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密爱狂妻:老公,别装纯 > 正文

密爱狂妻:老公,别装纯全文章节免费阅读分享

发布时间:2020/10/18 4:40:12热度:

《密爱狂妻:老公,别装纯》是一本现言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她想想怎么可能,这个梦不就只是预告着她和郝中天是不可能在一起的,她们,是不会得到祝福,也当然不会有结果的。...

密爱狂妻:老公,别装纯

“是,我们不会让您失望的!”

郝中天打了一个手势,然后他们就退下去了,明天的晚宴,而且场面还要盛大,真是也够他们忙一阵子的啦。

“哎!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事,这点小事交给我们办简直就是小菜一碟,郝少好久没有交任务给我们了,心里闷得慌!”

风在抱怨着好久没有接到任务,这种事对他来说的确很枯燥。

“既然郝少都吩咐了,我们就一定不能让他失望。”

旋也回应了,既然是小事,那就一定要办好。

量贩。

这里是整个蟾州的最大的地盘,四大保镖硬是叫人家把空地让出来给腾出来当晚宴地址,的确很大,一路的灯也显得富丽堂皇,还能看得见头顶的天空,这是玻璃做。

大厅里摆满了酒水和水果之类的东西,大捆大捆的气球拴到房顶,彩灯也布置得很漂亮。

欲调好的酒水被装到酒杯里,酒杯被摆成很漂亮的立体爱心形,一朵一朵漂亮的礼花在天空绚丽的绽放,地上都铺着红地毯,舞台布置得很漂亮。

这可比郝中天梦中奚婉怡和水云擎的婚礼好要好,但这不是婚礼现场。

来了很多人,大概都是奚轻扬邀请来的,她就是为了要炫耀自己和郝中天有多幸福,可是却没有知道郝中天一点都不喜欢她,相反,他对奚轻扬都快要恨之入骨。

来的都是年龄差不多的女孩子,奚轻扬没有邀请长辈们来,毕竟这样的场合不适合他们。

“这么多人,场面很大啊,婉怡,你妹妹还真会攀,明明就知道你和郝中天有过一段,现在还要求你一定要来,套路够深的。”

奚轻扬今天突然打电话说她和郝中天就要定婚了,要求她一定要来,希望她会祝福她们,如果不来的话就是不给她面子。

“既然她们都要定婚了,轻扬要我祝福她,我总不该拒绝她吧!”

奚婉怡这次穿了一件黑色蕾丝的晚礼服,踩着两厘米的细跟高跟鞋,既然他们都要定婚了,那以后遇见也不会太尴尬。

而且,恐怕郝中天都不会记得自己。

“哎!咋们走吧,他们定婚……”

说实话杨小青青一直都不相信郝中天会喜欢奚轻扬,其实她心里早有猜想,只是奚婉怡不让说罢了,更何况她把郝中天杀了的心都有。

晚宴上的每个人都穿得花枝招展的,这种浓妆艳抹的场合奚婉怡不喜欢去,但今天是奚轻扬要求她必须去。

她们来的时候已经有很多人了,他们站在大厅中央,晚宴还没有开始,她们来得不算太迟。

“各位来宾大家好,很高兴大家会来参加今天晚上我举办的晚宴,没别的意思,就是为了庆祝我重回郝伯,还有就是想和大家说一下我和轻扬的情侣关系。”

郝中天出现了,他站在大厅中间,奚轻扬挽着他的手臂,娇滴滴的像个小猫一样依偎在他边上。

“这是我女朋友奚轻扬!”

郝中天把奚轻扬的手紧紧的握在手里,准确的说是奚轻扬赖着不放,郝中天自然也不好意思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甩开。

奚轻扬脸上笑得像一朵鲜花似得,我的嘴都要笑得裂开了,但郝中天心底却是一脸的嫌弃,多拉一分钟他都怕弄脏自己的手。

“不是定婚吗?怎么就只是宣布男女朋友关系罢了,这算什么,还弄这么大场面,瞎显摆啊。秀恩爱,死的快!”

杨小青青叽里呱啦的讲了一大串,奚轻扬只是冷笑,她知道奚轻扬爱炫耀,爱显摆,所以她今天才特意打电话要求自己要去。

宴会开始了,其他人都在舞台扭摆着自己婀娜的身姿,个个都穿得很少,大概都爱被奚轻扬邀请来的。

奚婉怡和杨小青事都没心思去跳什么舞,两个人就坐在沙发上要了两瓶鸡尾酒,窝在沙发上吃起东西来了。

她们两人感觉显眼,也感觉格格不入的样子,毕竟这样的舞会她们既然就来这里吃东西。

就这样硬是熬了几个小时,奚轻扬和郝中天就在舞厅中心跳着,郝中天把手搭在奚轻扬的腰上,奚轻扬则是搭着她的肩,人人都说她们般配,只有杨小青事嗤之以鼻的讽刺着他们。

“切,就这么对狗男女,在一起生出来的孩子都是祸害!”

可奚婉怡却不知道,舞厅中心的那个男人,他的目光就一直锁定的自己身上,她只是低着头喝了一杯又一杯就,不知道为什么莫名就想喝这么多酒。

“她们走了吗?”

奚婉怡没有抬头,她不想抬头,因为不想看见。

“人家可是主角哩,当然要最后离场了!”

又这样熬了半个小时,晚宴就快要结束了。

“各位,今天的晚宴就到此为止,喜欢大家今天的祝福会让我和轻扬的感情更加稳当,也希望我能执子之手,与子白头!”

大厅里一声雷鸣的掌声,杨小青一口一句咒骂,二奚婉怡却很认真的把郝中天说的话一字一句记到了心里。

“亲一个,亲一个!……亲一个……亲一个!”

突然大厅里有人起哄要他们接吻,奚轻扬笑得就更高兴了,她含情脉脉的看着郝中天,把眼睛闭上。

郝中天也是笑容满面的看着大家,然后就抿紧嘴唇,然后把自己性感的薄唇给贴了下去。

“她们……”

奚婉怡眼睛都看直了,原来他们是真爱。

杨小青看着奚婉怡的表情不对劲,于是拉着她要走。

“原来,他把我忘了。”

天已经很晚了,奚婉怡还是睡不着,她的思绪还是一直在停留在官中天身上,想起了昨天的那场晚会,以及听到的消息!真的是他狠心杀了水云擎吗?

“喏,那可说不准,他心狠手辣,霸道又腹黑的郝伯第一人,他可没有什么做不出来的!”

她心里沉思,郝中天就那么残酷的杀死了水云擎,难到他就一点都不念旧情,毕竟他们相识一场。

“对哦,还有他手下的四大保镖,应该他们就更残酷了,一定是郝中天派他们去杀水云擎的。”

夜已经很深了,安静得出奇,可奚婉怡的思绪却乱的很,她现在觉得郝中天是个很会算计的人,可自己当初怎么就没看出来。

“人心难测,毕竟画皮画虎难画骨啊,谁知道谁是什么样的人呢!看外表是看不出来一个人的,心那么的复杂……”

她并不喜欢水云擎,只是朋友吧,又关系到郝天笑,还有杨小青,她是喜欢水云擎的。

所以这件事她不能不管,可自己怎么可能对郝中天下得了手。

“我要像他一样狠心吗?”

奚婉怡很纠结,既然都答应和杨小青一起报复郝中天,可是自己不会真的不念旧情,和他一样冷酷无情吗?

“可是他都能对云擎下手,为什么我就不能,我不是心狠手辣,也不是不顾旧情,就只是这样的把这一切都还给她罢了。”

不知道这算不算是自己骗自己,奚婉怡就只能这样安慰自己了,她要说服自己的心软,因为郝中天不可原谅。

这一整夜她都没有睡着,她就这样纠结着,似乎她真的有些放不下郝中天,可是她怎么会喜欢那种杀人不咋眼的人,他不值得自己在乎,因为他不可原谅。

渐渐的她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今晚,她听到了夜莺唱歌,也看到了皎洁无瑕的月亮,但她睡得不安心。

梦里她好像梦到了郝云浩,她们在举行一场盛大的婚礼,来了好多人,就连自己的爸爸都来了。可是所有的人都阴沉着脸,她们为什么不笑,看起来还不大高兴,就只是她和郝中天傻乎乎的冲每一个铁板着脸的人赔笑。

她们不高兴吗?是不高兴自己和郝中天结婚吗?婚礼上,她没有收到一句祝福。

爸爸走过来骂了她,然后一瓶红酒泼到她白色的婚纱上,可是婚纱变得红彤彤的,不就一杯红酒嘛,婚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才睡到早上7.30点奚婉怡就被这一场梦给惊醒了,她满头的大汗跟豆大似的,难道……会发生什么事?

她想想怎么可能,这个梦不就只是预告着她和郝中天是不可能在一起的,她们,是不会得到祝福,也当然不会有结果的。

她收拾了一下乱七八糟的卧室,然后打扮了一下,随便化了个淡妆就出门了,杨小青正在等着她呢。

踩着两厘米的高跟鞋,挎着一个水桶包,奚婉怡打扮得再朴素也看起来落落大方,她始终还是那么迷人,就像当初郝中天看见她的第一眼。

“喂,小青,我在咖啡馆等你,北路的雅思咖啡馆,现在过来!”

杨小青也才刚刚起床,梳洗打扮完后她随便穿了双小板鞋,然后挎着和奚婉怡一样的水包就出门了。

随便拦了辆出租车,她告诉司机去北路的雅思咖啡馆,五分钟后她到了,但奚婉怡还没有到。

“服务员,来两杯卡布奇诺!”

她坐在靠窗子的地方,等着奚婉怡,她不是应该比自己先到的才对啊?

“哎,该不会还慢慢悠悠的走路来吧,那我就等着她来了。”

她慢慢悠悠的喝着手里端着的卡布奇诺,她故意喝得很慢,怕奚婉怡来的时候又会笑话她。

“怎么还不来,真是的,该不会就骗我一个人来喝咖啡吧,我还以为她请我,幸好这次长记性记得揣钱了,要不然还不把自己尴尬得死。”

杨小青足足等了一个钟头,就这样慢慢悠悠的把两杯咖啡都喝光了,可是奚婉怡还没有来,她打电话也不接。

“这个家伙死到哪里了,该不会放我鸽子吧,可是怎么不接电话呢?她刚刚不是打电话给我说她已经在路上了,这是怎么回事?”

密爱狂妻:老公,别装纯

一纸合约,十年光阴。为了救最疼爱的弟弟,也为了逃离猪狗不如的父母,她将自己卖了一个好价钱。她将自己十年光影卖给了那个男人。本以为迎接自己的是无边地狱,谁料到她会沉溺于这个男人带来的热情与欢愉之中。而他不过是抱着有意思的心态玩弄着她,却不知她竟是小偷,偷走了他的感情。以为生活终于可以换一种方式,却不曾想一个天大的秘密,打破了所有对未来的憧憬……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