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悬疑 > 冥河之上的挽歌 > 正文

冥河之上的挽歌全文结局免费阅读第19章飞往帝国的信

发布时间:2020/10/18 16:48:47热度:

《冥河之上的挽歌》小说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悬疑类型的小说。小说全文讲述:仅仅是一次冲锋,剽悍的诺德战士就像是虎入羊群一样冲杀进了帝国最精锐的军队之中。帝国皇帝引以为豪的步兵方阵根本没有起到任何...

冥河之上的挽歌

  在亚瑞斯特冰原往南,越过茫茫无尽的冰冻荒野,翻过几乎不可能翻越的连绵雪山。就是帝国最北边的空旷疆域,这里遍布着一毛不拔的山林,永远空旷的旷野,野蛮的原始怪物以及随时可能出现的可怕天气。

  不仅如此,这里还是帝国最为荒僻的地方。不论是人口、资源还是其他的什么东西,这么统统都寒酸的让人心慌。所以,自从帝国建立以来,这里都只驻扎着一只军队,看起来完全只是形式的一只军队。

  但是却只有很少的人才知道,这里的军队却是整个帝国中最为精锐的几支军队之一。北境守护者,一只成立在帝国之初的部队。就和它驻守在这里的事实一样,很少有人知道,这支部队从古至今驻守在这里的原因。

  帝国的开国皇帝威斯福特德勒曾经有过一个宏伟的梦想,那就是整个世界都纳入他帝国的版图之中。

  当时的他战胜了虚弱的精灵帝国,数十万精锐的战士驻扎在精灵帝国最后的栖林之外,让她们寸土难进。同时,威武雄壮的冠军骑士们更是肆无忌惮地横行在西部茫茫的荒野之上,把不可一世的半人马和蛮族部落打得俯首称臣。最后,更是有数百只挂着帝国旗号的大舰迎风破浪,纵横于海洋之上,几乎把所有能看到的一切都收归于了己有。

  他的军队战胜了所有同他作对的敌人,帝国的旗帜几乎插遍了世界上一半的地方。这样的丰功伟绩,足以让威斯福特德勒把自己命名为世间最高贵的皇帝陛下,人间能与神比肩的凡人。这并非是什么狂妄之言,事实上在当时,就连俯视世间的诸神们都认同了这句话。他们甚至认为,这位帝国的开国至尊很可能会在死后因为自身的荣光而升上星空,加冕为伟大而不朽的神灵。

  但是,非常可惜。威斯福特德勒并没有把自己的传奇和荣光维持到最后。在他把自己的手指指向了亚瑞斯特冰原的时候,他的失败就已经注定了。

  二十万大军在帝国皇帝的命令下,乘着巨大的战舰,跨越了帝国大半个海岸线,终于来到了这个北国冰原之上。但是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在这里迎接他们的并非是什么俯首称臣,摇尾乞怜的怯懦者。而是一万两千名战意盎然的凶猛大汉。

  仅仅是一次冲锋,剽悍的诺德战士就像是虎入羊群一样冲杀进了帝国最精锐的军队之中。帝国皇帝引以为豪的步兵方阵根本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就如同一场彻彻底底的屠杀一样,二十万大军就这么在诺德人的刀斧之下折损了一半。

  而当剩下的军队就这么闻风丧胆地乘着残破不堪的战舰,狼狈地逃回了帝国的境内。整个帝国都动荡了。当帝国军队战无不胜的传奇被诺德人像是撕碎一张布帛一样,轻易地撕成了无数的碎片之后,那些为帝国皇帝威慑已久的势力再度抬起头来。

  终其下半身,帝国皇帝都在用尽全力地扑灭那些在他的国度里生起野心火焰的家伙。但是直到他死亡了近千年之后的现在,也没有人能够做到这一点。昔日的野心家已经成为了冉冉升起的王国,像是两只精力充沛的鬣狗一样,整天对着垂垂老矣的狮子垂弦欲滴。他们无时无刻不在想着从这只老朽的狮子身上咬下一块血淋淋的鲜肉来。而老朽的狮子,也一直想着能把这两只鬣狗咬成粉碎,借由着他们身上的精力来让自己重获新生。

  这种艰难的对峙持续了千年,一直到今天依然还在继续着。

  当然,对于狮子而言。有一样东西是不能忘记的。那就是来自冰冷雪原的失败。冰原海岸上的鲜血不仅仅意味着数以十万的战士的死亡,同时也意味着帝国皇帝永远无法被遗忘的耻辱。威斯福特德勒终其一生,都想要重新让帝国的军队登上那片雪原。但是,他到死都没有做到这一点。

  而到了最后,帝国的继位皇帝更是连想都不敢想这种事情。他们只是让帝国的精锐军队永久地驻守在北境的荒原之上,担心着有一天会有数以万计的诺德战士翻过那几乎不可能翻越的雪山,如入无人之境地进入到帝国的疆域之中。

  这是一种可笑的防备,因为至始至终,都没有诺德人会愿意翻越着座对他们有着非凡意义的雪山。但是,历代的皇帝都不这么认为。他们始终让这只军队驻守在北境上,甚至还一直坚持着从穷凶极恶,英勇善战的罪犯中挑选出愿意以余生赎罪的人,补充到这支特殊的军队中去。

  千年以降,北境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彪悍民风和民兵结合的生活习惯。千年以来的罪民后代以及不断被送到这里的罪犯,都成为了北境的一份子,和这片风雪与荒凉融为了一体。而有些可笑的是,随着帝国势力的不断衰减,各大贵族对皇室权利的瓜分。这片曾经代表放逐和罪责的军队,如今居然成为了帝国皇帝手中最为重要的一支力量。

  早在十多年前,帝国的现任皇帝就通过架设亲信的方式把这只军队掌握在了自己的手中。当然,这也是在最不为人知的情况下。甚至就连大多数的北境守护者都不知道,他们居然会是皇帝手上的重要力量。

  知道这一点的只有如今的北境伯爵奥杜克。作为被帝国皇帝安插到这里的亲信,他自然是最让其放心,也最忠心于他的那种人。可以说,他是那种能够为了皇帝而毫不犹豫献身的家伙。

  他知道自己肩负着重任,肩负着皇帝陛下最重要的希望。所以他十年如一日的驻守在这里,丝毫没有怨言。

  今天,就像是往常一样,奥杜克伯爵依旧在坚定地执行着自己的任务,他骑在马上,仅仅带着十几个亲信的卫兵,像是狮子巡视领地一样巡视着北境守护者的营地,以最严肃方正的形象维护着他对于北境守护者的绝对统治权。而就在这时这时,天上突然飞来的一只猎鹰引起了他的注意。他看着那只猎鹰,立刻就把手指伸进了口中,吹起了响亮的口哨。

  天空中的猎鹰一听这个口哨,立刻就向他飞了过来。就像是训练多年的宠物一样,这只猎鹰一个俯冲就落到了他的手臂上。而奥杜克就这么一边挠着猎鹰的脑袋,一边从他的小腿上取下来一支密封起来的信件。

  “有密信?给陛下的?”

  一见署名,认识到事情严重性的奥杜克立刻把信放了回去,同时对着自己手上的猎鹰说道。

  “去吧,去君临城,把这封信带给陛下吧。”

  一听这话,猎鹰立刻就是一场长啼,向着天空就振翅飞去。而看着猎鹰消失的方向,奥杜克伯爵立刻低声自语了起来。

  “陛下,希望信鹰能够把这封信带到你的手上,帮助你从目前的困境中脱离出来。”

  而就像是奥杜克伯爵希望的那样,在一路飞渡了千山万水之后,这只信鹰终于来到了帝国的中心,象征着帝国皇帝伟大权利的君临城之中。不过它并没有直接落入到皇帝的王宫中,而是落入到了一个普通的宅邸里。

  而宅邸的主人在接收到了这封信之后,立刻登上了自己的马车,在经过了层层检查之后,进入到了帝国的最具权利之人的行宫之中。

  此时,看起来雄壮但是却充满暮气的帝国皇帝正一脸倦容地倚靠在了自己的王座上,像是一个百无聊赖的瘾君子一样,一脸无聊地看着下方的歌舞表演。直到送信的人出现到了他眼前的时候,他才勉强露出了个笑容,对着送信人问道。

  “我亲爱的表演者麦丁文,你又给我带来了什么有意思的故事吗?”

  “当然,伟大的陛下。不过我的故事可不是这些平常人应该听的,所以还请你像以前一样,让他们离开吧。”

  送信人麦丁文挤眉弄眼,配合他那有些丑陋的面容,蟾蜍一样的大眼睛,像极了一个滑稽的小丑。而这自然是让帝国的皇帝哈哈大笑。

  “当然,当然。我可爱的表演家。你的有趣笑话自然是只属于我一个人的。走开,你们这些无能的歌姬。趁着我还没有发脾气之前,快点离开这里。”

  嬉笑怒骂,在瞬间就几度变化颜色的帝国皇帝自然是让所有的歌姬大惊失色。她们像是受到了惊吓的天鹅一样,纷纷从铺满了黑曜石地板,如镜面般锃亮的行宫中撤离了出去。

  很快,整个行宫中就只剩下帝国皇帝和他的宠臣麦丁文两个人。而看着麦丁文,帝国皇帝微微眯起了自己的眼睛,从显露的缝隙中透露出了格外明亮的光泽。

  “告诉我,我聪明的表演家,你给我带来了怎么样的故事。”

  “我带来了野蛮人的消息!来自极北之地的野蛮人,他的故事您一定会喜欢。”

  这句话让皇帝眼中的光芒变得更加明亮了起来。

  “这个故事我很感兴趣,说说看,到底是个怎么样的故事!如果它足够有趣的话,相信我,我聪明的表演家,我是不会吝惜于丰厚的赏赐的。”

  “当然,我的陛下。我保证这个故事一定会很有趣。故事的一开始是从一对有意思的父子开始的。一个聪明的儿子,和一个傻子一样的父亲。有一天,儿子这么问父亲。父亲,为什么我们要受到那些愚蠢的贵族的统治呢?”

  “父亲说,不然你想怎么办?孩子回答道,我想推翻他们......”

冥河之上的挽歌

我来到了这个世界上,起初只为了看一看这个与众不同的世界。但是看得越多,我就越感觉到了一种不一样的东西——责任。只是一个人,我的确可以自由且放纵地生活在这个世界上。但是面对着我所看见的一切,我所遭遇的一切,我真的要无动于衷,看着他们就这样继续下去吗?生命短暂,但是却不应该黯然熄灭。我要做的就是点燃他们的火焰,让他们在这条从生到死的路上,绽放出最美丽的光明。让他们在冥河之上,高唱起人人歌颂的挽歌...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