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田园有女:绝色公子来抱抱 > 正文

田园有女:绝色公子来抱抱小说全文章节目录阅读第12章12,你有儿子?

发布时间:2020/10/19 8:18:46热度:

《田园有女:绝色公子来抱抱》小说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现言类的小说,精彩阅读:齐双一把挡开她的手,冷声道:“嘴里再不干不净,休怪我手抖伤到你。”...

田园有女:绝色公子来抱抱

正在逗鸡玩的小齐俊,一看到阿奶来也警觉地跑到齐双身边,紧紧的攥住她的手,小脸儿严肃地盯着齐老太婆。

齐老太婆这两天可是气坏了,那天她从地里一回去,就听媳妇儿杨氏说了齐双要钱的事,她很生气,心里直嗤笑她小丫头痴心妄想。可是,昨儿个她就又听不少妇女在一块儿嚼舌根,说她苛待孙女儿,拿死儿子的钱等等,还故意指桑骂槐的挖苦她,让她这张老脸下不来台,她真是小看这小贱人了!

“阿奶是来送钱的吗?”齐双一脸淡笑,问的云淡风轻。

齐老太狠瞪了她一眼,这回她精了,不在外面跟她吵,免得再被人说闲话。于是径直走向堂屋。

齐双低下头对小齐俊说:“你去门口玩。”

“娘亲……”小齐俊担心地不撒手。

“没事,娘亲不会跟阿奶打架的。你乖,快去。”

小齐俊这才迟疑的松了手,一步两回头的走向门口。

于是齐双也走进了堂屋。

“小双,阿奶真是没想到,你居然鼓动那群臭娘们儿嘲笑我?”阿奶叉着腰,一脸的兴师问罪。

齐双也不否认,“我只是想找个人给阿奶催催债。”

“谁该你的债!大刚是我儿子!那钱是他该给我养老送终的!”

“他不仅是你的儿子,还是我的爹,是我娘的丈夫。他不是只有一个责任。所以,我只要拿回属于我们一家的那一份,这并不过分。”

齐老太气的手指头都在抖,指着她的脸,恶狠狠地说:“好啊你,真是养大你了,还跟阿奶算这个帐?!不孝的东西!大刚怎么生了你们俩这种赔钱货!”

齐双一把挡开她的手,冷声道:“嘴里再不干不净,休怪我手抖伤到你。”

“你!”齐老太可是见识过她的力气的,她也纳闷的不行,可是,到底还是消了点气焰,撇了撇嘴没敢再骂。从口袋里摸索了个钱袋,十分不甘愿地递给她,恨恨地说:“我是看在,你俩到底是大刚的亲生女,我就给你十两银子。这已经是阿奶最大的让步。你今天收了,就别再来要钱!不准再到外面乱说!”

齐双一把接过银子,数了数,漠然地说:“嗯,十两正好。还有四十六两,阿奶记得快些补齐了。”

齐老太一听,一下蹦起来骂:“死丫头!你说啥?我告诉你,只有这十两,你再不知足,也别怪阿奶不念亲情!”

“咱俩都到这份上了,还有啥亲情。钱的事,看来只能用理来解决了。今天我先收了这十两,就给你们十天时间。若是你不给,我们只好村长那儿说理去了。”

“你……你敢威胁阿奶,你真的是……”齐老太气的浑身发抖,眼冒凶光。突然,她扑过来就去抢齐双手中的钱袋,“小贱货,你一分也别想得到……”

齐双身子一侧,灵敏的避开了她。

齐老太到底身子笨重,被她一闪,一个趔趄没刹住,摔倒在地。

齐双回头看着她,也没去拉她。

齐老太又气又羞,突然就地一坐,拍着大腿哭喊起来,“快来人看哪!这个小双丫头,她不孝啊,她又打阿奶了!真是没法活了呀……”

齐双冷笑了下,转了转眼珠,突然跑出屋子,反手将屋门关上。她这老宅子本就有点荒,周围的乡邻离的有点儿远,阿奶在屋里哭,她再关上门,根本没有人能听得到。阿奶想引人来指责她?那就让她在里面哭个够吧!

齐老太一看齐双要锁门,一骨碌爬了起来,“你干什么?”

齐双却卡嚓一声锁上了。

“开门,你这天杀的死丫头,你大逆不道,你天理不容,老天爷会劈死你的……”齐老太真是快气疯了,扯着嗓子骂的是没完没了。

“阿奶啥时候能气消了,我再开门,哈。”齐双搬了个小凳子,索性坐在旁边逗鸡玩。

齐老太在里面骂了好一会儿,到底年纪大了,就算再凶恶,身体素质也跟不上,于是声音越来越小,力气也快没了。

齐双掏了掏耳朵,朝门里笑着问:“咋样?老实了没?”

“你开门,我饶不了你。”老太婆怨气未消,只是已经没劲儿再骂了。

“好,我看你咋个不饶我。”齐双也不敢关她太久,万一出什么意外就麻烦了。于是,起了身去开门,这边,刚打开锁,就听到院门外有人说话。

“小兄弟,这里是齐双的家吗?”

然后是小齐俊警惕地声音:“你是谁?”

“你是齐双的弟弟吗?你姐姐在家吗?”

“我不是她弟弟!不是!”

齐双打开了门,看到阿奶只是气虚并无异常,便转身走向院门。隔着篱笆墙就看到小齐俊纵眉横眼,十分抗拒的小模样。而站在他对面的,居然似是裴天匀!

她快步踏出院门,直直与他对上面。

今天他不是猎人的打扮,而是穿了件牙白的素衣,简洁干净,趁的人又清爽帅气了几分。

齐双一时有点反应不过来。怎么也没想到他会来这儿。“是你……非衣?”

看到齐双,裴天匀露出清浅的笑容,只见他手里提着个麻袋,朝她举了举,说:“齐双!野猪我收拾好了,挑了几块好肉给你送过来。”

送……肉?这么好?

齐双神情疑虑的走过去,看了一眼麻袋,里面好大一块,“为什么给我送肉?”

裴天匀看了眼她的腿,“让你补补身子。毕竟是因为我才让你受伤的。”

突然,一直被遗忘的小齐俊大声说:“哦!原来就是你打了我娘亲!坏人!你是不是老阿奶派来的!”

裴天匀惊诧的瞪大了眼睛,什么?娘亲?

齐双也很尴尬……

“你有儿子?”裴天匀万分不解,昨天她不是说她要养弟弟妹妹吗?怎么还有个这么大的儿子?

“那个,其实是……”齐双不知道该不该解释,一时很纠结。

这时,齐老太也一拐一拐的跑出了院门,看到他们,脸上顿时露出狡诈的表情,“好你个小贱蹄子!你果然在外头勾搭野男人!”

齐双皱眉叹息,该死,她怎么刚才将这老太婆给放出来了?!

然而,听到这话的裴天匀却是面色一凛,眸中噌的放出冷光,阴恻恻地问:“你说谁?”

“我说……”下一个“你”字被齐老太硬生生憋回了肚子里。妈呀,这男人的眼神太可怕了,简直比齐双瞪她的时候还狠上一百倍。于是她把目标转回到齐双身上,强撑着气势说:“怪不得有人看见你跟男人拉拉扯扯,我们齐家有你这个死丫头真是家门不幸!”

齐双也正了色,说:“第一,我没有跟男人拉拉扯扯,人家非衣大哥是邻村的猎人,看到我受伤好心送我回来。第二,我跟阿奶你早就分家了,我的事与你无关。”

齐老太脸面拉不住,看了一眼裴天匀手里的麻袋,撇嘴道:“哟,这都上门送东西来了,还不承认勾搭呢。你这个丫头就是生来的浪蹄子,不知廉耻,水性扬花,分了家正好,省得你败坏我齐家家风!”

裴天匀听着齐老太说这样的话,本能的又看了一眼小齐俊,心里也是闪过一丝的猜疑。但他现在被当成野男人他就不爽了,上前走了一步,盯着齐老太说:“你看你年纪一大把,没想到却出言粗鄙,思想龌龊,为老不尊,几十年的米粮全白吃了。你再不走,就休怪我不尊敬长辈了。”

田园有女:绝色公子来抱抱

庆功宴上喝大了,一朝醒来,穿越到了个穷乡僻壤的地方。 当场从恶妇人手里救下一个小包子,却被包子一句“我是你儿子”惊到恢复记忆。 此生无爹无娘还没厨房,家里养着妹妹和包子,还有阿奶婶婶来算计,最可怕的还是没啥吃! 还好穿越君附送一随身空间,打怪升级不成问题。 只是,山中的小冤家猎人,还有竹林中的画中仙子,为何这样相似? 都别来勾引她,她不好色,她只爱赚钱养包子!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