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仙侠 > 狂少至尊 > 正文

狂少至尊全文章节免费阅读第18章18逝去的青春

发布时间:2020/9/17 19:35:02热度:

《狂少至尊》是剧情极佳的仙侠风格的小说,主要讲述:原来,她遗憾的是,她已经老了,那些个逝去的青春,那些十七岁的花季,已经远远离她而去了。...

狂少至尊

第十八章逝去的青春

阴谋得逞的周文苑再次看向萧石逸,笑眯眯道:“萧石逸同学,能不能跟大家说说你要表演什么节目啊?”

萧石逸能够感受到周围那些炽热的目光,他狠狠的瞪了一眼始作俑者周文苑,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萧石逸同学,你不会是在打退堂鼓吧?”

周文苑根本不给他反应的时间,继续咄咄逼人道。

整个班的同学都在等着他回答,就连一贯看他不顺眼的司徒静都转过了头来,这让萧石逸有点头皮发麻,因为他确实还没有想好到底要弄个什么节目。

不过看到周文苑促狭的目光,萧石逸随口就到:“我想和周老师合作一个节目,不知道周老师愿不愿意?”

这一下周文苑彻底的傻眼了,她万万没有想到萧石逸竟然会把她拉下水,身为老师,在这个时候如果拒绝萧石逸的话,肯定不合适,一时间,周文苑竟然被萧石逸反将了一军。

“这个,萧石逸同学,你要和老师合作什么节目,老师可不会什么才艺。”周文苑有些无语到,她现在有些慌了,并不是因为害怕表演节目,而是因为萧石逸脸上露出了和她一样的促狭笑容。

“老师你是在谦虚吧?我可是知道你在英皇牛津学院的时候曾经演过多个英语话剧,而且听说你舞跳得很棒哦。”萧石逸笑嘻嘻的说道。

“你,你是从哪里听说的?”

周文苑惊异道,她在牛津学院毕业这件事不算是秘密,不过她的学校生活根本没有几个人会知道,周文苑惊诧于萧石逸为什么会知道这些本该是秘密的事情。

萧石逸笑而不语。

前几天他特地留意了一下周文苑在牛津学院留学的情况,恰好他有个认识的‘朋友’曾经在英皇牛津学院附近的一条街游历过,所以他知道了一些周文苑以前的事情。

“怎么样,周老师,你要拒绝我么?”萧石逸笑问道,他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周文苑不会拒绝他。

正当周文苑红着脸考虑的时候,全班整齐的响起了“同意、同意”的声音。

这个时候下课铃声也响了起来,周文苑声音如蚊子般留下一个好字,便逃也似的离开了教室。

全班顿时响起了一阵热烈的欢呼声。

周文苑恨得牙痒痒,本来是想通过全班同学让萧石逸不得不参加晚会的,哪里料到萧石逸竟然把她拉下了水,她现在什么都不想了,脑袋一片乱哄哄的,就连今天的作业都忘了布置。

周文苑回到办公室放下书本后,便打算先回去好好想想。她是个负责人的人,既然答应了萧石逸要在教师节晚会上演出,那她就会认真对待。之所以逃也似的离开,是因为刚刚她想算计萧石逸而被反算计了,一时间有些见不得人。

实际上教师节晚会不乏有老师上去表演节目的情况,只不过周文苑是第一次,所以显得有点不自在。等到他下楼要去停车位的时候,一个身影挡在了她的前面。

“周老师,这么急着要去哪啊。”

萧石逸笑嘻嘻的拦住匆匆忙忙的周文苑道。

“还不都是因为你!”

周文苑气不打一处来,这家伙,得了便宜还敢出现在她面前。

“这件事情是周老师先挑起的吧?”萧石逸无辜道,“如果周老师你不在班上说这件事情,自己又怎么会被拉下水呢?”

“哼哼,没想到你还是瑕疵必报的人。”周文苑白了萧石逸一眼,佯装怒道。

“也不算瑕疵必报啊,不过顺水推舟而已。”

“我不管,反正接下来的节目你要自己想。”周文苑故意转过头去,一副生气的小女人模样。

萧石逸追上周文苑的步伐,摇摇手指:“这可就不对了,周老师,表演节目的是我们两个,哪有一个人想的道理,我们要一起想才是。”

“那你想表演什么?”

周文苑当然不是真的在生气,听到萧石逸说起表演的话题,顺势问道。

“这个嘛,到了你家再说。”

两个人已经来到了停车位,周文苑开的是一辆黑色雪弗兰,很配她的气质,而且这辆车的价格也不算贵,大概在二三十万之间,不会在富人云集的龙城中学引起多么大的轰动。

重点是,周文苑本身就是个低调的人。

“你还要去我家?”周文苑停下拉开车门的动作,回头道。

“怎么,不欢迎么?”萧石逸耸耸肩道。

周文苑有些犹豫,她是自己住的,还从没有带其他的老师和学生进过自己的家,她是个传统的女人,虽然萧石逸还是个初中生,可毕竟是异性,这么冒然带男学生到自己家去,确实有些为难。

“如果不乐意的话,那就算了。”

萧石逸微微一笑,依然没有什么不快道。

他正要转身,手臂忽然被周文苑拉住了,后者有些无奈的看了萧石逸一眼:“好吧,反正明天又没有课,我们可以商量一下节目的问题。”

“反正明天又没有课,我住在周老师家里也没问题。”萧石逸打趣道。

“不行!”

周文苑眉毛竖起,不容拒绝道。

“开玩笑的,你想让我住我还不住呢。”萧石逸调皮的眨了眨眼睛,一头钻进了周文苑的车子。而周文苑在原地愣了愣,有点恍惚。

她这才想起,萧石逸确实还只是个十七岁的孩子而已。

和这个男孩子接触的这些天,萧石逸展现给她的,从来都是成熟的一面,从一开始和她英语对答如流,到办公室门外偷听后说的那些话,萧石逸所表现出来的,根本就不像是一个普通的中学生,周文苑从内心深处,早已经习惯了萧石逸的成熟与谈吐,然而当萧石逸和她互相恶作剧又调皮的眨眼间时,周文苑才记起对方只不过是她的学生。

然而,当周文苑恍惚响起这个的时候,心底为什么会有微微的遗憾呢?

萧石逸坐在了副驾驶座,恍惚中周文苑发动车子,路上她一直在想这个让她纠结的问题,以至于显得有些心不在焉,等到了公寓门口,萧石逸早先一步下车,并来到她的车门前,很自然的帮她打开车门,并把右手手背放在她面前,以一个无懈可击的贵族动作微微躬身,并带着一贯优雅的笑意道:“请允许我的冒昧,我亲爱的,老师。”

周文苑微微错愕,随即像是回到了十八岁少女时期一样,脸蛋微微一红,把手搭在萧石逸的手背上。不过她今天是穿的牛仔裤,与这个场景有些格格不入,心底有些悸动的她略微遗憾。

然而,伴随着第二次的遗憾,周文苑的脑中犹如流星划过一样,忽然明白了,她这一路上都在纠结的问题。

原来,她遗憾的是,她已经老了,那些个逝去的青春,那些十七岁的花季,已经远远离她而去了。

狂少至尊

身怀天罚站在世界之巅,求凰之凤双立其后,两行清泪不为苍生,只为博美人嫣然一笑!这里没有江山如画,亦没有烟花如梦。却有一段万人膜拜的人生和一个催人泪下的爱情故事。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