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甜宠蜜妻,老婆别跑 > 正文

甜宠蜜妻,老婆别跑全文章节免费阅读第10章来者不善

发布时间:2020/9/17 18:25:06热度:

《甜宠蜜妻,老婆别跑》是一本现言风格小说,小说全文讲述:叶景月的手举在半空之中,被叶墨城打断,这下打出去不是,不打出去也不是。...

甜宠蜜妻,老婆别跑

陆溟北小心的搀扶着陈欣然从医生诊断室内出来,陈欣然幸福的笑着,手上拿着产检照片。

陈欣然,她怀孕了吗?

萧妍呆呆的站在那里,脚就像定在了地上一样,她的目光定格在陈欣然微凸的肚子上,那天陈欣然穿的比较宽松,所以没有人注意到她的肚子,可是今天,陈欣然欣慰的将手放在肚子上,小腹的凸起就一览无余了。

明明已经下定决心祝他幸福,可是当亲眼看到这一切,她的心还是会疼,很疼,疼得让她几乎窒息。

只是一回眸,陆溟北的视线远远的和萧妍对上,一时间,人来人往的走廊上似乎所有的人都没了,只剩他们两个。

陆溟北嘴角嗫嚅,看到萧妍的那一刻,眸中闪过一丝伤痛,他脚步刚刚上前半步,萧妍却落荒而逃。

陈欣然顺着陆溟北的视线看过去,却什么也没看到,她疑惑的看向陆溟北,刚才那里有什么人吗?

萧妍仓皇的逃到外面坐在椅子上,眼泪大颗大颗的落了下来。

她爱溟北,她从来没有怀疑过,甚至动摇过这份爱,她希望他幸福,她也很想能够祝他幸福……可是至少不要是今天,不要是她在面对父亲结局的今天……可是至少给她点时间,让她有一个心理准备,只要给她一点点的时间,她一定可以,一定可以笑着祝福他……这时,一个装满热水的纸杯出现在萧妍眼前,一个身穿白大褂的男人在萧妍身边坐下,“生老病死人之常情,想开点吧。”

萧妍慌忙的擦了擦眼泪,看向男人,男人面容俊逸,眼角眉梢透着几分洒脱,身上的白大褂上夹着医生的名牌,上面写着外二科,江秉承。

“谢谢。”萧妍知道男人误解了,但是也不愿解释。

“不用谢,我也只是看你长得年轻貌美,所以想展示一下自己的绅士风度。”江秉承笑着说。

萧妍无语的看着他,“那么您诚实的品格真是让人耳目一新。”

“多谢夸奖。”

萧妍和江秉承说了几句话,接到妈的电话,匆匆赶回了病房。

这时,陆溟北不知道从哪里走了过来,在江秉承身边坐下,两人心照不宣的对视一眼,江秉承笑着说,“看来你在她心里并不是完全没有份量。”

陆溟北看着远处飘飞的落叶,冷笑一声,“那点份量,最多也只够让她玩弄而已。”

江秉承随意的一笑,“OK,无所谓,只要你开心就好。”

圣皇国际大厦顶层,叶墨城颀长的站立在巨大的落地窗前,手中是刚刚送过来的萧妍的照片。

照片中,她和陆溟北远远的相望,眸光之中千言万语诉说不尽的思念与爱慕。

而下一张,萧妍一个人坐在梧桐树下的长椅上独自低头哭泣,萧瑟的秋天和纷飞的落叶下,显得那么楚楚可怜。

陆溟北,那个男人,真的对她的影响力很大,什么都不用做就能让她崩溃痛哭。

叶墨城抓着照片的手微微用力,那些照片在他的手上瞬间扭曲变形。

过了一会儿,他恢复了冷静,重新看起照片,照片中江秉承一身白色医师长袍和黑色笔挺西装的陆溟北坐在同一张长椅上,似乎在交谈些什么,两个人的神态亲昵,仿佛认识了很久。

陆溟北,一声不响的突然回来,然后出现在他的结婚纪念party上,这个人只怕来者不善呐……萧妍刚刚回到锦绣园,张嫂就匆匆忙忙的下来迎接她,给她使眼色,她狐疑的看向里面,里面坐着两个穿着高贵的女人,一个年近四十,是叶墨城的姑姑,叶景月,一个二十多岁,容貌俏丽,是叶墨城的妹妹,叶凤华。

叶景月见到萧妍,冷哼了一声,脸色非常难看,扔给萧妍一张报纸,“自己看看。”

萧妍随意的扫了一眼,上面的照片是她和叶墨城在医院附近小酒吧中和人争执的照片,萧妍随手将报纸扔回去,“这种小道消息的八卦杂志有什么好看的。”

“有什么好看的?”叶景月冷哼,“我们叶家的门楣都让你败坏光了,你还有脸说?我当初就劝阿城不要娶你这种身份不明的女人,去娶刘家大小姐,门当户对天作之合,果然你就作出了这种丢人现眼的事情。”

刘家是叶景月老公那边的表亲,叶墨城的母亲死的早,父亲窝囊不中用,早就被叶老太爷逐出家门,叶家现在全部由叶墨城当家,叶景月见到亚圣这么大的一块肉自己吃不到眼馋的紧,于是希望和叶家再结成更亲密的关系,可以在亚圣每年巨额的利润中分得一杯羹。

而萧妍的突然出现,打破了叶景月的计划,让叶景月至今非常恨萧妍。

萧妍冷眉高挑,“丢人现眼,喝杯酒就丢人现眼了,刘夫人,您还活在古代吧?”

萧妍刻意在刘夫人三个字上咬重了几分,叶景月嫁了刘家之后,本来就重男轻女的老太爷对她就更加疏忽了,一直当她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萧妍又故意不叫她姑姑,叫她刘夫人,分明是刻意恶心她,说她根本不是叶家的人,没有资格为管叶家的门风。

“我说嫂嫂,姑姑作为长辈,看你行为不检点,只是过来想规劝你几句,你就摆脸色,是不是太不尊重长辈饿了?”叶凤华冷嘲热讽的说,“你也太目中无人了吧?”

“我眼睛里自然只能装人,装不下别的乱七八糟的东西。”萧妍毫不退让的说。

“嫂嫂,姑姑和我可都姓叶,你不要太嚣张了。”

叶景月也开口说,“就算阿城再宠着你,萧妍,你也别忘了,家里还有长辈,还有我,还有阿城他爸,还有爷爷!”

“所以呢?”萧妍淡淡的看着那两个找事的人,“如果你们是闲的慌,麻烦出门左拐有一家精神病院,里面有专业的人可以容忍你们发疯。”

她跟叶墨城的事情已经够了,而且她非常明白叶家根本没有一个人喜欢她,她又有什么理由热脸贴别人冷屁股?

她为了萧家,为了爸,为了萧氏对叶墨城卑躬屈膝,但是不代表她会对别人也委曲求全。

“你……你……”叶景月气得说不出话来,伸手就要打萧妍,门口却传来叶墨城冰冷的声音,“你们怎么在这里?”

叶景月的手举在半空之中,被叶墨城打断,这下打出去不是,不打出去也不是。

叶墨城走到叶景月和叶凤华面前,鹰眸凌厉,带着与生具来的王者气势,压得叶景月和叶凤华两个人脸色苍白,不敢呼吸,“你们两个怎么会在这里?”

还是叶景月作为长辈活得比较长,她率先醒悟过来,笑着将报纸递给叶墨城,“阿城,姑姑是看到新闻担心你,而且后天是爸的寿辰,爸这次不想大办,只想家里的人聚在一起热闹热闹,让我告诉你一声。”

叶墨城冰冷的目光定格在报纸标题和照片上,一边掏手机一边在沙发上坐下,“许松,处理一下一家叫今日蜚文的报纸。”

叶墨城处理事情直接简单粗暴,叶景月忍不住额头落下一滴汗珠。

叶凤华害怕的抓着叶景月,她和叶墨城是同父异母的兄妹,两个人之间从小就不亲近,她的母亲更是与叶墨城母亲的离世有着或多或少的干系,她从心里就害怕叶墨城。

叶墨城冷淡的看了萧妍一眼,“还待在这里做什么?”

萧妍嘴角勾起冷笑,转身上楼,他们叶家的家务事,她一个外人至多也就看看戏,不会那么不知好歹的掺和进去。

叶景月见叶墨城并没有什么反应,干笑两声正要就着叶墨城的身边坐下,却被叶墨城浑身冰冷的气场生生逼了起来,不敢落座,“阿城呐,爸这次的生日宴你可一定要准时到啊。”

叶墨城冷笑的从上到下扫了叶景月和叶凤华一眼,“我不去姑姑和凤华不是会更高兴吗?”

“瞧你这说的是什么话?”叶景月笑着打哈哈,“你来了,我们大家才会更高兴啊,都是一家人,哪有什么隔夜仇……”

“姑姑,我一直非常记仇。”

当初是谁在他母亲患病的时候,带着凤华的妈gou引他父亲,活活气死他母亲的?

这个血海深仇,他绝对不会忘记。

叶景月暗自咬牙,她当初为了家产,才会设计让叶墨城的爹失去了老太爷的信任,但是她万万没有想到他居然算漏了,叶墨城这个小兔崽子,万万没有想到,当初那个没什么用的小孩子居然会有一天爬到她的头上耀武扬威。

早知道,她一定会让人弄死这个混蛋。

叶凤华怯怯的说,“大哥,爷爷说你很久没带嫂嫂回去了,希望这次你带着嫂嫂一起回去给他祝寿。”

叶墨城冷眼看向叶凤华,语气冰冷,“这是爷爷的意思?”

爷爷什么时候那么想萧妍了?爷爷不是一直很反对他娶了萧妍吗?

“是,是爷爷的意思。”叶凤华紧张的说。

叶景月也帮腔说,“阿城,爷爷只是想见你和萧妍了,没有什么别的意思。”

“是吗?”叶墨城不动声色的看着两人,叶景月和叶凤华没来由的就开始紧张,两个人尴尬的笑了几声,慌忙的离开。

甜宠蜜妻,老婆别跑

我的女人只有我能欺负! 秉承着这个原则,萧妍被叶墨城从身体到精神各种“欺负” 然而某一天,叶墨城却突然往床上一躺,“夫人,要不我们换一种姿势,以后你来欺负我如何?”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