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古言 > 快穿:我的宿主是个渣 > 正文

快穿:我的宿主是个渣完结版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20/10/18 20:43:17热度:

《快穿:我的宿主是个渣》是一本剧情极佳的古言类型的小说,主要讲述:墙外头围观了全程的长孙怀德主仆,静静的听完了师攸宁编的瞎话,什么正好有路过的大侠出手相助,自己和荷香才能有惊无险什么的。...

快穿:我的宿主是个渣

  古装剧从小看到大的师攸宁喃喃道:“下药什么的,果真是标配啊!”,说着狠狠的踹了蒋观良一脚,这样的东西也能算大家公子,简直呵呵哒了。

  蒋观良痛的蜷缩在一起,他只是浑身没有力气也说不了话,但意识却清醒,他很肯定屋子里就自己和师攸宁两个人,可又是谁暗算的他?

  师攸宁蹲在蒋观良面前:“好好伺候表哥的好表妹,表哥喜欢不喜欢?”

  少女声音软糯,可一双杏仁大眼却满是讥讽与厌恶,她扬扬手里的纸包:“既然表哥准备的齐全,那咱也不能浪费不是?”

  蒋观良瞳孔紧缩,他到底招惹了什么样的煞星?

  “你说,吃了这药又发泄不出来,该是个什么感觉?”师攸宁觉得碰到蒋观良这种败类,自己骨子里的邪恶因子都被激发了出来。

  她捏着蒋观良的下巴将粉末填进他的最里:“大家都是亲戚,你说你好色就好色吧,外头秦楼楚馆多的是,怎么就朝个娇滴滴的小姑娘下手呢?”

  蒋观良想将药粉吐出来,可他当初弄来的就是上等货,乃是入口即化的,眼前的少女还是身段样貌都没有变,可哪里还有他以往见到的那种懦弱胆怯的样子,简直像换了个人,这念头让他毛骨悚然。

  “行了,出去太久了也不好!”师攸宁拍拍手站起来,好整以暇的看着满眼惊惧和愤恨的蒋观良:“咱们进行最后一步!”

  说着,少女将裙摆微微拎起,露出里边纤巧的绣鞋来,而后一脚踹在了蒋观良的脐下三寸之处。

  师攸宁这一脚可比在怀恩侯府时的狠多了,也准多了,蒋观良疼的青筋爆出,脸色扭曲,最后脖颈一歪便不动了,竟是生生的疼昏了过去。

  [……]龙凤册抖一抖书页子,知机的飘到了师攸宁的身后,它一本没有性别的书瞧着都疼。

  感叹着,龙凤册调转视线往茅屋里侧微微露光的墙缝扫了扫,这人的行踪它受到规则限制不能禀告主人。

  不过反正主人的目标人物就是他,不禀告也没什么的,龙凤册淡定的飘会师攸宁的肩头。

  与师攸宁只有一墙之隔,站在竹林中的青年长身玉立俊美非凡,正是广陵王长孙怀德。

  长孙怀德不知道要摆出什么样的表情才合适的,但总归脸色微微苍白是有的,没有英雄救美成,美人自己将自己保护的很好,只是男子那处之脆弱他是了解的,美人还挺凶残。

  想一想,长孙怀德又不由失笑,在怀恩侯府自己不是就知道了,这姑娘本就是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凶倒是有些凶,但却仍旧很可爱,这样护得住自己的,没什么不好。

  同样目睹全程的林歌觉着,虽然里头的蒋大公子罪有应得,但若不是怕在主子面前失仪,他真的想捂一捂自己的小兄弟来增加点安全感。

  正腹诽着,林歌又正瞧见自家主子脸上薄薄的笑意,这一脸的与有荣焉是怎么回事?主子果真强大!

  解决了屋里这个,师攸宁将自己衣裳拉扯的散了些,抽噎着往外走去,出家人既然不知慈悲,那就一并收拾了好了。

  “呜呜……两位大……大师,表哥叫你们。”少女眼睛通红衣裳凌乱,显见方才遭受过什么。

  外头守着的两个和尚不疑有他的往茅屋走去,一边儿回味方才小美人的梨花带雨,他们原本就是假和尚,不过是看着金明寺的香火好来混口饭吃,礼义廉耻什么的完全不在乎,倒是羡慕起里头那个表哥的艳福来。

  师攸宁慢腾腾的跟在后面,那两个和尚倒并不防备她。

  就是现在,眼见前头的和尚推门进屋,师攸宁一手刀将跟在后头的和尚一手刀劈晕,而后迅疾的将惊骇回头的前一个和尚一脚踹翻。

  半刻钟后,将另一个和尚也打晕的师攸宁摇摇头,果真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宿主这个身体虽然她已经暗中锻炼了半年,但仍旧有些弱,若以她前世的功夫,收拾这个两个小虾米也就三拳两脚的事。

  这位表小姐真是个猛人,林歌觉得自己日后绝不会犯以貌取人的错误,只是还是很惊诧里头的少女那娇弱的似乎一把就能掐断的小身板,怎么就能爆发这般大的力量。

  他看向自家主子。

  广陵王殿下并没有吃惊的样子。

  其实长孙怀德也是吃惊的,不过习惯于喜怒不形于色罢了,他真正好奇的是,师攸宁是怎么制住蒋观良的,看起来是用让人动弹不得的毒药,但蒋观良虽然品行不佳但武艺却不低,下毒并不是容易的事。

  广陵王殿下来迟了一步,并不知蒋观良是被龙凤册这个开挂利器弄的手脚发软只能任人宰割的。

  却说师攸宁将两个和尚打晕,连带着蒋观良这个躺在地上的,小小的茅屋真叫一个拥挤不堪。

  “哎呀,失策!”师攸宁拍脑袋,方才的药全喂了蒋观良,倒是便宜了这两个和尚了。

  心中犹有不平之气,师攸宁只能再次使用断子绝孙脚这样的杀招了,反正一招鲜吃遍天嘛。

  将两个和尚一人踹了一脚,师攸宁这才掐着荷香的眉骨强行将人叫醒。

  荷香捂着脑袋坐起来,下一刻便蜷缩在师攸宁的怀中,指着地上的人语无伦次的道:“小姐,小姐,这是怎么了?”

  师攸宁问过才知道,荷香却是被和尚骗来的,说是让她去领斋菜,到偏僻处被沾了药的帕子捂了嘴,人便昏迷了过去。

  “没事,没事,蒋观良和这两人要伤害咱们,都过去了!”师攸宁拍拍小鹌鹑般缩在自己怀里的荷香,小姑娘忒可怜,这下一定吓的不轻。

  师攸宁完全忘记了,自己也是个小姑娘。

  墙外头围观了全程的长孙怀德主仆,静静的听完了师攸宁编的瞎话,什么正好有路过的大侠出手相助,自己和荷香才能有惊无险什么的。

  “小姐,咱们告诉老太太去!”荷香又恨又怕,眼中含了两包泪:“怎么能这么欺负人!要是没有大侠出手,这么些男子,小姐的清誉就全毁了!”

  【作者题外话】:求收藏和评论吖~

  早十点更一章,中午十二点一章,晚上八点一章,么么哒~

快穿:我的宿主是个渣

接收渣宿主的烂摊子,师攸宁内心是拒绝的。什么?什么?有美男可以攻略?师攸宁:大家都不要动,放着我来!广陵王露出胸口伤疤,灵儿,说好以身相许的!战神王爷提枪上马,王妃看谁不顺眼,本王找他切磋切磋。萧帝信誓旦旦,朕若是风流,那也只对皇后一人风流。徐相爷满目柔情,本相爷的夫人知书达理正是良配。秦皇大手一挥,什么都没有朕的皇后重要。肖情种表示,飞飞说的都对,飞飞让做什么就做什么。师攸宁揉腰讪笑,最难消受美男恩,要不咱们柏拉图一段试试?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