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悬疑 > 昆仑渡魂人 > 正文

小说昆仑渡魂人小说全文精彩阅读

发布时间:2020/9/17 19:10:17热度:

《昆仑渡魂人》是文笔极佳的悬疑类型的小说。小说主要讲述:戚路追问:“你说了这么多,还是没有告诉我这邪物到底是什么?”...

昆仑渡魂人

戚路终于醒了,他一睁开眼睛,就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整个人差点从床上蹦了起来。

“别紧张,我又不是什么妖怪。”一个削瘦的男人坐在床头,笑眯眯地看着他。

“我说老吴,你进来能不能打个招呼,不声不响想吓死人啊!”戚路看到这张熟悉的面孔才松了口气,他坐起身来活动下筋骨就拿起床边的衣服穿了起来。

这名在殡仪馆门口和戚路换手机的中年人,慢吞吞的从内衣口袋拿出个不锈钢酒壶先喝了口酒,然后才对他说:“你要想不被人吓着,以后睡觉的时候记得把门锁好。”

“什么!”戚路系衣扣的手都停了下来,因为他记得昨天晚上自己明明是锁好了门,可老吴却告诉自己门根本就没有锁。

戚路的双眼赶紧把这间又破又乱的屋子扫了一遍,发现所有的东西都放在应该放的地方,根本没有人翻乱过的痕迹。蓦然间戚路觉得这个殡仪馆的锁好像都没有用,上次在停尸房自己也是锁好了门,丁晓岚就轻易进来了,今天换了老吴也一样。

戚路迟疑地问:“你确定我没锁门?”

“是的,我来的时候看你门是虚掩着,还以为你早就起来了。”老吴又喝了一口酒,屋子里潮湿的霉味和酒味混合在一起,让戚路感到有点不舒服。

戚路从床上爬起来,和老吴换回了手机后问他:“照片看了吧?能查出来是什么原因吗?”

“看了,反正不会是人。”

戚路还在等老吴接着说下去,可老吴的话已经说完了。戚路不禁苦笑着摇了摇头,对他这种半调子的态度就和他那嗜酒的陋习一样早就见怪不怪。

屋外下起了雨,戚路透过玻璃窗向外望去,天地间像挂着无比宽大的珠帘,迷蒙蒙的一片。雨水顺着房檐流下来,像断了线的珠子,渐渐地连成了一条线。

“对了,我有件事要和你说一下。”戚路把昨天陈继先发现僵尸的事情告诉了老吴,然后问他有什么意见。

老吴听完既没吃惊也没有害怕,好象这种事对他来说已经司空见惯。他悠悠地说:“看来这个半路出家的道士学艺不精。”

戚路惊道:“你怎么能这样说人家?”

“他对那个风水墓局的功用大致说的不错,不过名字倒是说错了。这可不是什么四相鬼魇局,而是混元阴煞局。它在战国时期就已失传,没想到今天还能重现人世。”

“有你说的这么邪乎?”戚路不信。

“那我问你,汉朝以后基本就不用青铜制成的冥器,你怎么解释那件出土的玄武?”

“是啊,这也是我一直想不明白的地方。”戚路突然想起了什么,就问老吴:“照你这样说,那这墓的历史岂不是很悠久?”

“对!这也是我担心的地方,如果它真有两千年以上的历史,那埋在坟里的可就不是僵尸这种小儿科的邪物。”

“不是僵尸哪是什么?”

“僵尸的始祖旱魃虽诞生于夏朝末年,但它的后代演化成僵尸这种形态还是宋朝时候的事。等到埋在坟里的死尸变成僵尸,最早不会超过明朝中期,到了清代,那才是僵尸最活跃的时候,所以现在我们看到很多鬼片里面的僵尸穿的都是清朝服饰。”

戚路追问:“你说了这么多,还是没有告诉我这邪物到底是什么?”

“你发现的墓早于僵尸出现的时间,我只能肯定这不是僵尸,具体是什么要亲眼看到才知道。”

“切,你说了半天等于是白说。”见老吴如此敷衍了事,戚路气得恨不得揍他一拳。

“不管它是什么,我怕这个水货道士到挖坟的时候会吃亏。”

这话倒是提醒了戚路,他忙笑说道:“要不到时你也来,随便帮帮忙?”

“得了吧。”老吴没好气地说:“你知道我胆子小,万一我制伏不了这鬼东西,反被它所伤,那岂不是蚀了老本。”

戚路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觉得自己能和老吴这种胆小、嗜酒如命,做事又漫不经心的人相处这长时间还不厌烦,还真是个奇迹。

老吴伸手给他把了下脉,然后告诉他:“确实是尸毒,但没有伤及你的身体,不过以后还是要小心,碰到一些法术修炼很高的飞僵或不化骨,它们的尸毒就连大罗金仙都要畏惧三分,你是抵挡不了的。”

“呵呵,要是真碰到这样的高级妖怪,我撒腿就跑,它哪有这种机会啊。”戚路笑了起来。

“好了我先回去,有什么事电话联系。”老吴临出门前又和他说:“挖坟时记得多拍几张照,随便搜集点证据。”

戚路点头答应,同时他看时间已快八点,于是送老吴出门,自己也正好去上班。

戚路穿过走廊,刚来到停尸房,就听到里面有两个男人吵闹声,赶紧推门而入。

看到戚路进来,两个男人都停止了争吵转身冷眼看他。特别是那位穿白大褂的年青人,目光中似乎还有几分不快。

“你是谁,来这里干什么?”年青人把戚路当成一名不速之客。这也怪不得他,戚路今天才正式上班,殡仪馆的员工大多不认识他。

“郑师傅,我叫戚路,是新来的管理员。”戚路不卑不亢地回答,心知他是殡仪馆的遗体化妆师郑林。因为昨天在食堂的时候,戚路暗地里把职工公示栏的照片和吃饭的员工都对上了号,所以知道他的名字和职业。

郑林指着面前这位背部微驼的中年人说:“你来的正好,帮我把这位师傅请到门外,别让他打扰我的工作。”

“我花了钱,还不能看你给我女儿化妆?简直是岂有此理!”中年人脸都生气的要变形。

郑林不甘示弱地回驳:“你在旁边指手划脚,一会儿说我给她脸上涂的粉不均,一会儿说嘴唇要描淡点,我还能不能安心工作?”

戚路这才明白他们为何事争吵,原来是死者家属嫌郑林妆化的不好,他准备看郑林给死者化的妆到底效果如何,可人刚扭过头去,整个身子都要僵住。

停尸台上,罩着尸体的白布已被掀开,她不正是戚路来殡仪馆前碰到自称是鬼的女子吗?

戚路这才想起今天是她火化的日子,看着那张惨白无血的俏脸,戚路心中不由产生一种莫名的压抑。这女子勾起他的回忆,让他脑子里在嗡嗡作响,总觉得她的眼睛随时会睁开和自己对视,他怎么也忘记不了第一次来停尸房时幻觉中蓦然出现的她那双流着血泪的眼。

“我女儿生前最在意别人对她相貌的评价,你这样敷衍了事的工作态度,怎么对得起她?”中年男子在对着郑林骂骂咧咧,郑林脸上已经有点挂不住了。

“同志消消气,别和这些小辈计较。化妆可是个技术活,需要安静的环境,不如我陪你在外面坐坐,等下再来看结果。要是这小子真搞砸了,我替你教训他。”

老王不知何时冒了出来,像拉家常似的和中年人聊天。果然姜还是老的辣,老王和他说了不到三分钟,中年人就和老王出门抽烟去了。

戚路本想待在屋内看有什么能帮郑林的,却看到他脸无好颜色,双眼逼视着自己,就知他不高兴,也识趣地退出门外和老王一起抽烟。

昆仑渡魂人

上古时期众神陨落,妖鬼开始横行世间。昆仑事务所,闹市繁华最不起眼的存在,却上演着一幕幕古怪离奇,恩怨情仇的灵异事件。而这一切,都始于妙龄女子丁晓岚遇见了昆仑事务所的老板戚路而开始,闹鬼的殡仪馆、青丘九尾狐、复活的许仙、传说中的千古巧匠偃师、飘渺虚无的昆仑仙境......在这鬼魅诡异的真/相背后,等待他们的只是令人窒息的死亡。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