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古言 > 妾本毒物:邪帝,别缠我 > 正文

《妾本毒物:邪帝,别缠我》小说章节列表免费试读

发布时间:2020/10/18 23:08:35热度:

《妾本毒物:邪帝,别缠我》是文笔极佳的古言风格的小说,全文讲述:因为兰若是新进宫的宫女,也算是杨嬷嬷的属下,杨嬷嬷惊得腮帮上的肉都在颤抖,遥遥的朝着贞元的车子叩首:“奴婢该死,是奴婢没...

妾本毒物:邪帝,别缠我

兰若手肘放在桌上,小手托着腮,笑眯眯的对老秀才说道:“那你去死吧。”

  老秀才却一本正经的摇摇头:“时刻未到,时刻一到,老朽自当赴汤蹈火。”

  兰若哼了一声:“切,就会糊弄人,这银子你就别想赚了。”说着抓起银子就走。

  老秀才还振振有词:“老朽这条性命将来都是姑娘的,还怎会在乎银子。”

  楚天阔一边走一边好心提醒兰若:“小姐,这老秀才末将早有耳闻,他的确是算卦相面的行家,口碑极好。”

  兰若气结:“你和他是亲戚?尽帮着外人说话。不逛街了,回府回府!”

  楚天阔叹口气,不知道怎么就得罪了她,害得她连逛街的兴趣都没有了,只好陪着她回去,希望以后还能有机会陪他逛街,到时候他肯定会小心翼翼的,不惹她生气。

  国公府,兰若和楚天阔悄无声息的从后门溜进去,无人知晓,兰若当然还回她的柴房,楚天阔则回自己寝室去了。

  在柴房门口,兰若无意中听见两名府中做杂活的老婆子在议论——

  “这位小姐也真可怜,虽说是进皇宫做女官,可这皇宫岂是能去的地方?一辈子都难见到父母喽。”

  “哪位小姐?咱们家的小姐要是进宫怎么也是个妃子什么的,怎么成女官了?”

  “哪里是咱们家的小姐,是咱们夫人娘家的外甥女,那女孩子的爹只是个微末的小官,论出身,也只能做女官了,我看她今天跑来求夫人想办法,不想去,夫人也想不出什么好法子来。”

  “国公爷不管吗?”

  “国公爷能有什么法子,圣旨都下来了,不去就是死罪,连亲戚都要连累的,现在都在花厅上哭呢。”

  ——兰若立刻朝花厅快步走去。心中别无他想,皇宫,多好的机会啊,你不想去,我去啊。

  花厅上,果然如两个老婆子所说,徐夫人坐在一张椅子上,一个女孩子蹲着埋首在她腿上哭,国公爷则唉声叹气的坐在一旁。

  兰若大踏步走进花厅,徐夫人这才发现她,“你,你怎么出来了,我不是把你关进柴房了吗?”

  兰若摆摆手:“不说那个,我要说的只有一句话,我要进皇宫。”

  徐国公吓得跳起来:“你中邪了?皇宫历来人心险恶,躲还来不及,怎么还要往里冲?”

  徐夫人眼珠一转,明白过来,本来想将这野丫头留在府中,像整治春桃一样慢慢找借口整治了她,没想到这小妮子自寻死路,自告奋勇的要进宫去,这不是自己活得不耐烦了吗,徐夫人当即满脸堆笑:“你是要代替我这外甥女进皇宫?”

  “没错。”兰若坚定的回答。

  徐夫人马上冲徐国公说:“老爷,女大不中留,她的心思都在皇宫里了,咱们还留得住吗?”

  兰若也对徐国公说道:“爹爹,孩儿是铁了心想进皇宫,请爹爹不要阻拦。”

  徐国公还要说什么,徐夫人马上使出杀手锏,双眼瞪向徐国公:“闭嘴!”

  徐国公无奈的跺脚叹气,这个孩子和她娘亲一样的倔强,他又能怎么办呢?

  冒名顶替可不是闹着玩的,一定要做的纹丝不露,一晚上,徐夫人都在教导兰若,教给她关于她要顶替的那位姑娘的姓名身世。

  念正经书的时候,兰若是能偷懒就偷懒,但是现在却认真听讲,记清楚自己以后要扮演的角色,“乔金枝,真俗气。”兰若咕哝,乔金枝就是那个女孩子的名字,这样一个名字怎么能引起贞元的注意呢?

  进宫的日子迫在眉睫,兰若被送去乔金枝的家里,只住了两天,在第三天天还没有亮的时候就被丫鬟喊起来梳妆打扮。

  是坐着一乘深蓝色小轿进宫的,来到宫门外的时候,兰若下轿,这里已经有很多和她一样被选进宫来的女孩子,都一式的穿着浅绿色的宫装,头发盘成双髻,髻中点缀一朵浅黄色的绢花。

  兰若数了一数,一共有八十六个女孩子,每个人都低眉敛目,默然不语,想找人聊聊天都不可以。

  往前看去,是硕大的朱红的宫门,门上明晃晃的门钉和门环,往上看,是宫门楼金黄色的顶,再往上是高天流云。

  宫门开启,走出几名小宫女,然后是一个老嬷嬷,穿着一身暗红色的宫装,头上简单几支珠钗,也有五十来岁的年纪了,人老了脸上的肉也多起来了,腮帮上的肉有点下坠,有种一脸横肉的感觉,连原本还算周正的眉眼也挽救不了那下坠的腮帮,不过看样子应该是个有点地位的人物。

  果然,老嬷嬷停留在这些女孩子们面前,“姑娘们,请站成两排。”说话声音很有威严,女孩子们自动照着她的话去做。

  老嬷嬷又说:“我是这宫里的教习嬷嬷,你们可以称我为杨嬷嬷。”

  兰若跟着女孩子们轻轻一个万福:“杨嬷嬷。”

  杨嬷嬷微微点头:“还算知礼,今后三个月内,我将教给大家今本的皇宫礼仪和常识,然后再将你们派往各个宫里服侍主子们。”

  兰若暗暗的想,原来做个女官,还要先参加集体培训。

  “现在你们就跟着我入宫,记住,在宫内,不许大声说话,更不许到处乱看,低头走好自己的路即可。”

  “是。”女孩子们又一个万福。

  她们要走的不过是一个大门旁边最小的偏门,就在这时候,沉重的正门却缓缓打开,一行身着红衣的仪仗队打着明黄的绫罗伞盖走了出来,然后是两排大内侍卫以及两排小太监,最后是一辆朱红八宝华盖车缓缓而出。

  杨嬷嬷马上带着女孩子们跪在路边,低眉敛目。

  仪仗队就在她们面前走过,什么大人物出巡吗?兰若好奇的偷偷抬起头,好巧不巧,恰好那辆八宝华盖车经过眼前,一阵风无意中吹开车窗上绣着锦绣山河的软帘。

  是那张做梦也梦到的面庞,贞元太子。

  第一天进宫就能见到他,这是什么节奏?这明显就是上天给的机会啊。

  兰若一下子站起身来,一边欢呼雀跃一边想往车子跑去:“心肝宝贝,我在这里,你还记得我吗?”

  小太监们马上将车子围住,同时侍卫们抽出腰间宝剑:“保护太子爷!”

  两名强壮的侍卫很快捉住兰若,将兰若五花大绑。

  因为兰若是新进宫的宫女,也算是杨嬷嬷的属下,杨嬷嬷惊得腮帮上的肉都在颤抖,遥遥的朝着贞元的车子叩首:“奴婢该死,是奴婢没有管教好,惊了太子爷的驾。”

  而兰若还在喊:“贞元,是我啊,在现代,在古代,无论何时无论何地,我都是爱你的啊!”

  华盖车旁一名看上去有些权势的小太监斥道:“什么乱七八糟的,既然知道惊了太子爷的驾,还不推出去斩了!”

  “是!”兰若身边的侍卫拖着兰若就往一边走去,兰若的小命也就只有这一小段路的时光了。

  此时的兰若才明白自己身处何种境界之中,不是吧,她原本只是想昂首挺胸的踏进皇宫,大喊一声,皇宫,姐姐我来了,为什么连宫门还没有进,就要人头落地?

 

妾本毒物:邪帝,别缠我

一朝穿越,苏兰若为心爱之人混进皇宫,受尽万般委屈。 被迫殉葬,救下她的人却在数月后赐她一死。 奇迹重生,誓不再让人欺侮她分毫!夺皇权、杀皇后、荼皇子,纤纤素手捧一杯毒酒给最爱的他…… 秋千架上,“看我打下这锦绣江山,送来博你一笑!” 十面埋伏,“杀了我,全我一份忠孝节义;将我的骨灰带给她,全我一份痴心爱恋!” 天牢绝地,“现在,我只不过想安静的和你并肩看斜阳,然后你给我和我们的孩子做晚饭。” (文文已完结,亲们可以放心订阅)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