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悬疑 > 王阳明:知行合一的心学智慧 > 正文

完本:《王阳明:知行合一的心学智慧》全文免费阅读【全章节】

发布时间:2020/5/24 9:57:25热度:

《王阳明:知行合一的心学智慧》是文笔极佳的悬疑类型小说。精彩章节阅读:于是王阳明创造出了一个历史上“先声夺人”、威逼破城的经典战例。...

王阳明:知行合一的心学智慧

王阳明出身书香官宦之家,他从27岁起,才开始用一种独特的方法来学习研究兵法谋略,并达到了极高明的境界。后来他以文臣之身带兵打仗,剿山贼、平叛乱、平民变,南征北讨,所向无不披靡。就连后世以镇压太平天国而著名的曾国藩,都感叹自己没有王阳明那样高明的军事指挥才能,不然南京早就打下来了。王阳明在兵法谋略上有哪些独到见解和过人之处呢?

1.避实击虚

【王阳明语录】

苏老泉云:“有形势,便有虚实。”盖能为校计索情者,乃能知虚实;能知虚实者,乃能避实击虚,因敌取胜。

译文:苏洵曾说:“在战场上一有形势变化,就有虚实之分。”只有根据战场的具体情况来分析、比较、探索战争胜负情势的人,才能够知晓其虚实;能够知晓虚实的人,就能够避开敌人的锋芒,而攻击其薄弱之处,根据敌人的变动加以应对而胜之,其妙如神。

“避实击虚”是孙膑兵法中的一个重要思想,其经典战例有历史上著名的“围魏救赵之战”。

战国时期,赵国为了扩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悍然出兵攻击卫国,欲迫使其订城下之盟。当时魏国是战国初期的第一强国,而卫国乃其附属国,自然不肯善罢甘休,便马上派出强大军队包围了赵国都城——邯郸。

赵国与齐国订有同盟条约,邯郸被围困后,情势非常危急,便派遣使臣向齐求救。齐国也是当时的一个大国,其国君为齐威王,任用邹忌为相,进行改革,加强军队建设,大大促进了国力的强盛。

这时,齐国内分成了主救派和不主救派,以相国邹忌为首的一部分人主张不可去救赵国,而以军方将领段干朋为代表的一部分人则主张一定要去救赵国。齐威王陷入了左右为难的境地,两派说的都有道理:去救赵国吧,面对的是当时的头号强国魏国,长途跋涉去解围,即使与赵国内外合击也很难打赢;不去救吧,齐、赵两国是盟国,于道义上既说不过去,又会失去国家信用,而且唇亡齿寒,要是赵国灭亡了,魏国腾出手来对付齐国的话,齐国到时就会面临更大压力。

权衡来权衡去,最后齐威王决定采取主救派段干朋等人的意见,在军事上大力支援赵国,但不直接将救兵开到邯郸前线与魏军血拼,而是以一部分兵力向南攻击魏国的城池襄陵,使其陷入两面作战的境地,从而减轻赵国都城受攻的压力。等魏国围攻邯郸到十分艰难的时候,再出动主力对魏国进行正面决战,一举解赵国之围。

由于当时楚国也受到魏国扩张势力的威胁,这时看到机会来了,劲敌魏国陷入两面作战的泥潭而不能自拔,也乘机派遣将领率兵进攻魏国兵力空虚的南部地区。魏国不愧是头号强国,实力雄厚,即使是处于三面作战的困境,也还应付得过来。

赵国倾全国之力抵挡魏军主力对邯郸的进攻,坚持了一年多,终于快支撑不下去了。魏国虽然强大,但战争拖了这么久,进攻邯郸的军队已经疲惫不堪,士气也没有开始时那么旺盛了。

齐威王见时机已到,便决定派主力出击解邯郸之围。他任命田忌为主将,以著名军事家孙膑为军师,率军正式向魏国宣战。

刚开始,主将田忌准备直取正在猛攻邯郸的魏军,打算干脆利落、痛痛快快地干他一场,是赢是输立马见分晓。但军师孙膑不同意他这样蛮干,建议“围魏救赵”,以便实施“批亢捣虚”的兵法谋略。

田忌采纳了他的正确意见,于是率军不赴邯郸,转向攻击魏国都城大梁。由于魏国的精锐部队都调到邯郸攻城去了,大梁城防空虚,很快便告急了。

这时攻赵的魏军已经将邯郸攻下,眼看自己后方失火,都城危急,只留下了小部分军队占领邯郸,而以大部队回军救援国都。孙膑就是要调动魏军主力回援,他早已在半路埋下伏兵,以逸待劳迎击魏军。

魏军长期围攻邯郸,已经师疲兵老,而且这次长途急行军回援,士兵们的体力下降很大,到达齐军的伏击区域时,士兵们早已疲惫不堪,猛一遭到士气高涨的齐军突然袭击,没有多久就全线崩溃,败得很惨。败讯传到邯郸,魏国守军士无斗志,齐军赶到时,邯郸马上就被收复了。

王阳明年轻时精研兵家诸书,对各家兵法皆有心得,他创造性地将“避实击虚”的思想应用到平定宁王叛乱的战役中,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当宁王朱宸濠兵出南昌,气势如虹,下南康,陷九江,猛攻安庆,一路势如破竹时,王阳明看准其弱点,不与其正面争锋,却突出奇兵,一举袭占了他的老巢——南昌。

这一下犹如捅了马蜂窝,朱宸濠顿时暴跳如雷,不听身边众人的劝阻,马上停止进攻安庆,决定回师救援南昌。

面对宁王归师,众将大多认为,以宁王兵势众盛,气焰所及有如燎毛。现在各方的援军尚未有一人来到,敌众我寡,如果宁王凭借其愤怒,集中全部力量回军攻击我方,我方势必不能抵挡。当今权宜之计,应当收敛兵力进入南昌城内,凭借城高壁厚固守,以待四邻之援,然后徐图进止。

唯独王阳明不以为然,说道:“宁王兵力虽强,军锋虽锐,然他的军马所过之处,只是依恃烧杀抢掠的暴行,用来威胁周围的军民而已。而宁王这伙叛军之所以气焰嚣张,士气高涨,全因为他们还没有遇到真正的对手,来与他们斗智斗勇。依我看,宁王用以鼓动扇惑其部下跟随他造反的,全是一些以许官封爵的空头支票来作为利诱。现在出师还没有半个月,我们就逼得他退归南昌,士气必然已经低落沮丧,我若先出精锐士卒,乘其慌乱回归时,在险要的地方埋伏痛击之,一挫其锋,叛军将不战自溃,所谓‘先人有夺人之气,攻瑕则坚者瑕’也。”

于是定下计谋,遣部将伍文定、邢珣、徐琏、戴德孺各领五百精兵,乘夜从隐蔽小路分头前进,准备又去半路伏击宁王兵马,打他个出其不意。

以后形势的发展证实了王阳明的判断是正确的,宁王回师至鄱阳湖时,中了王阳明的埋伏,最后双方展开决战,朱宸濠果然不敌,兵败被俘。

“避实击虚”的要点,就是不能硬碰硬,避开其力量最强的地方,而攻击其弱点,让对方感觉自身受到了威胁,有了后顾之忧,回头来救援受到攻击的弱点时,之前我方所处的困境自然迎刃而解。

2.兵贵“拙速”

【王阳明语录】

兵贵“拙速”,要非临战而能速胜也,须知有个先着在,“校之以计而索其情”是也。

译文:用兵布阵之道讲究“拙速”,即“要脚踏实地,才能快速达到目标”,其关键并非临战时一味追求能速胜对方,其中须知得有一个前提条件,这就是孙子所说的“校之以计而索其情”,即通过对双方各种条件的比较分析,来探索战争胜负的情势。

一般来说,兵贵“拙速”这个词我们很少听到,听到的多是“兵贵神速”一词,说的就是用兵贵在行动特别迅速,出其不意,打敌人一个措手不及。

兵贵“拙速”与兵贵神速这两个词,都出自《孙子兵法》一书。《孙子·作战》:“故兵闻拙速,未睹巧之久也。”《孙子·九地》:“兵之情主速。”

在孙子看来,打仗是很费国力物资的一件事,因此,用兵之道贵在速战速决,不可拖延太久,以免钝兵挫锐,白白耗尽力量而致使经济枯竭。

但是,怎样才能在战争中速胜对方呢?王阳明通过研究兵书,结合实战及自己的经验心得,总结出了这么一个观点,就是用兵“拙速”的前提是孙子常提到的“校之以计而索其情”,即事先要做好搜集情报及分析、判断、谋划的工作,这样才能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正德年间,王阳明任南赣提督,负责征剿该地区的山贼匪盗。当时南赣的贼患比较严重,也更加复杂。南赣西接湖广桂阳,有桶冈、横水诸贼巢;南接广东乐昌,东接广东龙川,有浰头诸贼巢。

在这种情况下,不少将领提出,应该与湖广军队合兵一处,先取桶冈,乘势一鼓而下,然后再攻横水、左溪等地诸贼,便可一举成功。

然而王阳明的看法却与众不同,他说:“对于我们江西而言,横水、左溪之贼就好比腹心,而桶冈之贼为其羽翼。现在大家的意见,却非去其心腹之患,而是攻其羽翼,欲与湖广之兵夹攻桶冈,这样看似稳妥,但实际上进兵两寇之间,处于腹背受敌的境地,形势必然很不利。”

接着他提出自己的策略:“我的意见是先进兵横水、左溪,速战速决。横水、左溪诸贼见我大部兵马未曾集结,出师的日期尚远,必以为我先进攻桶冈,而取观望态度,不曾防备。我部可乘此机快速进袭,必可一击得手。接着移师桶冈,大军压境,破竹之势成矣。”

于是决定先攻横水、左溪,次攻桶冈,而后乃与广东会兵,徐图浰头;如攻坚木,先其易者,后其节目。

果不其然,横水等地的盗贼被王阳明亲率精兵一击而溃,剩下的逃往桶冈据险固守。

在屡战屡胜的情况下,官兵的信心和士气大为增长,也极大地激发了他们的工作热情。这天一大早起来,各营将领就来到王阳明的大帐,请求乘胜进攻桶冈。

然而,面对不断到来的胜利,王阳明的头脑异常冷静,他坚持不可立即进攻桶冈。

大家十分不解,有的将领问道:“如今我军连战皆胜,士气可用,为何不可立即进攻贼人的桶冈大巢呢?”

王阳明向他们解释,桶冈这个地方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如果强攻,必然死伤惨重,所以不可蓦然行事,一切等他亲自前往实地勘察桶冈周围地形后再做决断。

过了几天,王阳明勘察地形回来后,诸将又纷纷前来请战。

王阳明此时已胸有成竹,说:“桶冈处天险之地,寨子周围皆是陡峭山崖,能够出入的地方,唯有锁匙龙、葫芦洞、荼坑、十八磊、新池五处,但都需要通过架于山崖上的栈道,或悬藤萝于深壑,攀越绝壁而上。敌人只需派数人于山崖之顶,以礌石来防守,即可轻而易举地抵御我军前进,可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虽然有上章一条路稍为平坦些,但此路需深入湖广,迂回取道,半月方能抵达。而湖广之兵既从上章攻入,如果我部官兵又往那里赶去,就形不成夹攻之势了。何况现在横水、左溪余贼皆已逃窜入其中,合为一股,防守必然更加严密。善于指挥作战者,必须根据战场形势的变化顺势而行,既要善于造势以威逼、扰乱敌人,又要以短促有力的节奏来打击敌人,这样才能把控制权掌握在自己手中。”

“现在我部虽连战连捷,大获全胜,欲乘此锋芒,奔涉三日,长驱百余里而强攻敌人,假若他们只是死守险隘,拒不出兵应战,那么我们屯兵于幽谷之底,就只有被动挨打了,所谓‘强弩之末,不能穿鲁缟’,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说到这里,王阳明停了一下,扫视了一遍各位将领,然后说道:“如今我们假若移师屯于贼巢近处,休兵养锐,振扬威声,此为‘示形’;再派人向盗贼讲明负隅顽抗的利害关系,谕以祸福,此为‘动敌’,即以‘利’来扰乱敌人军心,达到调动敌人的效果。盗贼在我军威的逼迫下,必然畏惧而请降。即使出现变数,有不愿投降者,我们则可乘其犹豫,袭而击之,必可得逞。”

于是,王阳明定下计策,派原来素与盗贼勾通、现正欲戴罪立功的当地官员李正岩、刘福泰等,与先前所擒获的桶冈之贼钟景一起,二十八日夜悬壁而入,向诸贼劝降,下了最后通牒,约定于初一早上,将盗贼集合于锁匙龙受降,逾时则进攻不候。

面对南赣官兵的围剿,尤其听说是提督大人王阳明亲自率兵时,桶冈诸贼还未接阵,就吓破了胆。

正恐慌之际,见来劝降的李正岩等三人到了桶冈,大贼首蓝天凤大为欢喜,于是便召集众人商议投降事宜。

但从横水、左溪逃入之贼,因与官兵血战过,怕降后被算账,坚持不可投降。

正当诸贼迟疑不决,没有心思防备时,王阳明已调兵遣将伏于各处,只待一声令下,即刻发起攻击。

初一日早,正遇大雨,桶冈的大贼首蓝天凤与诸贼还在锁匙龙聚议,约定投降的时辰已过,各路官兵准时冒雨疾进,前后夹击,盗贼大败。

兵贵“拙速”的思想不仅在战争中有奇效,在现实生活中,它也有一定的指导意义。

在追求自己的梦想或目标的过程中,要立足于“稳”,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才能把事情做好;如果一味追求取巧快速的捷径,反而容易坏事。

3.善于造势与顺势

【王阳明语录】

不变不化,即不名奇,“奇正相生,如环无端”者,兵之势也。任势即不战而气已吞,故曰以“正合”“奇胜”。

译文:如果固守一定的方法,不根据战场形势而变化的话,就不叫做“奇”了,“奇兵与正兵相互依存、相互转化,如同圆环旋转一般无始无终”,说的就是用兵之势。掌握驾驭情势去排兵布阵,还没有开战就已经在气势上震摄了对手,达到先声夺人的效果,所以说“以正兵合战”“以奇兵制胜”。

王阳明用兵一向讲究“奇正相生”“任势而行”,即善于以正兵合战,用堂堂正正之兵正面对敌,根据战场具体情况而营造出各种形势,或示敌以强,或示敌以弱,用来威摄或迷惑敌人,然后辅以“奇兵”取胜。

在平灭宁王叛乱时,宁王已率军离开南昌,沿江向南京方向攻击。王阳明虽然已经定下了袭取宁王老窝南昌的计谋,但如何攻取宁王经营多年的南昌还是个问题。

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王阳明是此道中的高手,早已探知南昌城中防备甚严,滚木、灰瓶、火炮、石弩、机毒之械无不毕具。

如取强攻的话,我方肯定损失惨重。如按以前的老方法,以间道出奇兵进袭,则城池攻守又不比山地作战,苦无间道可走。

正当王阳明为此事苦苦思索,欲找到一条以最小代价攻占南昌的计策时,忽谍报传来,在附近的新旧坟厂发现有一千余敌人埋伏在那里!

如果是别人得到这个消息,恐怕也不以为意,顶多是多加防备,或者是派一支队伍把这些伏兵歼灭就行了。但这条消息对于王阳明这样一个凡事都讲究小心谨慎的军事家来说,就如同送来了一个以奇计智取南昌的大好机会。

于是王阳明创造出了一个历史上“先声夺人”、威逼破城的经典战例。

他在攻城战役打响前,首先作总动员,申布朝廷之威,再搞忆苦思甜,揭露宁王在南昌所犯下的种种令人发指的罪行,如此恶人,人人得而诛之。

众将士弄懂了这场战争的正义性后,士气被提振至巅峰状态,无不切齿痛心,踊跃激愤,恨不得马上就去爬城墙发起总攻。

最后,王阳明脸色一整,下了死命令:“明天我亲自督师攻城!擂鼓一通,就要靠近城墙;擂第二遍鼓,即要登城;擂到第三遍鼓还不能攻下城头,即刻诛杀小队长;擂了四遍鼓还不能拿下来的话,就要诛杀带队的将领!”

以上为“正兵合战”之势,即以正面进攻部队为正,进行战前动员或誓师,鼓舞起将士们的士气。

总之要以必死之心,形成一种压倒一切敌人的必胜气势!

然后令伍文定、邢珣等将领趁薄暮时分出发,各带兵马埋伏于南昌七道城门之旁,到时一齐强攻。

接着又派遣奉新知县刘守绪、典史徐诚领兵四百,从隐蔽小路乘夜袭击在新旧坟厂设伏的敌人,但不可全歼,放其部分逃入城中,以动摇守军的士气。

这就是“奇兵制胜”之道了。所谓“奇兵”,即以机动突击偷袭者为奇,实施奇袭或扰敌、惑敌的计策。

如此用兵,奇正相生,神鬼莫测。

经过这番布置,埋伏在新旧坟厂的一千余宁王之兵,有幸得以领教这种世所罕遇的用兵之道,亦算是倒霉透顶了。

正当他们聚精会神地趴在地上,想打人家一个措手不及时,没想到黑夜中,一伙猛人突然出现在背后,一边抡刀就砍,一边大声吆喝:“快投降吧,你们被王都堂王大人率大军包围了!”

伏兵们这下惨了,运气不好的连投降的机会都没有,还没反应过来,就如砍瓜切菜般地被剁掉脑袋,反应快的就赶紧爬起来,撒开脚丫就往城内跑去。

待这些败溃之卒逃回城内,守军尽皆惊惧。

等到消息传开,听说南昌已被用兵如神的王阳明亲率大军从四面八方团团包围,各处的守城军士更是大感震骇,气势尽为所夺。

这时,攻城官兵乘其动摇,呼噪并进,个个不要命似的沿着梯绳向上攀登。城中之防备瞬间土崩瓦解,士兵皆无斗志,纷纷倒戈退奔。

南昌城遂破。

在袭取南昌城的战役中,王阳明很好地把握住了敌人在城外埋有伏兵的情报,利用它积极创造了有利的战场态势,并突出奇兵捕捉战机予敌以有力的打击后,再利用溃逃之卒传递信息,形成大军压境的强大气势,从而彻底瓦解了守军士气,最后发动正面强攻,以最小的代价一举攻克了坚城南昌。

所谓“势”,就是指一定的事物变化和能量冲击对人的心理造成的影响,如一块巨大的圆石从万丈高山上滚下来,那不绝于耳的轰隆声,及疾冲而下的巨大能量,给人一种“势不可挡”的感觉,这就是“势”。

“势”的能量是很大的,不论是在战场上,还是在商场上,或者在人生中,要想取得胜利,获得成功,都要顺势而行,而不可逆势去进行对抗,所谓“顺道者昌,逆道者亡”,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而要顺势而行,既要事先进行详细的搜集情报资料,了解全局情势,然后加以综合分析,做出正确决断,创造出有利于我的态势,如此行事,就能得“势”之帮助,出奇而制胜。

在“顺势而行”的过程中,“造势”也是很重要的一个环节。

“造势”这个词,在现代有一个众所周知的通俗名称——“炒作”。许多商家都十分重视“造势”炒作,在某一款重大产品推出前,一般都会在各大媒体上发布与这款产品有关的信息,人为制造出各种话题,爆些“猛料”性质的内容,以此来激发起人们的兴趣。当时机成熟,大家的胃口被吊足后,产品顺势推出,这时商家就可赚得钵满盆溢了。

当然,在商家“造势”时,一定要把握好诸如产能、营销及发行流通渠道等环节之间的协调关系,也就是要掌握最佳时机,要不然你“势”已造足,某一个环节却跟不上,该到位的没有到位,等你事后把这一切弄妥之后,势头早已过去,就白费功夫了。

4.不战而屈人之兵

【王阳明语录】

兵凶战危,圣人不得已而用之者也。故孙子作《兵法》,首曰“未战”,次曰“拙速”,此曰“不战,屈人兵”。

译文:战事凶险可怕,圣人是迫于形势,实在不得已才用兵的。所以孙子在其所著的《孙子兵法》中,首先说的是:“未战”,其次说的是“兵贵拙速”,再下来的就是“不战而屈人之兵”了。

“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思想也出自于《孙子兵法》。《孙子兵法·谋攻》说:“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即是说,用兵之道,最高明者乃以谋略取胜;其次以外交取胜;以兵戎相见,攻城拔池,乃为最下之策。不用通过战争的手段,就使别的国家放下武器,停止战争,这是战争的最高境界。而外交谋略的正确运用则是达到这一境界的明显体现。

孙子认为,逢战必攻、百战百胜,并不是一个高明的军事家所向往的最佳手段,一个真正的军事艺术家,追求的应该是“上兵伐谋”“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最高境界。

三国时诸葛亮的“空城计”,正是一个通过谋略来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经典例子。

公元228年,诸葛亮率军兵出祁山,北上讨伐中原,由于部将马谡因大意而失掉战略要地街亭后,导致门户洞开,魏国名将司马懿率领十五万大军,直朝诸葛亮所驻扎的一个叫西城县的小城池蜂拥而来。

此时,诸葛亮正在西城县督办粮草,身边除了一班文官外,连一个能打仗的大将都没有,所带领的五千士卒,也分了一半外出搬运粮草去了,只剩下二千五百个士兵尚在城中。

众位官员听到司马懿亲自带兵前来的消息,个个大惊失色。诸葛亮听报此事,登上城门望去,果然见远处尘土飞扬,冲天而起,魏军已兵分两路,气势汹汹地朝西城县杀来。

诸葛亮察看敌情后,开始也是心中一惊,但他略加思忖,很快镇定下来,有了计较,吩咐道:“将旌旗全部隐藏起来,各部军队各自守好城墙,如有随便走动出入的、大声喧哗的人,立斩不赦!四座城门要全部打开,每一门用二十个军士,扮作老百姓,在那里洒水清扫大街。魏兵到来时,不可擅自行动,我自有计谋。”

布置完这一切后,诸葛亮披上鹤氅,戴上纶巾,领着两个小童子,携琴一张,登到城墙上在敌楼前,凭栏而坐,并令小童焚起线香,意态悠闲地操琴弄曲。

司马懿的前哨军马抵达城下,看到这等怪异的情景,一个都不敢进去,叫人飞马急报司马懿定夺。司马懿听说后,笑而不信会有这等怪事,便让三军暂时停止前进,自己纵马飞驰至城下,远远望去,果然看到诸葛亮坐在城楼之下,笑容可掬,正在焚香弹琴。左边有一童子,手捧宝剑侍立在一旁;右边也有一童子,手执拂尘。而在城门内外,有二十多个老百姓,低着头洒扫大街,一副旁若无人的样子。

司马懿看了这种场景,心中大疑,就来到中军下达命令,叫后军作前军,前军作后军,马上望北面的山路撤退。他的次子司马昭问道:“莫非是诸葛亮城中没有兵马,所以布出此疑兵之阵?父亲为什么不进兵反而撤退呢?”

司马懿回答说:“诸葛亮一生小心谨慎,不曾弄过一点险。现在大开城门,肯定是埋有伏兵。我军若贸然进去,则中其计矣。你们这些小辈怎么知道此中的奥妙?所以得马上撤退。”于是两路兵马全部撤退了。

王阳明作为心学大家,对人们的心理状态和性格弱点,有着很深刻的认识,他在领兵打仗的军旅生涯中,自然也把“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思想发挥到了极致。

王阳明受命征剿赣南诸贼时,一向主张“抚剿并用”,对那些作恶不大,有心归降的盗贼以“抚”为主,陈述利害,攻心为上,恩威并施,让他们感于情,迫于势,兵不血刃地解决问题。

开始时,王阳明用计歼灭了盘据在象湖山,凭险固守的一股顽固不化的盗贼后,虽然这时漳南一带的盗贼已剿平,但乐昌、龙川等地尚有许多贼寇在啸聚山林,他便按既定的策略,继续用兵剿之。

这次进剿前,王阳明打探虚实后,认为当务之急是要稳住龙川浰头诸贼,使他们在官兵进剿其他地方的同时,不要轻举妄动,乘虚出扰,便决定先礼后兵,对他们进行安抚,以分化瓦解贼势。

于是,王阳明先对浰头诸贼赏赐以牛酒银布等饮食财物,再亲自写一封劝降信去抚谕他们。在信中,王阳明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指出身为盗贼的耻辱,陈述各种利害关系,最后表明了自己坚决征剿到底的决心,让他们认清形势:“若习性已成,难更改动,亦由尔等任意为之。吾南调两广之狼达,西调湖湘之士兵,亲率大军,围尔巢穴,一年不尽,至于两年;两年不尽,至于三年。尔之财力有限,吾之兵粮无穷,纵尔等皆为有翼之虎,谅亦不能逃于天地之外矣。呜呼!民吾同胞,尔等皆吾赤子,吾终不能抚恤尔等,而至于杀尔,痛哉!痛哉!兴言至此,不觉泪下。”

信是写好了,然而,也许连王阳明自己也没有想到,他写的这一封告谕浰头众贼的信,居然会起到那么大的效果。

当初,他只是想借机安抚一下浰头诸贼的情绪,只要他们有所顾虑,不要乘机在背后捅刀子,这封信的目的就算基本达到。

当他派人到贼巢里,先把犒劳物品分给大家,再当众宣读这封情真意切的抚谕信时,没想到的是,戏剧性的场面出现了。

由于王阳明倾注了太多感情在里面,写得太感人了,所谓“欲感动别人,先感动自己”,这话一点不错。

大家听着听着,许多人都极受感动,听到最后一句“兴言至此,不觉泪下”时,不少感情丰富的山贼甚至情不自禁,当场相拥痛哭起来。

所以,盗贼首领黄金巢、卢珂等,一经抚谕,即率众来投,愿效死以报。这就是“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效果。

5.此心不动,随机而行

【王阳明语录】

德洪昔在师门,或问:“用兵有术否?”

夫子曰:“用兵何术,但学问纯笃,养得此心不动,乃术尔。凡人智能相去不甚远,胜负之决不待卜诸临阵,只在此心动与不动之间。

译文:当年钱德洪跟随王阳明学习时,有一次曾问老师道:“用兵有什么特别的方法吗?”

王阳明回答说:“用兵有什么方法!只要学问做得精纯,将自己的心养得不随外境而动,这就是最好的方法。一般来说,在那些领军打仗的将领中,大家都熟读兵书,他们的智慧能力是相差不太远的,但决定胜负的关键,并不在于如何将所学的方法运用到战争中去,而只在此心动与不动之间。”

对于用兵之道,王阳明有独特的认识,他认为,在领军作战时,固然要重视对兵法谋略的运用,但比兵法谋略更重要的,还是一个人能否具备优秀过人的心理素质。

如果一个将领有不错的指挥才能,也有谋略,但胆识不够,在十分凶险、瞬息万变的战场环境中,他也是无法洞悉转瞬即逝的战机的,当然也就无法表现出他的谋略水平了。

从某种层面上来说,战争是一种心与力的较量,是一种考验定力和智慧的艺术。要在这种较量中胜出,除了要懂得战争的规律及策略外,还必须要有洞悉人心、人性的智慧。

按王阳明的说法,兵法运用之道,则为“此心不动,随机而行”,心若能处于清静、坦然的状态之中,便能根据具体情况随机应变,而且妙算迭出,克敌制胜;其用兵法则,则是“奇正相生,动静相形”,虚虚实实,变化无穷。

王阳明对此有着深切的亲身体会。

当年他与宁王的对决中,宁王回师救援南昌被击溃败后,收聚残兵,总计还有近五万兵马,若能万众一心,亦算一支不容小看的武装力量。

痛定思痛,反省之下,宁王朱宸濠认为是自己的座船中炮后,由于率先后退,才造成部队失去指挥,军心散乱而失败的。

面对部下一片颓丧的士气,朱宸濠拿出了残存在血脉里的那股老祖宗打天下的狠劲,决心与众将士同进退、共存亡。

遂下令将诸战船排成数列,首尾相扣,用粗大的铁链牢牢锁住,连成一片。

这样一来,许多战船连成一个整体,谁也无法后退,惟有大家同生共死,人人拼力死战,以一当十,方有可能度过难关。

而且,“连舟为方阵”还有一个好处,就是敌人无法再用引诱、迂回、穿插、伏击等惯用战术,来对己方船只进行分割包围,而达到以众击寡、各个击破的目的。

宁王的智囊刘养正行事素来小心谨慎,对于宁王这一举措,亦曾提出异议,道:“大王此计虽妙,但若守仁采取火攻之策,全军则危矣!”

朱宸濠哈哈大笑道:“国师此言差矣!如今正值七月,只刮东风、南风,哪里会有西北风!而我方正处于东南方,风乃从我方刮过去,若用火攻,徒烧自己耳!”

刘养正提醒道:“此时情景,与《三国演义》中诸葛亮借东风那段颇为相似……”

朱宸濠打断了他的话,笑道:“原来国师是看《三国演义》看得多了!彼乃小说家言,焉可当真?”

刘养正想想也是这个理,在鄱阳湖上,三伏暑季怎么可能会刮北风?便不再言语了。

连舟为方阵后,朱宸濠将压箱底的金银财宝尽皆翻了出来,不打算过日子了,全部用来赏赐将士们,以激励他们的士气。

他决定最后赌一把,赢了就赢了,输了今后的日子也没必要过了!

做完这一切,叛军将士见宁王如此勇决,皆军心大振,誓与敌人决一雌雄。

此时已近傍晚,另一智囊李士实献言曰:“今士气可用,诸船又连为方阵,不如冲杀一阵,挫挫对手的锐气。”

于是,宁王令升起风帆,数艘庞大的巨无霸战舰,威风凛凛地向下游王阳明的船队冲去。

王阳明的部将伍文定正督率水师严防戒备,忽见朱宸濠的战船十数艘锁为一体,直冲过来,忙领兵迎战。

这种巨无霸战船果真厉害,几次冲锋,就把伍文定的前军舰队冲了个七零八落、混乱不堪,纷纷退却,任谁都顶不住。

伍文定见势不妙,忙遣人急报王阳明。

闻报,王阳明急赶往前线,查看个究竟。

只见宁王那连成方阵的巨大战舰在湖面上横冲直撞,船上箭石横飞,其势不可挡,己方前军在其左冲右突下,已溃不成军。

此时暮霭已经降临,宁王船上点起火把,继续追杀诸路义军的船只。

王阳明凝神视之,眉头微皱,似在思索什么。

蓦地,他忽然发觉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是什么地方不对劲?

王阳明注目而视,体静神合,体验着天地大自然的一切动静变化。

他终于觉察到了:是风向!风向变了!

原来的南风,此时已转为西北风,且愈来愈急。

王阳明目视前方,对身边的伍文定道:“快准备火攻之具!”

然而伍文定站立于对面的船头,惊惧的目光正看着宁王的巨船在横扫己方的水师舰队,王阳明连说几遍,他都没有反应,好像没听到一样。

王阳明轻咳两声,运足底气,大声喝道:“文定!风向已变,速作火攻准备!”

这一声好似如雷贯耳,伍文定这才惊醒过来,试了试风向,不由惊喜万分:“什么?起北风了?真乃天无绝人之路!呃,呃……我即去准备火攻器具。”

定下计谋后,为避免不必要的牺牲,王阳明命鸣金收兵,明日再以火攻破之。

后来火攻之计果然大获成功,宁王彻底兵败,被俘,经过两天追剿,叛军余党或擒或斩,剿灭净尽。

王阳明后来在与高徒钱德洪讨论用兵之术时,曾举例说:“昔与宁王逆战于湖上时,南风转急,面命某某为火攻之具。是时前军正挫却,某某对立矍视,三四申告,耳如弗闻。此辈皆有大名于时者,平时智术岂有不足,临事忙失若此,智术将安所施?”

王阳明后面说的那件事,指的就是当年这段公案。

所以有人说,智慧和方法固然重要,但比智慧和方法更重要的是意志和胆识。两军对垒时,“狭路相逢勇者胜”,在人生路上进取时,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在追求事业的过程中,有时攻关到了最关键的时刻,前方看似无路可走,使出浑身解数也无法突围时,这时千万不要乱了方寸,而要定下心来,保持内心的平静,坚持自己的追求。

所谓“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也许随着时局的发展,就在你安心享受着那宁静的一刻时,就发现事物已经开始有转机了。

王阳明:知行合一的心学智慧》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王阳明】 或 【知行合一的心学智慧】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王阳明:知行合一的心学智慧

王阳明自幼仰慕圣人之学,立下“必为圣人”的大志。为了这个目标,他矢志不渝地追求着,实践着,终于,在他37岁那年,在贵州龙场彻悟儒家“格物致知”之要旨,创立了自具特色的“心学”。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