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安分点,枕边人 > 正文

安分点,枕边人_安分点,枕边人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20/1/17 0:47:51热度:

《安分点,枕边人》是一本剧情极佳的现言类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周博眼神骤然一寒:“你能不能说一句不恶心人的话?滚!”...

安分点,枕边人

  周博眼神骤然一寒:“你能不能说一句不恶心人的话?滚!”

  “滚就滚,反正在你们这些大老板面前,越矫情越没有好果子吃。”我嘟哝着离开了签约室,放慢脚步,竖起耳朵聆听动静。

  果然,我走出去后,周博就给秦佂打电话:“征哥,你想多了,那女人只是凑巧和慕冰的声音相似,整个就是一拿身体上位的贱货。”

  那边不知道说了什么,只听周博语气激动:“征哥,你怀疑我能力?那女人字迹、容貌、肤色、身材、眼神和品行,与慕冰没有任何相似之处,试镜那天她表格上填写的学校,和曾经住过的地方,我也都派人仔细查过,全部属实,她绝不可能是慕冰。”

  秦佂不知道说了什么,良久,周博哀叹:“佂哥,慕冰真的已经死了,尸体还是你亲自收殓的,甚至骨头都拿去做了DNA,你为什么还不能接受事实?”

  我惊得一身冷汗,靠!秦征这个死变态,居然连火灾现场的骨头都不放过。难道非要他当面将我千刀万剐,他才能确信我真的被他害死?我从来不敢想象,他对我能狠到这种地步。

  幸好江澄事先就将我的新身份做了最天衣无缝的伪造,我也将自己彻头彻尾的改变了,除了我和江澄,这世上保证没有第二个人知道我就是大难不死的慕冰。

  纵然这样,我也不能掉以轻心,秦佂太敏锐,我只要露出任何与慕冰相关的蛛丝马迹,他肯定都能推测出我是谁,以后我必须加倍小心。

  秦佂并没有如我所愿,在三天内打电话给我,同意我做他的情妇,相反的,我与他再也没有交集了。

  半个月后,《斩唐》剧组要集体出发去横店影视城开拍,我不禁气馁,这么久都没有秦佂的丝毫消息。

  难道我将慕冰的痕迹清除得太干净,以至于他对我彻底失去了好奇心,一丝兴趣也没有了?

  也罢,报仇的途径不止这一条,我收起杂念,将全部心思放在《断唐》上,只要我顺利进军娱乐圈,混出名堂,打下最广泛的人脉圈,我就能实施复仇计划。

  正在准备行李,高峰打电话过来:“妞儿,去横店的飞机改到明天中午了,今晚哥带你再去一个晚会上捞一笔。”

  我并不缺钱,缺的只是靠近秦佂的机会,江澄有的是钱给我用。

  我做野模,甚至去魅色那种地方卖,为的只是引起秦佂兴趣,做他的情妇,在离他最近的地方,打入他的集团内部,窃取各种最重要的商业机密,和江澄的人,里应外合摧毁云鼎,让秦佂一无所有,生不如死或者死无葬身之地。

  既然没有机会接近秦佂,我哪有兴趣去什么晚宴捞金?我要钓的人,始终只有秦佂。

  “峰哥,我今晚想好好休息休息,为横店的影视拍摄养精蓄锐。”

  “得了吧,不过是一个打酱油的小角色,值得你寄予厚望吗?”高峰笑道:“要是把佂哥弄到手,别说一个酱油角色,就是女一号,都不成问题。你确定要放弃机会?”

  我一愣:“你什么意思?难道秦佂今晚也会出席?”

  “对,要不然我会心急火燎的通知你?快打扮打扮,我派人去接你。”

  我精心打扮了一番,没想到到了地儿,才发觉上当,这家会所金碧辉煌,可是太炫耀了,生怕别人不知道这是有钱人来玩的地方,一看就知道档次不是最高端的,处处透着山寨版。

  以秦佂的身份,出入都是最顶端的会所和宴会,怎么可能来这种二流场所?我怀疑高峰是为了私人利益把我卖了,故意拿秦佂当诱饵把我诓过来。

  果然不出所料,在洗手间百无聊赖抽烟时,有两个和我一起来的小野模姐妹也满脸不乐意,议论道:“峰哥怎么回事,张瘸子的单也接?”

  “一想到上次白梅陪完那死瘸子后躺在医院里一个多月还没有好,我他妈的就发怵。”

  “我也发怵,真不想竖着进去,横着出来。”

  “男人都他妈一个德性,越有钱越变态,身体残疾的话那就更变态。”

  我忍不住问:“张瘸子是什么人?”

  “就是一个最喜欢施虐的变态狂爆发户,玩残好几个姐妹了。”

  我有些后悔来这里,立即去找高峰要走人,他嬉皮笑脸道:“本来说好的征哥会来,但是他临时有事走了,今天就陪张瘸子他们几个吧,你别急,他们会给四位数的票子。”

  “你混蛋,姐缺这几个臭钱吗?”我破口骂他,但是马上就警醒过来,我现在的身份就是一个想钱想出名想疯了的小野模,哪能让人知道我不缺钱,缺的只是钓秦佂的机会?我赶紧补充道:“峰哥,我已经是上万身价,你居然让我陪千元户?这掉价的事情我不干。要不然什么人都可以上,以后再想提价就难上加难。”

  “唉……张瘸子这帮人我也得罪不起啊,都是地下世界混的,一个不小心,就得遭他们毒手,再说上次你不是差点踢坏了他手下那个混混的命根子吗?他们不会放过你的,还是去陪一晚,化解仇怨。”高峰不容我和那两个姐妹辩解和抗拒,对手下使了个眼色,就把我们三个推进包厢,闪身走人了。

  我气得开门要跑出去,腰间一紧,被一个男的死死抱住,差点勒断我肠子,妈的,没见过女人还是怎的?!

  我鞋跟狠狠一跺,趁他吃痛回头一看,有些熟悉,仔细一想,正是在魅色会所走廊里,我差点踢掉他命根子那个无赖。

  他咬牙切齿照我脊背上就是狠狠一拳,疼得我差点昏厥,被他死死搂在怀里,臭烘烘的嘴就凑过来。

  我忍着恶心狠狠一咬,咬的他嘴唇掉下一小块肉来,他暴跳如雷,疼得惨叫乱蹦,抄起酒瓶就要往我头上砸,却被一个一瘸一拐的大胖子给拦住:“猴子,给哥让开,这么辣的妞儿,不好好玩玩就打死,岂不是太便宜了?今晚咱们全部都爽过了再收拾她不迟。”

  瘦子不敢反驳老大的话,只得放下酒瓶。

安分点,枕边人

一场大火葬送一切,包括我对他的迷恋。改头换面,除了声音,我再也不是以前的我。为了让这对狗男女血债血偿,我再次回到S市,想尽办法成为他的情人。他不遗余力查我身份,我拼尽全力猎取他的身心,欠我和左澄的,我全部都要讨回来,让他死无葬身之地。可是万万想不到,我所认为深仇大恨的仇人,居然不是他,而是……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