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青春 > 丹青引 > 正文

完结文《丹青引》免费全本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9/11/11 11:45:27热度:

《丹青引》是一本剧情极佳的青春类的小说,小说主要讲述:千年之后,九虹帝君破开封印现世,愤然复仇,率妖兵妖将将人间打得如丧家之犬抱头鼠窜。...

丹青引

天上一日,人间一年。

天上千日,人间千年。

前些日子,天池的圣心莲开了,结了一蓬仙气充盈的莲子。曜天帝君下令,赐给云息上仙,以助他早日养好身子,为仙界尽智效力。

阆苑福地之中,丹纱代自家师父谢了恩,接过莲子便亲自下到厨房,盘算着炖一碗雪冰糖莲子粥给师父。这是仙界,众人都是甚有道行的仙家,平日只需吸收天地灵气打坐修行即可维持生命增进修为,一般不怎么吃饭,除非是有特殊情况。比如像云息上仙这种有伤在身的,若想恢复得快些,须得用灵物补充身子。

人间千年历劫,再入仙界之后,一向冷情冷心的云息上仙彻底无欲无求,别说滋补身子养伤,就是天泉也懒得去泡。说到上仙的千年历劫,要追溯到妖界与仙界之战。这场战争的起因惊天地泣鬼神,是出于至上的爱情。妖界九虹帝君看中仙界的云息上仙,云息却没看中九虹。

九虹帝君冲冠起兵为蓝颜,要将云息上仙强行掳入妖界。云息是仙界三位上仙之一,地位尊又贵,岂是能轻动之人?

再加上仙妖两界本来就彼此有成见,妖界厌恶仙界的墨守成规不通人情,仙界看不上妖界的尊卑无序任意妄为。导火索点燃,两界就此开启气势浩荡的争战。九虹帝君率领众妖对阵云息上仙带领的一众仙家,打得山河失色日月无光,双方两败俱伤,谁也没讨到好。

战争期间,妖界三王之一的妖王负伤落入人间,被人类遇见。六界之间各守其则,互不干扰,人间擒到妖界之王,按规则而言该释放。然而人间偏袒仙界,斩了妖王首级送往仙界。当时正值两界决战之际,妖界痛失大将,导致妖王率领的第三路军未能及时赶来完成计划中的合围,妖界大败,从帝君到妖兵皆被封印入人间。

千年之后,九虹帝君破开封印现世,愤然复仇,率妖兵妖将将人间打得如丧家之犬抱头鼠窜。

这好像都是九虹惹的事,跟云息关系不大,那么云息为何要历劫呢?因为云息没看中九虹帝君,却看中了九虹的妹妹丹纱,为这妖界公主动了心。丹纱却是个情窦未开的丫头,一天到晚跟在王姐后面,像只乖巧的哈巴狗。

因为人间的插手,妖界与仙界决战时战败,丹纱也将被封印不知何时才能见天日。云息为私情战场之上倒戈出手救了丹纱。

曜天帝君自然大怒,罚云息下人间历情劫千年,千年之后才可归回仙位。而且为严惩云息,天君还做了一件不厚道的事,让云息在轮回的最后一世遇见流落人间的丹纱,却因不知情亲手送她嫁给了别的男人。

云息在人间的最后一世正是丹纱在人间的大师父慕云息。丹纱嫁给二师父清玄时,也正是从慕云息府上出嫁。

顽石成妖,一生只爱一人。丹纱爱了清玄,嫁了清玄,那么只要丹纱活着,此生此世心中只会有清玄一人。

云息回归仙位之后,为这事跟曜天帝君闹翻,差点当场动手,一众仙家死活劝住。自此之后,云息上仙心伤情伤,对天君再没半分好脸色,也不怎么出阆苑福地了。

丹纱从人间回来之后,因为九虹已死,妖界形势不稳,云息便将她接入阆苑福地,为免得人说闲话,收她为徒,当徒儿护着。

关于云息身上的伤,丹纱委婉地劝过几次,但师父每次都以一句“小伤而已,不碍事”推脱了。今日天君既然赐了圣心莲子,丹纱想,无论如何也要灌师父喝下去。然而刚入厨房,尚未开火,嗅到一丝隐隐的油烟味,她胃中顿时翻腾不休,眼前发起黑,身子一歪倒了下去。

再醒来之时,已是卧房之中。天医号了脉,正在屏风之外回答云息上仙的诸多问题,比如人怎么突然就晕倒了,是生病了还是其他原因。

天医是新近飞升上来的小仙。云息去医仙洞府中请人时,医仙恰有事出门,这个小仙便自告奋勇前来接了成仙之后的第一个任务,为一位突然晕倒在厨房的小仙姬看症。

天医在人间时也是响当当的大夫,对病理精通,号脉完毕,便拱手笑道:“恭喜仙长,夫人是有喜了,身子弱又受了油烟气的刺激这才晕倒。小仙初到仙境,诸事不熟所以暂不开方子了,平时多注意饮食滋补即可。”

天医见对方微皱眉,心觉这处理方式怕是不妥当,又补充道:“仙长若不放心,医仙大约傍晚时会回来,您再去过去请一趟。”

对方一脸冷漠:“下去吧。”

天医心里略不爽,他巴巴地过来看病,对方非但茶水不给喝一口,还全程神色冷淡一分笑脸不露,看完就撵人一句客气话都没有。靠,你这么拽以为自己是云息上仙啊。心中不悦,再开口便也没那么和气,“孩子怀着有段时间,到现在还不知道夫人有孕,这位仙长您走点心吧。”

对方冷着脸看了他一眼。

天医索性瞪回去,看就看谁怕谁。拎着药箱出门,走出四五步远,他回头看上方的匾额,想着不知是哪家神仙性子这么不讨喜,一定要记在心底回头再也不来。目光定格在端正的“阆苑福地”四字之上,天医骇得一个冷颤,“嗷”的一声,扔开药箱拔腿跑了。

阆苑福地,正是云息上仙的居所。

天医刚到的这几日,仙友们嘱咐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小子,你记住了,仙界有四个仙家不能惹,一个是九重殿的曜天帝君,一个是南斗宫的南宫道君,一个是医仙洞府的长桑元君,还有一个,也是最最不能惹的是阆苑福地的云息上仙。”

这日,天医是哭着回到医仙洞府的。

福地之中,丹纱隔着屏风听到大夫的言语,只觉轰的一声整个人都懵了。她颤抖着手抚向平坦的小腹,有喜了,这怎么可能?

云息在屏风外站着,也是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样,半晌,清冷的声音艰难响起:“丹纱,我有没有对你……”

丹纱蹭地跳起来:“没有!”

又好一会儿,云息有些喜有些忧有些落寞有些惆怅道:“或许是诊错了。等傍晚时,我请长桑再来号脉。你休息会儿吧。”说完,便离开了。

怎么可能有喜呢?自从清玄离开之后,她便再没动过其他心思,更没让男人碰过自己,怎么就有喜了呢?一定是诊错了。

不知是否心理作用,自从听了天医那句话,她便觉得腹中好似真有个小生命,手心贴上去,仿佛能感受到微弱的心脉跳动。天呐,她怀孕了,难道是在她不知情的时候有了不该发生之事?孩子他爹是谁?天呐,她不敢想,她要疯了。

一颗心焦躁不安,丹纱在床上躺不下去,便穿好衣裳出了门,失魂落魄地沿路走着。不知走到了哪里,只听一片嘈杂声越来越近。

她抬头去望,见自己竟来到通天柱附近。通天柱是人间与仙界联结之处,相当于一所大门,人类飞升成仙皆需从通天柱处腾入仙界。

前面一群仙子仙娥叽叽喳喳,围着一个男子七嘴八舌地又说又笑。男子则左右逢源,哄得一众美人掩口乐个不停。

丹纱心中正焦躁得慌,听得这喧哗更觉烦乱,便有意躲开。但眼下就这一条路,躲也只能躲到路旁等他们走过去。

近日,飞升成仙的人与妖比往时要多些。听说是千年之前妖界与人间的战役中为种族做了大贡献之人积够仙缘,所以才在同一个时间段涌入仙界。

想起那场两界之战,丹纱心口又闷闷地疼起来,那一战她失去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九虹姐姐和夫君清玄。旁人或许还能轮回转生,能再成妖成仙,然而那两个人却是魂飞魄散,再也不可能回来了。

心中伤痛之时,更觉前面的喧嚣不可能忍耐,男女之间的打情骂俏刺耳啁哳。

仙子仙娥仍在前赴后继地围上去。有相识的仙娥见她候在道旁,便以为是和自己同样目的,笑道,“丹纱,你也是赶过来挑礼物的吗?”

丹纱蹙眉:“挑礼物?”

“对啊,到场女子人人有份,全仙界都传遍了,大家都正赶过来呢。”仙娥掩口直笑,“自入仙界以来,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有趣儿的人,飞升成仙还不忘给大家带礼物。”

另一个仙子插嘴:“当然人间的东西我们也不稀罕,但千里送鹅毛,礼轻情意重呀。丹纱,你也快来挑吧,保不准有特别喜欢的呢。”

又一个仙女围上来,兴致勃勃道:“听说人不仅有趣,还很厉害呢。依照人间的年龄算才二十出头,飞升的却是天之仙,真真前途不可限量。”

“我也听说了,天君还亲自关照,着南宫道君前来接引呢。”

“人长得也很英俊。你们快看,他向这边看过来了,他在对我笑,哎呀呀呀,突然好害羞怎么办?”

又一人笑着打趣:“动什么凡心,小心天君罚你下凡。快来挑礼物,晚了就只能要剩下的。”

众仙女一哄散开了,相继奔过去挑拣。

丹纱心底一阵郁闷,一阵厌烦,想,不知是哪里来的风流公子,刚到仙界便这么能哄女人开心。现在连这种人也能成仙?真是仙道不昌,仙界不兴了。

人越围越多,这条路一时半会走不通了。丹纱等得不耐,考虑着退回去换条路散心。不料刚要转身,便被一道身形拦了路,清越的嗓音从斜上方传来,有种莫名的熟悉,“这只白玉笄温润内敛配仙子的气质极为合适,不如送你吧。”说着,便将白玉笄轻轻插入她的发髻中。

你乐意送,问过我乐意要吗?见这轻浮举动,她火上心头,抬头便要怼他。一袭道家青袍,形容俊朗,举止洒脱,唇畔勾着一抹笑容如和煦的风,她望着他,怔住了。

“仙子,你这样一直看着在下,在下可是要误会的。”他低头迫近她,唇角弧度勾得更大了。

不,不可能的!丹纱觉得自己一定是做梦了,不然怎么会见到他就在面前?清玄一千年前就魂飞魄散,不可能再回来了。梦,一定是梦,刚才天医还说她有喜了呢,可不是一场梦。

对方听到他的喃喃自语,诧异:“什么梦?”

如果是梦,她宁愿再不要醒,宁愿伴着这幻象过一辈子。这些年,她无数次幻想他回来,幻想梦中与他相见,然而一次也没有。

她等的几乎要绝望,如今他清清楚楚地站到了自己面前。丹纱眼中落了泪,只觉苍天不负,终于可怜了她,给了她一场遇见他的梦,扑上去一把将他抱住:“清玄,我好想你。”

对方:“……”

一众挑礼物的仙女:“……”

过来接引的南宫道君:“……”

丹纱只觉满腔委屈诉不尽,哭得一塌糊涂:“清玄,为什么让我等这么久,为什么到现在才肯来见我?你怎么能忍心,呜呜呜。”

对方干咳一声,挣了挣:“我说这位仙子……”

丹纱抱得更紧了:“不许走,我再不让你走了。”她抬起蒙蒙泪眼,踮脚吻上他的唇,“相公,我爱你。”

南宫道君:“咳咳咳。”

南宫道君:“咳咳咳咳咳。”

南宫道君:“咳咳咳咳咳咳咳。”

丹纱转过头,瞪了他一眼,梦里的人她才不怕呢,她只在乎清玄一个。然而清玄也转过头,去看南宫道君,又困惑又窘迫,“道君,这,这是入仙界的规矩吗?”

南宫道君又咳了一声:“是……不是……呢?”

丹青引》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丹青引】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丹青引

“清玄,你要走了吗?”丹纱觉察到身边的窸窣动静,睁开惺忪睡眼,黑润润的瞳子中满是关切与担忧,望着他轻声问道。“皇上和方将军到了,召集各首领到厅堂集合议事。时间尚早,丫头,你再睡一会儿吧。”清玄低下头,在她的小脸蛋上啃了一口,披上青色的道袍下床,系了衣带,束高冠,手提长剑,拂开帐门,大踏步行出去。一袭青袍裹出颀长身姿,步履生风洒脱不羁,脊背笔挺有股掩不住的浩然正气,如同刺透此刻黑夜的一缕光明。丹纱呆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