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乡村 > 洛殇 > 正文

洛殇全文章节免费阅读分享

发布时间:2020/5/29 11:26:33热度:

《洛殇》是剧情极佳的乡村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洛殇

“怎么啦?失火啦?被盗啦?”风轻一下子惊醒,四处张望着。倒是逗乐洛一笑。

但是他停下来看着洛的时候却忽然安静极了,那眸子里似乎有无穷无尽的怀念。

他又在想别人了吗?那一定是个很美丽的女子吧。

“喂,风轻,我做了一个梦。”

“哦什么梦?”

“我梦见了我变成一只蝴蝶。”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风轻浮现一丝温暖的微笑,他温柔的理了理洛分散的发丝。

“洛,不要害怕,你只是做了一场梦而已,累了吗,这场梦,你做了好久好久,做了整整一百万年,只是很好,你做完了。最初的时候,你是一棵小草,后来你变成了一个蝴蝶。就是这样,不过在风轻这里只有一个洛。以后不要喝这杯酒了,向来痴,从此醉,这酒太容易让人醉了。醉了山河,醉了时空。也醉了你和我啊。还是一场痴人说梦啊。”

风轻又是站了起来,挥手便将这一团酒要砸掉。

“洛,不许。”洛起身,抱过坛子。然后将这酒抱着跑远了。“这样的好东西,风轻就让洛儿藏起来吧,洛儿不喝了。留待后人饮。”她欢笑的跑向前去。

“好,就依你。”风轻点了点头。只是,你如今的模样,怕是再也不能在别人面前露出来了。

“洛儿,以后出去,记得支会我一声,记得戴上斗篷,不要让别人看到你的容貌。”“风轻,我会的。”洛眨了眨眼睛,原来风轻什么都知道啊。

不过是一场梦,可能很快就是现实了。

凌寒刚和流离坐下,侍女湛露便奉上一杯茶,想是因为流离从来没有带过客人回家的原因,所以她很是好奇。“奴婢再去准备。”湛露看到离王冷冷的目光赶紧小跑着离开。

寒一看,哪要那么麻烦,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然后笑着送到他的唇边:“喝吧。”

流离脸色僵了僵,却看见她充满希望的眼睛,还是喝完了。

凌寒看他他喝完了,然后笑着说:“好啦我们出去转转好不好,你总是说你家多好多好,我还没见过呢?”“啊?”离惊讶,什么时候说过了?

“兔子,兔子告诉我的。”又说漏了嘴,寒撇撇嘴赶紧解释。把怀里的兔子拿了出来,很无辜的看着离。“你要抱抱么?”

“好啊,兔子有点傲娇哦,你是她的主人么?”离接过兔子,却没有发现兔子眼睛里蓝色的倒影,只是觉得有些失落,但是还是没有什么事呢一样的。

“应该算是的。”毕竟,这只兔子是个分身吗?哈哈。

走到后花园,凌寒忽然开口:“流离公子,不知道凌寒是否可以在此地为君抚琴?”

漫山遍野如红色的海洋,开满了红色的茶花,花草丛中,美人如玉,那琴拿出来却焦尾琴。“琴有五不弹:疾风甚雨不弹,尘市不弹,对俗子不弹,不坐不弹,不衣冠不弹。而公子性情高雅,我想也是知音,我愿为君弹一曲《高山流水》。”云髻飘萧绿,花颜旖旎红。双眸剪秋水,十指剥春葱。霜佩锵还委,冰泉咽复通。珠联千拍碎,刀截一声终。那琴音勾魂摄魄,花草为之动情。

“好琴,好曲啊,犹如珠落玉盘,又如鸣佩环,真是余音袅袅,绕梁三日,不绝如缕。”离身子一歪便是倒在她身旁,不如我来抚琴,你为我跳个舞好么?“好啊。”

起舞亭亭乱了花影。新裁白苎胜过红绡,玉佩珠缨金步摇晃动。回鸾转凤意自娇,银筝锦瑟声音相调。她脚上的铃铛叮铃的转了起来,十分悦耳。

“红茶花开美人舞,料是人间难得遇。”离感慨道。

“今年欢笑复明年,秋月春风等闲度。”她妙手姣姣如玉,一笑一颦之中都是风情。

“公子,此舞如何?”凌寒依旧抱着兔子走来,只不过短暂痴迷,眼神便恢复清明,不愧是龙国离王。

“公子,有连城使者求见。”侍女湛露与嘉鱼都走了上来,有点好奇地探询的目光看向凌寒。凌寒回之一笑,都让她们红了脸,怎么会有这么美的女子,她的笑容让麻衣都变的华美艳丽。

“你们好好侍奉凌寒小姐,本王速速就来。”离一副冷冰冰的样子,犹如万年不化的寒冰似的,吓得湛露与嘉鱼大气不敢出,连连称喏。

过了一会儿,有女子魅惑的声音:“好了,没事啦,他走远了,瞧你们吓得那样。他又不是杀神。”

嘉鱼很是惊讶,“小姐,你是仙子么?为什么,这么漂亮?”

“我顶多像个妖精吧。”凌寒的笑声张扬而肆意,充斥在屋子里,向来见到那些贵人小姐,笑的腼腆羞涩,哪里有人笑得这样畅快淋漓,可又这样养眼悦目。

“刚才有连城的使者,早听说有这么个女的,叫苕芸,生的也就三分姿色,也不知哪根筋搭的不对,或者是眼睛张歪了,要不就是不知好歹,妄想做我们离王妃,那样骄傲的样子活像一个什么来着”嘉鱼非常不屑地说。

“花孔雀。”湛露解释道。

“啊,对,我认为咱们的离王妃,就一定要像凌寒小姐一样的美貌与智慧并存的女子。”嘉鱼补充道。

湛露听了,连忙也点点头。“离王素来冷漠,除了太子殿下与凌寒小姐,从未看到他对任何人笑颜以对呢?”

“这点我倒是没想到,流离这家伙竟然这样不近人情么?这可是一种病,得治。”很明显,凌寒永远不在关键点上。

“我们离王可没什么病,这是洁癖,他从来不肯碰别人一下也不肯用别人用惯的东西,也最讨厌毛茸茸的小动物。”湛露说的条条是道。

凌寒嘴角抽搐,原来是这样啊?

这事情还真的变得有趣了不少,呵呵。

可一路上他不是抱着兔子走了那么多天,一起喝水一起吃饭一起睡觉?刚才不是喝了他的茶?原来得罪了他么?可是他现在怀里还抱着兔子呢?不行不行,她好不容易有个好朋友,不能这么没了?她去救他。哈。

同吃同睡,不也很是快活么?

洛殇》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洛殇】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洛殇

遥远的天空中有着无尽的乌云与黑暗。一望无际的荒凉枯寂的旷野之上,一座雄伟又突兀的建筑拔地而起,黑雾缭绕,这是座坚不可摧的城池。无尽的荒凉纠结缠绕而生。黑色的玄铁寒石堆砌的城堡,却荒凉又孤寂,与世隔绝,仿佛已经驻足了百万年。片刻之间天地间彩霞万里,黑色的宫殿忽然溢满仙灵之气,百鸟朝凤而来,天河之水荡漾,似乎连天地之间也为一个什么诞生而震动不已。一身黑色的锦袍,脸上带着狰狞面具的男子站在充满天地神火之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