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仙侠 > 英雄联盟之仙剑 > 正文

《英雄联盟之仙剑》小说吧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20/10/18 13:57:13热度:

《英雄联盟之仙剑》是文笔极佳的仙侠类型的小说。主要讲述:林明月知道,如今莫说他的伪装被看破,就算没有被识破,等到因为擅闯人家洞府被抓到也会现出原形,所以他必须趁着对方还没有把他...

英雄联盟之仙剑

  林明月斩杀了李采薇和他的御子,交战之时声势浩大,恐怕此刻早已引得其他人的注意,此行忽然生出这番变故实在令他措手不及!可是事已至此,那就索性拼上一把吧!(他到现在也不明白为何自己的伪装会被这么个人识破?殊不知其实这都是误会!)伪装之事也不再提,直接踏出了已经化作了废墟的正厅,抬手一道幻术加持到身上化作李采薇的样子,对外面战战兢兢的侍女道:“谁也不准进入正厅,此间出了大事,我去面见师尊,一切等他老人家定夺!”

  “是!”仆役侍女连忙跪倒在地应是。

  将变成了女金刚的曹浣娘收进了囚妖盒,快速踏步而出了李师兄的小院子,直接奔着所谓云雨洞而去!

  既然已经成为魂灯束缚的鬼魂,那么秘密对于它们来说已经不可保守,虽然林明月没有时间询问,可是一些基础的随口一问便知,比如说魏芷儿此时正在云雨洞,被交给了叫做瑛姑的侍女调教!

  一路疾行,不多时已经看到了云雨洞,那是一处不大的洞窟,洞口上安装这一道朱红色的大门,那上面灵气氤氲,显然是件法器级别的大门!

  意识沉浸入魂灯,他问道:“如何开门?”

  李采薇不愧是元婴修士,灵魂虽然还未化作元神,可是毕竟坚韧许多,竟然咬牙坚持不肯出声!

  林明月皱眉,随即放弃了他,将大御子摄来!在阴魂灯中那李采薇虽然能够坚持一会儿,可是他有的是办法让他开口,可是那些办法不过是苦难折磨,玩弄魂体,太过耗时费力,眼下时间紧迫,莫不如审问这个不过筑基修为的女修!

  大御子莹儿此时已经意识到自己已经死了,她眼中满满全是不甘,空虚和怨恨,自从被卖到这合欢宗,一路挣扎求存,放弃尊严出卖色相,终于得了这个李采薇的信赖和宠溺,这才得以通过他得到筑基丹踏上仙途,只是没想到这才成为筑基修士没几年,就遇到了林明月这个煞星,轻而易举的顺手杀了她,这样她如何不怨恨?

  只是如今身处魂灯之内,即使怨恨又能如何?林明月一开口,她就觉得自己的魂魄酥麻难以自制,完全难以拒绝对方的要求!

  “如何开门?如何将那雉女要出来?”林明月问道。

  “你竟然不是谢乾?”大御子惊道。

  “少废话?”林明月厉声道。

  只是感觉到一阵撕裂般的痛楚,大御子莹儿的意识都松散了!她不得不叫道:“仙长,莫要发怒,我这就说!”

  感到再无痛苦传来,她立即道:“云雨洞乃是尊上元庆真人的道场,除了教导弟子讲法的时候,就连身为他亲传弟子的主上都不得进入,仙长只能打进去!”

  “哼!你唬我!”林明月冷哼道,这让大御子形体一阵飘荡,她只觉得自己像是一条被抖散了筋骨的蛇一般难过!

  “若是不能进入,那么你家那个主上又是如何将雉女送入洞府?”林明月问道。

  “仙长请听我一言,当时主上也是通话找出来了侍女长瑛姑,才将那雉女送进洞府,本人并未进入!我听仙长的意思似乎是对那雉女势在必得?甚至不惜与尊上为敌?”大御子莹儿问道。

  “不错!”林明月说道。

  “既然如此,那仙长不如这般,你先化作我家主上的样子诈开洞府大门,然后将瑛姑唤出来!主上与瑛姑是相好,若是许以重利,或许还可以将之带出来!”这大御子莹儿竟然开始给林明月出谋划策起来!

  林明月颇有深意的看了这个身形虚幻的女子魂魄一眼道:“我能信你吗?”

  大御子莹儿惶恐跪下道:“莹儿原本与诸多侍女一般也是被卖到宗门,一路挣扎求生,却不料如今身死!虽然见识浅薄却也知道如何转为鬼修之法,如今莹儿只想着能够帮上仙长好让仙长记得莹儿一个情分,莫要让莹儿再死一次彻底消散在这天地间!”

  这大御子的意思倒也清楚,无非是求能够立功,保住鬼身得以留存!

  深深看了一眼这个女子的魂魄,林明月一转身,撤回了念头,抬手在朱红色大门上叩响!

  就在林明月叫门的时候,一对执法弟子飞速来到了李采薇的院落之前,为首修士见到门前守卫的杂役侍女俱在,于是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李师兄可在?”

  门房的那个役使丫鬟支支吾吾不知该如何回答,另外一个稍稍年长的侍女行礼回到:“回诸位仙长,方才有位仙长来访,不知怎地就与我家主上动手了!不几时就打坏了房屋!我家主上现在赶往了尊上的洞府禀报,他离开的时候说不许任何人入内,一切都要等待他禀报了尊上,等尊上一并定夺!”

  执事弟子闻言沉默,这李师兄是元庆真人的亲传,地位非同一般,虽说宗门之内擅自动手违背门规,可是毕竟人家权势地位在那里呢!再说既然他已经面见元庆真人禀报此时,无非是想要善后!至于其中到底如何,自有元庆真人定夺,也无需他操心了!

  “既然如此,我们就在这里等候!”那为首的执事说道,他手一摆,其他几位弟子纷纷落下飞剑法器,将这院落围拢了起来!

  林明月随口一忽悠,竟然拖住了执法队的弟子,实在是意外,他当初这么一说也不过是抱着万分之一的侥幸,可是如今却是受益良多!执法队这么一耽搁,又给他争取了些许时间!

  林明月幻化做李采薇在洞府外等待,他此时所用的虽然只是简单的变化之术,并没有如之前一般耗费精力伪装化妆,可是这些只有练气修为的侍女杂役是看不出来的!

  瑛姑自洞府之中匆匆走出来,她看到了相好李采薇来访,虽然昨日才见到,可是心里依旧一甜!她快步走上前来道:“冤家,不知道人家正忙着给你训练那个小女娃吗?怎么这个时候来了?”

  林明月道:“宝贝儿,我托你一件事,你将我昨日带来的那个小女娃带出来,我有些事要问她!”

  “什么事情?竟然让你再跑一趟?你可知这女娃训练的时间本就稀少,这一折腾又要少去不少时间!”瑛姑不疑有他道。

  “这女娃身上竟然有我要的机缘,我昨日回去静静一想才想起!”林明月道。

  “莫非你这是不想将她献给尊上,而是留着自己用了?”瑛姑疑惑问道。

  “这倒不是,要知道,洞府中的御子侍女都已经知晓我进献了一个半妖女娃给尊上,若是反悔,定然让尊上不满,所以我只是想让你带她出来,我亲自施法逼问机缘所在,事后你继续带她回去训练调教!”林明月说。

  “这······”瑛姑有些迟疑,想了想她道:“那好吧!你可快点!”

  “嗯,我会的!”林明月道。

  颇有些无奈的看了他一眼,瑛姑道:“真是冤家,上辈子欠了你的!”说罢,转身回了洞府!

  林明月心中不知道方才交战之处到底能够拖延多久,可是他只能焦急的于洞府外等待!

  晃晃悠悠,一道影子自天边飞来,待到飞近了才发现,这是有一人乘坐一艘柳叶般的船状法器,待到那修士落地,林明月才看到,这竟然是个眉目俊俏,颇有些妖艳的合欢宗弟子!

  “哎呦!二师兄,你也在这里啊?怎么,你不知道师父正在闭关吗?”那人竟然是李采薇的师弟。

  林明月不知道平日里李采薇如何与此人对话,所以只是歪歪头,并不答话。

  “师兄,你还在生采菊的气啊!人家给你赔罪还不行吗?”这元庆道人门下弟子是采字辈,此人道号正是采菊!也正是应了他的道号,他男女不忌,俊男美女他都要,看上去妖里妖气像个伪娘,实则是个双向取向!

  林明月不知道李采薇到底与这采菊间有什么恩怨,现在也来不及问,只是就着此人的话装作不愿理睬!

  “师兄!”这采菊居然试图去拉着“李采薇”的手臂撒娇,这在激起了林明月一身恶寒鸡皮疙瘩之外还让他心道不好!

  这变幻之术只是粗浅的小术法,甚至应该算作戏法,并不是如同林明月记忆中大圣的地煞七十二变或者天蓬的天罡三十六变那般变什么是什么!究其原理不过是一层光影罢了,倘若接触到了施展此法的修士,那么光影就不再奏效了!

  不着痕迹的躲开采菊的手,林明月回忆着李师兄说话的声音道:“离我远点!”

  采菊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哀怨道:“师兄,你就是这么讨厌人家吗?人家那里比那瑛姑差了,那里比不上你的莹儿了,人家对你真心实意难道你不知道吗?”

  林明月只觉得自己要吐出来了,可是面上还不得不装作无事,这下他不得不开口道:“女人只是采补鼎炉,如何当真?你我身为合欢弟子,应当记得,情爱于我们没有什么意义!”

  他这可不是信口胡说,而是一位被小舅苏小山击杀的合欢谷修士临终遗言,如今被他想了起来忽悠这个性取向特殊的采菊!

  可惜的是,这个采菊听话只听前半句,他欣喜道:“果然,师兄你也意识到男女之爱是没有前途的吗?只有我们两个之间才是真爱!师兄,我对你是真心的!自从第一次见你,闻到你身上勾魂摄魄的体香我就深深地为你着迷,我······咦?师兄,你身上的味道怎么变了?”

  这果然是奇人,不只是取向不正常,就连识人都可以靠着鼻子嗅到某些激素的味道,他所谓的体香大体就是如此!这种识人之法之下莫说林明月只是用来简单的幻术变化之法,就是费尽心力化妆伪装也难以逃过他的鼻子!

  “你不是······”他说道,可是身前忽然爆出了护罩,一并闪烁着幽兰光泽的长剑展开了他的护罩,另一柄匕首刺穿了他的丹田!他嘴巴动了动,把最后两个字吐出:“······师兄!”

  采菊的修为是结丹元丹三转,并且护身法器并不如李采薇那般强力,所以在林明月不惜使用大虚空剑的前提下被一击破盾,而后轻易的收取了性命!

  杀了此人,林明月不只是担心被立即识破的心放下了,就连被他恶心的难受感都骤然远去,这个世界终于清静了!来不及毁尸灭迹,法诀连连变幻,将魂魄收入了引魂灯,尸体封存在了囚妖盒里面!也顾不上里面的白马和曹浣娘会对突然出现的尸体作何反应!

  恐怕谁都想不到,在宗门内部,一个化神期长老的道场的门前,林明月竟然有如此大胆,悍然出手灭杀了一个真传弟子!

  环视四周,此处并无其他人,这让林明月松了口气,可是紧接着他的心就提了起来!

  原因无他,是因为那洞府的大门此刻敞开着一条缝,显然刚刚他全神贯注要偷袭采菊,竟然没有发现门内居然有人偷窥!顾不得暴露的危险,神念自门缝探入,却发现是瑛姑抓着魏芷儿的领子向着洞府深处飞奔!

  瑛姑今天带着魏芷儿出来的时候心里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儿,可是又说不出哪里不对来,好巧不巧的就让她看到了“李采薇”偷袭灭杀“采菊”的场面,她忽然意识到,这个人定然是假的!她立即停住脚步,抓起来魏芷儿的衣领就向着洞内狂奔!

  身为一个练气十一层的后天高手,一身轻功造诣不凡,虽然不比修士化光御器,可是速度也不慢!可仅凭如此,就能逃过一个修士的追击吗?显然是不可能的,否则仙凡之别岂不是成了笑话?

  一只手轻轻地搭在她的领子上,用力一拽!她的身形不由自主的如同被线扯住的风筝骤然停滞!然后她就觉得周身奔腾的真气忽然消失不见,连动弹都动不得!

  被瑛姑抓着的魏芷儿忽然发现,瑛姑居然被一个人抬手间禁制起来,就如同之前那个该死的谢公子和李师兄一般!再定睛一看,来人正是那个可恶的李师兄!她想要躲避,可是却也被抓了个正着!

  “你这个坏人,混蛋,王八蛋,快放开我!!!”她奋力踢打挣扎,却不料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那声音道:“芷儿别闹,是我!”

  小姑娘闻言愣住,他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之人道:“师父哥哥?”

  探手一摸,那李采薇的脸一阵水幕一般的波动,露出了林明月的脸来!见到了林明月,小姑娘先是目瞪口呆,而后嘴巴一撇,再也坚强不下去了,放声哭道:“师父,你怎么才来啊?我还以为你不要芷儿了!呜呜呜······”

  魏芷儿哭着投入了林明月的怀里,嚎啕大哭,这些时日受到的委屈仿佛都在此刻发泄了出来!

  林明月抱着芷儿,抚摸着她的小脑袋,忽然间觉得自己冒险闯进来是值得的,原本就当做妹妹在养成的萝莉如今看来平安,那就比什么都好!尽管他没有办法将自己当做一个师父,但是作为哥哥还是可以的!

  “师父,你去哪儿了啊?那些坏人被你打跑了吗?”魏芷儿想起了当初林明月是因为遭遇强敌才与自己分离,她含着眼泪哽咽问道。

  “嗯!坏人让师父哥哥打跑了,芷儿,我们先离开这里好吗?哥哥把你收进囚妖盒里面,不要害怕!”林明月柔声道。

  “嗯!”魏芷儿脸上还挂着眼泪,却认真的点点头道。

  囚妖盒里面本就没有考虑过舒适性,以前林明月提出若是遇到危险来不及护持小姑娘逃跑的时候就可以将她收进囚妖盒里面带走,可是魏芷儿怕黑,死活不肯答应,这才生出这许多事端来!如今身处险地,她心下明白不能再任性,也不再纠结许多,只是乖巧的答应了下来!

  “给,这是哥哥给你的小玩意儿,用这个泡泡将白马和里面一个姐姐收进来,就不怕颠簸了!”说着林明月递给了她一个小小的水晶球!这是个不起眼的小玩具,是小时候林明月和邱明宇去黑水河玩水的时候邱清泉为了防止二小意外落水才炼制的小玩意儿!叫做壬水球,没有什么大的威力,只是能制造一个防御力不错抗撞击的泡泡水球!如今交给芷儿算是安抚她的玩具吧!

  “谢谢师父哥哥!”小姑娘的注意力果然好转移,漂亮的水晶球很符合她的喜好,抱着壬水球,被林明月收进了囚妖盒!

  魏芷儿一进入了囚妖盒里面,立即看到一具尸体,吓得她尖叫一声!好在她如今胆子大了不少,倒也不至于被吓哭当场!

  听到了魏芷儿的尖叫,白马第一个反应过来,唏律律地跑过来!

  “白马?”惊骇中的魏芷儿惊喜的发现,白马居然也在,她忘记了什么死人,惊喜道:“你怎么也在这里?是师父哥哥找到你的吗?”

  白马不会说话,只是把硕大的马头在她身上蹭来蹭去,还用马嘴去舔她的脸,惹得小姑娘咯咯直笑!

  说来这小姑娘也是心大,见到死人的事情已经不记挂在她的心上了,她这才有机会打量四周,发现除了白马和自己之外还有其他的人在!

  扑到在地上衣衫沾满了血迹的死人不算,另外有两个修士盘坐在地上一动不动,还有一个身材壮硕的“哥哥”好似着了魔一般自言自语来回走动,只是师父哥哥说的姐姐在哪里呢?

  找了一圈没有找到,索性不再找了,把微薄的真气输入了那玩具壬水球之中,一道水波闪过,形成了大大的水泡将她和白马罩住!水泡飘起来,晃晃荡荡的在这方漆黑的空间中飘来荡去,白马本是惊慌的,可是毕竟是随主人经历过飞行的,惊慌过后看着魏芷儿玩得不亦乐乎,于是也开始好奇的打量起这神奇的泡泡来!

  一人一马在水泡里面玩得开心,可是在外面的林明月却遇到麻烦了!

  他随口一说虽然阻挠了执法队的探查,可是因为瑛姑意外看到了他灭杀采菊的情景,惊恐地逃回了洞内!林明月不得已闯进了洞府之中,尽管他在没多远的地方就拦住了瑛姑,可是毕竟还是触动了洞府的阵法禁制!

  糟了!林明月心道,他不再犹豫,当即踏上斩风化作一缕清风向着洞府大门而去!

  洞府作为一个修士的道场,又如何不会设下禁制呢?当然林明月进入的还不够深入,所以就没有遇到厉害的手段,可是即便是这样,他也被警戒的法阵发觉了!

  云雨洞的警戒法阵有两道,其一比较正常,乃是探查一切活物入内的情况!其二比较奇葩,那就是探查是否有男人进入!作为一个采补道的修士,元庆道人对于其他的男人本能的防范与排斥!这倒也不怪他,身处这么一个宗门,若是不看紧点,名下的御子恐怕都会不知道跟哪个小子跑了!这宗门之内,男人对付女人,女人迷惑男人的本事多了去了!

  当门口第一道禁制发出警报的时候他是不以为然的,以为是那个弟子又进献来了新的侍女了!比如说前两天送来了个半妖雉女的时候就触动过这个警报!他虽然在闭关,可是这里毕竟是他的道场,这里的一举一动哪里能逃脱他的监控!

  可是当第二道禁制被触动的时候,他眉毛一跳,出离地愤怒了!居然,竟然,有个男人闯了进来?

  他中断了行功,呼啦一下子站了起来,将一旁辅助他行功的御子掀开了好远!他眼神的焦点并不在眼前,反而在虚空之中,显然他在通过禁制观察情况!在禁制中,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男人,那就是他座下二弟子李采薇,只是身为化神修士,尽管隔着禁制,可是他一眼还是瞧出了此人乃是用幻术变化之术伪装的!奈何不再现场却难以破除!

  “是什么人这么大胆?竟然敢私闯我元庆道人的云雨洞?”他的声音隔着层层禁制穿过去,直接传到了林明月的耳朵里!紧接着他发动了外围的其他禁制,想要将这个大胆的男子留下!

  林明月御风而行是多么的快速,可是就这样他还被最外层的禁制锁住,只这个瞬间加诸到他身上的禁制就有七八道,这还是在最外围,否则那层层禁制不需要发动,只是灵气的压力足以将他压制得动弹不得!

  “开!”林明月低喝一声,无双剑意爆发,生生在这禁制上切开一道缝隙,剑步一迈踏出了那即将合拢的大门!

  一脱困,林明月顾不得惊扰他人,驾驭起来斩风剑飞空而去,直奔合欢宗的山门而去!

  他这么一飞原本不算什么,大多数的合欢宗弟子门人都只是心中奇怪,为何此人敢于如此明目张胆的违反宗门禁令,于山门之内御剑飞空,绝难想到此人竟然不是本门弟子!

  “你到底是何人,竟敢擅闯本尊洞府?执事弟子,还不给我抓住他!”元庆的声音传来,听到的合欢宗弟子顿时炸了!

  这兄弟可是猛人啊!竟然敢于闯进小心眼儿的元庆尊上的洞府,这若是被捉到可就惨了!只是不知道他是哪一洞府的同门!

  碍于尊上的命令,这些弟子纷纷驾驭飞剑法器等等飞空而起,向着一路急飞的林明月围拢而来!那场面竟然如同炸了群的马蜂窝一般升腾,若不是那各色法器飞剑之上光华流转色彩斑斓,恐怕都让人以为误入了什么妖禽领地一般!

  “那弟子,立即束手就擒!”执法队的人最为迅速,之前带队的那名修士领着手下围拢过来,对着“李采薇”大喝道。

  可是待飞到近前却惊呃发现,此人竟是李采薇李师兄!他迷惑的问道:“李师兄,你这是···这···”

  林明月如何会与他磨蹭,口中模仿这李采薇的声音喝道:“闪开!”说着,身形没有丝毫的停滞,直接撞了过去!

  那执法弟子虽然领命拦截,可是毕竟没有杀意,见到林明月御剑撞过来的时候已经失了先手,所以只能狼狈的闪开!

  林明月知道,如今莫说他的伪装被看破,就算没有被识破,等到因为擅闯人家洞府被抓到也会现出原形,所以他必须趁着对方还没有把他当做外敌生死勿论的时候冲出去!

  储存于空白玄晶中的谢乾的法力已经不多,他必须抓紧了!他这一路飞窜若非使用得自谢乾的“本门法力”,恐怕早就有无数飞剑破空而至,将他刺成马蜂窝了!

  既然尊上是要捉人,那就是要活捉了,显然太过致命的招式不能使用,于是这些起飞的合欢宗弟子纷纷在驾驭法器的同时掏出了各自的宝贝法器,朝着林明月施展而来!

  林明月瞳孔收缩,间不容发间与斩风的剑光化作一体,竟然是将踏前斩的奥义融入了御剑飞空之中,这些法器术法来势越猛,他的速度越快,到了最后竟然就如同不可见的影子般自重重阻截中突出!

  “什么?”有修士大喊道。

  “不可思议,不可思议······”也有人一脸不敢相信的说。

  这些阻截的弟子以结丹期为主,间或有数名元婴修士也在其中,这数十名修士一起出手声势浩大,虽然都不是杀招,可是也不是等闲之人能够避开的!

  他们那里知道,林明月此时的御剑之术承袭了部分疾风剑道的特性,特别是关于御风的特性!对手越多,搅动的气流越乱,他的踏前斩就越快,他以踏前斩奥义融入御剑飞空之法,最适合在这种乱战中取得优势,其实在刚刚那种乱象之中,纷杂的气流太多,不断累积增加的速度太快,以至于他都险些有点驾驭不了了!不过也正因如此,他才能躲开如此密集的攻击!

  留下一地被惊掉的眼球,林明月扬长而去!眼见着就要飞出山门,却见到一柄剑自虚空探出,直直地向他刺来!

  这一剑与那些束缚法宝之流的东西不一样,这一剑有着剑意附着其上!

  林明月的眼睛一亮,想不到在这表面上风花雪夜,暗地里男盗女娼,平日一副正派宗门样子,背地里邪术都敢普及的合欢谷竟然能遇到如此高手!此人修为不算高,但是也比他好了些,是元婴初期!此人所用的剑不算合格,太过花哨!可是此人毕竟是修炼出剑意了!尽管有着太多的不合格,可是勉强也可以算上剑修!

  既然只是堪堪勉强算得上剑修,即使是修为高出他一个境界,恐怕也不能让林明月称一声高手!可是林明月之所以如此说,全都是因为他那不同寻常的剑意!

  此人剑意与众不同,其中并没有寻常剑意的锋锐凛冽,反而是弥漫着大量的情绪!喜!怒!哀!乐!爱!恨!情!仇!

  虽然缭绕盘旋并不凝实,可那毕竟是剑意!

  那柄飞剑无颚短柄不能握持,其上雕纹镂空,精美华贵,像是装饰多于像剑!可是修士的飞剑又不是寻常武林中人手中的宝剑,造成什么形状又有什么关系呢?

  就是造成一个大饼,只要剑气锋利,可以穿梭飞掠来往无碍,那么也能算得上是柄好飞剑!

  林明月虽然觉得那剑不合格,也是因为他的喜好贴近于凡俗剑客而已,只是他的一家之言!而且这其中未必没有他不能御剑千里之外的酸溜溜!

  不管怎么说,眼前这一剑他是要抗过去的!元婴一剑本应该磅礴辉煌,可是这元婴修士一剑刺来,不疾不徐,不快不慢,轻飘飘,慢悠悠,可是在林明月看来比之之前漫天法器法术来的恐怖得多!

  不敢硬接,实在是其中弥漫的剑意太过诡异!侧身避开一剑,周身弥漫的疾风剑意随着暴走的罡风与之对抗!

  疾风剑意,锋锐,不羁,洒脱,而莫名剑意却缠绵悱恻,就似那人类万般手段都斩不去的情绪情感一般!林明月的疾风剑意去,他就退,而当疾风剑意掠过,那弥漫的情绪又会迅速填满方才留下的空隙!

  林明月与此人的交锋只有这么一下,一击不中,此人并未再次出手,林明月如同一颗飞星急速远去直接撞在了山门法阵之上!

  刚刚丢了面子的诸多修士见状哈哈大笑,这个小子身法滑溜,怎么这会儿却犯傻了?那护山大阵哪里是可以这么贸然闯进去的?就算这护山大阵宽出严进,可是这么冒冒失失的撞上去,绝对会被层层禁制压制成一块不能动弹半分的活肉!方才他们这么多人为了捉他丢了不小的脸,他怎么转眼就自投罗网了!实在是好笑,实在是解气!

  这些人所想不错,一进入了大阵禁制,林明月只觉得身上的被施加了一层又一层的禁制,以他与灵剑斩风的默契,在这段短短的阵法显现的光幕中步履维艰!

  快了,就快了,眼见着接触道了阵法的最外层,他像是一个意图挣脱蛛网的飞蛾般努力撕扯,却怎么都难以逃脱出去!就差那么一点点的距离却成了天堑!

  因为此事提前出关的元庆道人见此也不再着急了!他此次气急败坏的提前破关,本来是要大发雷霆的,可是当他看到这小贼如此搞笑的一幕也不由得怒火顿消!这小贼竟然被吓得慌不择路闯进了护山大阵,他也乐得看他拼尽全力却无济于事的样子!他收敛了自己脸上的怒容,装作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飘然落地!用手拢了拢鬓角发丝,防止刚刚飞掠中狂风吹乱了头发影响形象!

  林明月也就是没有看到这一幕,不然他肯定想要问一问,这合欢谷的门规是不是有一条头可断发型不能乱的门规?

  在大阵的光幕中,林明月驾着斩风努力向前推进,就如同扯着拉力极其庞大的橡皮筋儿一般,咫尺的距离却难以跨越!眼见着身上的束缚越来越重,谢乾的法力马上就要耗尽,眼中闪过一丝狠色,竟然从斩风上脱落下来,探手抓住斩风的剑柄,一人一剑合二为一,以身化剑施展出了他目前攻击力最为强悍的大虚空剑!大虚空剑的特性不知是什么,可是威力却一定是强横的!

  果然,大虚空剑没有让他失望,硬生生展开了最后一段距离!连并剑身,林明月全身弥漫着虚空剑意的幽蓝剑芒,剑尖艰难接触到了大阵的最外层!

  咦?元庆道人惊呼,这人看上去是本门弟子,可是其爆发出来的手段却不是本门所有!尤其是其中这最后一下爆发出来的剑招,其中那幽蓝之色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可是从那竟然生生斩开半寸禁制的威力来说,当算得上绝招了!

  若是一会儿擒下此子,定然要逼问其所得传承,这等功法由一个结丹的小修士来修炼有些浪费了!再说了,他元庆并非什么大度宽容之人,这人以变化之术假冒他的二弟子闯入了他的云雨洞,还带走了弟子进献给他的鼎炉,这让他如何能够放过他?只是身为一个有头有脸的人物他不能表现得太过急切,免得有失风度!

  他朗声道:“小子,你无需再逃了,老夫免你死罪!”

  元庆道人算起来已经一百多岁快要两百岁,可是看起来依旧俊朗阳刚,风度翩翩!他一开口,恍若天成的气场弥漫而出,让在能看到他的众多女性一阵目眩倾心!

  并不是这些女人花痴,而是这元庆修炼的功法已经到了一定的境界,他的一举一动无不能牵动周围女人的神经和注意力!修炼他们采补道的人到了如他这般境界,若是想要对付凡人女子,恐怕勾勾手指就能让她们巴巴地赶过来!

  林明月依旧在发力,如同没有听见一般,这让元庆道人脸上的面子有些挂不住!

  他强压怒意道:“老夫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林明月不为所动,终于身上最后的一丝谢乾的法力耗尽,而他的斩风灵剑的剑尖已经突破了最外层的光膜,也是最坚韧的一层禁制!

  是时候了!他心里暗道,随即净化开启,一道银白色的灵光自他身上闪过,不论是身上被加诸的禁制,还是那层层的光幕,都被这看似柔弱的银白光芒迫开!那些禁制本来仿佛顽固的油渍附着在林明月和斩风的身上,而如今被净化之光一照,就如同遇到了油烟净的油渍,顷刻间灰飞烟灭!

  本身全力飞行的林明月脱离了束缚,强大的推力将他和斩风电射而出,破开了那护山大阵的光幕直插云霄!

  被破开的大阵光幕再次自我修复合拢,可是那原本像是陷入了胶水的苍蝇般挣扎的小修士此刻却已经鸿飞冥冥!杳不可查!

  原本顾忌形象的元庆道人此刻无意识的张开嘴,似乎难以相信眼前所见!不只是他,几乎所有目睹了一个修士破开护山大阵离去全过程的合欢谷修士都是一副见鬼日了狗了的表情!虽然这大阵只是日常运转,并没有启动其中杀阵,可是也不应该这么轻易被逃走了啊?是不是哪里搞错了?

  当众人回过神来,林明月早已经飞远了!

  “尊上。怎么办?”一个执事弟子躬身问道。

  沉吟了一下,元庆道:“此事你们不用管了,我亲自追查!”,说罢他转身飞回了洞府!

  “是!”那执事弟子应道,他没有发觉的是,返回洞府的只是一个傀儡,而元庆的真身早已手持令牌冲出了护山大阵,追着林明月离去的方向而去!

  若是说林明月爆发出来大虚空剑只是让元庆心生一些贪念的话,那么当他使用净化脱困而出的时候,元庆的心中就不只是贪念了!还有着野心!

  他认定了,这个不知道真面目的弟子身上定然有着奇遇,而那能够洞开禁制,甚至无视护山大阵的宝贝已经可以算是战略性的法宝了!这等东西一定一定要掌握在自己的手里!所以他不动声色的用傀儡替代了自己,真身则迅速通过了大阵,沿着那小贼离去的方向追寻而去!

  若是得到了这件宝贝,就可以破开别家宗门的护山大阵,那时候恐怕会惊掉一地眼球!给宗门,给他自己,带来丰厚的回报!甚至可以帮助不善争斗的合欢宗以弱胜强!

  总之在他的眼中,这个小贼的价值极高,他必须紧紧的咬住不松口,免得被别人抢了先!于是他离开了宗门一小段距离之后,迫不及待的放出一款扁舟样式的飞行法器坐到其中,化作一束光芒飞去!

英雄联盟之仙剑

有魔问:你能御剑千里之外?明月说:不好意思,我办不到!也有妖问:你能否放弃剑道?明月说:不好意思,我还是办不到!又有佛问:可否放下屠刀?明月说:你瞎?我拿的是仙剑!不是仙刀!最后有人问:那你可否放下屠剑立地成佛?明月说:咦?成佛这么容易?不过臣妾,呃说错了,是本尊真的做不到啊!好吧好吧!以上都是胡扯,这是一个纯种撸瑟儿魂穿修仙的故事!...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