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乡村 > 夫君不要带球跑 > 正文

夫君不要带球跑无弹窗_夫君不要带球跑最新章节

发布时间:2020/10/19 4:39:38热度:

《夫君不要带球跑》是文笔极佳的乡村类型的小说。全文讲述:楚晗漫不经心道:“再找下去纯属浪费人力,别到最后反而把他逼得再也不回来了。”...

夫君不要带球跑

“什么?!”李伟娗猛上前一步。

张奇风道:“只有一个人受了重伤后装死才捡回一命,还有楚姑娘的护卫……”

楚晗忙紧张地问道:“她怎么了?也受了重伤?还是已经……”后面的“死了”二字好像已说不出口。

张奇风摆摆手:“她倒是平安无事,毫发无损。”

李伟娗一听,蹙起浓眉:“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的人是被她杀的?”随即又似恍然般对楚晗道,“难道是千若下山后被我的人发现阻拦,所以你的护卫就助他逃脱离开而杀了她们?”

楚晗摇摇头:“不可能,我的护卫不会这么做。”

李伟娗扭头看向张奇风,张奇风道:“的确不是她。我们黑风寨的人是被商队的护卫们杀的,她们不知从哪儿请了个高手,由那个武功高手相助,她们才趁夜过了咱们黑风山,这是咱们的人亲眼所见。她正在疗伤,当家的要不要再亲自去问话?”

李伟娗摆摆粗厚的黑熊掌,这种事哪里还需要再去亲自验证,那不是告诉别人她李伟娗太信不过张奇风了吗!

楚晗道:“我的护卫呢?”

“她躺着呢,说是被千若公子下药迷昏了,到现在头还有些晕。”

下药?

不是说他只给对他有非分之想的坏女人下药吗?!

李伟娗一愣:“他给她下药干嘛?”

张奇风道:“她说昨夜千若公子悄悄找到她,想让她送他离开几天,可她不放心丢下楚姑娘一个人在山上,就没答应,结果千若公子趁她没防备就喷洒了药粉,她快要晕过去时听到有车队的声音,可药效太强,直接睡了过去,什么都不知道,醒来才发现马车没了,人都死了,只还剩咱们那个重伤的姐妹在死人堆里儿趴着哼哼,这才把她扒拉出来洒上药粉包扎伤口。”

李伟娗沉默下来,张奇风道:“那我先去找千若公子了。”

楚晗懒洋洋道:“不用找了,他只是想安静几天,缅怀过去,三天后会回来给我最后的交待。”

说罢,将信随手扔给了李伟娗。

李伟娗把信递给张奇风,张奇风打开将那隽秀的字浏览一遍,向李伟娗点点头。

楚晗漫不经心道:“再找下去纯属浪费人力,别到最后反而把他逼得再也不回来了。”

看了信的张奇风赞同这话,但没说出来,只是微微点头算是表态。

她看向李伟娗,李伟娗紧锁一对粗眉不语。

“行了,当家的,”楚晗学着李伟娗的粗豪一摆手,“我在这儿再小住几日便是。让人端饭来吧,快饿死了,昨晚跟你们喝那么多酒,都没怎么吃菜!”

李伟娗被楚晗一提示,便想起她昨晚跟她们毫不设防的大碗海喝,如今又自动提出再住几天,等于是把自己当人质,给她下着必嫁千若的保证,这才松开皱着的眉头吩咐:“赶紧上饭!”

拦道抢劫哪有不死人的,山下的尸体们被张奇风指挥着装进薄木棺材准备入土,寻找千若的人也都撤了回来。

楚晗吃过饭就四处转悠,名曰山上无聊,正好散散步消消食儿。

身后跟着两个黑风寨的女人她也完全不介意,还跟她们搭话随意闲聊,那情态,活脱脱就是已把她们当家的当成弟妇,她这个千若的唯一亲属,就是半个黑风寨人。

两人见她如此模样,又散漫无心,便渐渐放松警惕,紧绷着的监视之脸也逐渐温和,之后还带着些微微笑意,听她讲做生意时遇到的种种趣事。

忽然,楚晗目光一凛,瞬即转身挡住两人的视线,笑道:“消化了会儿,舒服多了,咱们回去吧。”

山风吹拂,枝草摇飘。

看着渐渐远去的三人,急切间快速蹲藏于高草矮枝后的年轻男子松了一口气,而他身后不远的隐蔽之处,正是置放盔甲的秘密山洞。

这天夜里,忙碌了一天的张奇风,宿在了九夫郎依朦的屋子里。

她向来对九夫郎最满意,虽说是抢来的,却只以绝食小闹了两天便被她收服,从此便死心踏地的跟了她。

依朦相貌清秀,性子又温柔,还不争风吃醋,安安静静的,常在院儿里看书喝茶晒太阳——书籍和茶叶是当初他自己随身带的。

相处不过七八天的光景,她便知道他喜欢在每次饭后出去走走,散散步,看看四周的草木山景,也喜欢在凌晨时分起床去山巅看日出,傍晚时分去看日落,跟个大家公子似的。

开始时,她还亲自陪着他,后来便只派个人跟着,时间一长,见他真把她当了妻主、把黑风寨当成家,她才真放了心。

而他也熟悉了环境,她便由着他一个人自由活动,满足他小小的喜好,算是宠爱。

一道黑影避过所有人的视线闪落在屋顶,瓦片被轻轻揭开一面,整个卧室便呈露在眼前。

小酒怡情,张奇风接过依朦递上来的一杯酒,在他脖颈间嗅了嗅体香之气,才满足的一口灌入嘴里,随后一把将他推倒在床上。

喘声渐起,张奇风的眼神越来越迷离,连她身下被压的男子已推开她下了床都不知道。

依朦站在床边冷漠地看了她一小会儿,才迅速换上黑色夜行衣,吹熄灯烛,推开房门四处看了看,施了轻功向后山驰去。

半个时辰后,他带着潜伏这么多天的收获回到屋中,刚脱下夜行衣,便陡然站立在黑暗中蹙眉不动。

依朦原本以为是药物失效让张奇风提前醒来,可转眼间便知不是她,因为气息不对。

欲打出的手掌忽又收了回来,镇定的点亮烛灯。

此人若想对自己不利,也不会在这儿坐等自己回来,显然是有所图谋,想通过当面交涉达到。

既然如此,他也不必慌乱。

楚晗坐在床边的软竹椅上懒散地歪靠着,烛光亮起,她的脸就一览无余的呈现在依朦眼前,而依朦那张尖削而白皙的俊脸也显露无疑。

“是你?”依朦微微蹙眉,身影被烛光倒折在地面和墙上。

他看了眼床上已结束情爱幻境的张奇风,她正毫无知觉地沉沉睡着,显然是被眼前的女子点了穴。

目光移到她那绝美更胜男子三分的脸上,最后落向她的一汪蓝泉,在几乎要沉溺下去时,又猛醒过来!

“你在等我?”此时已不必再装腔作势,倒不如直接些。

楚晗好整以暇地淡笑:“没想到,一个小头领的夫郎都有那么好的幻药,黑风寨当真是实力不容小觑!”

夫君不要带球跑

这是一个集武侠、蛊术、灵异、神魔于一身的女尊故事。好戏的序幕已缓缓拉开,板凳瓜子,只等你来,融入这场精彩!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