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豪门 > 总裁有令:女人,休想逃 > 正文

总裁有令:女人,休想逃小说完结版精彩试读第19章借钱

发布时间:2020/9/17 17:05:08热度:

《总裁有令:女人,休想逃》小说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豪门类的小说。全文讲述:宋宋随口答:“江佑朝我借钱,我们去银行了。”...

总裁有令:女人,休想逃

宋宋叹了口气,“江佑,就算顾至深不封杀你,你也混不下去。”

也就运气好碰上一部火剧,凭颜值上天,不然他这张嘴不知得罪多少人。

说话做事全然不留情面。

江佑眼下也只能是沉默着。

饮料上来后,江佑亲自替她把管子叉上去,俯下身子的同时,宋宋闻到了一股消毒水味。

“你去医院了?”

“嗯,我母亲病了。”

宋宋哦了声,还是很礼貌地追问,“怎么样,情况严重吗?”

谈及这个,江佑摇了摇头,又指着自己身上的衣服,自嘲道:“本来我就负债累累,为了给她看病又借了一大笔钱,然而还是差了几十万。”

他穿的衣服居然有漏洞。

颜色很旧,像是被人淘汰下来的衬衫。

宋宋咬着吸管,下意识道:“很严重吗?”

“哎,一言难尽啊。”江佑面露难色,“我现在算是知道哪些是真朋友,一提到借钱,他们都躲得远远的,唯一能借到的还是家里的穷亲戚。”

“哦……”

“我白天上班,晚上照顾我妈,她现在一天吃药就要好几百,马上要手术了,如果再不抓紧把钱凑齐……”

她顺着话,无心地问:“还差多少?”

江佑竖起五个手指头,“五十万。”

“这么多?”

“是啊,我根本就没有这个钱。”

宋宋表示很同情,然而也只是同情。

江佑忽地从口袋里掏出了几张医院开的单子,面露痛苦,“这个……还有这个……七零八碎,五十万差不多能够。”

“哦,还挺多的。”

宋宋瞥了眼病历和缴费单子,还有医院的印章,唔……确实是真的。

“我妈就是太操劳才会得病的,希望你们女性以后要好好保证身体,不然……”

江佑又沉沉地叹了口气。

宋宋低头咬着吸管,也没说话。

“宋宋,你那里有点闲钱吗?”江佑好像很难启齿的样子,“我知道我这样说很让你为难的,但真的走投无路了。”

宋宋继续咬着吸管,干笑两声,“没有五十万。”

“三十万也行。”

她没吭声。

她对钱没什么概念,能买自己喜欢的就行,至于那些贵的买不起的东西,她也不喜欢,所以活得很好。

眼下有人直接开口要三十万……

“江佑……”她刚开口,又静默。

江佑叹了口气,“是我为难你了,算了,就当我没说吧……我妈的病,我再想办法,没用的话就留点钱给她置办棺材。’

“哎……好吧,我有。”

宋宋抿了抿唇,这话说的她好像心肠狠毒,置人于死地。

江佑一听说她有,立马乐了,可还是控制自己,“放心吧,如果你借给我,我就算做牛做马也会还给你。”

“哦。”

“为了让你放心,我们打个欠条吧。”

宋宋在心里默默地想,妈的,难道你之前不想打欠条?

哎,人家刚刚帮你追包,好意思不借吗。

宋宋昏头昏脑的跟着江佑去银行,发现下班了,只能约定第二天一早。

江佑似乎很着急的样子,低声骂道:“什么破银行,这么早就下班。”

“唔,一直都是这个点。”

江佑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立刻换了副面孔,摸了摸额头,“我就是抱怨下,我们做服务员的每天干到晚上八九点。”

宋宋没有多疑心什么,她有时反应慢,不然也不会被人撬了墙角。

第二天去银行那边办了些手续,把账转给江佑,宋宋不忘关问一句:“快点去吧,伯母的病要紧。”

江佑连声道谢。

宋宋再赶去片场,发现停了工。

大家都是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

她不免好奇,“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许导和顾小姐吵起来了。”制片人摊手,“貌似吵得还挺凶,谁也不让谁,那个小姐也不事省油的灯。”

“她们现在人呢?”

“顾小姐走了,许导搁那儿生气呢。”

宋宋找到了人,还没来得及说话,许凝心直接破口大骂:“这戏我没法拍了,见过脾气大的没见过这么嚣张的。”

“嗯哼,别气嘛。”

“宋宋,我要另谋新家,你想继续待在这里拍就拍,不想就跟我一起走。”

许凝心叹了口气。

像她这样的人,虽然脾气火爆,理智还在,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走的。

宋宋抚了抚闺蜜的后背,轻声劝道:“你不是很喜欢那个剧本吗,怎么说走就走。”

“改成那怂色,叫我怎么喜欢?你是不知道,那啥三小姐……拍得好好的忽然说饿了,吩咐我去买东西给她。”

唔,饿了正常,大牌明星完全有这个资格。

但是为毛非要让导演去买。

宋宋问道:“在这之前你两不会就有矛盾吧?”

显然这是故意为难啊。

许凝心作势耸了耸肩,“也不知是谁告诉她,我把她新改的剧本踩上两脚,就此结下梁子了。”

人多嘴杂,爱告密取宠的小人不少。

导演和主演闹别扭,剧本再好投资再到位也拍不了好电影。

宋宋明白这个理,随手拉了把椅子坐下,托腮沉思了会,“真要离开剧组吗,你舍得?”

她们对这个电影投入了不少心血和精力,何况是难得一遇的好题材。

“不然呢,碰上惹不起的狗,我能有什么办法?”许凝心像是在笑,“算了,晚上喝酒去,你来吗?”

宋宋摇头,忽然想到什么,提醒一句:“你别又去赌钱。”

“哎呀,放心啦。”许凝心无所谓地耸了耸肩,“我就喝酒,其他的不碰。”

宋宋还是不太放心,她这个闺蜜其他方面挺好,就是喜欢喝酒赌钱。

前段时间在澳门把家底子险些输干净。

“对了,平时你挺勤快,今天怎么这么迟才来?”许凝心疑惑道。

宋宋随口答:“江佑朝我借钱,我们去银行了。”

“借钱?他穷成什么样了还有脸朝你借,要多少?”

“三十万。”

许凝心忍住想骂爹的冲动,“你脑子坏掉了,借这些钱给他?”

“唔……他母亲病了……挺可怜的,而且他之前帮我追包来着。”

宋宋把事情原委解释了一遍。

许凝心听完后让仍然是那副鄙夷的神情,“宋宋,你也是二十三的人了,怎么看起来只有五岁?”

总裁有令:女人,休想逃

导演出身的宋宋以为在脸上涂个东西就没人靠近丑陋的她,偏偏遇上顾至深,就想对她潜规则。每每面对男人的逼近,宋宋都像只受惊的小兔子:“我们不熟吧?”“白天不熟,晚上熟。”“……”婚后宋小姐认真问:“为什么喜欢我呢?”顾先生一本正经:“可能日,久生情。”“……”直到五年前的秘密曝光,她才知道……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