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错宠天价名媛 > 正文

错宠天价名媛第17章十七

发布时间:2020/8/10 11:03:55热度:

《错宠天价名媛》是一本现言类型的小说,小说主要讲述:说完,他抽身离去,走回床边端上另一杯红酒细细品尝,听着空气中那越发急促的呼吸,他好意提醒,“你可以琢磨下,怎么借着药力,...

错宠天价名媛

安沁仰头,一口饮尽。

南门尊眯了眯眼眸,“你就不怕是毒药吗?”

“是又如何,到了如今,你还容我不喝?”擦了擦嘴角,安沁安然坐下,他既然要她来,就绝对不会让她死,因为要她死的办法多的是,还不至于用这个!

“你倒透彻!”将杯子随意扔在床头柜上,南门尊斜躺上床,半倚着高枕笑望着安沁,仿佛在欣赏一件极有趣味的玩意儿。

她扭了头,不去触那种眼神,因为看见了,会更讨厌此时的自己。

屋内,变得很静,静得她能听见心脏在胸膛里跳动的声音,那声音从起初的平稳慢慢有加快的痕迹,正如身上的热度,在一点点的升腾。

她惊然发觉,指尖都热了,意识慢慢的被一种奇怪的感觉替代,甩了甩脑袋无法恢复清醒,南门尊低沉沙哑的嗓音就在耳边,为何觉得这种邪魅,不似之前讨厌,反而有点……诱人!

“有反应了?”他问。

“你给我喝了什么?”适才的无畏已散,这种陌生的感觉叫她又惊又怕,她唯一可以断定的是,那绝对不是好东西,可就怕是能羞辱她至深的东西!

“能让你媚起来的玩意儿……”他笑得似地狱之魔。

那两个字,如石头重重砸在心头,安沁赤红了眼睛,“南门尊,我没想到你会用这么不入流的手段!”

“我那些不入流的手段,你又不是没见识过,这不过是其中一个,你该好好品尝!”睨着她渐渐潮红的脸颊,南门尊笑得邪魅无限,“你是不是猜到这是什么了?”

“你下流!”安沁恨不能啐他一口。

他坐直了身体,冷然盯着她,嫌弃溢于言表,“还以为你是什么贞洁烈女,小小年纪居然连这个都懂!”

安沁咬牙不语,身体里那种焦渴像是从骨头里蔓延出来的,吸干了身体所有的水分和清凉,诱使人不断地往冰爽的源泉靠近,而男人缓慢靠近的身躯,和沉稳性感的呼吸声,成了致命的诱惑。

他越靠越近,半弯着腰停在她的上空,忽的又不动了,那暧昧的距离最是诱人前往,安沁迷离抬眼,与他视线相撞,往下一挪瞄住了他坚实的胸膛和性感的喉结,呼吸缠绕上她的,惑人……

“南门尊,你走开!”拼着理智,将他整个推开,因反作用力她从床上滚落下来,她就势滚了几圈,缩在了墙角。

“你这么怕干嘛?现在,要吃人的可是你!”他闲散侧头,悠悠睨着满头大汗的女人,她睁着的眼睛只差一点就会完全被迷离取代清亮,明明灭灭有理智在挣扎着,因他一话正慢慢透出愤怒来,南门尊笑得更欢。

安沁渐渐感到一种刺骨的寒冷,是从心底漫出来的,与身体的灼热形成冰火两重天,她百般警惕,睨着那男人,又不敢多看,怕身体的本能会出卖灵魂。

男人长腿一迈,半蹲在她身前,将她冷冷拎起搁在了茶几上,轻易就制住她全部的动作,手指灵活在她衣扣上一挑,“我想试试你有多烈……嗯?要不,先亲吧?”

热唇覆盖,只是贴着,一种奇怪的姿势,却格外的诱人。

她咬着牙关极力屏息,脸胀得更红,焦渴钻入体内每一个细胞中,如同蚀骨的折磨,氧气稀薄她被迫张唇,舌在那一瞬,滑入她唇间,轻易便撬开了她的牙关,长驱直入一路掠夺。

带着魔力的大手勾逗起潜藏极深的欲·望本能,越来越热,就连身下僵硬的玻璃茶几都将被融化,理智的崩溃就在一线之间,他笑了,“想了?”

她一颤,理智被屈辱拉回了些。

“反应很明显,不过你可能要忍忍了,因为我还不想!”

说完,他抽身离去,走回床边端上另一杯红酒细细品尝,听着空气中那越发急促的呼吸,他好意提醒,“你可以琢磨下,怎么借着药力,好好出卖自己,没准,我愿意效劳!”

手指抠入肉中,搁在口袋里的手机,她摸出又放下,从拨号键移动到关机键,她咬牙一摁,彻底断绝退路,脑袋在墙壁上一撞,靠着疼痛恢复了下理智。

南门尊咻然起身,自她身边走过,一不留神撞倒了案几上的大杯红酒,全数倒下灌在了她身上,她无力反抗,默默忍受。

一夜,南门尊没有回过这间房,在晨光从窗外射入时,安沁展唇笑了,扶着墙站起来,湿透的后背至今未干,黏在身上湿湿的难受,她一寸一寸地挪到门口,昨夜守在外面的男人还在。

张嘴,干裂的嘴角扯出了抹血色,干涩的嗓音执着,“尊少呢?”

昨晚,也许她该留下他,悔意在心底流淌而过,这一次她能逃过,那下一次呢?

没指望男人会回答,她垂下眼眸准备离开,谁知男人递过来一张纸,“包养合约,你签吗?”

“我签!”毫不犹豫,甚至有些急切,她接过了合约,一眼都没有看,而是问他,“那我弟弟……”

“尊少说了,看他心情!”

“……”无言以对,她咬了唇低声下气道:“我能不能去见他?”

“尊少说了,近一个月他都不想见到你!”

一个月,弟弟入学的事……

她红了眼睛,她还是太稚嫩,不懂得如何去满足男人的虚荣心,她这样南门尊更恨她了吧?那她接下来要面临的惩罚该更恐怖吧?

一肚子低声下气的话酝酿好,她掏出手机,颤抖得按下那个号码,手机忽然震动起来,她接通,还未来得及说话,那边兴奋到顶点的喊声已经贯彻她的耳朵。

“姐,我可以入学了,我可以了,我可以了!”

年少最简单的欢喜涌入,安沁落了泪,干渴的脸颊湿润,“真好!”一语,只是倾听,听他说是学校弄错了,那个学生与他同名同姓,学校已经澄清,并在网站公开道歉。

“姐,我们明天回家看爸爸妈妈吧?”

“好!”她点头,关上手机竟不敢相信那是真的,南门尊决心放她一马?还是,他已经可以断定,她逃不掉了?

顺着墙根坐下,一夜未眠,她困倦到了极点,那一坐,竟然瞬间便睡着了——

错宠天价名媛

他是只手遮天的黑暗帝王,张扬狂傲、霸气尊贵、凌厉冷硬,简直妖孽!初见,她泼他红酒散他钞票,教他下不来台!再见,他欲剁她手指,逼她当众脱衣,以勾引之罪送进监狱!又见,她是他的情人,他是霸道的帝王为所欲为!终于,情到浓时,他的深入惊觉他竟不是她唯一的男人,狂怒几乎泯灭人性,“谁,动过你?”“原来,这场婚姻只是你报复的阴谋,南门尊!他日再见,我定会教你卑微仰视!”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