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问天下,谁主沉浮 > 正文

问天下,谁主沉浮无弹窗_问天下,谁主沉浮最新章节

发布时间:2019/12/5 8:24:32热度:

《问天下,谁主沉浮》小说完结版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现言类的小说。小说全文讲述:丹特咬牙切齿地道:”怪不得夜星寒那小狐狸精,不再攻城了,看来这次樱花帝国从阿加斯港,葫芦湾登陆进攻我国是早有预谋的,她早...

问天下,谁主沉浮

  

  疾风帝国和印月帝国的战争爆发了整整三年,西北地区的生产生活遭到了极大破坏,坚守了七八天的塔尔城,粮食已严重溃乏,但丹特将军今天的晚宴仍然如平常一样的丰盛,这在帝国也是很正常的事,贵族们怎么能够体会到百姓的疾苦呢。

  听了我报告军粮已经找到,丹特疲惫的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却没有说一句话。

  监军勒木尔子爵皮笑肉不笑的道:“我早就对丹特将军说过,只有弓藏队长才能找到军粮,看,怎么样,弓藏大队长果然智勇双全,不愧是丹特将军的心腹爱将。”

  其他七个大队长脸色微变,(紫竹山之战阵亡了两个大队长)坐在我下首的第一骑兵大队副队长艾尔诺斯(我的结拜二弟)皱了皱眉头,欲言又止。

  紫竹山之败勒木尔子爵“居功甚伟”,听他又欲挑起其他大队长对我的忌恨,我心里厌恶至极,好象吃了个苍蝇,表面上却淡淡地道:“多谢监军大人夸奖,其实这次能找到粮食纯属巧合,有个士兵找到了未逃走的一个村民,才得知粮食埋在地下,其他哪个队长运气象我一样好都能找到,哪是什么智勇双全。

  师团长丹特道:“弓藏队长辛苦了,我们敬他一杯。”

  大家干了杯中酒后,丹特道:“诸位,我军在紫竹山......呃,遭到敌军卑鄙的偷袭,损失惨重,加上塔尔城原来的守军,现在也只五千多人,狡滑的敌军急攻了五天,这两天却突然按兵不动,不知何故?“

  第一联队长卢克道:”疾风帝国的主力部队正在围攻天使之翼要塞,攻打塔尔城的只是飞凤军团的先锋部队,魔法师很少,近几日攻城损失不小,恐怕是在等援军吧。“

  第二联队长戈比道:”不须援军,飞凤军团也能攻下塔尔,他们按兵不动必有阴谋。”

  丹特把目光转向我:“弓藏队长的意见呢?”

  我略一沉思道:”两位将军分析很准确,敌军在有能力攻下塔尔之时,按兵不动,既是有保存实力的想法,想必也有阴谋,当然不排除其它战场上有了新的变化,我已派斥候兵去打探消息了,明天也许就有回信。”

  勒木尔子爵道:”弓藏队长真是思虑周密啊!只可惜不是贵族,如果出身贵族恐怕早已做了将军了。”

  我默然地把杯中金黄的麦尔酒一饮而尽,辛辣的液体从喉咙如火般流入肚里,我苦笑,权力,并不是我参军的梦想,但是目睹军队的涣散,贵族的专权,战事的失败,没有权力,自己有天大的本领又能起什么作用呢?

  卡迪莫高原之战,马尔洛元帅的胆怯和无能造成了帝国军二十万人的全军覆没,印月帝国西部几乎成了不设防的地区,被疾风帝国长驱直入500里,国土沦丧,百姓在铁蹄下呻吟,而这只无聊的贵猪仍然在这里妒贤嫉能,争权夺利,帝国就是毁在了这些蛀虫手里的。

  看我不说话,勒木尔也显的无趣,便又开始奉承起丹特来。

  这一顿饭吃的时间不长,便草草结束。

  第二天一早,斥候兵赶回来,带来了惊天动地的消息,樱花帝国趁帝国东部空虚,从阿加斯港,葫芦湾登陆,现已攻占帝国印月城,皇帝逃往南部重镇摩苏尔省。第四军团在阿加斯海战中全军覆灭,军团长伊尔大将军被擒。

  听完这个消息,包括师团长丹特在内的所有人都惊得目瞪口呆,印月之城被帝国称为月神所祝福过的地方,三百年来未曾陷落,是帝国的象征,如今竟失守了。勒木尔子爵面无人色,喃喃地道:“帝国完了,我的家产完了,我的美女没了,一切都完了。”

  丹持将军毕竟是军人,他很快镇定下来,道:“这样看来,塔尔城和天使之翼已成为两座孤城,不可能再有援军了。”

  戈比联队长道:“将军,西北部已经被樱花帝国拦腰切断,如不另谋对策,再守下去,就只能束手待毙了。”

  丹特咬牙切齿地道:”怪不得夜星寒那小狐狸精,不再攻城了,看来这次樱花帝国从阿加斯港,葫芦湾登陆进攻我国是早有预谋的,她早就知道消息,只等我们弃城了。”

  我道:”丹特将军,恐怕敌人很快就会攻城试探我们守城的信心,看我们是否得到消息,夜星寒心高气傲,肯定不会等到天使之翼要塞被攻破再拿下塔尔城,我们不向士兵透露撤走的消息,给敌军以迎头痛击,夜里再迅速撤离。”

  丹特和各个队长都连连点头,第二师团的中高层军官举行了一个紧急军事会议,最后决定放弃塔尔城,由西单郡向西南,绕开由东南而来的樱花帝国军和由西北而来的疾风帝国军,再向东南与南逃的法布尔皇帝在摩苏尔会合。

  果然,在响午时分,飞凤军团又开始了攻城,巨大的石块被投石器扔向城头,弓箭如飞,中间夹杂着魔法师的风刀、冰刀、和雷击,掩护运用云梯,攻城车,向城墙攀登的士兵。

  城内防守的士兵先是躲在城墙后和箭堡后,等魔法师布下防御结界后,猛然冲出,把巨石、沸油向下扔,向下泼,有的向攀登的士兵放箭,掷投枪,攻城的疾风帝国的士兵虽然拿着盾牌,但也躲避不了这样密集的武器的攻击,一个个如草个般地摔下十几米高的城墙,发出连串的凄厉的惨叫,但疾风帝国的士兵仿佛是不怕死不怕痛的怪物似的前赴后继的向上爬,有的地方在弓箭手和助攻的魔法师的掩护下已登上城头,但还未站稳脚跟,又被打下了城墙。

  守城的士兵也没占太大的便宜,有的士兵刚要向下投石,就被利箭穿心,也有的在瞄准时被魔法师的风刀削去了半边脑袋,还有的躲在城墙后,却被从天而降的巨石碾成了肉饼。

  半边身子被鲜血柒红的卡德拉奋起神力和几个士兵把攻城梯推翻了过去,耳朵却被一支冷箭削去了半边,杀红了眼的卡德拉骂了一句:“X她妈的,抱起一块几人才能抬起来的大石朝下扔去,云梯上的拿着盾牌的士兵被磺下去了四五个。

  那边的拿着长剑的梅亚要轻松的多,见了一个爬上来的就是一剑封喉,然后又躲了起来,梅亚在摩苏尔魔武学院学习了五年,普通的士兵哪是他的一合之敌啊。

  攻防战持续了两个多时辰,太阳将要落山时,飞凤军团的士兵才缓缓退去,城头,城下,护城河内布满了尸体,河水变成了血水。

  望着夕阳下的这一人间地狱,我久久无言,在这里生命如此轻贱,他们是为了什么而战?财富,权力,荣誉,这些难道只有通过战争才能得到吗?名将?百战百胜,杀人如麻就是名将吗?

  艾尔维斯和特维斯站在我左右,也凝视着城下,艾尔维斯叹道:“每看到这种情形,我都在想离开学院来参军,到底对不对,太残酷了。”

  特维斯道:”一将成名万古枯,战争就是这么残酷,你不杀他,他就杀你,咱们不离开摩苏尔,难道这里就不打仗了吗?”

  我看到特维斯没有什么表情的脸,心中喑叹,三年的战争就把只有十九岁的青年锻炼的如此冷酷,但他还有思想,那些和他差不多大的士兵已被战争训练成了没有思想、情感杀人的机器。而这场战争不知什么时候是个尽头。

  夜暮将临的时候,丹特将军率先向南撤退了,而我的第一骑兵大队被留下镇守塔尔城,来迷惑敌人,掩护大部队撤退,等黎明时分再离开塔尔城。虽然我们第一骑兵大队已经不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待遇了,谁叫我是平民呢?但面对这个不公平的决定,我手下的三百多人仍然愤愤不平,丹特似乎也有些心虚,走前特意给我留下了最好的战马,以备躲避追兵。

  丹特大军离城后,我便命令士兵杀掉一半战马,艾尔维斯,特维斯和中队长们都呆住了,以为自己听错了。

  艾尔维斯干咳了一声道:“大哥,你是说杀掉战马?”

  我坚定地说:是,杀掉战马。“

  特维斯道:”那是我们逃命用的啊!是我们骑兵的腿啊!“

  我笑道:“用马腿是逃不掉的,还得用人腿。我问你们,如果你们是夜星寒面的对现在的情况,你会怎么办?”

  看到众人迷惑的目光,我又道:“回答我?”

  艾尔维斯道:”既然印月帝都陷落,我们的后路被截,塔尔城就成了孤城,只须等待敌军弃城就可以了,这样会减少损失。“

  梅亚道:”如果我是夜星寒,就派人来招降,施展美人计,说愿对丹特以身相许。哎,嫁给丹特那老小子,太便宜他了,不如嫁给弓藏队长吧,还算年貌相当。“

  虽然处境危险之极,大家仍被梅亚逗的哈哈大笑。

  特维斯道:“如果我是夜星寒,会停停打打拖住敌人,两天后等敌军得到消息,士气低落时,再猛攻,一举破城。“

  我看了下没人发言了,才道:“如果夜星寒象你们说的那样做,她就不会在22岁,以女子之身成为疾风帝国第一位女军团长。

  卡德拉插嘴道:“和大哥同岁啊!”

  其他人正欲知道原因,听卡德拉打岔,不由都怒视他。

  卡德拉傻哈哈的象没事人似的道:“看我干吗?”

  弄得所有人都哭笑不得。

  我继续道:“......夜星寒必有过人之处,她刚刚成名,应该不会因爱惜士兵,而要攻占塔尔城的虚名。她肯定会以我军的鲜血来衬托她的战名——抢在天使之翼被攻破拿下塔尔城。所以她不会象艾斯说的坐等。梅亚的玩笑是有一定的道理的,但风丹特将军的叔叔戈尔登逼反了当年的名将风摩,风摩就是夜星寒的父亲,所以丹特也不会降,她也不会来劝降。而攻城和守城的兵力损失比接近是8:1,夜星寒也不会采取这样有损实力的不智做法。”

  特维斯若有所悟的噢了一声,我停下来示意特维斯说说他的看法。

  特维斯道:”这不太可能,塔尔场城扼阿尔尼尔山系的峡谷而建,是西部的第二座险隘,夜星寒要偷越阿尔尼尔山就等于放弃了重骑兵,骑兵,重甲步兵,这也太冒险了。“

  我笑道:“这就是出奇制胜,不冒险能出奇吗,看吧!丹特必遭伏击。我们要逃得性命,也须死中求活,弃马进阿尔尼尔山系西行。事不宜迟,特维斯五小队士兵宰杀一半的战马,烤成肉干,带好水壶,艾斯、卡德拉的重骑兵全部换成软甲,梅亚严密监视飞凤军团的动静,立刻行动。”

  两个时辰之后,我率领第一骑兵大队的三百多人,两人一骑迅速逃出塔尔城,南行十里后,弃马步行进入莽莽的阿尔尼尔山系。

  当我们刚登上塔尔城西第一座峰——巫云峰时,塔尔城南五十里处,升起了三支魔法加持的火箭在空中燃烧,同时飞凤军团也升起了三支火箭,六支魔法箭在塔尔城南北呼应,然后传来了急促的鼓声.

  艾斯道:”战斗开始了.”

  这时士兵们也纷纷停住了脚步观看。

  只见一条长长的火龙穿过塔尔城向城南赶去,最后在城南四十里处汇成了一片火海,虽然第一骑兵大队的士兵看不到,但战友中伏的场面却似乎呈现在眼前,大家都暗中庆幸没有随着大部队出城。

  仅半个时辰,火龙又向塔尔城移动。

  “这儿的一切都结束了,出发吧!”

  我深深地望了一眼塔尔城,率先走向了黑暗中的群山,走向了一个未知的广阔世界。

  当然我并不知道塔尔城楼上夜星寒也正向阿尔尼尔山方向凝望,重骑兵师师团长亚亚道:”将军在看什么?”

  夜星寒道:”你还记的紫竹山伏击战吧?”

  亚亚眉飞色舞地说道:”怎么不记得,将军您引蛇出洞仅以一千多人的代价歼灭了丹特师团和塔尔城守军近一万人,这必将是大陆战史上的一次经典战役.”

  夜星寒道:”你还记得那个急速脱离队伍,越过峡谷弃马登山进攻我们身后,救出丹特的那个年轻军官吧.”

  亚亚道:”是那个坏了我们的大事的小子,不是他,我们七天前就拿下塔尔了。”

  夜星寒道:”俘虏的士兵说那个青年是第一大骑兵大队的大队长夜月.弓藏,他留在城里殿后,但是城中没有他,逃跑的五千人,连丹特在内大都被歼,也没有他的踪迹,你说他到哪儿去了?”

  夜星寒用手掠了掠风吹乱的发丝问道.

  亚亚疑惑道:“他还能插翅飞了,用魔法阵也转移不了一个骑兵大队呀?”

  夜星寒用手向西指道:”他是飞了,飞到了阿尔尼尔山上了.”

  亚亚惊道:“这小子会星占术吗,时间把握的这么准。“

  夜星寒妩媚一笑道:”他算出了我会越过阿尔尼山阻截他们的归路,便让丹特的主力与我互相拼杀,自己弃马登山向西逃走了。此人两次猜破了我的计谋,走掉他是我们疾风帝国的心腹大患啊!“

  亚亚被夜星寒笑得差点闪了眼,这笑容是她遇到对手时愦常的笑,他不敢正视道:”要不要我带人去追杀他。“

  夜星寒露出讥诮的笑容道:”带重骑兵上山,还是轻装弃马?“

  亚亚张口结舌,无言应答。

  夜星寒轻轻的道:“任他去吧。即使我知道他去哪里,也不知道他用什么方法,取哪条路到?”

  夜星寒又向阿尔尼尔山方向凝视了许久,才自语道:我们会再见面的。”

  

问天下,谁主沉浮》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大雄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大雄梦)或者(kanshu34),关注后回复 【问天下】 或 【谁主沉浮】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问天下,谁主沉浮

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在又一个千年到来的时候,双月大陆陷入了战乱之中,夜月.弓藏(cang),一个没有在魔武学院毕业的学生,凭着一腔热血毅然的弃学救国,然而在现实中他可悲的发现,自己却只有成为叛国者才能救国,只有战争才能得到和平,只有用刀和枪来才能为自己的理想开路。最后他如愿的站在了大陆的至高点,但是他却迷茫了,他是大陆的主宰吗?究竟什么才是这个大陆的沉浮之主。和平的双月大陆,又把一个...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