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古言 > 乱世风云——凤翔三国 > 正文

完本:《乱世风云——凤翔三国》全文免费阅读【全章节】

发布时间:2020/5/29 7:07:42热度:

《乱世风云——凤翔三国》是一本古言风格小说,主要讲述:我点头:“不错,鲍大人对主公有情,我也听说,所以才说与主公。主公要进入兖州,统领之,鲍大人必是鼎力相助之人。他的生死关乎...

乱世风云——凤翔三国

曹操自是高兴。看看谈的差不多了,天色已晚,我也起身告辞。曹操急命手下准备住处,命他们好生照顾。我也不客气,既然已经解决了商队人选问题,我的计划便可以开始实施了,一切准备就绪,嘻,羽哥哥,我们的商队要成立了。

这边,曹操命曹洪点齐自己的百名亲兵,准备随时跟我出发。曹洪疑问:“兄长就如此相信此人?”

曹操点头:“赵如年龄虽小,却有大才。他既然自己投奔于我,岂能疑之,我亦觉得他心诚。你可下令,这些兵士不得对先生不恭,否则,兵法从事。”曹洪答应着去了。他真听话,果然挑选了百名精兵。

第二天,当我看到这些精兵时,差点没笑出来,对曹操说:“君真是有心,待我真厚。不过,这些士兵皆是精兵,打仗固然厉害,可赵如是做生意,成立经商队伍,不需要打仗,有二十来人,可以对付流民即可。”

曹操奇怪地问:“那,你需要什么样的兵士呀?”

我道:“如需要的是做事利落,嘴甜,勤快,会交往的兵油子。年龄最好大一点,三十不小,四十不大,五十也可以。这些人经历多,看惯了生死,遇事反应快,很有生存经验。既然是经商的队伍,在各地行走,不免要与各色人等打交道,还要预防乱兵抢劫。有这些人,既能自卫,也可以与人多交往。商人嘛,还是油滑些的好。当然,这些人更要忠心。”

曹操笑了:“如此,子云自己到军中挑选,如何?”我摇头:“还是麻烦曹将军吧,如还有话要对主公说。”曹操点头,嘱咐曹洪按我说的去挑选士兵。

回到内堂,我正色对曹操说道:“主公,如此去经年不能回,然而许多事情,要说与主公。”曹操看我的样子,他也正襟而坐:“子云,你有何言,尽管说。”

我点头道:“主公虽然剿灭了白绕的军队,不过黑山的黄巾军人数众多,并没有伤及筋骨,短期之内,必会卷土重来,而且矛头会直接对准主公,毕竟您的作战能力是他们很忌讳的。所以,在短时间内,主公要做好战斗的准备。黄巾军虽然作战能力不强,可人数众多,主公的兵马不多,不可以与其面对面地硬拼,当设法在运动中剿灭其有生力量,逐步消灭之。”我知道,明年于毒的黄巾军会来袭击东武阳,这是一场大战。

曹操嗯了一声:“我也料其必有动作。可其主力的确强大,我们也只有等待机会。”

我点头称是:“不错,不仅是黑山,现在各地的百姓流离失所,人数不下数十万,黄巾军从来就是以吸收这些无家可归的百姓为主要兵源。我已听说,青州的黄巾军,边南率领的队伍,人数几十万,正在北上黑山,意欲与黑山的部队合并。”

曹操倒吸一口凉气:“如此一来,黑山的贼军势力大增,再灭之难了。”

我点头:“不过,我打听过了,公孙瓒现在正在东光一线,边南北上,正经过此处,若是两军相遇,边南必不是其对手。到时候,溃败的边南军会入侵兖州,主公的机会就来了。”

曹操愣住了:“子云,为何说是我的机会来了?”

我笑:“兖州牧刘岱此人,刚腹自用,自私自利。他杀了桥瑁实在是失策,天下之人莫不侧目以看。如观人有方,知其死期快到了。主公要在这一段时间里,努力发展势力,最好再剿灭一支黄巾军,好树立威望。到了刘岱死于边南的黄巾军之手的时候,凭借您的威望,兖州便是主公的了。”

曹操不解:“为何?就是黄巾军杀了刘岱,兖州如何会是我的?”

“主公,您想呀,兖州就是刘岱一个主事的,那些个士大夫哪有消灭黄巾军的本事。刘岱一死,群龙无首,再加上边南真的能杀了刘岱,其势如宏,那些兖州的人士还不吓的赶紧找人对付黄巾军。那个时候,主公正好有剿灭黑山黄巾军的声望,他们不急着来找您去对付边南,才怪。其他的诸侯根本不会理他们的死活的。到那个时候,主公就可以名正言顺地进驻兖州了。那兖州自然会是主公的了。”

曹操听的大喜:“真如子云所言,操也有信心了。”一个州的地盘,谁不心动?

我继续说:“主公,兖州和青州的黄巾军固然很多,然而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是被逼无奈的老百姓。到了主公领兖州牧以后,不要急于用剿灭他们的方法来平定兖州局势。主公,你要知道,黄巾军人数众多,虽然他们的作战能力不强,可人多势众,在一起打仗,还是很伤人的。黄巾军的作战能力不强,并不是他们在战斗中不厉害,要知道,兔子急了都咬人,何况是人?说他们作战能力不强,是因为他们没有脑筋。他们采用是一路走,一路打,一路抢的方法。这幺多人,打了这幺多地方,没有建立自己的城池和根据地,连政权都是分开的,上下根本就不统一。他们的这种四处流窜的作战方式,决定了他们没有辎重,没有后备,更没有物资储备。所以,和小规模的黄巾军作战,可直接灭之,和大规模的黄巾军作战,只要采用坚壁清野的政策,追而不打,扰而不攻,不让他们得到粮草、给养,破之很容易。大多数的黄巾军都是些无家可归的老百姓,这些人既能反,也可降。打蛇要打七寸,伤人要伤要害,只要灭了那些组织者和顽冥不灵的首脑,其余人众尽可收为己用。主公,要想成大事,人是最重要的。”曹操不停地点头。

我接着说:“如曾到过青州,知道主公在任济南国相时,甚得当地民心,青州黄巾军对主公并不反感。依如所见,只要主公能杀一儆百,青州的黄巾军定能降了主公。这批人可不少,正是主公办大事的基础,望主公详细思虑之。”

曹操眨着眼睛,思虑了半晌,突然道:“子云,你年纪虽少,谋略却高,这些事情我都未曾想到。你还是留在操身边吧,我缺少你这样的谋士呀!这做生意之事,可以暂时放放。”

我笑笑:“主公放心,如有相人之能,知道在半年之内,必有大才之人将为主公所用。恐还不止一个。这些人都是大谋士,比我强多了。您只要善待他们,必成主公兴大事之股肱。我呢,暂时不想凑这个热闹了。”

曹操听的眼睛发亮:“有多少?”一付很急切的样子。

我大笑,做了个羞他的手势:“多少?主公,你心好大哟!嘿,昨天还骗我,说自己没有争霸之心,这下露馅喽。”

曹操看着我的样子也笑了起来:“子云,你这个调皮的样子还真像个孩子。嘿。”

我大笑:“我本来就不大嘛!说到这里,我正想说与主公:我不愿意在他人面前做主公之人。如之谋,还是在暗处的好。”

曹操听得莫名其妙了:“子云此话,操不明白也。”

这都不明白,看来我选择对了:“主公,如的意思是在外人面前,如不过是一个与您交好的商人,而不是您所用之人,更没有什么谋略之才。”

曹操愣了:“这是为何呀?”唉,这时候的人真的很少有骗人的心机。

我叹气道:“主公,你也熟读孙子兵法吧。孙子兵法曰:兵者,诡道也。夫未战而庙算胜者,得算多也;未战而庙算不胜者,得算少也。多算胜少算,而况于无算乎。孟子也道:用兵之道,在于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曹操点头,可他还不明白我的意思。

我接着说:“如的年龄尚小,自己不在人前显露,谁人能想到如是有才学之人?更不会是有了主公的人。我在暗处,既可以为主公四处招揽人才,也可以为主公刺探诸侯的内情。如有一身医术,可以用来登堂入室。再加上如商人的身份,自然可以与那些诸侯、霸主相交。不是如自夸,以我的本事,进出那些诸侯府邸,便如进出自己的家门一样,做个暗探,岂不胜他人百倍?知己知彼,到了主公用兵之时,定可以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

曹操先是听得大喜,过一会儿,又紧皱眉头:“子云,此计好是好,然也危险。此计成功,操固然能立于不败之地,然你的处境太危险。若他人得知你乃操之人,性命难保。操不能为己私,而陷你于险境。”

我心里一阵感动:“主公多虑了。今主公尚处弱势,诸侯列强均未将主公放在眼中,自是无人留意主公这里。况且我的身份,主公自能为我保密。便是以后,除主公身边心腹,也不可让其他人得知,哪怕是家中之人。反正,我的身份知道的人越少,我就越安全。”

曹操叹息:“如此,可就委屈了你了,以后,必要吃不少的苦头。”

我笑:“恐不止是我一人吃苦,主公与一个商户交往密切,也要招人闲话的。”

曹操大笑:“都似你这样的商户,我倒想多交往几个。”

我也笑:“从古到今,凡大人身边总有小人,奸猾之徒,我就做主公身边的这个小人好了。”这样才安全。

曹操看我叹息:“操心中实在不忍,也不放心呀!”

我摇头笑:“主公,成大事者,何来这般妇人之仁。君放心就是,我自有主张,到了必须暴露身份的时候,我也不会藏着掖着。”

曹操凝视良久,突然起身一拜:“操何德何能,竟得到子云如此相助。若有成功之日,必不负你。”

我急忙回礼:“主公折杀如也。如遇主公,乃遇明主,敢不竭心竭力相助乎?公身负兴国安民之责,如为君谋,便是为国尽力,亦是为天下百姓,安敢受主公此礼?”曹操含泪叹息。

我当然理解他现在的心情。一个势力弱小的军阀,无人问津理会,突然有个才华横溢的人自愿前来相助,不感动万分才怪。果然,正因为我这个时候投效与曹操,又尽心尽力辅助与他,在以后几十年的时间里,他对我是言听计从,待我更是特别亲近,我们的感情最终超越了君臣情谊。

在我离开曹操以前,我还要为他说些事情:“主公,如自幼有奇遇,善能相人之生死。吾观鲍信大人目有危厄,主有兵灾,性命堪忧。其命在东南有险。若是明年在寿张等地用兵,切不可让其带兵前往,否则,恐难以保全。”羽哥哥说的。

曹操显然是愣住了:“你说鲍大人有性命之忧?”我道:“正是。”

曹操倒吸一口冷气:“啊呀,他是操的知己朋友也,待我通知与他。”

我点头:“不错,鲍大人对主公有情,我也听说,所以才说与主公。主公要进入兖州,统领之,鲍大人必是鼎力相助之人。他的生死关乎主公在兖州的实力,且不可掉以轻心。”曹操点头应诺。我自己知道鲍信在兖州的威望和势力,有他在,我们在兖州会很省心,也许就不会有以后的陈宫反叛之事了。

我再对曹操说:“主公,如从洛阳遇见主公后,在一路打听您的消息的同时,也了解了主公您的为人。如知道,您和一些人的关系不错,比如袁绍,张邈等。袁绍这个人是不值得交往的,他不会真成他人的朋友。现在他也只是看主公没有实力,不会对其构成威胁。他对您的容忍会因为主公势力的增加而减退。何况,您没有支持他另立新皇帝的主张。他心中必然会恨您的。对于他,您还是要多提防点。此人的野心绝对不止仅仅做一方的侯爷。”曹操听的不停地点头,他也是心知肚明的。

我接着给他打针:“张邈此人是个好人,您没听袁绍的伤害他,那是作对了。不过,好人不见得是个有才能的人。主公,有利益为朋友,有祸事成仇敌的事情可多了去了。您对朋友真心,他们可不见得对您都真。现在,主公的霸业才看到一点光明,千万不可掉以轻心呀。有时候,一失足成千古恨呀!”你自己好像也是为了霸业什么都不顾的人。

曹操侧目了:“子云,你小小的年纪,怎么这幺看世间的人?吾待人真,他必待吾诚。袁绍此人果是不可相与,可不是每个人都是袁绍此辈。你恐不知道,张太守被人誉为八厨之一。他急财好义,真是个可以交心之人。子云,我也知道你是为操好,不过,操还是劝你,万不可以将世间之人都看作小人。你年纪这幺小,对人就如此疑心,不好呀!”

我苦笑了,心想,我说我的,你不听,也没办法。真到了那一天,你想起我今天说的话,心里也好受些。想到此处,我笑道:“主公,不是我将世间人想的坏,如果真是那样,我也不会来此了。我只是说,这张邈的本事很差,他有今天的地位也来之不易。人呀,有的时候是不会想问题的。我怕的是万一有一天,他怀疑主公要夺他的地盘,毕竟陈留在兖州的腹地,他会和主公反目。当然,但愿我是多心了。主公获得兖州后,还是要他们支持的。”

曹操点头:“我明白你所指了。不过,张邈此人不会是小人。”

我暗暗叹气,笑道:“主公与他多年交往,自然比我了解他,如不过是尽谋士之责罢了。主公也请放心,我不是那种多心之人。若我是多心之人,如何为主公寻求人才呀!”曹操听的一笑:“子云,我真是明白了,你尽管放心好了。”

乱世风云——凤翔三国》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鱼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鱼读书)或者(xiaoyudushu),关注后回复 【乱世风云】 或 【凤翔三国】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乱世风云——凤翔三国

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一场因权势的恩怨纠葛而祸乱了赵家兄弟,临弥之际错乱时空;附身于一赵家三弟脑海中;赵如自带神似天机神技的作弊利器,且看小子如何闯荡三国,征服祸乱;还天下一个大同。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