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爱我的和我爱的人 > 正文

爱我的和我爱的人全文章节免费阅读第9章复读

发布时间:2020/10/19 0:17:04热度:

《爱我的和我爱的人》是一本文笔极佳的现言类型的小说。小说全文讲述:“志愿没有报好,没有走上,明年走一样的。”付丽静很不在意地说道。...

爱我的和我爱的人

1984年9月7日,太阳的光线渐渐地忧郁起来,阴湿的气息在田间到处撩走,高粱、玉米、大豆都已经收割完了,大大小小的一堆堆玉米秆、高粱秆寂寞地蹲伏在那里,黄豆秧像揉乱的头发一样到处散乱着。田间变得非常憔悴。

  我拖着笨重的行李,揣着复杂心情返回了学校。

  新生开学已经好几天了,校园里有许多新的面孔。据同学讲,今年学校的高一年级由原来只收八个班变成收十二个班了,所以,新生比前多了不少。

  来到了学校,我首先找到田老师。

  田老师告诉我:“我被分到二年八班(那时高中是二年制,一年是高一,二年是高二),二年八班大多数是复读生,你不要有压力,像以前一样就行了。”说完,便带着我来到英语组,把我带到一个叫李赛花的女老师面前。

  这个李老师年龄也就三十多岁,性格好像很开朗,带着一副深度的近视镜,张开小嘴一笑还真的很迷人的。看样子,田老师和李老师关系不错。

  李老师看见我,就对田老师说:“这个就是你说的那个王采非吗?”

  田老师笑着说:“是的,你可要照顾好她,她原来是学校的团工委副书记呢。”

  “长得可真漂亮,你来了正好可以帮帮我了。”李老师开心地笑着。

  我有点不好意思地说:“给李老师添麻烦了。”

  “呵呵,不麻烦,我以后还要麻烦你呢。”李老师高兴地说道。

  田老师要走时,对我说:“采非,李老师会照顾你的,有事你和李老师讲,也可以随时来找我。”

  我刚要回话,李老师就抢着说:“你放心吧,采非就交给我了。”

  我在一旁也连忙点了点头。

  田老师走后,李老师拍拍我肩膀说:“好了,你先把行李放到宿舍,然后,把入学手续办一下,明天就正式上课了!”说完,李老师叫过一个女同学,让她把我带到女生宿舍。

  走在路上,这个女生高兴地对我说:“采非,你记得我吗?”我认真地看了看她,留着五号头,戴着金丝边的眼镜,抿着嘴在望着我,我想起来,她是原来五班的学习委员。

  “你是付丽静?”我怀疑地问道。

  “呵呵……是的,我真的高兴,你还记得我。”付丽静和王梅从小学到初中都是同学。俩人关系很不错,以前经常来我们班找王梅,自然我也就认识了她。

  “你怎么也没有走呀?”我不由地问道。

  “志愿没有报好,没有走上,明年走一样的。”付丽静很不在意地说道。

  “对了,王梅上哪个大学了。”我问道。我自从王梅家离开后,就一直没有联系她,我也没有收到她的任何信息。

  “王梅,她去省城的税务学院。”付丽静说道。过一会儿,付丽静又说:“她还有一封信在宿舍呢,让我交给你。”

  “好的。”我应声着。

  我们来到女生宿舍,付丽静指着大通铺空的地方,对我说,“这个地方就是你的,我们正好挨着。”说完,她就找王梅那封信。

  不一会儿,她找到了王梅的信,递给了我。

  我打开信一看,还真的写了不少,整整六页纸。看着看着,我便流下眼泪。王梅在信上说了好多想念我的话,担心我的话,还有鼓励我的话,在信的最后,还说有什么困难,让我和她说,她表示既能出钱,也能出力。

  付丽静递过来手绢,说道:“我知道,你和王梅比亲姐妹还亲,她上学走时,她还告诉我,让我来好好照顾你。”

  我擦了擦眼泪说:“谢谢你,以后,我们就是好朋友了。我比你大一点吧,你就叫我采非姐吧。”

  “好呀,你不知道,以前王梅叫你姐姐,让我好羡慕呀。哈哈,我终于有个姐姐了。”付丽静撒娇拉着我胳膊说道。

  然后,付丽静陪着我办完所有入学手续,整个过程中,付丽静就像我亲妹妹一样,双手紧紧地拉着我的胳膊。

  吃完晚饭后,我自己来到田老师家。

  看到田老师爱人自己一个人在家,我和田老师爱人便闲聊起来,聊着聊着,我便把自己的事跟田老师的爱人说了。田老师的爱人好像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只是说过一会儿田老师回来,他能知道怎么办才好。

  等了将近一个小时,田老师才回来,看到我田老师一愣,便问:“采非,都安排好了没有?”

  我站起来答道:“都安排好了。”

  田老师坐下后,田老师的爱人便向田老师说起我的苦恼。

  田老师沉默好一会儿,才说:“你的事是个例,文件上也没有明确的规定结婚就不能考学。”

  接着又说:“不过,这件事还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在档案里,还有填什么表时,也不要注明这些。”

  我低着头回答说:“我不想让同学和老师知道。”

  田老师过了一会儿又说:“李老师,要让她知道,要不,你真结婚了。有些事不好办呢。”

  我有点为难地说:“我不知道怎么来和她说呢?”

  田老师马上说:“我来和李老师讲吧,李老师人不错,你别看大大咧咧的,心可细着呢。”

  “那就麻烦您了!”我不由地道。

  “哈哈……采非你客气什么呀。”田老师笑着说。

  田老师的爱人接过话,对着田老师说:“你说,采非怎么这么苦呢?”

  田老师说:“农村的事,你不了解,我在农村呆了将近20年,什么事我都知道。这实际上就是所说的‘换亲’,为了家里男孩子娶媳妇,就把姑娘先嫁出去,然后,用嫁姑娘钱为男孩子娶媳妇。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更何况采非家这么困难,当然也只有这个办法,才能为她的哥哥娶媳妇了。”

  田老师看了看我,说:“采非,你可要想好了呀,这是你终身大事。”

  听田老师这么说,我的眼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我回答道:“我想了好久了,真的一点办法也没有。”我有些哭出声来了。

  我停顿一会儿,擦了擦眼泪又接着说:“看着父母哭,听着弟妹叫,我能怎么办呢?我是真的不想找什么对象,更不想结婚。可不结婚,人家不同意,怕我考学走了,就黄了。”

  田老师的爱人也在一旁流着泪,听我说到这,一把就拉过我,把我抱在怀。还说道:“你的命真苦,苦命的孩子。”

  田老师爱人让我感到很温暖,好像有了一种依靠的感觉。我长大了,妈妈已经好久没有这样抱过我了。

  我和田老师爱人抱着哭了一会儿,我才端正地坐好,对田老师和田老师的爱人说:“田老师和阿姨您对我好,我会永远记着的。以后我会报答你们的。”

  田老师的爱人忙说:“这孩子,说什么报答不报答的,你以后路走顺了,我和田老师自然为你高兴的。”

  快到晚上十一点了,我才回到女生宿舍,同学们大多数都睡了。

  付丽静看我回来,马上坐了起来说:“姐,你去哪了,找不到你,害得人家都睡不着。”

  “我出去有点事,睡吧。”说着,我把付丽静塞进被子里面,我也准备脱了衣服睡下。

  付丽静从枕头旁拿起眼镜戴上,小声对我说:“姐,你的胸好大呀。”

  “去,死丫头,睡觉!”我打了一付丽静就躺下了。

  付丽静的一句话,让我想起了王梅可爱的样子。

  以前王梅也总爱说我的胸大,其实我的胸脯并不比王梅大多少,相反,我自己感到好像比她的还小。

  王梅现在怎样了呢?明天要给她写封信,问一问情况怎样了。还有张小川也应到西安了吧,他一定会生我的气,过几天就可能写信给我,我和他说什么呢?说我要结婚了,那他不得晕过去呀,说我现在学习紧张,没有时间谈恋爱,就这样说吧。说到结婚,我是应该好好想一想,这事谁也不能知道,让人知道了,在学校就没法待了。和于顺水结婚,以后会怎样呢?于顺水这个“小金鱼”,现在变成“大金鱼”了。虽然说他长得不难看,可总好象少了点什么似的。唉,这是没有办法,不结婚也不行呀。结婚会幸福嘛?怎么结婚?结婚干什么?结婚就是两个人拥抱亲嘴吗?还做那事。想起那事,我心里就感到难堪,有些话也说不出口,我也没有搞清那事究竟是怎么回事。在我小时候,我和父母睡一个大炕上,有时半夜醒来,借着月光,多次看见父亲呼哧呼哧地用力着,母亲也不时发出压抑的shenyin声,那就是在做那事。第一次看见时,我非常生气,爸爸怎么睡觉还欺负妈妈呀,心里还想,妈妈这么羸弱,怎能打过爸爸,爸爸也真是够坏的了,随着时间增长,自己也知道了这是怎么一回事,慢慢地对这样的事改变了想法,这是父母恩爱的具体表现。这样的事,和“大金鱼”做,会是什么样的感觉呢?看他的样子,也是挺好玩的,特别他傻笑的样子还是很可爱的。唉,要是和张小川在一起该有多好,就是做那事也一定很美好,单凭他一抱我,我就感到浑身发麻,接吻时,我都忘记自己是谁了,我真是太想他了,他也太迷人了,要是能和他结婚一定很幸福。

  想到这,我看着身旁的付丽静已经发出了鼾声。我不由地对暗骂自己:在想什么呀,这么龌鹾。

 

爱我的和我爱的人

这是一段悲壮而又凄凉的人生经历,也是一部具有强烈的东北乡土风情的爱情故事。通过漂亮的女主人公——王采非的自述,反映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一个农村女大学生对人生、爱情、事业的不懈追求,展现出的一幅壮美的画卷。 王采非因痛经而导致高考落榜,带着十分忧郁的心情回到家中。听到大女儿落榜的消息,王采非的父母非常失望,在亲友们的鼓动下,决定把王采非嫁出去,为大龄儿子娶媳妇。一心想着复读的王采非,在痛苦之中与初中同学于顺水订婚。订婚后的王采非,一边复读准备参加高考,一边开始了这迫不得已的爱情。老实本分的于顺水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