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恨嫁危情撒旦 > 正文

恨嫁危情撒旦全文阅读_恨嫁危情撒旦全集

发布时间:2019/11/11 10:25:48热度:

《恨嫁危情撒旦》是一本现言风格小说。小说主要讲述:“不用了”乔子萱抓住他的手,软绵绵的力量,就连她自己都忍不住苦笑了一声:“我坐一下就好了,没事的。”...

恨嫁危情撒旦

  然而,就是这么一只手,接过了医生递来的白色药片,在司徒可可无声的绝望中,把那两粒药片强行塞进了她的嘴里。

  不要……乔子萱挣扎着,可是她那柔弱的力气在凤千枭面前小的可怜。

  药片混合着血泪滑入她的胃里,在她绝望的哭泣中,凤千枭终于松开了他钳制她的手,他冷眼看着她跪趴在地上用手使劲的往嘴里抠着,希望能够把那两片药吐出来,他冷漠的眼中寒意更深。

  “不要再白费力气,这是机票,也是你唯一的出路,要么死要么走,你自己选择!”

  “魔鬼,你是魔鬼!”

  乔子萱干呕了两声,把肚子里的酸水都吐出来了,那两片药丸却始终不见踪影,她的声音已经嘶哑,她的双目已经充血,被血染红了的发丝紧紧的贴在脸上,让她整个人看起来狼狈不堪.

  但是那双总是充满怯意的眼中此时装满了怨恨,他折磨她的身,禁锢她的心,因为爱她可以原谅,但是……为什么要杀了他们的孩子,她可以带着他远走高飞,她可以永远不出现在他的面前,但是……无论她怎么哀求,他都没有给这个孩子留一条活路!

  肚子忽然疼了起来,腹部开始剧烈的收缩 ,那清晰的痛意,疼的她忍不住抱紧了肚子在地上打着滚,可那又怎样,身体上得痛永远比不过心里上的伤。

  剧烈的抽痛之后,她的身体不再紧绷,终于渐渐的重归于平静,司徒可可闭上哀伤而又绝望的眼睛,一滴滴的清泪从眼角划下,晶莹透明却又充满了悲伤无助。

  伴随着身下涌出一股灼烫的热流,乔子萱死死的咬住了下唇。

  孩子,对不起,妈妈保护不了你!

  在看到那地上的刺目的殷红液体时,凤千枭那双冰寒的眸中依旧是毫无波澜,他就是像看着陌生人一般冷漠的别过了视线:“我就是个魔鬼,而你只不过是魔鬼手中的一个玩物!如果以后再出现在我面前,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了!”

  他从鼻子里冷哼了一声,看也不看躺在血泊中的乔子萱一眼,转过身大步离开了这个冰冷的手术室。

  乔子萱努力的睁开眼睛,只来得及看到他留给她的那抹冷绝的背影,她松开被咬的出血的下唇,终于忍不住低声哭了起来。

  凤千枭,为什么要把我对你的爱一点点的毫不留情的撕碎!

  凤千枭……凤千枭,我恨你!

  凤千枭,我恨你啊!

  ***

  美国,纽约

  “据报道,凤氏集团总裁凤千枭于昨日对外宣布,不日将与君家大小姐君可可订婚,凤氏与君家的结合受到了全世界的瞩目,我们也在这里祝福两位能够夫妻恩爱白头偕老”。电视机里,漂亮的主持人在报道着最新的消息,然而乔子萱却什么都听不到了。

  她脑海里只有一个声音,那就是凤千枭要和别的女人订婚了。心脏忽然就疼了起来,一下一下剧烈的撞击着,疼的她忍不住拧紧了眉,那张苍白透明毫无血色的脸上也出现了一抹痛苦的神色。

  她咬了咬没有血色的肉唇,一行晶莹的泪水已经从眼中滑落了下来。

  乔子萱从桌子上拿起那张相片,里面是一张模糊的俊脸,就算如此,她都能够清晰的看清楚他的轮廓,那双总是布满寒霜的凤眸,那张总是紧紧抿成一条直线的薄唇,那彰显着他独特个性的高挺鼻梁,已经深深的刻进了她的骨子里,想忘也忘不掉!

  “咳咳……”她掩唇轻咳了两声,就像是对待珍宝一样,小心翼翼的把那张模糊的相片放在一个精致的小铁盒里。

  就在这时,外面响起了敲门声,乔子萱苍白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笑容,她说了声:“请进。”

  话音刚落一个身材修长的男人推门而入,和凤千枭的冰冷霸气不同,这个男人就像是一缕春风,让人感觉暖洋洋的,他的脸上总是挂着和煦的笑容,这无疑是一个温柔的男人。

  “君先生,其实你可以不来的,你救了我,我已经 很感激了,你没有必要再做这些。”

  乔子萱感激的说道,如果不是君默然把昏倒在大街上的她救了,恐怕她现在在这个陌生的国度里已经死去,这么多天来,他每日都会换着花样给她送很多好吃的,这让她感动却又觉得愧疚。

  她于他不过是一个陌生人而已,他没有必要对她这么好的。

  “不是说过了叫我默然吗,怎么又忘记了?”君默然风度翩翩的在司徒可可对面的沙发上坐下,把自己带来的饭菜一一摆开。

  “你身子弱,要好好的补一下,今天炖的鸡汤,你多喝一些。”他有意无意的忽略掉了乔子萱的话,把话题一转,竟让乔子萱没法再继续说下去。

  “谢谢你,默然,如果不是你,我恐怕早已经死了!”乔子萱的唇角露出了一抹凄凉而又嘲讽的笑,那双暗淡的眸子深处,一股令人恐惧的恨意一闪而过,下一秒她 的脸上已经露出了笑容,仿佛那抹仇恨不曾存在。

  她伸手接过君默然递来的鸡汤,浓郁的香味窜入鼻间,令人食欲大振。然而在下一秒,乔子萱的脸色突然白了一下,她放下鸡汤,站起身,飞快的奔往卫生间。

  不多时,里面便传来她大声呕吐的声音。

  等乔子萱 脚步虚浮,浑身无力的从卫生间扶着墙壁走出来时,鸡汤已经冷掉了。

  君默然见她出来,忙站起身迎了上去,他伸手扶住她,单薄的身体飘轻的重量,都让他的眉忍不住拧了起来:“你先坐下休息一会儿,我给你倒点水。”

  “不用了”乔子萱抓住他的手,软绵绵的力量,就连她自己都忍不住苦笑了一声:“我坐一下就好了,没事的。”

  “脸色都苍白成这样了还说没事,你坐着,我去给你倒杯水”君默然难得的坚持起来,一向很好说话的他现在很是强硬,不顾乔子萱的阻拦,给她倒了一杯温水走了过来。

  直到温热的液体流淌到胃里,乔子萱才觉得浑身上下暖和了一些,她抱歉的冲君默然笑笑:“不好意思,今天恐怕要浪费你的一番心血了。”

  乔子萱心中颇为疑惑,以前她喝鸡汤的时候也没这样,她最爱吃的就是鸡,现在怎么闻到这个味就想吐呢?

  君默然的眼中闪过一抹浅薄的失落,但很快的又被他很好的掩饰了过去,一双温和的眸子中笑意连连,就连唇角都上扬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没关系,你想吃什么,我帮你做点。”

  “你这样的绝世好男人现在打着灯笼都找不到了,谁以后嫁给你可真是有福了”乔子萱虽然是在笑着,可是眼底深处的落寞,语气中的钦羡谁都能够看得到听得到。

  如果……如果凤千枭能够对她好一点点……

  不行,一想到凤千枭这三个字,乔子萱对他的恨意瞬间涌上头顶,内心的恨意也有如火山一般爆发了出来,她永远都忘不了他冷漠决绝的背影,永远都忘不了他比利刃刺心还要伤人的话语,更忘不了她躺在冰冷的血泊里时的凄凉。

  一切,全都是拜那个男人所赐,他逐她出国,他害死了她的孩子,这些帐,这些恨,这些怨,她永远都不会忘记!这些恨意已经深深的烙进了她的骨血里,一辈子都忘不掉!

  “既然我是绝世好男人,那你嫁给我好不好?让我这个绝世好男人照顾你一辈子!”君默然弯下身子,总是带着笑意的脸上此时一本正经,那双琥珀色的双眸紧紧的盯着她的,那里面溢着的柔情似乎要将人溺毙。

  乔子萱忽然心慌了,她移开视线不敢去看那双深情的眸,心慌的笑了一声道:“别和我开这样的玩笑了。”

  她不认为这么优秀的一个男人会喜欢上她,更不会再如以前那么单纯的去相信一个人,有凤千枭那样的记忆已经足够她受教一辈子了,她可以当他是朋友是亲人是哥哥,却独独在感情这方面她会把持住自己的心,再也不会轻易的相信任何人!

  “子萱,我没有开玩笑,我是认真的,我真的希望你能嫁给我,让我照顾你们娘俩一辈子!”

  君默然一句话说完,见乔子萱一脸震惊的看着他,方觉自己失言,他张嘴想要解释什么被乔子萱颤抖的声音打断了:“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什么娘俩?你到底知道什么?”

  她的声音徒然拔高变得尖锐起来,单薄的身子剧烈的颤抖着,那双黑色的眸瞪的大大的,似乎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你……怀孕了,四个月”君默然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出了实情,这种事情他想瞒也瞒不住,她的肚子早晚会大起来,她早晚会知道,还不如现在就告诉她,让她自己也有一个心理准备。

恨嫁危情撒旦》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大海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大海读书)或者(dahaidushu),关注后回复 【恨嫁危情撒旦】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恨嫁危情撒旦

“女人,说,这孩子是谁的‘种’!”恶魔总裁将女人压制身下逼问,明明六年前,他狠心灌药,孩子胎死腹中!但眼前这缩小版的自己,是哪里来的生物?!某宝宝不屑撇嘴:先生,相貌相似那叫撞脸,年龄符合那叫巧合,您也别弄DNA配对,因为我爹地,现在...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