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青春 > 我在敌国当将军的那些年 > 正文

《我在敌国当将军的那些年》完结版精彩阅读

发布时间:2020/3/27 13:47:39热度:

《我在敌国当将军的那些年》小说完结版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青春类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他望着秦臻,有些狐疑地低声说道:“你什么时候这么心软了?连不相关的事情都要管一管?”...

我在敌国当将军的那些年

柳相听到这句话,恍惚了一霎。

  继而,他松了口气,彻底确认了苏流云的身份,又低声问道:“流云,你是站在哪一边的?”

  什么?什么站在哪一边?

  秦臻心里咯噔一下,低下头,紧张而迅速的思考着。

  他问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柳相眯着眼看着她,整了整披风的领子。他看着秦臻低下头,心里也不知道是在算计着什么,开口问道:“你已经知道了你的身世,跟义父说说看,你想怎么做?”

  秦臻心跳如擂鼓,硬着头皮想了想,那个齐林称呼自己是三殿下……这个雪公子难道有皇族血脉?

  现在这来的可是重头戏啊!

  她含糊不清的说道:“义父想要怎么做?”

  难不成这个老狐狸跟楚卫风不是一条心?

  柳相紧紧地盯着她,尽管还有些狐疑,但他目前还没有在秦臻的身上挑出什么毛病来。

  继而,柳相双眼越发锐利,略带谨慎的说道:“义父想要听听你的想法。”

  听她的想法?她现在只想一个人静静!

  秦臻心跳如擂鼓,还未想好该要怎样回答,旁边的声音便打断了柳相询问的话。

  “嗬哟,这不是柳相大人吗?”

  秦臻听到有人出声,心里感激涕零,朝他转过头去。

  旁边的白岚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两只胳膊拽着木栏杆,朝这边张望:“柳相大人怎么舍得亲自下牢狱来问话?”

  还真是一副不怕死的样子。

  白岚懒洋洋的扒在栏杆上,朝秦臻眨了眨眼睛,见秦臻撇开脸,继而不屑的哼了一声,朝着柳相继续说道:“怎么,柳相爷,这一把年纪了,还雄心壮志,想要打探镇北将军的口风?”

  他一脸调侃,浑然不怕死的样子。

  秦臻为他捏了把汗。

  柳相直起身,不再看秦臻,只是微微笑着看着他,也不生气,眯眼说道:“白岚公子?你怎么在这里?”

  “没事,自己进来的,谁让我喜欢这里呢?。”

  柳相哦了一声,淡淡道:“那就随你在这里住着吧。”

  白岚桀骜不驯地看着他,说道:“柳相,你野心不小啊,还敢来打探楚卫风在大殿里说的那些话,你不怕狱卒听到了,传到楚卫风耳朵里,他抄了你们柳家啊?”

  柳相冷冷一笑,望着白岚说道:“公子怕真是嫌自己活得太长了。”

  白岚懒散地说道:“不长不长,反正你先死在我前头就是了。”

  柳相脸色愈发沉冷,这时外面一个侍卫推门禀告:“相爷,时间到了,该走了。”

  柳相看了一眼白岚,再看秦臻低着头,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还未来得及说完的话便只得咽下了喉咙,说道:“流云,义父改日再来看你。”

  说罢,他转身离去,几个忠心耿耿的守卫护着他,一同消失在走道尽头。

  秦臻回头望着白岚。

  白岚也望着她,哼了一声,说道:“你这义父和义兄,心不怎么齐啊?”

  秦臻没说话。

  白岚又说道:“不过在计划除掉你这件事情上,还是挺齐心协力的。”

  秦臻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你不说话会死吗?”

  白岚反唇相讥:“会啊会啊,不说就会死。”

  秦臻气得转过身去,真不知道苏流云怎么会认识白岚这种一看就不靠谱的人。

  这一回身,便看到刚刚那个小宦官躺在地上,捂着肚子哭泣。

  几个狱卒也没管他,各自干着各自的事情。秦臻看见那小宦官年纪生的挺小,刚刚那个侍卫那一脚踢得也够狠,该是踢断了几根肋骨。

  他躺在地上,嘴角淌血,蜷缩成一团,低声的呜咽着。

  几个狱卒都见惯不惯,没有一人理他。

  秦臻本不想管这桩闲事,毕竟她现在也是自身难保。

  可偏偏那个小宦官的脸对着她这边,哭泣声也是若隐若现,她不想看不想听,但那张脸却在脑海里挥之不去,声音也钻进耳朵里,思来想去还是觉得可怜。

  见那个小宦官脸上痛的抽搐,秦臻喊了两声,一个狱卒满脸横肉,走过来踢了一脚秦臻的牢门,喊道:“你他娘的叫唤什么?”

  秦臻指了指那个小宦官,说道:“他受伤了,你们好歹找个大夫给他看看吧。在这样下去,他会死的。”

  那个狱卒像是听到了什么稀奇事似得,盯着秦臻看了半响,才哈哈大笑起来:“将军,你还以为这是你的军营啊?还跟我发号施令?在这大牢里,皇亲国戚我可是见得多了,没几个像你这样,自己小命都难保了,还能去惦念别人的事情?”

  接着他又嘲讽地瞥了小宦官一眼,道“吃好你的牢饭吧,这没子孙根的下贱东西,你管他做什么?大将军?”

  小宦官睁开了眼睛,微微蠕动着嘴唇,对着秦臻小声哀泣:“大人……求您救救我……”

  秦臻心中还是不忍,眼看着那狱卒即将转身离去,她猛地站起来,捏着拳头,冷笑着说道:“是啊,我现在是在牢狱里,但指不定哪天我还能出去,我告诉你,只要我一日不死,我就还是镇北将军,你现在得罪了我,等到哪天我出去了,那你就得小心你的人头了!”

  那狱卒被她这番话一激,骂道:“在这大牢里的还能有几个活着出去见到太阳?砍头的刀没落到你的头上,你怕是真不知死活!”

  他嘴上虽然是骂骂咧咧,但看见秦臻那凌冽的眼神之后,心下一愣,继而嘟嘟囔囔:“牢狱里哪里给他找大夫?还是扔出去得了!”

  秦臻还是盯着他。

  那狱卒看了一眼秦臻,嘴里愤愤的骂了两句,抬起那小宦官,转身出去了。秦臻听到他一边走一边低声咒骂:“这帮平时没长眼的死太监,今天真是撞了大运了。”

  那小宦官被他扛在肩上,勉强睁开眼睛,满怀感激的看着她。

  秦臻目送着他远去。

  白岚稀奇的看她一眼,说道:“苏流云,你可真是改了性子了。”

  秦臻抬眼看他。

  他望着秦臻,有些狐疑地低声说道:“你什么时候这么心软了?连不相关的事情都要管一管?”

  秦臻一怔,不知道该怎样回答她。

  继而,她低下头,装作无意:“以前是在战场上,现在不同了。”

  白岚眯眼看向她:“现在也是在战场上。”

  秦臻心里叹息了一声,说道:“以前是黄沙刀剑的战场,现在,是人心里的战场。”

  白岚伸出一条胳膊,拍了拍她的肩,说道:“既然你活过来了,就该明白,只要你还是苏流云,你就没办法逃离皇宫。毕竟,谁都对你的武功和能力垂涎三尺。”

  秦臻心里苦笑。

  谁都想要苏流云的绝世武功和显赫声明,希望她成为自己手里最有利的武器。

  但其实,现在的苏流云已经完全只剩下一个壳子,内里的秦臻,根本就只是一个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

  他们根本没必要再利用苏流云,因为秦臻根本不会武功,镇北将军已经废了。

  但是这偏偏又是她不得不掩藏的一点。

  镇北将军要是没用了,自己将必死无疑。

  她必须要让自己有值得存活的利用价值,才能在这尔虞我诈权利交锋的深宫之中活下去。

  唉,身为一代战将的苏流云,活得可真是累啊。

我在敌国当将军的那些年》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我在敌国当将军的那些年】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我在敌国当将军的那些年

.........精彩章节预览秦臻觉得,自己死的很冤。半个月前,楚国和秦国休战,并派人来协商和亲事宜。恰好那一天她和诸多公主都去到了宫殿里偷听来使谈话,秦臻和一帮莺莺燕燕躲在殿后,听说敌国皇帝看中了的那人封号平淑,名字叫做秦臻,几个姐妹噗嗤一笑,情不自禁的朝秦臻投去同情的目光,秦臻则是噔噔噔倒退三步,头皮发麻。谁都知道楚国那个老皇帝年逾花甲,退位已久。现如今楚国少帝为了彰显孝心,竟然还下令来替他求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