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娇妻在上 > 正文

娇妻在上第17章《娇妻在上》

发布时间:2020/10/18 18:39:21热度:

《娇妻在上》是一本现言风格小说,精彩章节阅读:辛子梅照了照镜子,觉得自己收拾好了,拿起自己的包包也赶到了医院。...

娇妻在上

  走出房门的李暮阳心情极度烦,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刚才听到那个女人嘴里叫别的男人名字自己为什么心里会这么难受。明明这场婚姻互相都不喜欢对方,听到她嘴里叫着别人的名字,不应该高兴吗?为什么自己心里感觉有一块大石头压着自己一样,特别难受,特别闷,闷的有点呼气不上来了。

  李暮阳烦躁的一拳打在了房门外的墙上,瞬间李暮阳的手红了起来,但他却丝毫感觉不到,又从裤子兜里拿出了一盒烟,在外面抽了起来,希望抽烟可以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

  一根又一根……烦闷的心情一直都在,一点都没消散,李暮阳靠在墙上,他的周围被烟雾围绕,他的眼神死死的盯着手里的烟,嘴巴里不停的吐着香烟,妖艳的五官在在此刻变得更加迷人,他浑身散发着压抑的气息,在烟雾的称托下,现在的李暮阳犹如从地狱出来的妖孽一般。

  他把扔在地上,用脚把烟上的火星踩灭,李暮阳转身打开房门,又走到贺盼云面前,此时的贺盼云脸上还带有泪痕,双手也静静的抱着她自己,身体蜷在一起,整个人看上去很可怜,突然李暮阳看着贺盼云又一次哭了出来,心疼了一下,伸手擦了擦她脸上的泪水,想伸手去抱抱她的。

  可是又听见她声音颤抖,颤抖中又带着极度悲伤的叫:

  “浩……浩……不要离开我,我求你了,以后我再也不对你发脾气了,只要你不离开我,让我干什么都可以。”

  贺盼云紧紧的抓着李暮阳的胳膊不放手,身体也跟着自己的语气颤抖了起来,好像真的有人会离开她一样。

  她越是这样,李暮阳就越心烦,李暮阳压低了声音,对着床上正在哭的女人说:

  “既然你心里的人不是我,为什么还要和我结婚,那个男人到底是谁?会让你这么喜欢他。那么我在你心里又算什么呢?或者和我结婚的意义在哪里?”

  说完李暮阳狠狠地掰开了她的手,在掰开她的手同时因为抓的太紧。李暮阳的胳膊被贺盼云的长指甲划破了。

  不过这些身体上的疼,在李暮阳眼里根本不算什么,他以前所承受的远远比这些可严重的多了,现在的他就想把心里的烦闷想办法消散,他非常不喜欢现在的感觉,拿起车钥匙走出了房门,尽管他在怎么愤怒和烦闷,关门的时候也是轻轻的,好像很害怕吵醒床上的美人。

  来到了车库,他开着大奔飞驰就出去了,大半夜行驶在高速公路上,听着车子呼呼的车轮声音,还有风从耳边吹过的声音,看着空旷的高速公路,寂静的夜晚心情却没来由的有些郁闷。

  李暮阳拿起手机,拨通了联系人中第一个人的电话--辛子梅,不一会对面就接通了,语气十分困的说:

  “喂?谁啊?”

  听到她的声音,李暮阳慢慢的找回了一点属于自己的思绪,语气瞬间软了下来,毕竟辛子梅跟了李暮阳五年,在李暮阳心里多多少少都有点位置,能大半夜第一个想到给她打电话,想必她对于李暮阳而言很重要吧:

  “子梅,是我。”

  这个声音她听了五年,自然不用想都知道是他,辛子梅终于从困意中强迫自己醒过来,拍了拍自己的脸,换了一种温柔的语气问:

  “暮阳吗?你怎么了?大半夜怎么会想到给我打电话?”

  李暮阳有点对不起辛子梅,辛子梅跟了自己五年,到最后自己却和别的女人结婚了,李暮阳抱歉的说:

  “辛子梅,对不起,我娶了别人,但我不喜欢那个女人,那个女人同样也不喜欢我。”

  辛子梅听到李暮阳在和自己解释,嘴角微微上扬,谁也不会知道辛子梅心里到底在想什么,她假装自己很大度的说:

  “没事,暮阳,我知道你是迫不得已,我都懂,我知道自己比不过她,身世没她好,长的问没有她好,就是比她爱你,比她更愿意陪在你身边而已。”

  虽然听上去很大度,其实这里面的潜在意思是我在你身边赔了五年,你没娶我,却娶了别人,对我是最大的打击,既然你不喜欢她,就趁早和她离婚,在来娶我。

  李暮阳自然是听懂了辛子梅话里有话的意思,正在开车的暮阳现在突然有点不想和辛子梅继续说话了,五年里还是第一次对辛子梅产生这种想法,李暮阳开着车看着前方说:

  “辛子梅你刚在睡觉吧?我没事先挂了,你继续睡,我就不打扰你了。”

  不给辛子梅任何机会说话,直接挂掉了手机,把手机扔到了后座。

  而辛子梅察觉到李暮阳刚才的语气中带了一点和平时不一样的情绪,辛子梅盯着手机上李暮阳的名字,手指紧紧的掐着自己的手心,很不得把手指掐进去一般,她又给李暮阳打了一个电话,可是却没打通,她知道在打也没用了,既然这次打不通,那么在多打多少次都没用,他还是不会接的。

  以前的暮阳是从来不会不接我电话的。可现在他不仅不接我的电话,甚至还逃避我的问题,这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个叫贺盼云的女人出现才会这样的,如果不是她可能和暮阳结婚的人就是自己了。辛子梅心里已经埋下了一颗种子。随时都会生根发芽。

  而正开着大奔行驶在高速公路上的李暮阳脑挂了电话之后,疯狂的在高速公路上行驶,车速快的惊人,路边的风景甚至一秒都来不及看就已经被甩在身后很远了。

  即使有车速的刺激,但李暮阳海里一直不停回荡着的不是辛子梅和自己通电话的事,而是一直回荡着和贺盼云在房间里刚才发生的一幕,想到刚才从贺盼云粉嫩的小嘴里吐露出的不是自己而是那一个男人的名字,而且那个男人自己却还不认识。

  “浩……不要离开我!”这句话仿佛是梦靥一般缠绕着李暮阳,越是想要忘记这句话,这句话就越是忘不掉,这句话让他没有办法正常的思考,没有办法真正的安静下来,李暮阳觉得现在有点生气。

  生气为什么贺盼云总是在我面前说起那个男人的名字,那个男人到底是谁?和自己又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要违背自己的心和我结婚?又为什么面对我的同时非说说你爱我?这些问题让李暮阳很头疼,很苦恼,让他非常想得到这些问题背后的答案。

  本来这件事情都已经够让李暮阳很烦恼了,现在再加上白天家里人的逼迫压力,家里让他必须好好对待贺盼云,不能让她受一点委屈,处处也要让着她。

  李暮阳和家里人说了自己不喜欢她,还说要和她离婚,说不能牺牲了自己的婚姻,可是家里人却逼迫李暮阳不能和她离婚,还说公司以后的发展就靠自己了,还威胁我说如果和她离开,就会对辛子梅不客气,此刻的他只想好好释放一下心里的不痛快。

  李暮阳打开了车窗昂着头对着黑夜大叫:

  “啊!!!”

  仿佛用了全部力气在叫,叫声很久才消散,他又把车速加快了很多,车子像一个脱缰的野马在高速公路上闪现它的身影,他握着方向盘,脚一直踩在油门上,没有松开。就在他正在享受这种快感的时候,就在这时一辆酒驾的车突然冲了过来,狠狠的撞上了男主的大奔。

  黑夜里一声巨响,但很快又恢复了原有的平静,李暮阳爬到方向盘上昏迷不醒,大奔的前面玻璃已经碎了,李暮阳额头好像被撞伤了,正在顺着他的脸颊往下滴。

  不知道第二天李暮阳是被谁发现的,只知道一大早医院就接到了通知,说有个地方发生了车祸,赶紧过去救人。

  因为男主在开车前给辛子梅打过电话,所以医生拿了李暮阳的手机,打开了手机锁先联系到了辛子梅。

  当时辛子梅刚睡醒,突然手机响了,看了看手机上的备注,赶紧接了,喋喋的问:

  “暮阳,怎么这么早给我打电话?昨天晚上都没接我电话,我还以为你不会在理我了呢。”

  原以为会听到对方安慰自己的声音,没想到却听到一个陌生的男子告诉自己:

  “您好,您认识李暮阳吗?她出车祸了,在我们医院抢救,您还是赶紧过来吧。”

  车祸,李暮阳出车祸,正在抢救中……辛子梅没有别的反应,只知道自己的脑袋翁的一下,连忙问了一下医院的地址就挂了电话,赶紧去收拾了。

  辛子梅没有立刻赶到医院,而是在家精致的收拾了一番才出来,辛子梅心想:如果李暮阳醒了肯定是第一个看到我的,我要让他看到最美的我。

  辛子梅照了照镜子,觉得自己收拾好了,拿起自己的包包也赶到了医院。

  辛子梅刚去刚好李暮阳从抢救室里出来,正好看见暮阳还在昏迷不醒就抱着暮阳的身体大哭。

娇妻在上

鲜红的是血,从一条纤细白皙的手臂上溢出,鲜血在女孩的手腕上汩汩的冒出来,那颜色,那血液流动的声音让人感觉很可怖。粉色床单上的女孩禁闭着双目,脸色苍白,但一丝似乎得到解脱的笑容却依稀浮现在她的脸上。浩,你听到我的声音了么?我来看你了,你的云来了,等等我,请一定等等我……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