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古言 > 暴君独宠:凤后狠绝色 > 正文

暴君独宠:凤后狠绝色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发布时间:2019/11/11 11:43:22热度:

《暴君独宠:凤后狠绝色》是一本文笔极佳的古言类型小说。精彩章节阅读:白未晞竟然在即将被乔楚扑倒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断了乔楚的手。...

暴君独宠:凤后狠绝色

黑暗处的身影在烛光的照射下逐渐清晰。

同样身着大红色喜袍的男子端坐在椅子上,鼻梁以上的部位被一个丑陋的面具完全遮盖,不露一丝缝隙。

白未晞见状,脑海中对于澜王的记忆也愈发明了。

澜王是渭国众多王爷中身世最惨的一位,数年前因一场意外,双目失明,腿筋全断,还失去了自己的母亲,从此消沉。

没想到,连他所娶的女人都被自己的舅爷所凌辱。惨!太惨了!

如此看来,先前那些嫁给澜王的姑娘死的死疯的疯,也都是拜这位舅爷所赐!

“美人不愧为美人,连生气都这么美艳动人。既然如此,舅爷就不客气了!” 话音未落,一股yinxie的酒气朝白未晞扑面而来,一只淫手也随之伸了过来。

“想得美!”

白未晞体内的媚药还未彻底清除,此时必须快刀斩乱麻。

就在那只手扯开白未晞胸口的衣襟时,白未晞俯身一闪,起身顺势抓住伸向她胸口的手往后一翻。

“咔咔。”

“啊!嘶……啊!”

骨头断裂的脆响与男人疼痛难忍的尖叫此起彼伏。

被白未晞断了手臂的男人疼得在地上打滚,声音气急败坏,“你这个贱人!竟敢折断我的手臂,你可知道我的身份!”

“那请问阁下尊姓大名呢?”白未晞看着地上那狼狈不堪的男子,本来还很愤怒的情绪,突然就舒畅了,面对男子的责问,她冷笑一声回道。

“乔楚!渭王朝的国舅!”躺在地上的乔楚左手紧紧握住右手手臂,因疼痛而面目狰狞。

乔楚是当今皇后最小的弟弟,年轻俊朗,却人面兽心。

“乔楚,呵呵,真是糟蹋了一个好名字。”白未晞俯身戏谑地盯着乔楚,但记忆中并未搜索到关于这个国舅的过多信息。

理了理被扯开的衣襟,白未晞勾唇邪魅一笑:“国舅爷,你不是很想看我的胸吗?不如,我成全你怎样?”

“你要干什么?”乔楚看出了白未晞眼中的不怀好意,但一时也无法揣测这个女人的心思。

白未晞不答只笑,俯xiashen来,从乔楚的腰间扯下一枚玉佩,一手捏住佩绳的一端,使玉佩吊在乔楚的眼前。

“你不想再睹这世俗险恶,故自剜双眼,徒留清净。”白未晞轻轻摇晃着玉佩,语气幽深地说道。

看着眼前摇摇晃晃的玉佩,乔楚双目涣散,喃喃地跟着白未晞念道:“我不想再睹这世俗险恶,故自剜双眼,徒留清净。”

“很好。”重复了几遍,白未晞收起玉佩,重新系回乔楚的腰间。

“我不想再睹这世俗险恶,故自剜双眼,徒留清净......”

这时,乔楚又幽幽地念了一遍,话音未落,只见他抬起一只手,将两根手指弯成钩状,往自己的眼眶中一插,两只血淋淋的眼珠便滚落在他的手中。

“治病救人!”白未晞掏出手帕接过乔楚手中那两颗咕噜噜的眼珠放在一边,随后再次俯身,伸手朝乔楚的后脑勺点了两下,乔楚一时昏死了过去。

白未晞作为二十一世纪著名的摸骨专家,不仅深谙摸骨之术,对催眠术、心理学等领域也有涉猎,甚至常常帮助警察查案办案。

催眠术主要是靠刺激视觉神经系统而反应至大脑,从而产生催眠效果。若被催眠的患者失明,视觉神经系统再也无法受到外界刺激,他的记忆也就再也无法恢复到催眠前的状态。

也就是说,白未晞根本就不用担心乔楚会记起他双目失明的真正原因,永绝了后患。

白未晞长舒一口气,拿起手帕走向黑暗处,伸手将手中的眼珠展露在渭澜的身前:“这个就当是我送给你的见面礼。”

黑暗处的渭澜虽然眼睛看不见,但房内的动静明显是白未晞大胜,乔楚惨败,这样的战况令他吃惊不已。

这个胆大滔天的女人竟然断了国舅手臂还挖了国舅双眼,若是被皇后知道了,她定只有死路一条。

虽说双目失明,但渭澜的其他感官却灵敏得异于常人。

早在白未晞被喜娘扶进房间时,他就已经闻到了从这个女人身上散发出来的一股异香。

当渭澜闻到那股异香时,他立刻就识别出这个味道来自一种媚药,便暗自对这个女人下了“yindang”的定义。

就在他以为婚房内又将与过去一样,是一场翻云覆雨时,却传来乔楚的惨叫声。

白未晞竟然在即将被乔楚扑倒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断了乔楚的手。

而且,她明明知道嫁给他就意味着死亡,却一点怯意都未流露出来。

真是个胆大又奇特的女人!

暴君独宠:凤后狠绝色》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鱼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鱼读书)或者(xiaoyudushu),关注后回复 【暴君独宠】 或 【凤后狠绝色】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暴君独宠:凤后狠绝色

红盖头下,白未晞长长的睫毛微微一动,绝色的脸蛋染着绯色红晕。她费力地睁开双眼,眼中却露出一抹异样的光。“是媚药!我怎么会......”白未晞还未过多思考,眼前的一片殷红却打断了她的思路。“这是哪里?怎么不是在医学院?我怎么会喝下媚药?唔......”白未晞闭上眼睛紧咬双唇,又一阵灼热感从深处袭来,她只好艰难地反手摸了摸自己的脊柱。片刻后,灼热感逐渐消散,白未晞用娴熟的摸骨手法暂时控制住了身体。冷静下来后,白未晞开始回忆。她本是现代一名著名的摸骨专家,此时应该是在最顶级的医学大楼演讲……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