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乡村 > 天眼 > 正文

天眼小说精彩章节阅读第6章六

发布时间:2020/7/5 7:35:42热度:

《天眼》小说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乡村类型小说。精彩阅读:在沈默眼里,夏晓薇一直都是个调皮的小妹妹。现在,教授走了,看到夏晓薇一口一个“沈默哥哥”地叫着,心里不免生出一些疼惜。“...

天眼

进门后,夏晓薇不客气地坐在沙发上:“沈默哥哥,我口渴了。”

  在沈默眼里,夏晓薇一直都是个调皮的小妹妹。现在,教授走了,看到夏晓薇一口一个“沈默哥哥”地叫着,心里不免生出一些疼惜。“晓薇,我刚回来,不知道你要来,没有准备什么饮料,现在连开水都没有。你等一会儿,我去给你买。你想喝点什么?”沈默说。

  “不用了,饮水机里不是有水嘛!凉的就行。”夏晓薇看着沈默。

  “那不行的,那水是我去大连之前的,已经很长时间了。我还是出去买点饮料吧!”

  “不用了,真的不用了。我不喝了!沈默哥哥,你不要出去。”夏晓薇的眼睛里流露出一种异样的期待,或者说是恳求。

  沈默忽然想起旅行箱里还有两瓶绿茶,忙着取出来拿给夏晓薇:“你看,我都忘了它们的存在了!这个行吗?”

  “好!”夏晓薇接过一瓶绿茶说,“沈默哥哥,我想和你一起吃晚饭,可以吗?”

  “行!一会儿我们一块儿吃晚饭。”

  “沈默哥哥,你先去洗个热水澡吧,在路上走了两三天了,一定很乏的。我自己在这儿坐一会儿。”

  沈默略一考虑,说:“那好,你先自己看会儿电视。我去洗一下,真的很乏了。一会儿咱们出去吃。”

  “嗯。”夏晓薇点头。

  沈默取了香皂毛巾等物进了卫生间。

  夏晓薇独自坐在沙发上品咂那瓶绿茶,不知不觉,手上就只剩下一只空瓶子。夏晓薇摆弄着那只瓶子,一阵塑料的哔剥声。

  “快饿死了,真得去吃点东西了。”沈默从卫生间走出来,头发还湿漉漉的,边走边嚷。

  “快吹吹头发,别感冒了!”

  “没事儿,我没那么娇气,擦一擦就干了。晓薇,你稍等一会儿,我再换件衣服。”沈默说着,走到电话旁边,随手按下放音键。随即拿着一块干毛巾走到窗前,背对着夏晓薇,快速地擦拭着头发。

  “你这家伙,好几天见不到你的影子,死哪儿去了?是不是恋爱了?想着给我回电话,星期天我们去美人岛钓鱼好不好?”录音电话里传出一个同学的声音。

  沈默一边擦着头发一边说:“晓薇,你喝茶,很快的。”

  “吉檀迦利的第五个秘密……”是教授的声音,是教授!居然用的印地语!

  沈默突然呆若木鸡,拿着毛巾的双手蓦然停住。片刻之后,转身冲到电话前,再一次按下放音键。

  “吉檀迦利的第五个秘密……”教授的声音是那么的虚弱。沈默看了看通话时间,2006年9月9日23时57分。是在教授出事的那天晚上!

  “是教授的电话……”沈默回头对夏晓薇说。

  “什么时间?爸爸说了什么?”沈默不寻常的举动已经引起了夏晓薇的注意。听沈默一讲,她霍的一下站起来,急切地问道。

  “9月9日23时57分,教授说——吉檀迦利的第五个秘密。说的是印地语。”

  “吉檀迦利?”夏晓薇突然想到爸爸工作台上那本书。

  沈默的脑海里同样浮现出在教授书房里看到的那一幕:工作台上,四本叠放在一起的《清史稿》,旁边还有一本薄薄的小书,就是泰戈尔的诗集《吉檀迦利》。

  “爸爸的书桌上有一本《吉檀迦利》!”夏晓薇说,“也许爸爸在那本书里留下了什么。沈默哥哥,我们快点回家!”

  “等等!”沈默说道,“教授后面还说了一句话,声音很弱,我听不清楚。”

  夏晓薇走到电话旁边。

  沈默再一次按下播放键。两个人屏息聆听,生怕漏掉什么。

  “吉檀迦利的第五个秘密……”这句的后面,夏青教授分明还发出了某种声音,只是沈默依旧没有听清楚。

  “不要报警!”夏晓薇说,“我听清楚了,爸爸是说不要报警!”

  沈默诧异地看着夏晓薇:“你什么时候学了印地语?”

  “不是印地语,我哪懂什么印地语!这句话是用汉语说的,只有四个字:不要报警。你再听听是不是?”

  沈默又放了一遍录音。果然,教授在用印地语说完“吉檀迦利的第五个秘密”之后,又用汉语说了“不要报警”四个字。之所以前几次自己没有听清楚,是因为声音本来就很弱,加上自己习惯性地以为也是印地语。

  “可是,不要报警?为什么?”夏晓薇有些疑惑。

  “既然教授说不让报警,那肯定有他的理由。晓薇,我们应该赶快回家,去拿那本《吉檀迦利》!”

  “好!”夏晓薇赞同。

  二人匆匆下楼。

  沈默推出一辆自行车,骑车带夏晓薇赶回依绿园。

  夏青教授书房。夏晓薇小心翼翼地拿起那本《吉檀迦利》,很快翻阅了一遍,没有找到任何线索。转手递给沈默。

  沈默接过。书很干净,也很薄,仅有五十三页,拿在手里没有一点重量感。人民文学出版社一九五五年四月版,译者是大名鼎鼎的冰心先生。封面主色调是淡黄色的,黄白相间的底纹上是一个手绘的写意舞女。舞女头饰花冠,戴有手镯的双臂半举在空中,仿佛在祈求着什么。舞女的左手上,停栖着一只鸟儿。鸟儿和舞女对视着。画面简约而神秘。沈默找不到一丝端倪。

  田野出现在书房门口,好奇地探头张望。

  “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夏晓薇气冲冲地走过去,关门。

  田野一下涨红了脸。

  “晓薇,对你姐夫说话要客气点。干嘛那么大火气?”夏晓蔷从三楼走下来,看到夏晓薇冲田野吼,心中十分不爽。

  “姐夫?谁的姐夫?客气?要听客气话回自己家呀!这个家姓夏不姓田!我在自己家里,爱怎么说怎么说!怕人说就别整天偷偷摸摸地像个贼似的!”夏晓薇开门。

  “晓薇,爸爸刚走,我不想和你吵。田野怎么了?他怎么咱们夏家了?我知道你不待见他,爸爸也是。我是给自己选丈夫,不是给夏家选女婿!我已经嫁给他了,怎么着?!爸爸都没说不认我这个女儿,你怎么着?”

 

天眼》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天眼】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天眼

真相淹没在谎言里,如同一粒粟米掩埋在沙漠中。一样的颜色,相似的外形。若再想将它甄别出来,纵然吹尽狂沙,怕也无能为力。但是,那一粒粟米总是存在的。我知道,你也即将知道。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