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古言 > 我要当盛唐皇帝 > 正文

我要当盛唐皇帝小说全文精彩试读第10章死局

发布时间:2020/7/1 17:02:49热度:

《我要当盛唐皇帝》小说完结版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古言风格小说,小说全文讲述:委托他侦查幕后真相,便是公主为顺理成章地找他秋后算账而预埋的藉口。...

我要当盛唐皇帝

  “我冒犯你什么啦,碰两下,无心之过就是死罪不成……好吧,你是公主,你说啥就是啥。”

  这话李琅放在心里,没有说出口。在惹不起的公主面前,不能去争死理,要是惹得公主改变主意就杯具了,那可是说杀人就杀人的,所以李琅还得作感恩状,“多谢公主宽宥。”

  刚才一直咄咄逼人的公主这么轻易就手下留情,前后反差比较大,李琅抹着冷汗,庆幸自己还能继续站着喘气的同时,也甚是不安。

  李琅正自惴惴,耳中已经听到公主向他沉声发问:“那个疯子是你二叔,你说,他突然发疯,缘故何在?”

  杨錡心中有鬼,听公主这么一问,顿时吓了一大跳,他琢磨不透公主想要干什么,忙将两道威胁的寒芒射向李琅:“如实道来,休得胡说。”

  杨錡如此紧张,欲盖弥彰,李琅已经可以肯定,李昌贵是杨錡指使的,不过他没有证据。即便有证据,也不能将杨錡供出来。

  殊不见,李昌贵刚刚想要出言指控杨錡,立即就被公主处死,这是活生生的前车之鉴。

  在不明白公主用意的情况下,言多必失,李琅只能推脱:“不清楚。”

  “你必须说。”公主根本就不给李琅敷衍塞责的侥幸,疾言厉色道,“本宫落水这件事必有内情,不排除蓄意谋害,如今你是唯一的嫌犯,必须给本宫一个交代。”

  公主严词相逼,竟然将李琅定性为谋害她的嫌犯,一旁的杨錡听到,吓得不轻,脸都白了,难道公主要大张旗鼓地追查落水真相……

  “我落水之前是一痴哑之人,懵懂无知,实在不清楚内情。”

  见李琅心里多疑不肯就范,公主冷哼一声,径直喝令道:“既然你不清楚,那本宫就委你彻查此事,弄清疯子吩咐你以下犯上,将本宫弄下水的幕后真相。”

  “查案是官府的份内事,交办给我多有不妥。”李琅吃了一惊,“我怎么查?”

  “本宫不管你怎么查,总之本宫需要落水之事的幕后内情。”咸宜公主白嫩无暇的娇颜上寒霜凝冰,美丽的眼睛变得利如刀锋,“虽然本宫已经饶恕你谋害皇亲之罪,但你若是查不出真相,抑或是捏造、谎报真相,本宫依然会将你处死。”

  “这……”

  公主的命令是一种赤裸裸的强权,李琅不答应也得答应,没有什么道理可讲,李琅恍然有些明白公主的用心了,一下子如堕冰窟。

  公主适才口称饶恕他,相信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生搬硬套地弄出杨玉环来狐假虎威,但这种无中生有的事情糊弄得了初一,瞒不过初二。只要公主回去跟杨玉环一碰面,他的谎言立时就会被戳破,受到欺骗的公主肯定会来找他算账。

  委托他侦查幕后真相,便是公主为顺理成章地找他秋后算账而预埋的藉口。

  李昌贵是杨錡指使的,他当然查不出别的真相。

  但如果他如实指控杨錡,又会落得跟李昌贵同样的下场,甚至更惨,因为此时不但咸宜公主,连杨玉环和杨家人也不会放过他。

  也就是说,查得出或查不出,他注定都是一个死。

  现在处死他,杨玉环也许会对公主有点不友好的想法;但在事后处死他的话,出于保护杨錡的需要,杨玉环就会举双手赞成,甚至催促公主处死他。完事后,杨玉环还会对公主心存感激。

  巧妙地延缓一下处死他的时间,坏事就变成好事,公主的这颗心啊。

  李琅欲哭无泪。

  杨錡却是大大松了一口气,很明显,公主并非真要查明是谁指使的李昌贵,只是想两全其美:

  既当众给了杨玉环的面子,不让杨玉环引起误会,示好杨玉环;又可以有藉口在事后名正言顺地处死李琅。

  公主不是说了嘛,李昌贵被处死后,李琅就是唯一的嫌犯。

  公主可是将李琅定性为嫌犯了啊。

  杨錡觉察出这种定性的智慧所在。

  近年来,各地祥瑞频传,真假莫辨。如果李琅痴哑顿消的奇迹真是来自他自己宣称的老君赐福,跟道家祥瑞有关,那么咸宜公主私下里处死李琅是会受到朝野非议的,以公主素来爱惜羽毛的性情,一定不敢随意处死李琅。

  但若是定性李琅为谋害公主的嫌犯,情况就截然不同了,李琅或许会被打入废太子李瑛谋反逆案和武惠妃被鬼魂索命谜案。

  四年前,开元二十五年,咸宜公主的亲生母亲武惠妃为了能让自己的亲生儿子寿王李瑁立为太子,和咸宜公主的丈夫驸马杨洄联手,将太子李瑛、鄂王李瑶和光王李琚构陷为谋反,李瑛三人因此被废为庶人并被赐死。

  构陷很成功,但武惠妃事后并不好过,据说多次见到李瑛三人的鬼魂向她索命。武惠妃因此害怕成疾,大病不起,请巫师在夜里作法,为李瑛三人改葬,甚至用处死的人来为李瑛三人陪葬,各种能想得到的法子全用尽了,可都没有用。

  在害死李瑛三人大半年后,武惠妃终于熬不住了,时年38岁,在一个大美女的美丽和成熟结合得最完美的花信年华,就自己吓死自己,被朝廷追谥为贞顺皇后。

  听说在她香消玉殒之后,鬼魂作祟的事也随之自然消失了,怪哉。

  鬼魅索命之荒谬事,国朝很多人相信,然而更多的人却是不信,认为其中定是有人搞鬼而非什么鬼魂作祟。

  只是,朝廷查办之下,却毫无结果,武惠妃之死遂成为一桩未解的谜案,但朝野上下纷纷传闻说,贞顺皇后其实是被废太子李瑛余孽装鬼害死。

  试想,李瑛从开元三年被立为皇太子到开元二十五年被害死这长达二十二年的岁月中,足以形成一股依傍于他的势力。李瑛被害死之后,该势力自然是树倒猢狲散,但也许还有那么一些忠信之人心有不甘,暗中利用鬼魅之事为李瑛报仇也说不定,如此更符合常理。

  众口铄金,煞有其事地说得有鼻子有眼,坊街市井沸沸扬扬,最后弄得皇帝也有些怀疑,为防备有人暗害与贞顺皇后和杨洄都有密切关系的咸宜公主,皇帝打破钦制,特拨卫率三十人入侍公主府,归属公主府邑臣司,贴身保护公主的安全,一直延续至今。

  这可是独一无二的极重恩典。

  需知,如今不比中宗时期,当今天子从太平公主、安乐公主等人身上吸取了公主们骄奢乱政的教训,为限制公主们的悖逆妄为,皇帝定下开元新制,不但大幅削减了公主们的封户,还对公主们有其他诸多限制。就拿侍卫这一方面来说吧,总隶属于宗正寺的各个公主府邑臣司里面,负责随扈公主们的皇家卫率不超过三人,其他诸位公主,包括霍国长公主,都没有逾制。

  而独独咸宜公主的卫率高达三十人。

  由此可见陛下对李瑛余孽防范何其注重,对咸宜公主何其爱护,一如当初其他公主们或没有封户,或封三百户,或封五百户时,独独咸宜公主一枝独秀,实封高达一千户,搞得其他诸公主极不服气,群起去跟皇帝闹,要求一视同仁。

  在这种防范极严的护卫下,皇帝最宠爱的公主仍然发生了落水事件,以致差点溺亡,可想事情性质之严重。

  如果李琅被定性为谋害公主的嫌犯,自然就会被归结为谋夺皇位,害死贞顺皇后的李瑛余孽,必死无疑。

  到那时,即便公主可以口称饶恕李琅,但皇帝和朝廷却绝不会让李琅活着。

  李琅宣称自己是道家祥瑞也保不了小命……除非朝廷承认李琅为道家祥瑞,嫌疑才会自然冰释。

  但李琅不过一乡野草民,根本找不到呈报祥瑞的门路和关系,要朝廷承认他为祥瑞几乎不可能。

  杨錡不禁由衷赞叹,公主真是冰雪聪明,事先未雨绸缪地堵死了李琅借用祥瑞之说保命的退路。

  李琅死定了。

  杨錡知道李琅是冤枉的,但他没勇气跳出来为李琅辩白,唯有替李琅默哀,心道:

  一件浪漫的情事弄成这样,说实话,我也不想的……

  公主为什么一定要置李琅于死地?肯定是公主异常恼恨李琅跟她有过肌肤之亲,我暗恋公主这么多年,连公主那香嫩滑腻的小手都没能碰着,李琅一个肮脏的卑贱的乡巴佬却在高贵公主雪白无暇的玉体上又摸又吻。

  哼。

  想到这里,杨錡的心堵得慌,醋意翻滚,顿时又觉得李琅该死,十分该死,快点去死,他忍不住愤怒出声:“该死的田舍郎。”

  “杨郎,何必跟一个微末平人计较。”

  杨錡先紧张后轻松,再愤怒的表情变化,全都落入了咸宜公主眼中,大美女展现了一个诱人之极的微笑给大帅哥,笑容如新生的花蕾在阳光下绽放。

  “是,让殿下见笑了。”

  在公主的笑容下,杨錡有种直觉,公主恐怕已经知道李昌贵是受他指使的,或许聪明的公主还明白了他指使李昌贵的意图。

  他该不该向公主坦诚一切?他与公主的感情会不会因此只能追忆?

  “你可以走了。”咸宜公主转向李琅和两名车夫,玉容复归冰冷,下令放李琅离开,同时喝令侍卫处死车夫,“将那两名莽夫杖毙。”

  “我等无辜,请殿下明察。”

  两名车夫慌忙惨声求饶,这算怎么一回事儿,始作俑者李琅被饶恕,他们这些受到殃及的无辜池鱼反倒被处死,天理何在?

  就因为他们的主家是蓟国公,而李琅的故旧是太真仙子……所以他们只能成为替罪羊被公主宣泄愤怒。

  “殿下饶命……”跟两名车夫同一车队的其他几名车夫齐齐跪倒在外面喊冤。

  “请将他们放了吧。”就算出于最基本的良心,李琅也得为无辜的车夫求情,“他们说不定跟公主落水的幕后内情有关,公主既然委托我查案,总该留下人证给我吧。”

  公主冷冷地盯着李琅,这个衣衫粗俗脏破的贫苦贱民看着就让她心烦,本不愿理会,但李琅推说查案需要,众目睽睽之下她却是不好做得太露骨。公主玉手一挥,很不耐烦道:“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将两个莽夫,还有外面那些替他们求饶的所有人统统杖责二十。”

  在无辜车夫们被侍卫们拖下去杖责的成片惨叫声中,李琅被咸宜公主放走,他这才敢首次正眼看这位衣饰华丽,婷婷玉立的皇家大美人。

  

我要当盛唐皇帝》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桃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桃子文学)或者(taoziwenxue),关注后回复 【我要当盛唐皇帝】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我要当盛唐皇帝

穿越到盛唐开元二十九年,成为最底层的草民,在穿越那一刻,将唐玄宗最宠爱的公主抱下河去。  这是最好的时代,大唐帝国步入了最强盛的巅峰,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李白、杜甫、王维、张旭、吴道子、颜真卿、公孙大娘、王忠嗣、哥舒翰、高仙芝、郭子仪、李光弼、安禄山、史思明、李林甫、杨国忠、杨玉环……金碧辉煌,羽衣霓裳;人间天上,唯你无双。盛唐的天空群星璀璨,闪耀着无与伦比的光芒。  ...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