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乡村 > 小村情事 > 正文

小村情事小说完结版精彩试读第14章筹谋大计

发布时间:2020/10/19 1:52:57热度:

《小村情事》是一本乡村类型小说,小说主要讲述:这一眼白得二狗一缩脖,看大花走远了,把屋子简单规整规整,一想在屋里呆了快三个小时了,得出去透透气,这才往家外走去。...

小村情事

   两人激战了快两个小时,王大花高潮了五回,身子再也吃不消了。

   “二狗,姐脚都软了,真不行了,你再弄姐,姐一会得夹着腿走回去,让那帮老娘们看着了,一传闲话,我们都得玩完,听姐话,赶紧拔出来。”还是领导有先见之明,考虑的就是多。

   二狗本来还在那卖着力气,听了这话,觉得在理,自然也无心恋战。

   他知道王大花办事有分寸,只是他现在还没射,憋在里面属实难受,于是把大战金莲,响爽,小环的情节像演电影似的过了一遍,下面则是加紧了冲刺,不到一会,“啊”的一声,一股带着二狗体温的热流射进了王大花的秘地,王大花也迎来了第六次高潮。

   “哎呀我的妈啊,这回这不行了,二狗,姐不会亏待你的,对了,二狗,一会去俺家一趟,有点活。”她到底没忘今天来的目的。

   二狗心里一骂:“这是要累死老子啊!”心里想嘴上不敢说,只能搪塞道:“姐,都四点多了,我爹妈马上回来,他俩还找我有事哩。”

   虽然要求没达到,王大花心里不咋乐意,可是一听到四点多了心里咯噔一下。手划拉着支撑物想起身,可是二狗的大阳具还卡在她身子里没拔出来,把她锁得死死的。

   二狗看大花脸色不对,赶紧宝剑入鞘,收身跳出圈外。

   两人急匆匆穿好衣服,王大花听外面没人,抽身往屋外走,两条腿刚想夹到一起,一想不妥,赶紧调整了步态。回头白了二狗一眼。

   这一眼白得二狗一缩脖,看大花走远了,把屋子简单规整规整,一想在屋里呆了快三个小时了,得出去透透气,这才往家外走去。

   刚出门外就碰上了村长的儿子王富贵。王富贵冲着二狗喊道:“诶,你他妈今天咋没去我家干活?”王二狗看到王富贵就迷糊,他仗着村长公子,从来就没把二狗当人。王二狗心里也明镜,这家伙可不好惹,心里意淫“你还得叫我妹夫呢,你妹妹都让我玩过了”嘴上去只能编个瞎话:“今天不得劲,在家窝一天。”

   王富贵:“哦”了一声转身走了,如果没有正事,他是不爱搭理二狗这坨臭狗屎的。

   王二狗并不介意,平时都习惯了。再说他现在脑袋里一直回味着刚才和王大花的事,想啥来啥,居然鬼使神差的走到了王大花的家门口。

   她家院门大开,他儿子王和平正在搬着粮食,傻根被抓了劳工,在旁边忙活着。

   王和平还在城里读大专,长得随他妈,白白净净,书生气息,但明显不是干力气活的材料,扛袋粮食走路歪歪扭扭的。

   二狗看到这劳动场面刚想闪身离开,被眼尖的傻根逮了个正着。“哎,二狗,你也帮忙来了啊,赶紧过来吧,这学生娃可不是干活的料,一包粮食扛半天。没我一半管用。”

   王二狗悻悻的走过来,一眼就瞅到了一边扇蒲扇一边嗑毛克的王大花。

   二狗一下子就明白了为啥王大花穿裙子了,你想,一个领导,还穿了条裙子让你帮她家干活,你好意思让她一起干啊?答案是否定的。

   “这娘们心眼子真多,身子真懒,怪不得人家当干部。”二狗嘴上嘀咕,心里暗地佩服。

   王大花的儿子王和平认亲,一见到二狗过来亲切的说:“二狗哥,我妈刚才还说你要帮干活呢,这么快就到了。”

   二狗苦笑了一声,没吱声,瞟了一眼在那嗑毛克的王大花,发现她压根就没看自己,知道是在有意避嫌,无趣的扛起了粮食包。

   毕竟是每天劳作的农村人是干活的好把式,比那花拳绣腿的王和平强的不是一点半点,二狗的参与让劳动的速度上了一个档次。

   “二狗,咱俩加把劲,这点活一会就干完了,对了,咱俩今天都没去村长家打井,就大牛一个人在那忙活,要是长顺叔知道了不得又对咱俩破口大骂,哈哈哈...”

   看到二狗来了傻根心情大好,越干越起劲,人也跟个话痨似的。

   “大牛干活任干,一个人顶好几个人,他娘身体有病,全靠他养活,那个王富贵真是个王八犊子,狗仗人势,仗着他有个好爹。”傻根骂道。

   肯定又是王富贵骂傻根了,二狗猜得很准。

   “还有那个王长顺,也不是个好东西,一天这事那事的,咱哥几个撅着屁股干活,他小烟一叼,狗屁不干,钱都让人家挣去了,上哪说理。再说,这打井有个啥啊,给个大饼子狗都会,要是给我搭个架子,整个轱辘,四轮子一拉,我也能打!”

   傻根一直在那骂骂咧咧,二狗可是在旁边打着自己的小九九。

   打井本身不是什么技术活,一层窗户纸捅破了就通了,二狗跟着王长顺干了这么久,对各个技术环节已经熟练于心,如果给他全套的工程设备,接个活不成问题。比起技术,打井更需要把好力气。

   脱离王长顺,自己出来单干,这是二狗的一个梦想。

   连成本核算二狗都已经心里有数了,打一口浅井,别的队要2300,他就要2000,打一口深井,别的队要5300,他就要5000.刨去成本,浅一口井赚1300,深井能赚3500,价格比别人便宜,可赚得并不少,厚利多销。

   别看二狗平时溜奸耍滑的,可毕竟高中时也是个优等生,比那些就知道卖苦大力的同乡强多了,平时干重活的时候偷懒归偷懒,但是遇到师傅教的技术活可是往前冲着干,自己也总结出一套打井的心得。按他的方法打,一口浅井多说三天,一口深井也不过十天,照这么算,一个月有一深一浅两个活就赚6000来块钱,整两个队就赚一万多,以此类推,不出几年,那还了得?

   井队里最贵的设备就是那台四轮子,也不过2000块钱。

   “傻根,我要是成立个打井队,你跟着我干不?”二狗压低了声音道。

   “哥,你还有这想法?咋不跟着你干呢,我跟着王长顺都干得够够的了,你一天给我开20块钱,让我干啥我干啥。”二狗想都没想就回答道。

   二狗一听心里更有底了。一个队,三个人。一天工钱60,三天一口浅井,工钱才180,自己赚1000多块钱。

   二狗立马拍着傻根的肩膀痛快的说:“咱俩这关系,20块钱,没问题。”

   “那我就跟着二狗哥干了,你说啥时候开工。”傻根的口气就好像事已经成了。

   可是兴奋劲还没维持2秒钟,傻根又问了一句:“哥,你没钱吧!”

小村情事

李金莲是村里很多男人的YY对象,王二狗也不免俗,但是有一天他却做了所有人想走但没有做过的事情...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