般。

回到店里,正收拾东西的肖若辰惊讶地看着莫回,问:“你怎么了?怎么弄成这副模样?”

“我没事。”莫回回答,并未在下面做任何的停留,直直往后面的房间里走着,用力地关上房门,她软软地跌坐在地上,浑身轻轻颤抖。

“莫回,跟我走好不好?”肖若辰叹息般地在门外问着,隔着不厚的门板,他几乎可以感觉到她的颤抖。

她还是见到了她心底的那个人吗?

“对不起。”门内的人幽幽地回着。

“我们之间不需要对不起。只要你需要我,我会留在你的身边,现在你需要我吗?”肖若辰说完,静静地屏息等着回答。

“……谢谢你,三哥!”莫回静默了很久,还是给了答案。

“好,我走了!半年之约,我会继续守着的。”肖若辰看了紧闭的房门一眼,拿起箱子,缓缓走到前楼,张青刚好从外面跑回来。

“老板回来了吗?”

“嗯。”

“她的腿受伤了。”张青抹了抹汗。

“我知道,好好照顾她,别让她受了委屈,我走了!”

“你就这么走了?”张青颇为讶异,肖若辰不是很关心老板的吗?怎么会在老板情绪糟糕时离开?。

“她的心里还有结,那个结谁都打不开。我在这里,只是让她更加压抑自己的情绪,索性让她再自由半年。半年过后,我再来带她走。”

肖若辰说完,在张青还没反应过来,就消失在小道上。

后楼的房间内,莫回的悲伤仍在继续,一双黑白分明的眼里积蓄了满满的泪水,正顺着瘦削的脸颊缓缓在滴落。这些泪水既是为了恐慌而流,也是为自己的无能而落。

她以为,经过两年的沉淀,她一定不会再惊慌失措,任何事情都会用若无其事的态度去对待,可是才短短的一眼,她就发现自己好不容易筑起的心墙,倾刻间就坍塌成为一堆无用的废墟。

跳得早已失序的心脏,清楚地告诉她:她很没用,依然容易受到他的影响。

以前,她有一个健康的身体,积极而无畏的生活态度可以去面对。

现在呢?现在,她有的是一个残破的身体、一颗业已憔悴的心。

如何能敌他的冷淡,他的不屑,他的冷漠,他的讽刺…..

她的心冷着,连身体也冒着丝丝的寒气,冷得她在盛夏的夜晚将自己抱住埋进棉被的深处,以求获得微微的暖意。

泪水跳落眼眶,渗入脸下光滑的丝被,几个翻滚眼泪便消失于无形。

可是,眼泪可以消失,她的悲伤依旧完好无损地埋藏在心底,像一只巨大的猛兽潜伏地心底,随时随地乱无章法地攻击着她,没有规律可寻。

而她,只能任着它攻击,没半分自我保护的能力。

她好累。

小小细细的白牙咬着锦被,不让呜咽声溢出唇外。

她知道,叫也没用,因为叫了也没人会心疼,叫了也不会有人心疼!

何苦呢?!

她知道,也许肖若辰会心疼,可是以爱情之名来心疼她,她回馈不起那样的心疼。所以她拒绝他刚才的安慰。如若以后,她真的能忘了章凌硕,而肖若辰也还没忘了她,她想她是愿意跟他一块走的。终其一生,她都给不了他爱情,也会陪着他,可以陪到老,也可以陪到他遇上他真正的姻缘,然后微笑着祝福他。

可她的伤,她的痛,她的疤,都是那个她在意的男人,一刀刀刻下的。再见他,她以为往日被尘封的委屈,往日的种种又翻捡出来,怎能不疼,怎么不害怕?

“老板……你好点了吗?”素来火爆的声音这一回掺了些忐忑与不安,还有浓浓的关心。

张青站在两楼之间的小花园,没敢再往前多踏一步。老板虽然随和,但她从不会让她踏上花园后的小楼半步,所以她只能在下面焦急地问着。她没见老板这样失控过,仿佛天塌了下来那般逃离,刚才她到底看到了什么?明明空荡荡的泉池旁边就只有她们两个人啊。

她为什么突然这么惊慌失措,还为此跌伤了腿?

张青担忧地想着。

房内寂静无声。

过了很久,久到张青以为老板不会回答她的问题,才从黑漆漆的房间里流泄出一句话:“我很好。”

声音依旧平平淡淡,却多了份不易见的慌张,像轻风吹过粗糙的纸张,发出无限寂寥的婆娑。

“那就好,那就好!”她露出愉快的笑容,忙不迭地点头,继续道:“饭煮好了,出来吃饭吧。”

“不用了,我还不饿!”语音一落,屋内便再无任何声响。

张青搔搔头,静静地走往小店里,独自一人吃着桌上的两菜一汤。

微凉的夏夜,一缕轻风吹过,张青吃东西的手慢了下来,抬头望了望夜空,眼泪蓦地夺眶而出,滚入喝着的汤碗内。

她孩子气地抬手左右一抹,没有任何效果,眼泪越流越多,最后她索性放弃了,放任它们奔流。

夜幕深深如许,多少难以启齿的心事,尽皆被藏!

……章凌硕,你会等我醒来吗…..

……嗯……

……有你真好……

……这是我的男人,他叫章凌硕,是不是很帅……

梦境里仍是一派纷繁错乱的景象,每一个画面都有他,画面里她不断地缠着他,他总是一脸不耐烦地躲着,吝啬着他的笑容。

她知道这是梦,很长很长的梦。因为只有在梦里,她才可以又走回,以前那段为爱无所畏惧的时光。

莫回裹着厚厚的棉被不安的睡着,小巧的额头都布满了细密的汗渍,一双细白的小手放在棉被之上,紧紧地扭着棉被。

“章凌硕!章凌硕!”莫回轻喊,眼睛仍然紧闭。嘶哑的嗓音,在黑暗的房间里静静扩散,然后再慢慢的消逝。

悲凉自身上散发,染上竹席画上那对甜蜜恋人的发间。

梦里,她的心,依旧彷徨不安。

**

仍是夜深,人静!

大雨敲窗,不远处竹林烟雾缭绕,斜斜的雨丝打在竹叶击起无限的荒凉,让人自心底散发出一种悲凉与冷意,让人在盛夏的夜里想裹进厚厚的被里。

明明白日里还是热得让焦躁的闷热,大雨一下便是冷骨入骨的冷。

这样的乡土气候怕是这里的一大特色了。

小小的旅馆,新换的大木床上,男人紧皱着浓眉,身上的毛毯被扭成一个纠结的样子,像一个无法解开的锁。

这把锁侵入梦境,对他纠缠不已。

……章凌硕,章凌硕……

梦里手术室里那了无生气胖脸与今天仅见过一面的苍白女人脸重叠,目光畏惧地看着他,像是世上最恐惧的梦。

章凌硕掀被栗然坐起,按住胃部不停地喘气,额角微泌出一层细细的汗珠。

过了许久,他环首四顾,才发现这不是梦境中的手术室,只是今天刚入住的小宾馆,这个认知让他狂乱的眼神渐渐安定下来。

喘息良久,他披衣坐起,右手按住额角抚住散下的发丝,左手按住隐隐作痛的胃部。

他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有着非常严重的胃病,平常不痛的时候他毫不在意,一痛他就知道会有多可怕。只是小小的胃痛就已经让他一个大男人吃不消,莫回的换肾该是怎么样撕裂的痛!章凌硕不敢深想。

他喘息着,有些狼狈地弯身下床,在行李包间翻找胃药。将白色的`药片自药瓶里倒出,才发现房间里的热水瓶在旅馆老板重新布置房间时失手打碎了。

他仰头,将药放入口中,干吞入腹。

薄情总裁的丑妻

为了救章凌硕的母亲,莫回把肾给了他的母亲。醒来只见医院的冷墙,没有那个承诺要娶她的男人。章凌硕怎么也不会想到,莫回为了他连肾都可以换。再见她,她瘦得仅剩骨头,没有半点以前的影子,竟然引发他涛天的心疼。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