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极品小医生 > 正文

极品小医生全文结局免费阅读第14章这就是命

发布时间:2020/8/10 10:28:25热度:

《极品小医生》是一本文笔极佳的现言风格小说。小说全文讲述:她坐在家里的土炕上,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她没有因为建勇的死而感到过分的悲伤。反而觉得自己解脱了不少。...

极品小医生

    那条黑影就是刘明,幸亏高建强是个人,如果是只野狼或者兔子,刘明一定会拧断他的脖子。

    刘明的力气很大,曾经掐死过一条野狼,跟一头健壮的棕熊在盘龙谷决斗,并且把它擒获,捏晕高建强,那还不是裤裆抓小鸟——手到擒来啊?

    刘明在盘龙山苦苦等了一个半月,一直到过年的时候,也没有听到张秀娟跟建勇离婚的消息传来。更没看到张秀娟把她那件小红袄挂出来。

    刘明就泛起了嘀咕,张秀娟是不是变心了?难道他跟建勇产生了感情,后悔了?

    过完年以后,刘明再也忍不住了,必须回家问问,张秀娟到底怎么回事。

    他趁着半夜,从盘龙山上下来,跳过了高国富家的墙头,结果一眼就看到高建强趴在窗户口上。

    看样子这小子还想进去,兄弟日嫂,替哥代劳。

    刘明怒发冲冠,上去就把他给掐晕了。

    我让你偷,好的不学,学人家偷女人,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

    刘明掐晕了高建强,知道他一时半会醒不过来,他就揭开了窗户,翻身跳进了张秀娟的房间。

    掏出火柴,打着以后点亮了屋里的煤油灯,他发现张秀娟就躲在被窝里。

    张秀娟刚刚闭上眼,发现屋子里一亮,吓了一跳,猛一抬头看到了刘明,女孩子就惊叫一声:“天哪,你怎么回来了?”

    张秀娟翻身爬起来,一下就扑进了刘明的怀里,心说,你咋不早来啊,我这儿都自摸完事了,你才回来,忒不给面子了。

    刘明一下把张秀娟推开了,没好气地问:“你为什么骗我?”

    张秀娟诧异地问:“俺咋骗你了?”

    “你不是说要跟高建勇离婚吗?我在山上等了一个半月,也没看到你把那件小袄晾出来。”

    张秀娟红了脸:“刘明,俺张不开来那口啊,”

    “为啥张不开口?是不是你喜欢上了建勇,跟他有感情了?”

    张秀娟摇摇头:“不是。”

    “那为什么?”

    张秀娟的表情很痛苦,说:“刘明,你是不是真心稀罕俺?你怎么保证自己不嫌弃俺?俺跟你走,那小兰咋办?那可是你青梅竹马的未婚妻啊。咱们走了她该多伤心啊?”

    刘明说:“我不喜欢小兰,我一直把他当姐,没错,小兰长得是很俊,可我恨她,也恨他爹高国富,还有建勇,建强,我恨他们一家人。”

    张秀娟更加不解了,问:“为啥,你跟他们有仇?”

    刘明说:“是,是世仇,十年前就结下了仇恨,我奶奶和我爷爷就是高家的人逼死的,他们拉我奶奶游街,还诬告我爹是狗崽子,把我们家打成黑五类,我们全家都抬不起头,所以我恨他们。”

    张秀娟明白了,刘明家从前是地主,资本家,祖上非常的有钱,简直可以说是富可敌国,前几年搞运动,家里的成分不好,常常被人拉出去游街。

    那时候,高国富的爹是支书,都是他指使的,刘明就跟高家结下了冤仇,决定要报复他们。

    幸亏高国富是四个儿子,如果是四个女儿的话,刘明非把他家闺女睡光不可。

    为了报复高家,刘明决定,有一天把小兰睡了,然后再抛弃她,让高家的人也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

    他之所以要抢走张秀娟,第一是因为爱她,最重要的一个,想把高家搞得家破人亡,妻离子散。

    刘明上去拉住了张秀娟的手:“张秀娟,你跟不跟我走?我答应你,以后会让你过上好日子,吃穿不愁,我有这个能力。”

    张秀娟心里一酸,含着泪点点头:“刘明,俺知道,知道你有这个能力,可是小兰真的很无辜啊,文ge都过去好几年了,你们家不是也平反了吗?怎么还提这个?”

    刘明哼了一声:“成分是平反了,可仇恨却永远也不能平反,早晚有一天,我要把高家弄得鸡飞狗跳,惶惶不安,你等着。”

    刘明的眼神非常的犀利,看得张秀娟心里突突跳,张秀娟说:“俺不走,就算跟建勇离婚,俺也不能再嫁给你,俺不想拆散你和小兰。”

    刘明问:“这么说,你是不喜欢我了?”

    张秀娟说:“对,不喜欢你,你走吧,俺就这么将就着过吧。这就是命!!”

    “你不后悔?”刘明问。

    “不后悔,你走吧,就当咱俩没有过七,也从来不认识,”张秀娟含着泪。

    “你………………?”刘明无语了,他有种被人愚弄的屈辱感:“张秀娟,跟着我,以后你会吃香的喝辣的,我有一座金山,是祖上留下来的,不要说将来开汽车,坐飞机,就是买下整个盘龙山都不是问题,我想把这些都给你,给我们将来的儿女,你好好想想。”

    张秀娟吃了一惊:“金山?你在盘龙山上,就是为了守护那座金山?”

    刘明点点头:“是的,只要你跟我走,这座金山就是你的。”

    张秀娟苦笑一声摇摇头:“算了,金山还是留给你和小兰吧,俺就是个受罪的命,无福享用,建勇人不错,俺怕害了他…………”

    刘明彻底无语了,他觉得张秀娟是喜欢上了建勇。

    女人心海底针,张秀娟这是咋了?害的老子瞎J8激动了半天,原来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落花有意随流水,而流水无意恋落花。看来他跟张秀娟是自己一厢情愿。

    刘明松开了张秀娟的手,默默看着她,女孩的嘴唇还是那样楚楚动人,脸蛋还是那样的娇红,因为刚洗完澡的缘故,头发也流光水滑。

    刘明叹口气,留恋了张秀娟一眼:“那你好好保重,对不起,是我打扰了你的生活,祝你…………幸福。”

    刘明说完以后,翻身跳出窗户,身影一闪溜过了墙头,就像一只狸猫那样燕捷。

    看着刘明消失的身影,张秀娟忽然倒在了土炕上,开始盈盈啼哭,肩膀一抖一抖,把枕巾都浸湿了。

    他欺骗了刘明,也欺骗了自己,她怎么会不喜欢刘明呢?刚才在炕上,她还想着刘明的样子在自摸,渴望男人的拥抱。

    但是为了小兰,为了刘明,也为了建勇,她只能这样。

    在盘龙村,自古以来没有一个人离过婚,有被男人赶出家门的女人,从没有跟男人提出离婚的女人。

    刘明一走,又是多半年,直到这年八月中秋的时候,他才从盘龙山上下来。

    接下来的日子还得过,又恢复了往日的平淡。

    就在建勇上煤窑打工两个月后,麦苗正在拔节的谷雨时分,一个惊天的噩耗忽然传来。

    这一天,村里来了一个陌生人,走进了高国富的门。他告诉高国富,建勇在煤窑打工的时候遇到了塌方,人被埋在了500米深的煤窑深处,跟他一起被活埋的,还有村里的几个年轻人。

    这人还送来了建勇的遗物,只不过是建勇下煤窑的时候换过的几件衣服。

    高国富一听就傻眼了,几乎不相信这是真的。

    建勇娘当场白眼一翻昏了过去,建强,建民,建军嘴巴一撇就哭开了:“哥啊————————”

    整个高家顿时乱成了一锅粥,到处是哀嚎声,到处是痛哭声。

    大家慌慌张张把大雪兔抬进了屋子里的土炕上,赶紧叫来了周先生,又是掐人中,又是拍胸口,忙活了半天,建勇娘才醒过来。

    大雪兔睁开眼,张了半天嘴,终于哇——地哭出了声:“啊………………呵呵呵呵,俺滴天儿啊,俺滴地儿啊,俺那早死的儿啊,这日子没法过了。老天爷你睁开眼,俺这是做了哪门子孽啊…………啊……呵呵呵”

    建勇娘用手摸着膝盖,仰着脖子嚎叫,那声音竭斯底里,阴阳顿挫,非常的好听,大有歌唱家的风范。引得村子里一群孩子嘻嘻哈哈地看。

    大雪兔只哭的声音嘶哑,肝胆俱裂,眼泪都要哭干了。好心的邻居听到了哭声,走进了高家的门,拉着建勇娘劝了半天。

    “他婶儿,事情已经这样了,还有啥办法?只能把孩子的衣服埋了吧。人死不能复生,你哭坏自己的身子建勇也回不来啊。”

    建勇娘呆呆傻傻,完全乱了方寸。

    高国富这时候表现出了男人的风采,大手一挥说:“给孩子建个衣冠冢,以后有个祭拜的地方就行了。”

    建勇就这么死了,连具完整的尸首也没有拉回来,他临走时的那些话,等于是他最后的遗言。

    他说过,要带着张秀娟过好日子,让她吃喝不愁,张秀娟虽然没有跟建勇上过炕,可他毕竟是她明媒正娶的丈夫。

    三天以后,建勇的衣服被埋在了村头的祖坟里,高国富给儿子建了一个衣冠冢,堆起了一个圆圆的土堆。

    建强,建民,建军三兄弟戴着孝帽子,跪在坟前抹着眼泪。

    建勇娘坐在儿子的坟前哭得声音嘶哑死去活来,哀恸的哭声传得老远,十里八乡的人听了全都黯然泪下。

    张秀娟披麻戴孝,跪在那儿一动不动。

    高建勇死了以后,张秀娟成了盘龙村的寡妇,也是最年轻的寡妇。

    她坐在家里的土炕上,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她没有因为建勇的死而感到过分的悲伤。反而觉得自己解脱了不少。

    他跟建勇没感情,是家里父母强把他们拉一块的。死了更好,一了百了。

极品小医生

一代小医生,机缘之下成就一代传说。医术在手,不关你是达官贵人,高富帅白富美,你怕死吗?怕死,就来找我,只有我才能救你!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