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职场 > 锦绣凰途之一品财女 > 正文

锦绣凰途之一品财女_锦绣凰途之一品财女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20/10/18 21:27:02热度:

《锦绣凰途之一品财女》小说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职场风格小说,主要讲述:顾清没多会便好了,费了好大劲才把衣衫穿戴好。披着湿湿的头发掀开纱帘走了出来。...

锦绣凰途之一品财女

顾清仔细将坟上的杂草拔掉,将手中的小香炉放到干净的泥地上,轻轻地点燃了三柱香,双手合什盈盈拜倒。仰头望向天空,浓云遮挡,日光微暗,顾清幽幽开口道:“娘,希望我这样叫您您不会介意。今日我在这苍柏之下,向上苍诚心祈求,愿母亲双亲,天上人间快乐无忧。我会承载着您的祝福好好照顾自己。”

顾清抱膝坐在坟前,浅语低泣地说着最近经历的一切。忽然听到不远处有声音传来,声音好似女子,尖锐刺耳,说不出的怪异。顾清吃了一惊,向四处张望,却没有发现半个人影,心生警觉,慢慢向后退着,脑子飞快的转动,藏身于山石之后。

“人呢?你确定是扔在这儿的?”那女子语气中带着怨毒。

“回夫人,是这儿,没错,那日我们兄弟俩将她们扔在这儿没错,可是……”

“啪,难道尸体还会自己飞了不成?”那女子一耳光扇了过去。顾清打了个机灵,脚底声寒,那声音,她记得,那日她醒过来,耳边萦绕的除了娘亲的嘶喊声就是女子冰冷残忍的声音。

“给我好好找找,一个角落也别落了。”那女子吩咐道。

顾清缩着身子躲在山石后,看着他们朝着相反的方向搜索着,她冒着身子赶紧离开。

夜色渐渐暗下来,顾清行走在乡间小道上,寒风阵阵,她紧了紧身上的衣裳,掏出钱袋,仔细数了数里面的银子,深叹一声,“银子糊了还可以赚得,现在小命最重要。”

她加快步伐,选了家热闹地客栈住下。简单地用过晚饭后,无聊地在街上漫步。这里属于晋城的闹市,街上人流熙攘,顾清并不担心会遇上那些人。

正想着,一人突然打了个趔趄,手上的糖葫芦碰到了雪顾清的前襟,沾上一丝甜腻的红糖。顾清往后退了一步,见来人不停道歉,她摇摇头,“没关系,我一会回去洗洗就好。”

来人是一位少女,穿着淡绿衫子,脸如白玉,颜若朝华,颊边微现梨涡,她服饰打扮也不如何华贵,只项颈中挂了一串明珠,发出淡淡光晕,映得她更是粉装玉琢一般。那人黛眉轻皱,“真不好意思,我一时没注意看路。要不你看这样行么?我家就在前面,不如你去我家换件衣衫吧。”

顾清低头看着衣上的污渍,见她一脸诚意,便点了点头。那少女拉着顾清的手,一边走一边不住地道歉。顾清苦笑,也不知道自己说了多少次“没关系。”

好不容易到了,那少女指了指门口的牌匾,“诺,这就是我家。”

顾清抬头望去,见牌匾上用烫金大字写着“将军府”,顾清不解地看着她,她莞尔一笑,“进去吧,放心,我爹很和蔼的。”

“小姐回来了?”管家听到门口的声响,赶紧出门迎接,“小姐不是才出门去看灯会吗?再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周叔,你安排人准备浴汤,这位小姐要沐浴更衣。”那少女吩咐道。

“那个,小姐,不用了,我一会回客栈洗就好。”顾清赶紧回道。

那少女拉着顾清直接进府,穿过了庭院,来到了浴室,“来,这是新制的,可能你穿起来会有点大,不过先将就吧。这里面是我爹专门为我打造的浴室呢,你可以泡泡舒缓下。完了我让人准备酒菜,难得遇到我喜欢的人,晚上你就待着这里吧,我们好好聊聊。”

顾清心里在大哭,“小姐,你想做什么之前能不能先问问我愿不愿意啊。”可是她面上却不敢表现出来,“多谢小姐好意,我看我还是……”

“好了,别说了,赶紧去沐浴吧,我在外间等着你。”说罢将顾清推进浴室,放下纱帘。自顾自坐在窗前摆弄着桌上的小玩意。

顾清看了眼垂下的纱帘,那少女就坐在窗前,能清晰看见她的背影。顾清轻叹一声,脱下外衫,解开肚兜,慢慢走入浴池中,热水瞬间驱除了身子的寒意,逐渐暖和起来。

浴室内热气氤氲,散发着淡淡的花香,顾清嗤笑,这应该就是大家小姐才能有的待遇吧。自己在那小屋中,还是自己动手做了个浴桶,隔天差五的泡上一会,可是水要不了多久就凉了。忽然无比想念前世的热水器啊。

顾清没多会便好了,费了好大劲才把衣衫穿戴好。披着湿湿的头发掀开纱帘走了出来。

那少女闻声转过头,“呀”地叫了声,扑过来抱住她,“我就说你肯定是个美人痞子吧,长大了指不定迷倒多少晋城男子呢。”

顾清被她说得不好意思,垂下头,“是小姐的衣服好看罢了。”

“才不是呢,”少女拉着她在桌前坐下,“对了,忘了跟你说,我叫李茵,你不用叫我什么小姐,叫我名字就行。”

顾清点头,看了看四周,问道:“这里就你一个人?”

“唉,对呀,我爹去边塞守城了,这将军府平日里就我一个人,多无聊啊,所以我才出府去看灯会的。”李茵趴在桌上手指拨动着竹蜻蜓的翅膀。

顾清有点怜惜地轻拍她的手背,“我也一个人住呢,不过我住的地方很开阔,推开门就是无尽的田园,倒也不怎么无聊。”

“真的?那我去你那儿玩可好?”李茵眼睛里放光,又瞬间消失了,“我爹让人看着我,我肯定不能外宿的。”

顾清也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忽然瞥见她手中的竹蜻蜓,“这个?”

“这个是周叔在市集上买回来的,你看啊,这个编地多么精巧啊。”李茵将竹蜻蜓放在顾清的手上。

“那个……这个好像是我做的。”顾清笑道。

“你做的?”李茵大惊,“不是吧,你小小年纪会做这个?”

顾清耸耸肩,“没办法,生计嘛。”

李茵一把抓住她胳膊,“哇,你太厉害了。今晚我要和你不醉不归!”

是夜,二人就像一见如故的朋友,把酒饮欢,秉烛夜谈。管家周博清晨去找小姐的时候着实吓着了。二人房间门未关,地上尽是瓜壳,酒瓶子横竖倒着,他家大小姐正卧在顾清的腿上毫无形象地呼呼大睡。

周博看了看四周,急忙进屋,将地上的酒瓶收起来。来到李茵身边,单膝跪着,轻轻摇醒她,“小姐,小姐,醒醒。”

李茵伸手挠了挠鼻子,“干嘛啊,我还没睡醒呢。”

“我的小姐啊,将军马上要回府了,您这样被他瞧见了定会受批的啊。”周末着急地抹了把额上的汗。

“哎呀,别烦我,我还要睡会。”李茵一个翻身,直接抱住顾清的腰,蹭了蹭,又睡了过去。

周博一时不知该怎么办,眼见着将军李振大步走了过来。

“周管家,小姐还没起?”李振开口问道。

周博赶紧迎了出来,站在李振跟前,挡住了他的视线,“昨夜小姐睡得比较晚,眼前还未起呢。”

“那让她再睡会,我换身衣衫进宫面圣,等我回来再说吧。”李振说道,便转身回放了。

周博叹了口气,又回到李茵的房间,此刻顾清已经醒了,等她弄清楚自己身在何地的时候,她摇了摇李茵,“茵姐姐,你醒醒啊。”

李茵砸吧着,悠悠醒来,“清妹妹,怎么了?”

“你回床上睡吧。时候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顾清将她扶起,说道。

“别啊,清妹妹,不是说我带我去你那儿玩的嘛。你等等我,我马上洗漱。”李茵打了个机灵,站直身子,这才发现站在门口的周博。

“周叔,你站在那儿干嘛?”

“小姐,将军回来了。”周博轻声说道。

李茵正就着昨夜脸盆里的水洗脸,没有听清,“周叔,你说谁回来了?”

“小姐,将军回来了。”周博又说了一遍。

“哐当。”脸盆从盆架上掉了下来,“完了,我爹怎么突然回来了啊。”李茵在跺脚,惶恐不安,顾清见状,拍了拍她的背,“那我先回去了,有机会再带你去见识农家生活吧。”

李茵拉着顾清的手,“清妹妹,过几日我爹走了我就来找你。”

顾清点头,周博叫来个小厮将顾清送出去。在将军府门口,见到了正在整理马鞍的李振。

顾清点头,算是行礼了,抬步离开。

李振见一少女从自己府里出来,也没多顾,只是在顾清离开后,看着顾清的背影,他总觉得很熟悉,一时又想不起来。

“周管家,刚才那个孩子是谁啊。”李振见周博出来送他,开口问道。

“回将军,那是小姐昨夜带回来的,说是在街上遇见,小姐将她的衣衫弄脏了。她跟小姐很谈得来,小姐便留她住了一晚。”周博小心回道。

“恩,小姐交往的人身家一定要清白。”

“老奴记下了。”周博弯身回道。

李振跃身上马,往皇宫驶去。

顾清回道客栈,退了房,看了看身上的锦衣,咬牙去了成衣房重新买了套麻布衣裳穿上,这才舒服的往家赶。

锦绣凰途之一品财女

顾清,二十一世纪名牌财经大学高材生,精通算术,拥有超强记忆,素有“活计算机”之称。不料家庭徒生变故,父亲车祸身亡,母亲深受打击精神失常,与母亲一起坠河溺亡。一朝穿越,再次睁眼,不是深宫后院,不是香闺绣楼,却是尸骨遍地阴森的乱葬岗,被人收养的农家女!养母暴毙,十岁女童秒变扫把星!顾清仰天长啸,“呜呼,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从此没有扫把星,只有“女财神”!为温饱奔小康,顾清使尽浑身力,算遍天下账,囊尽金银入满堂!十岁孩童,为了温饱奔小康,拨着算盘过活。毕竟年幼,竟然将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