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乡村 > 亡人孀 > 正文

亡人孀无弹窗_亡人孀最新章节

发布时间:2020/5/23 7:43:54热度:

《亡人孀》是文笔极佳的乡村类的小说,主要讲述:我的一辈子都被他毁了。要说怨气,我的怨气恐怕也不比葛凌少。...

亡人孀

我浑身都冷冰冰的,昨天还一个好好的大活人,今天就在学校门口死得透透的,还是身首分离的残忍死法。可我不但一点都不觉得可怕,心里还有些淡淡的快感。只不过图片看着血淋淋的,我忍不住又想吐。

小璃拍着我的背,说:“也不知道谁杀的他。”

我吐了一会儿,觉得好受了些,想了想,也确实不知道会有谁能杀了他。杀了段宏,就等于要跟段宏背后的段家不死不休了,谁会这么干?

没过多久,就接到宿管大妈的电话,让我们下去,说是来了几个警察在楼下等着我,有话要问我。

小璃说,肯定是之前我跟段宏的狗血纠缠闹得太开,现在段宏死了,警察肯定会查到我头上。可我身正不怕影子斜,从进咖啡馆,到在段宏之后离开咖啡馆回宿舍,一路都是有监控录像的,足以证明我回来之后就没出去过。小璃也可以给我做不在场证明。

所以我也没怎么在意,直接就下了楼。

大厅里站着三个警察,两个男警,一个女警。估计是在大厅里说话不方便,我们到了管理室。女警问我是不是跟段宏之间发生过矛盾,我也没隐瞒,直接将段宏追求我不得,在学校散布流言的事情说了出来。还交代了昨天我们确实见过面,只是谈崩了,之后段宏独自离开,我也回了宿舍,不知道之后他又发生了什么事。

看警察的样子,他们也不认为我一个二十岁娇滴滴的小姑娘能干得出这么残忍的灭口分尸的事情,找我来谈话不过是走个过场。可也许是身为女性的同情,例行笔录做完之后,女警隐晦的提醒我,段宏家里不好惹,就算我跟他的死没关系,他家估计也不一定会放过我。

我没在意,直接就回了宿舍,打算下午跟小璃一起去市里面的道场,找先生来帮我看看。横竖段宏的死怪不到我的头上。

收拾好了之后,我们俩就往市里去。说来也巧,之前小璃陪客户的时候确实听到客户说起过我们市里的道场,就在市中心商业街一个不起眼的道服铺子里。而越是大人物,越是相信这些神神道道的东西。也有可能是他们亏心事做得太多,害怕小鬼缠身,总之,道场的地位非常的高,就是连不信鬼神的普通人,也会拜拜老祖好不让鬼气缠身。

可谁有说过,这世上不存在这些神鬼?

我心底有些迷茫,挽着小璃的手下了公交车,拐进了一个小巷子,里头一家外面挂着道幡的小店,小璃轻轻对我说,那就是我们市的道场。如果不是有人带着来,还真不一定能找到。

我有些将信将疑地推开店门,里头挂着些售卖的道袍,两边是两个巨大的书架,书架上摆着经书,却没人在正堂内待客。空气中有淡淡的檀香味,我抽了抽鼻子,刚要跟小璃四处看看,就看见一个熟悉的人从书架后绕过来,打了个照面。

一看见他,我就条件反射般打了个哆嗦。

这老头脸色僵硬惨白,面容渗人,不正是小村子里头葛清请的高人李先生!不过想想他是道士,出现在这里也并不奇怪。

只是那时的我还不知道,我在那个小山村里遭遇的一切,都是李先生设的一个局……

李先生也看见了我,我刚想跟他打个招呼,他就率先走了过来,阴沉沉地说:“你撞鬼了吧。”

我硬着头皮说了声是,倒是小璃吓了一大跳,小妮子看出来我们认识,机灵地说她要去上厕所,一会过来找我,立马没了人影。

我有些尴尬,李先生又看了看我,说得干脆:“说来,跟上次那些事也有一些关系。我可以帮你做法事驱鬼。”

我的心里咯噔一声,声音也有些发颤,问他葛清的哥哥到底下葬了没有。

李先生用浑浊的老眼看着我,告诉我他哥哥的名字叫葛凌,说他已经下葬了。只是终究有心愿未了,下葬的时候出了些麻烦,还是死不瞑目。

可是既然已经安葬了,为什么葛凌还会一直缠着我……

我心里有疑惑,将发生在我身上的事又一股脑地说给了李先生听,包括我现在身怀鬼胎的事。

李先生沉吟了一会,说,解铃还须系铃人,如果我想要解决这个事,就得跟他一起回小山村去一趟,才能化解。

我有些动摇,可确实,小山村才是一切事情的起点……说不定跟李先生一起回去,真的能化解葛凌的执念。

李先生说,葛凌一直以鬼的样子在阳间游荡,是有很深的执念。

可我不知道,葛凌的执念,跟我又有什么关系?我只是个普通的大学生,接了伴游的兼职,就莫名其妙被鬼缠身,还怀了鬼胎。

我的一辈子都被他毁了。要说怨气,我的怨气恐怕也不比葛凌少。

正在这个时候,我的手机响了,也许是看到我的脸色很差,李先生自觉地往后退了退,示意我等会再说,又隐到了书架中了。

我掏出手机,一看来电姓名,又是一颤,手心里都是冷汗。

是葛清给我打的电话。

他不是说,我回学校之后,这些事就和我没关系了吗?

我深吸了一口气,接了电话,电话那头的声音确实是葛清的。但他的声音有点嘶哑,很是急迫。

电话里,葛清言简意赅地跟我说,葛凌诈尸了,李先生也死了。

李先生死了?那刚刚跟我说话的……我后背上密密麻麻的冷汗,刚想出口,葛清却不给我说话的机会,他说的又快又急,好像是发生了什么紧迫的事情。他交待我不要信任任何人,也不要接近任何人。他怕葛凌诈尸后我会有危险,会想办法来接我。

这一大串话说完,葛清迅速又挂了电话。我有点没反应过来,站在原地发了一会儿愣。

怎么办……葛清说李先生死了,可刚刚李先生明明就站在我面前跟我说话,还说要帮我驱鬼。

我六神无主的盘算着,将葛清和李先生的形象和那些天的所作所为放到心里对比。葛清确实事事都为我考虑,出事过后很快就把我送了回来,该给的钱不但没少还给我凑了十万……

李先生从头到尾都阴森僵硬,明明是请他去做法事,可停尸的时候葛凌又做出那么多事,最后更是起棺诈尸……

心里两相一权衡,我还是更相信葛清一些。

这时,小璃也从厕所回来了。估计是觉得我跟李先生谈好了,小璃问我:“怎么,先生帮你看了没有,能不能解决这些事?”

我勉强应付道:“看了,只不过我得跟他走一趟。估计麻烦事不会少。”

小璃叹了口气,看着我,小心翼翼地说:“小怜,不是我不想帮你,而是我实在帮不上什么忙,而且……撞鬼确实很麻烦。”

我知道小璃是在安慰我,我也不想把小璃拖进这潭浑水中,就拉着她的手说:“谢谢你,小璃,没有你我可能早就崩溃了。我也不想把你掺和进来……”

小璃想了想,说:“要是你愿意的话,我帮你把戒指卖了,这也是我唯一能帮到你的地方了。我看你留着它,事只会越来越多。”

小璃说得对,我也早就下了卖了戒指的决心,把戒指从兜里掏出来的时候,我打开盖子看了看,还是一样的钻光闪烁,可我的心里竟然有些淡淡的不舍……

“啪”的一声,我合上了盖子,将盒子递给了小璃:“你先走吧,帮我把戒指卖了,这戒指留着,只会招惹是非。”

小璃点点头,拿着戒指就走了。

我盘算着找个借口,从李先生身边离开,我好去跟葛清回合。在道场几排书架中转来转去,终于找到了正拿着本经书看的李先生,李先生看见我来找他,也没有诧异,他抬头看了我一眼,一张老脸惨白,我心里的不安感更盛了,低声说,学校有点事,我要先回去一趟,过几天再来找他。

李先生没有多说,却在我转身离开的时候告诉我,再拖下去只怕事态会更严重。

亡人孀》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亡人孀】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亡人孀

我是艺校学生,家里穷,出去做伴游无良上家和金主串通一气,把我骗到偏远山沟里哭坟我战战兢兢的烧纸、磕头,希望可以平息死者的怨气可该来的还是来了,以致于现在说起,我的腹中还传来一阵阴凉冤有头债有主,为何偏偏要缠着我?午夜里我咬着唇脂,对着镜子一遍遍问我自己,难道仅仅是因为我长得美?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