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古言 > 隐婚新娘,薄先生宠妻成瘾 > 正文

隐婚新娘,薄先生宠妻成瘾全文目录阅读第19章婚假?

发布时间:2020/10/18 22:43:12热度:

《隐婚新娘,薄先生宠妻成瘾》是文笔极佳的古言类型小说。小说全文讲述:手指在他乌黑的发间划过,发丝触感像是丝绸一样。要是他把头发留长,那把头发肯定很漂亮。...

隐婚新娘,薄先生宠妻成瘾

不得不说,这副身材真……诱人。

顾安安下意识把被子拉到鼻子下,生怕自己又一次在他面前流鼻血。

“要帮你吹头发吗?”

“好。”

薄靳安落坐在床沿,腰背习惯性的挺直,肩膀的线条好看得让人着迷。

顾安安拿出吹风机,在他背后跪坐下来。

手指在他乌黑的发间划过,发丝触感像是丝绸一样。要是他把头发留长,那把头发肯定很漂亮。

薄靳安突然动了动,低低道:“接下来十天是我们的婚假,有没有什么地方想去?”

婚假?顾安安的动作慢了下来。

十天这么久,可以出国玩玩吧?

“我想去法国!”顾安安眼睛闪着期盼的光,“一直都没机会去!”

法国以浪漫著称,而且是世界文化中心之一,能参观的地方多不胜数,她很早很早之前就想去了,不过苦于实在空不出时间,一直都未能成行。

“没问题,那我去叫方管家定机票。”

“明天我们去挑戒指。”薄靳安垂着眼,“还得去商量一下婚礼的细节。”

有婚礼!她还以为公证完就当无事发生过了!

顾安安倏地关上吹风机,从背后搂住他。

背后突然被袭让薄靳安僵硬片刻,随即转过身回抱她。

顾安安埋首在他肩上,软软的蹭了蹭,声音含糊不清,“谢谢你。”

无论是谁都好,只要是个女的,都会对自己身披白纱的模样有期待。虽然这场婚姻並不是两情两悦,但已经是把自己的终身给托付下去了。

无论他以后对自己好不好,只要一天不离婚,他们终究还是夫妻。

所以现在看到薄靳安是有心对她,她觉得很感动。

怀中的人纤细单薄,仿佛稍一用力就会被捏碎似的。

但她却很坚强,一但想要完成某一件事情就一直坚持下去,不会放弃。

她的相貌是全国都难以找到任何一个人可以和她匹敌的,这种美丽足以让任何一个人疯狂。

但是她没有因此而自傲,也没有想以容貌勾引他上位的想法,只是競競业业完成自己该做的事。

也许这就是他把她留在身边的原因吧。

至于现在,他们的关系又加深了一层,他知道,这是一个很值得让人疼惜的女人。所以——

“你以后有什么想做的,想完成,的直接告诉我就好了,你想要的,我都能给你。”

除了——

薄靳安眉眼淡薄,将她搂得更紧。

……

婚假第一天,薄总就已经能感觉到娶个老婆是件好事。

他总浅眠,过往就算是一个人睡也能醒过来三四次,可在昨晚,他竟然一夜黑甜。

醒过来后神清气爽,而且还隐隐约约闻到一股香气。

薄靳安手臂往旁边一搭,一如既往的平整微凉,转头一看,本该睡在另一侧的人消失不见。

她去哪了?

薄靳安走进浴室洗漱,再出来时已经是衬衣西裤,眼神也没有了刚醒时的迷茫。

推开房门,处于高处的他一眼这看到顾安安在廚房里忙上忙下,由于他不太喜欢太多的间隔,廚房外墙全是玻璃,看起来可以增加空间感,现在正好可以让他好好观察一下顾安安。

今天的她穿了一条深蓝色的连衣裙,裙长不及膝,露出一双笔直的腿。

可能是做早餐的缘故,她把一头长卷发绾成一个髻,越加的慵懒漂亮,而露出的一截雪白颈脖,刚让人有一亲芳泽的想法。

然而他真的这样做了。

腰上一紧,后颈传来星星点点的温热酥麻,顾安安想都不用想这知道来者何人。

“早餐快好了,先别闹。”

“哦。”

薄靳安应了,但还是保持着一个黏着她的姿势。

男子独有的气息涌入鼻腔,虽然清冽但炽热,他把她抱得这么紧,她觉得自己身上也会沾上他的味道了。

煎蛋刚煎好,刚关上火转头想说话,下巴突然被握住。

微凉的唇挟着炽热的欲望落在她唇上,轻易突破了她不设防的牙关挑起舌尖。

“嗯!”身子突然被转向,腰上再次一紧,臀上已经感觉到沁凉的大理石流理台,而他分开她的双腿,把她按向自己。

她能感觉到腿间属于他的热量。

不是要在这里……吧?!

顾安安记得这是一个透明的廚房!

“别……你!冷静点……”声音软得像一颗在热咖啡中的棉花糖一样,顾安安不知道,这样的声音更能勾起男人的情欲。

薄靳安眸色一黯,被津液润泽的唇又一次想印下去。

顾安安一个激灵,连忙紧紧抱着他,不让他亲到,“别别别……廚房play太刺激了我暂时接受不了。”

履行夫妻义务的话在昨天之前她估计还会犹豫,但是过了昨天晚上,她认为,没问题了。

可是不代表可以一来就是猎奇的地方啊!

薄靳安的胸膛传来浅浅的震动,带着笑意的应了一声:“嗯。”

有种突然逃过一劫的感觉是怎么一回事,顾安安一边吐槽一边跳下流理台,端起早餐往外走。

“不知道合不合你的胃口,”顾安安把早餐放在桌上,“听方管家说你不爱吃早餐,回到公司后的又只见你喝黑咖啡,对身体不好。”

怎么越来越有人妻的自觉……顾安安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我不挑食。”

那就好。

薄靳安在她身边落坐,修长的手指执起刀叉,眼睛中又出现了昨天看到的她看不懂的情绪。

他是喜欢她这样做,还是不喜欢呢?

顾安安一脸紧张。

直至他切下一块牛肉放入口中,眼中闪现一丝赞许后,她才得以放松。

“不错。”

“如果你喜欢的话,我可以天天给你做。”

薄唇勾起一抹浅浅的弧度,“别累着自己了。”

……

“薄总,薄夫人,这是我们最新出的戒指款式,请您过目。”经理一脸谄媚的向他们展示柜中的戒指首饰。

顾安安趴在柜台上逐只戒指的看,石英灯的映照下钻石和其他各种各样的宝石闪耀出的绚烂光芒差点闪瞎她的狗眼。

记忆中母亲的首饰柜也是这样,闪闪的,她从小就喜欢这些漂亮的石头,多次向母亲讨一小颗,母亲却笑着说,以后会有疼爱你的另一半送给你的。

隐婚新娘,薄先生宠妻成瘾

被认识多年的大众男神求婚,顾安安表示选择狗带。一场盛世婚礼震惊了全城,人们才知道,原来铁血无情的薄总也可以化为绕指柔。顾安安从未想过有天可以把薄靳安占为己有,她一直偷偷藏着自己的喜欢,甚至从未告诉他她为他失去过什么。直到有一天薄靳安任由妻子被急驶的车子撞倒,血流成河,顾安安——从此消失。*当她华丽转身冷艳公关,谈笑自若于男人之间游走。她媚笑着诱惑他,他将她扯进男厕内,薄如蝶翼的吻落在唇边,声音沙哑而又性感,低沉的在她耳边鼓动着情欲:“似乎,夫人对我的误会很深。”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